內容簡介:
不求結果,不求相愛,但求在我最美的時光,遇見你。

▍黃曉明工作室買下電影版權!
▍大陸「雙顧」之一!比美顧漫《何以笙簫默》深情,《杉杉來吃》爆笑,《微微一笑很傾城》的清新!
▍暖萌青春文學代言人「顧西爵」出道成名口碑代表作。
▍臻至完美,讀者真心掛保證,閱後好評度達到99%!
▍臺灣唯一,終於引進!完整收錄主角甜蜜後續,及人氣配角全新番外篇!
▍面世六年,從未跌出大陸青春文學榜前百名!
▍ 甜美又溫暖,最適合在春天看的一本小說!

【經典語錄】
▍我這麼想你,怎麼捨得走。
▍安寧,不要轉身就忘記我。
▍幸而,一直做不到放棄,幸而從始至終剪不斷想她,幸而他想再試一次,幸而她願意。
▍人們在青春的歲月裡揮霍青春,只盼望回首,不要遺憾。
▍在青春的年華裡,在芸芸眾生中,找到你愛的人,讓她也愛你,這便是此生的幸福。

【內容簡介】
李安寧,暱稱阿喵,偶爾使人冷場,現在是苦逼的研二生。自從頻頻相遇後,不知為何,就被納入了校園才子兼校草徐莫庭的生活圈。
安寧問:「有沒有可能……一個長得很好看又非常聰明的人……喜歡我呢?」
表姊曰:「不大可能。除非他聰明反被聰明誤。」

徐莫庭,大神級男子,要貌有貌,要才有才,渾身充滿霸道總裁氣場。高中時曾向李安寧告白,沒想到對方根本不記得……
「如果記了一個人五、六年還忘不掉,那就乾脆記一輩子好了。」

假如第一次遇見是事故,第二次遇見是偶然,第三次遇見是巧合,那第N次遇見,就只能稱之為緣分了──雖然這緣分是姻緣還是孽緣,連老天都插不了手,一切全在徐老大的股掌之中……

作者簡介:
顧西爵
暖萌青春代言人。處女作《最美遇見你》溫馨輕鬆,一經推出便贏得千萬讀者好評。其後出版的《我站在橋上看風景》獲辛夷塢首次作序力薦,並高居各大書店青春文學暢銷榜前列。自傳體小說《滿滿都是我對你的愛》以其超有愛的暖萌風紅遍新浪微博、豆瓣,被讀者稱為「最具萌點和笑點的愛情小劇場」。

內文試閱:
安寧習慣性地在等待的時候茫然注視前方,這次是一道高大的背影,她的視線平行過去只到他的心上第三根肋骨處,何謂心上第三根肋骨,即左邊心口上方第三根肋骨。安寧心說,他應該超過一百八了吧?
然後她聽到經常說她拖欠還書日期的「黑面」老師對前面的人說:「同學,你的卡消磁了。」
安寧精神一振,她看著前面那道身影,只聽他說:「這樣的話,就給我寫張單子吧。」
佩服啊,她通常都是對著「黑面」點頭道歉的。
「黑面」又說:「你當這是商店嗎?趕緊去換了卡再來借書。」
對方微微沉吟,而安寧不知道怎麼就很勇敢地探出了腦門:「那個,用我的卡吧。」
於是,「黑面」黑著臉刷了卡。
那男生接過書,看了她一眼,說:「984932,我號碼。」
安寧擺手:「你還了書就可以了。」
最後,對方說了聲謝謝點頭離開。
安寧繼續跟「黑面」打交道,後者臉色一直很不好,安寧心中歎息,今天絕對出師不利。
安寧弄完資料回宿舍時已經將近七點,一進門就看到毛毛撅著屁股在牆上蹭,不由得一驚:「莫非猴子附體?」
毛毛給了她一記白眼:「是我坐太久啦,估計屁股起疹子了。」
基本上毛曉旭這個人每天就是對著電腦看小說,境界可以強到十二小時屁股不動一下,直到某一刻霍然而起:「憋死我了,憋死我了!」然後衝進廁所,一分鐘後滿面笑容地出來,繼續回到位子上將頁面上的「嗯嗯……啊……」「不要……」「人家,人家已經……」慢慢地刷下來。
作為一個研二生,毛毛能把日子過得如同大二一般,也是一種能力,安寧深深佩服,哪裡像自己,過得跟無限循環小數似的。
隔壁寢室的傅薔薇勒著褲腰帶走到她們門口:「阿毛,你要我們等到什麼時候?餐廳快沒飯了。」
薔薇室友麗麗跟在後頭:「我說薇薇,你就不能塞好了褲子再從廁所裡出來?」
薔薇轉向她嫣然一笑:「人家喜歡在大庭廣眾之下勒褲腰帶嘛。」然後轉頭,「毛毛!」
「等等等等,馬上要高潮了!」
眾人一頭黑線。
等一干人吵吵嚷嚷地離開去吃晚飯後,安寧打開了電腦。她今天太累了,實在不想再出門,就麻煩毛毛回來時帶份外賣。電腦一開,MSN一上線,表姐的頭像就閃過來:在的話吠一聲。
喵。
我給你發張美男圖吧。
不要了吧。
只是讓你YY一下,又不是讓你上他,你緊張什麼?
我沒緊張啊。
丫的你版本過低。
安寧終於被迫裝上最新版本的MSN。她看到了美男,有點兒面熟,貌似以前在表姐電腦裡看到過,然後她閑來無事……嗯……PS著玩兒了一下。要的就是這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增一分則太長,減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
好!
好像PS得過了點兒,我怎麼看著都成女的了,啊誰P的?
安寧潛水了。
這天晚上,安寧的另一個室友沈朝陽從廣東趕回來,這人開學沒兩天就請假回了家,說是忘了東西要回去拿,結果回去第一天就說自己摔斷了腿,要多請一周假,也是安寧幫忙請了「事假」。不過,當沈朝陽用草上飛的速度朝她們奔跑過來時,安寧覺得自己怎麼就那麼傻。
沈朝陽熱情地拉著安寧,順帶毛毛、薔薇,去了本城最高檔的麵店——「一碗麵」。
在麵店裡,長相中性偏帥氣的沈朝陽撩撥了下她的短髮,笑道:「我覺得我胖了。」這句話說出來通常是讓人家反駁的。
於是毛毛、薔薇立刻說:「哪有!」
安寧說:「嗯,是有點兒。」
麵條上來後,朝陽歎息:「我是不是應該減肥了?不過我喜歡躺在床上,不喜歡運動。」
安寧思考了一秒:「那就……床上運動?」
眾驚:「喵,你下流!」
安寧無語:「是你們不純潔吧。」
薔薇「切」了一聲:「人家最純情了!
安寧折服:「話說,英國大選結果出來了,打賭我贏了哦。」
薔薇說:「我就知道我選的那個沒出息!」
安寧道:「其實克萊格就是身家不夠,實力還是有點兒的。」
薔薇「嗯」了一聲:「如果我有身家,我自己去找人拍AV,你說多好。」
安寧搖頭:「卡梅倫也沒見得有多好,只是現在金融危機,有錢總是好辦事。」
眾:「……」
安寧:「算了,以後再討論吧。」
然後安寧聽到旁邊桌有人笑了出來,側頭看過去,是一個長髮的女孩子,此時正津津有味地看著她,安寧有點兒不好意思了。下一刻,安寧看到女孩對面的人,怎麼又那麼眼熟呢?嗯……第三根肋骨。對方抿著唇,側臉很好看。
安寧事後想想,幸虧她是安寧,不是薔薇、朝陽她們,否則丟臉死了。

/

吃完飯回寢室之後,安寧上線,那個叫Mortimer的人發消息過來:「早點兒休息。」
安寧回了一個「哦」字過去,然後她發現自己貌似不認識他。
而對方沒有再回。安寧想,大概是發錯對象了。
週五下午,安寧等人從實驗樓回來,路上看到一輛捐血車。
結果那天毛毛的B型血被選中了,安寧的O型血被淘汰,原因是她體重不足四十五公斤。
對方的原話是:「小姐,你的體重沒達標,不到指標捐血容易出問題。你看,你捐了血,回頭我們還得給你輸血——」
「……」
其實安寧夠四十五公斤的,勉強到,她甚至指天發誓冬天那會兒能飆到五十,但人家很明確地拒絕了她:「小姑娘你臉太白了,一看就有點兒貧血。」
安寧鬱悶了,決定這周要增肥,然後幫毛毛在捐血名冊上簽下她的大名時,看到上面某行裡有一個似曾相識的名字——徐莫庭,很漂亮的筆跡。安寧想,他一定練過書法。
因為等毛毛的時候無聊,就在旁邊的廢紙上描摹起這個介於行書和草書之間的名字。本來是她想來捐血,毛毛只是陪同人員,此刻,安寧看到毛毛痛苦的表情……只能默默扭頭去看車門外。
這時有人上來,安寧「咦」了一聲,第三根肋骨啊……他跟抽血的兩名護士微頷首,看到她坐在那裡似乎愣了一下,隨即走過來輕掃了一眼桌面,然後找到了那只被紙張覆蓋住一半的灰色手機。走開時,他又似有若無、若有所思、狐疑地瞟了她臨摹的名字一眼。
安寧當時想的是:莫非她塗鴉的草稿紙是他的?
不過對方並沒有給她答案,又看了她一眼後就下了捐血車。
晚上安寧一如既往地跟表姐聊天。
我今天去作陪捐血的時候看到了一個帥哥,事實上是第三次看到。
噢。說起來我今天竟然吃中飯了,本來是決定不吃的。
你平時都不吃嗎?
什麼平時都不吃啊?!今天第一天決定不吃,結果還是吃了!
……
隔天週末,安寧去圖書館消磨時間,主要是因為那裡有空調。
這次她剛進去,「黑面」就朝她「喂」了一聲:「同學,過來一下!」
安寧左右一看,沒人,無可奈何地走過去:「老師,有事嗎?」
只見對方從後面架子上抽出一本書扔在櫃檯上:「以後別把私人物品留在圖書館裡,這會增加我們的工作量。」
「這不是我的。」雖然她看的書很雜,但是,《當代中國外交概論》她應該還沒看過吧?
「你叫李安寧,我沒記錯吧?」
「是……」不是吧?已經記住她名字了?
「那麼就是你的了。前天來還書,這本夾在裡面。行了,趕緊拿走。」「黑面」不再理她,俯身忙碌地玩著電腦,安寧從後面的玻璃裡看到「黑面」在……偷菜,唔,果然很忙。
最後安寧拿著那本《當代中國外交概論》,找了一處位置坐下,看了一會兒自己的書後,看到手邊的那本封面很威的「外交」書,歪了歪頭,拿過來啃起來。
中途有兩名女生坐到她對面,坐了大概十分鐘,開始低聲聊天。
比較瘦小的女生說:「我不是跟你說今年暑假我去男朋友那兒了嗎?他那房子樓下那戶人家瓦斯爆炸失火,燒到我們樓上,我跑出來的時候我男朋友已經在外面了。我當時就問:你怎麼不等我?我男朋友說:當然要先跑出去啊,我不跑出去回頭怎麼救你?我瞬間窒息了。」
另一名偏胖的女生說:「這就是你跟他分手的原因?」
「其實呢——」瘦小女生說,「我老早就想跟他散了,你知道,我一直欣賞江學長的。」
「江學長啊……我記得物理系的傅薔薇不是經常來我們文學院找他嗎?真不知道安的啥心?」
「司馬昭之心唄。」
安寧說:「其實,薔薇以前確實是姓司馬的。」據薔薇說,她親生老爸姓司馬,她爸在她很小的時候去世了,她媽再嫁後,她就改了後爸的「傅」姓。
「……」
對面兩人在一分鐘之後離開了現場,安寧繼續回歸書本。中午回宿舍,路上習慣性問兩名足不出戶的室友要不要帶午餐,二人均回答減肥中。在快到「美食家」門口時倒是看見了薔薇,她正拉著個人說話,安寧隨後想起來,這人是上回「綿羊」撞轎車事件時走過的那位有名的學長。
「喵!」
她原本想悄無聲息走另一扇門的奢望被那聲響亮的貓叫聲撲滅了,只能走上去。
薔薇熱情洋溢:「來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好姊妹李安寧。」
「有名學長」這次對著安寧終於笑得明目張膽了:「是你呀?」
「……不是。」
薔薇說:「安寧,這位是我以前高中母校的學長,也是現任學長啦,哈哈……你說我們是不是特有緣?高中同一學校不說,分別四年,讀研究所又繞到了一起。學長以前在高中彈吉他唱歌,可真迷倒了一大片女生。當然現在也厲害,你絕對聽說過他,我們學校中國民間文學系的江大才子,我們學校的期刊校報都是他在做。」
安寧見兩人都看著她,似乎應該說點兒什麼,於是:「學長,你——叫什麼名字?」
據江旭後來回憶:李安寧這廝絕對能溫溫婉婉地把人活活氣死!
這天安寧陪同薔薇和「有名學長」吃了飯,的確是吃飯,安寧一直在默默地吃,因為很餓了。期間收到表姐一條短信:「減肥的黃金時段應該是25歲之前,我也覺得25歲之前減肥很容易。」簡直是放屁!
安寧感嘆減肥果然是世界的主流啊。

/

這次安寧回家住了兩天,收到關懷無數,主要是讓她回去的時候帶吃的。只有毛毛堅決反對,說食物進宮會給她帶來莫大的精神折磨!安寧看著群裡的人集體圍攻毛毛,偶爾發一張笑臉上去,證明圍觀中。
在幹麼?
看一個翻譯帖,原帖是個俄國人寫的。
什麼東西?
《屍體的最佳處理辦法》和《關於化屍水的可行性報告》。
這種東西很噁心吧?
我看得很happy啊。
你不一樣。對了,昨天我跟江旭吃飯,他說起你了。
噢。
沒啥別的了?!
嗯,謝謝記掛。
……
回來給我帶烤雞!
好。
阿喵,我要是男的我就娶你。
就為了一隻烤雞?
哈哈,是啊!

翌日安寧回學校,給同學們帶來了肉和希望,以及精神折磨,冬裝的大衣袋子裡滿滿一袋,如果是精神折磨的確挺殘忍的。
在經過餐廳後面的籃球場時,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第三根肋骨,好像不小心注意他之後就會經常看見他。
場外許多人在觀戰,安寧在週邊看了一會兒,他把球拋給同伴時像忽然注意到了什麼,停下來往這個方向望了一眼。安寧左右看了看,嗯……好多美女啊。
「李安寧?」身後有人叫了她一聲,安寧回頭,是「有名學長」。
江旭走過來:「怎麼拿那麼多東西?剛從家裡回來?」
「是啊。」
他笑道:「我幫你拿點兒吧?」
「不用。」
「不必客氣。」
「不是,我跟你不同方向。」
有女孩子拒絕他已經算是少有的事了,再加上又是以這種理由,江旭頭一次覺得哭笑不得。當回過神來時對方已經慢條斯理地朝她的方向走去。

週一第一堂課是老張的量子統計課,安寧這次難得在鈴聲響起前進教室門,然後,她沒有看到朝陽等人朝她招手,卻在第一排的地方見到了「他」,這也未免太頻繁了吧?而他看到她,竟然淡淡地說了一句:「你過來。」
正當安寧不明所以之時,他又說了句:「坐這兒吧。」語氣從容自若又彬彬有禮,卻讓人無法拒絕。安寧坐下才發現——她坐在了他旁邊。
安寧側頭看了他一眼,對方已經在一本正經地翻看書本。
他叫她來幹麼的啊?
一整堂課,他都在聽講。偶爾放在桌上的手機亮一下,他會回條短信。安寧不敢明目張膽地看他,於是只能看著他的灰色手機以及跳躍在手機上的修長手指……
安寧發誓,她其實不是想看他的,只是想問他幹麼叫她過來……
「呃——」
「聽課。」不變的文質彬彬的語氣。
這樣很難會有人聽得進去吧?
他似乎感覺到她在「注視」他,微偏頭看過來,淡淡地問了一句:「帶了《外交概論》嗎?」
「嗯,帶了。」雖然她仍舊是雲裡霧裡的,但還是把最近隨身帶的《當代中國外交概論》遞過去。他單手接過,翻到序頁,寫了點兒東西,然後又遞還給她。
安寧下意識地去翻看,漂亮的書法字體,未乾透的字跡,徐莫庭。

/

原來第三根肋骨就是徐莫庭!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