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借壽的詛咒終於隨著人骨焚化而解除。然而,新聞畫面中,尋獲棺材陳屍體的樹林裡,地面用噴漆畫出人形,人形的周圍就立著七具栩栩如生的木偶。

這詭異的景象不禁讓眾人頭皮發麻,彷彿暗示著更可怕的報復即將來臨,絕望的氛圍悄然暈起。

門外站著一具血淋淋的木偶,它以一種仿若傀儡娃娃般吊詭的動作靠近,脖子上嵌著一顆人頭,這張臉咧開邪惡的笑容,兩顆淌血的眼珠子翻白,散發著純粹的邪惡,充滿虐殺的氣息……

那是棺材陳!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好人聯誼社》2007.11
《鬼日記》2008.7
《人頭降》2008.9
《祝福信》2008.11
《荒村古宅》2009.1
《鬼索命》2009.2
《鬼屍》2009.4
《鬼敲門》2009.5
《生存遊戲》2009.7
《地下室》2009.8
《鬼廁》2009.11
《鬼教師花弧─鬼學姐》2010.2
《鬼屍虐》2010.4
《鬼教師花弧─山魅》2010.5
《寡婦村─鬼影實錄》2010.6
《血隧道─鬼影實錄》2010.6
《葬屍江─鬼影實錄》2010.8
《負子娘─鬼影實錄》2010.10
《屍蹤》2011.02
《吊鬼室》【鬼舍異談】2011.2
《陰間守門人》【鬼舍異談】100.3
《倒數計死》【鬼舍異談】100.5
《說鬼人》【鬼舍異談】2011.7(最終回)
《嚇破膽01 試膽大會》2011.8
《嚇破膽02 惡靈封印》2011.10
《社會鬼檔案》2011.10
《買命錢(上)》2011.11
《詭事路》2011.12
《買命錢(下)》2012.1
《監獄旅館》2012.2
《人肉搜索》2012.4
《火燒屍》【躺棺】2012.6
《操屍術》【躺棺】2012.8
《木偶屍》【躺棺】2012.10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邪偶

  許家齊與郭品彥心頭煩躁,沒想到棺材陳會這麼偏激,以死來對他們下詛咒。
  郭品彥長嘆一聲,「他寧願死,也要報復我們嗎?因為我們破壞了他的計畫,可是……如果不破壞,死的就是我們,我們又不是故意要跟他作對。」郭品彥越想越覺得倒楣,無辜被盯上。
  「他一開始就沒打算放過我們。」許家齊沉著臉色說道:「他在我們面前殺掉老師,就表示他決定要把我們全部滅口,沒想到竟讓我們逃出來,他也知道我們會報警,警察終會找到他,因此畏罪自殺吧。只是他可能覺得反正都是死路一條,就順便拿自己的命來詛咒我們。」
  「唉,怎麼辦。宋老師也沒辦法幫我們,到底是什麼詛咒,宋老師看到新聞畫面時臉色都發白了,他是真的害怕。」郭品彥說道。
  他想起宋老師當時冷汗涔涔的模樣,只有恐懼到某種程度時才會出現那樣的反應。
  宋老師當下便直言沒辦法再幫他們,要兩人另請高明。後來拗不過兩人的請求,宋老師給了他們一張紙條,說道:「以我的功力實在沒辦法幫你們,硬要幫的話,那就是泥菩薩過江,我們會一起沉船滅頂,這樣是害了你們也害了我自己,不是我不願意幫忙,這張紙條給你們,上面有連絡方式,你們去找這個人試試看吧。只是這個人的個性古怪,不一定會接受你們的請託,你們也只能……隨緣了。」
  就這樣,許家齊和郭品彥帶著紙條被宋老師送出辦公室。
  事情還沒結束,他們一行人已經死了大半。好心的班導師何秀美被棺材陳以電鋸剖成兩半,當時中邪的七人裡面邱寧、小莎、珍珍、林盈芷也都死了,甚至一度變成喪屍要攻擊他們。
  現在仍悻存的只剩下許家齊、郭品彥、蔣佩芬、陳惠玉與顧文璍。
  他們能逃過詛咒嗎?許家齊不自覺地握拳,手中那張紙條是眾人唯一的保命符,可是宋老師說了,那個叫花弧的師父性格古怪,究竟願不願意幫忙還是未知數。
  「現在怎麼辦?」郭品彥徬徨地向許家齊問道。
  許家齊晃了晃手中的紙條說道:「先連絡這個叫花弧的師父吧。」
  「嗯,好吧,你打還是我打?」郭品彥拿出手機,又問:「這件事要不要跟爸媽說?」
  「你想嚇死他們喔?之前棺材陳的事情已經把他們嚇得快短命了,而且講了……他們大概會把我們鎖在家裡,這樣事情反而更難辦。」許家齊想了一下可能的後果,總覺得不說比較好,他說道:「不說的話,爸媽會以為事情過去了,鬆懈心防,這樣我們要去處理後續的事才不會縛手縛腳的。」
  「也有道理。」郭品彥點了點頭。他非常信賴許家齊,若不是許家齊一路義氣相挺,他現在早就沒命了。
  「我先打吧。」許家齊拉回原話題,用自己的手機撥出紙條上那名花弧師父的電話。
  手機連響也沒響,直接轉入語音信箱。許家齊一愣,又試了一次,怕是自己按錯號碼。
  第二次也一樣,電話直接轉入語音信箱,估計那位花弧老師電話關機了。
  許家齊搖頭:「不行,電話沒開機。」
  「不會吧,該不會是……宋老師想打發我們走,就隨便給我們一個電話?」郭品彥不禁懷疑。
  「算了,晚點再打打看,一有消息我會跟你說。」許家齊說道。他看天色已經不早,接著說道:「先回家吧,不然我媽會揍死我。」
  「嗯,好,我也是溜出來的。」郭品彥心有戚戚焉。
  上回兩人遭到棺材陳追殺,全身是傷的被送進醫院急診室,警察通知他們的家長前來,把兩人的媽媽嚇壞了。現在他和許家齊都還在禁足中,今天為了去找宋老師,還跟媽媽纏鬥了一番才能出門。
  「走吧,回去了。」許家齊說完,和郭品彥走到路口處,然後各自返家。
  郭品彥與許家齊分開後,獨自一人走著,夕陽的餘暉像血一樣灑在地上,擴散到他的影子下。
  看著血般豔紅的夕陽,郭品彥心頭的陰影逐漸放大,又想起那天班導師被殺的場景,以及邱寧墜樓後渾身骨折卻還是要追殺他們的詭奇畫面。
  他大概一輩子也忘不掉。
  媽媽一回看見他從惡夢中驚醒,全身冒冷汗、嘴唇泛白的模樣,還問他要不要去看看心理醫師。
  他跟媽媽說不用,但是現在許家齊才發覺自己沒有想像中勇敢,之前是因為都在家裡,有爸媽陪著,因此沒發現自己的怯懦。
  此時許家齊回去了,天又快黑了,郭品彥才正視到心底的惶恐。又或者惶恐本來已經消退,今天在宋老師那裡得知棺材陳對他們下了詛咒,才使惶恐再度被釋放出來?
  郭品彥的腳步越走越快,想在天色完全黑暗前抵達家門。不過他走得再快,也沒有落日的速度快。
  不一會兒,他來到所住的社區附近時,天色已經完全黑暗了。
  他略感慶幸,還好已經走到社區外了。剛這麼想到,路燈下一抹被燈光拉得狹長變形的人影映入眼簾。
  郭品彥頓時一怔,心跳漏了半拍,他再定睛看去,不是什麼人影,而是有人把壞掉的家具扔在那,光影的扭曲下,將家具的影子拉成像是一抹人形的陰影。
  「呼。」是自己嚇自己。郭品彥定了定心神,疾步返回家中。


  蔣佩芬和許家齊通完電話後,心神不寧地在家中來回踱步。
  為什麼會有詛咒?棺材陳死了事情不就結束了?蔣佩芬咬著下唇,雙手緊緊攢著手機。
  她在等著許家齊的回電,許家齊說還要和宋老師談談,等講完再打電話給她。
  家裡只有蔣佩芬一個人在,爸媽回南部去了。蔣佩芬後悔不已,早知道就和爸媽一起回南部,現在一個人在家,家裡的空盪像是催化劑,把恐懼擴散到最大值。
  電視開著,新聞不斷重播幾則重要消息,不外乎是美牛是否開放進口的議題,還有最近的股市起跌,以及尋獲殺害班導師的木雕工廠老闆棺材陳,只是找到的他已經死亡多時。
  蔣佩芬惶恐不安,以致她需要一點聲音來沖淡家裡的靜謐,她聽著新聞,總覺得這樣能掌握第一手資訊,比較不會中招,可是視線一對上電視畫面,看到棺材陳被放大的大頭照,以及死亡現場那些人形木偶,她便覺得胃部緊得難受,肺葉也像快窒息似發疼。
  好不容易,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在夜幕完全拉下,許家齊終於回了電話給蔣佩芬。
  「許家齊,怎麼這麼久?宋老師他說怎樣?」蔣佩芬問道。
  「他說那個詛咒要找別人來解,他的功力沒辦法幫我們。宋老師有給我們一個叫花弧的連絡資料,妳先上線吧,我在即時通上,順便叫陳惠玉、顧文璍也上線,我一次跟妳們說吧。」許家齊說道。
  「喔,好。」蔣佩芬掛上電話,匆匆打給了另兩名同學陳惠玉與顧文璍。
  一會兒,四人便在即時通上開了一個聊天群組。
  許家齊將宋老師說的話轉述給三人知道,他說:「之前借壽的詛咒已經破解了,現在我們遇上的是新的難題。」
  「那怎麼辦?」陳惠玉與蔣佩芬幾乎是同時敲出這句問話。
  許家齊回道:「只能找那個花弧師父了。」
  「可靠嗎?」陳惠玉問道:「會不會收費很貴?」
  「貴也沒辦法呀,命要緊吧。」許家齊不滿地說道:「我也有出錢,又不是只叫妳們出。」
  「我不是這個意思。」陳惠玉解釋道。
  蔣佩芬不在意錢的事,只在意能不能平安解決,她又問:「那找到沒?」
  「他的電話一直沒開機。」許家齊說道:「我也很急,宋老師說三天,詛咒就會應驗。今天不知道是棺材陳死後第幾天了?」
  「三天?」蔣佩芬問道。她頭皮一麻,電視剛才好像有最新消息,法醫似乎已經推出棺材陳的死亡天數了。
  蔣佩芬剛轉頭想確認新聞,陳惠玉就傳來訊息,「今天就是第三天了,網路新聞有寫了。」
  陳惠玉講完,貼了一串網址。
  這消息一確定,聊天畫面頓時安靜,四人陷入沉默,誰也沒有說話。像死水般的畫面,一動不動,就連漣漪也不起。四人心頭卻是波濤洶湧,原本僥倖地想著,或許還有一兩天的緩衝時間可以去找花弧師父,可現在才發現他們早就沒有時間了。
  蔣佩芬猶豫許久,她在對話窗上寫道:「我們會死嗎?」寫完後,手指卻遲遲沒有按下送出,她遲疑一陣子,又把這幾個字刪除。
  蔣佩芬深吸一口氣,最後寫道:「許家齊,你會有辦法的吧。」
  許家齊見到那行字,能感受蔣佩芬對他的信任,只是他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又怎麼承諾能救大家?許家齊說道:「總之就是先連絡花弧師父,要是今晚還是找不到他,明天我和郭品彥直接去他家找人。」
  「你知道地址?」陳惠玉問道。
  「嗯,不過很遠。」許家齊說完,把花弧的地址發給大家。
  大家一看,也不由得搖頭,實在太遠了!
  一會兒,陳惠玉的訊息寫道:「有了,我找到花弧的資料了,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貼過來看看。」許家齊說道。
  陳惠玉貼出一條網址。
  坐在電腦前的幾人紛紛點入觀看,原來是一篇網誌,而且像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網誌的主人是個國中生,一名同學死在教室裡,後來才發現是貓妖附身在學姐身上,伺機對學校裡的學生下手。
  這名國中生後來找到花弧求救,幾個被盯上的同學才總算倖免於難。
  從他的網誌內容看來,花弧師父是個厲害的人物,只是……
  「這網誌很久沒人管理了,最新的一則發文是二零一零年的事情了。」許家齊說道:「不知道他寫的是真是假。」
  「陳惠玉,妳還有找到別的資料嗎?」一向寡言的顧文璍問道。
  「沒有,只找到這個,我再繼續找找,有新的資料再跟你們說。」陳惠玉說道。
  沒再說話的蔣佩芬也在搜尋網路上的其他資訊,她想,若是最後還是沒能連絡到花弧師父,幾人總不能坐以待斃,必須先找找其他的備案。
  正在她看著網頁入神之際,窗戶傳來喀的一聲。
  蔣佩芬一開始沒注意到,直到半晌後又是一聲,喀。
  那聲音像是有人用小石子在扔窗戶,輕敲到玻璃所觸發的脆響。
  這次,蔣佩芬敏感地看向窗戶。她家住在二樓,此時她正窩在房間裡打電腦,客廳的電視開著,聲音流轉在家中,只是那機械式、沒有感情的記者播報聲並沒辦法抹去她的徬徨。
  蔣佩芬深吸了一口氣,不確定要不要起身去窗戶旁看看。
  拿不定主意之間,玻璃又被敲了一下。
  喀。
  這次的聲音更加明顯,已經沒辦法假裝它不存在。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