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鬼樂園》、《下一站,停車場》
異色館恐怖系 最強新人 言紡◎著


照片裡的大海上面,出現很多團翻滾的黑霧,像是人的上半身──恐怖又空洞的眼睛瞪著前方,張大了嘴;還有很多的手,比人還要巨大的手,纖瘦猶如枯骨的手,朝岸的方向亂抓……

阿世就讀高中的這一年,父母意外死亡,爺爺病逝,彷彿一眨眼,連奶奶都因為急病而離去。
一家五口,在轉瞬之間死去了四人……
阿世的同學阿冠、小煙、惠芬、彰仔和阿鬼等五人,陪著阿世一起返鄉。他的老家是一個小村子,沒有巨大的歡迎招牌,只有一個簡單到極點,和路標沒有兩樣的村名鐵牌。受盡海風的吹拂鏽蝕,已經爛得快要無法看清的鐵牌上,模糊印著──
山豐村
窗外的老人們拿著鋤頭、竹竿、魚叉等可做為武器的東西,直狠狠往裡面瞪著。而後頭站滿了更多黑色的人影。老人們死命叫喊著,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一張張像是忽然發了瘋那樣,在火光的照耀下,他們的眼睛看起來是深深的黑色,沒有半點人的神采光芒……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言紡

文鳥鳥奴一名,喜歡鬼故事,但膽子很小,半夜寫稿總覺得毛毛的,但白天寫又覺得很沒氣氛。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敢一個人去看恐怖片的勇者。

部落格:http://totoring.blog71.fc2.com/

在明日出版作品

《鬼樂園》2010.9
《人祭》2010.10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時值六月底,即將進入七月,開往鄉間的公車在崎嶇不平的公路上鏘啷鏘啷的行駛著,天空藍得嚇人,氣溫也高得讓人昏昏欲睡。

現在開往鄉間的公車,多半由大車改為小型的巴士,能乘坐的人數變少,但也比較節省成本。何況通往鄉間的公車,乘客原本就不多。

這輛小巴士上,不含司機在內,只坐了六個人,這輛車將會把他們載往終點站的村落。但終點站還不是他們最後所要落腳的地點,抵達終點站之後,他們還得再包下一台車,請那台車將他們載往海邊。

在沒有公車、沒有任何連鎖商店,通往大海的盡頭處,還有一個彷彿被世間遺忘的小小村子。

「到底還要多久啊?」乘客之一的男學生望向窗外,看著外頭無邊無際的山。這一路以來,景色好像都沒有改變過。

泥土路,高度差不多的山,藍天……簡直就像在原地打轉了大半天一樣。這個男生的名字是阿冠,是這群人裡面體格最壯的一個。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對很粗的眉毛,看起來非常有男子氣概。

「阿世都說會很久了嘛。你急個屁。」

不知為何,阿冠的女朋友小煙,不肯坐在他的身邊,反而坐在他的斜後方。但只要走到小煙身邊就會知道原因:,她帶的行李太多了,只能放在自己隔壁的座位上。

「才開不到一半,至少要七點才會到吧。」接著小煙的話,坐在前面一點的惠芬倒是挺悠閒,聽著隨身聽,好像十分享受這山間無聊的風光。

「什麼!七點天都黑了。」

「沒辦法啊,不是早就說了嗎。」小煙不耐的回答,覺得自己的男朋友一直抱怨,她很丟臉。

「嘻嘻,不然你下車用跑的啊。」

坐在最後頭,戴著一副好笑墨鏡的阿鬼,樂呵呵的對他嗆聲。阿冠聽在耳裡一陣惱火,這麼熱的天氣,車上的冷氣也不強,不過抱怨兩句,這些人卻都和他作對,什麼意思嘛!

「你顧好你的狗啦!」他罵道。但罵完以後,看到阿鬼對他扮了個鬼臉,自己也突然笑了起來。

「阿鬼,你的狗借我玩啦。」

聽到這話,阿鬼手邊的箱子動了一下。

「不要啦,現在車子晃來晃去,他跳出去怎麼辦。你真的要追車了啦。」

「唔,好吧。」

勸阻阿冠的,是坐在最前面的彰仔。他像小學生出門郊遊一樣,早已大口吃起背包裡的零食。

而坐在彰仔旁邊沉默不語的,則是這場旅途的主角,阿世。

阿世的表情看起來很疲憊,雖然同學們非常擔心的湊在他身邊關心,但他臉上的笑容還是非常勉強。

這輛車上所坐著的旅客,全都是阿世的同班同學。

他們是陪阿世一起返鄉的。

這次大家之所以會和阿世一起回鄉下,都是因為擔心阿世的緣故。最初提起這個話題的人是阿冠,他在教職員辦公室裡,聽見阿世和老師說了關於暑假時想回去老家整理東西,可能不能參加校內活動之類的話。

阿世的事情,全校的人幾乎都曉得。在他就讀高中的這一年間,他的父母相繼因為意外死亡,爺爺病逝。彷彿是在眨眼之間,連僅剩的奶奶都因為急病而離去了。

一家五口,轉瞬間便有四人離世,若不是巧合,恐怕也沒有其他的解釋。

阿世為此請了很長的假,出席日數嚴重不足,差點要留級重念。幸好師長們都很幫他,同學也對他伸出援手,他才順利的補考通過。在奶奶去世後,他開始了一個人的新生活,重新回到學校上學。升上高二的他原本應該要參加學校的暑期輔導,但他和老師說,想要趁著暑假回去老家,替過世的爺爺奶奶整理遺物,所以無法參加暑假輔導。

他原本是想自己一個人去,也沒有和老師以外的任何人講,但好死不死,這些話都被當時也在辦公室的同學阿冠偷聽到了。

阿冠雖然是個個性大剌剌的大塊頭,平常老是粗心大意的,對女朋友也很不體貼。可是二年前,阿冠的奶奶也過世了。這次聽見阿世的家人過世,他覺得心裡同感悲痛,

讓他一個人返鄉實在是太可憐了,阿冠說了這件事後,他的女友小煙、還有小煙的好友惠芬都說很想幫忙,接下來彰仔也報了名,最後墊底參加的是阿鬼。阿鬼是這學期末才從國外回來的轉學生,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不過他這人很能哈啦,非常喜歡和別人相處,大夥兒一下子就和他熟了。他說他爸媽暑假都不會在家,他現在也沒女朋友,一個人實在很閒,如果要去海邊或是鄉下,請務必要算他一份。

原本在湊到了五個人後,還有同學陸續想要報名,但阿世趕忙跳出來說,他的老家很小,不能住這麼多人,於是報名就這麼截止了。

一行人在車站集合出發,希望能多點人幫忙,早點解決事情,也多點熱鬧。他們預定停留四天,四天用來收拾東西,應該綽綽有餘。收拾完還能趕回學校上輔導課,不會讓阿世一個人孤伶伶的渡過暑假。

不過除了陪伴阿世這個主要目的外,其他人心裡其實還有別的念頭。

高中生嘛,雖然擔心朋友,總歸是愛玩的。聽說阿世老家那邊有很漂亮的海灘,而且沒什麼人,阿冠和小煙這對情侶檔很想找機會去浪漫一下,趁著夜深人靜在海邊好好的訴訴情衷。

除了他們二人外,彰仔也帶了簡單的釣竿想去釣魚。他從小就跟著老爸釣魚,是釣魚的超級愛好者,這次可以開發新的釣場,他超興奮。

惠芬沒什麼特別想法,聽彰仔說要釣魚,便打算找他學,反正釣上來的魚她還能煮給大家吃,那釣個魚也沒什麼不妥。至於阿鬼,真的就只是純無聊來湊個熱鬧。而且大家等到上車後,才發現阿鬼這個人實在有點糟糕,根本就不應該把他帶來。

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當他們一行人打著呵欠集合,坐上火車之後,大家突然聽見阿鬼的行李中傳來「汪」的一聲。

責怪的眼光紛紛望向阿鬼。阿鬼苦笑幾聲,說道:「哈哈……不好意思啦,我家沒有人,狗放在家裡也不是辦法,只好帶來了……」

「你怎麼把養的狗帶來啊!」

翻開行李袋,裡面竟然鑽出一隻小小的吉娃娃,非常可愛。阿鬼連忙解釋:「牠真的很乖,隨便餵牠吃就可以了,也不會亂便便的,真的,很可愛喔。」

「可愛是可愛,可是你知道我們這次去是要幫忙嗎……」

忙完以後才可以玩啊。而且人家有准你讓狗進去嗎,萬一弄壞家具……甚至是人家重要的遺物要怎麼辦,這樣很沒禮貌耶。

「我一定會顧好牠啦!」

可是帶都帶了,狗又真的蠻乖的,他們也只好認了。眼看這一群越來越像家庭旅行團,甚至連寵物都帶了,阿世雖然口頭上說不介意狗,但臉上卻顯出了越來越疲倦的表情。

「阿鬼,你的狗叫什麼名字?」

「名字啊。」阿鬼回答道:「牠叫小虎,兇起來的臉很像老虎喔。」

「什麼小虎,真沒創意的名字……啊,隨便啦。牠是公的還母的啊?」

「公的。」

「小虎?你好可愛喔──你是小帥哥耶。」小煙開心的摸摸小虎的頭,把小虎的耳朵揉成一團,小虎汪汪的叫,也露出很滿足的眼神。

他們下火車時已經是下午了,在車站附近轉了當地民營的公車繼續前進。又繞了一大圈之後,終於到達下一個轉車點,接下來就是在一望無際,什麼都沒有的路上不斷前進著,直到現在。

雖然臺灣是個狹長的海島,不管去哪裡的直線距離都不遠,不過一旦遇上高山溪谷,那蜿蜒的路程可就長了。他們的旅程不但得換兩次車,每班車還要等上兩個小時,所以這個村落才如此偏僻。

晚上七點左右,他們才終於抵達公車的終點站,同時也是下一個換車點。他們要在此轉私人包車繼續前進,大夥兒因為路上的顛簸,都已經顯得有點厭煩。幸好那位前來接應他們的包車車主,早已在車站等候,讓他們不用再等上一段時間。

出乎意料的,那位車主開來的竟然不是一般轎車,而是那種做生意的人開的藍色小貨卡。

「這樣要怎麼坐啊?天啊。」這些城市裡的小孩子不禁一陣驚訝。但在驚嚇後,又很快顯出了興奮的表情:「可是好像很有趣,從來沒這樣坐過!」

「後座好髒喔。」

「會不會掉下去啊!」

那位車主約莫五十幾歲,是個地中海禿的肥胖中年男人,一臉橫肉,很有生意人的感覺。他揮揮手,很油條的和他們笑了笑:

「抱歉啦,我的車頂多就坐四個人,沒想到你們來六個,太多了載不完,我就想說用這個載啦。一次就可以載完了,不然你們若是跑二趟,可能就要在這裡過夜了噢!」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