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繼懸疑驚悚的《滅門血案》後 這次【替身少年】又將帶來什麼樣冒險呢?
力丹◎著 / FC◎封面繪圖

那是一個女人心死的哭喊,聲音摻入風中混著強大冤氣,在村口徘徊流連,
直至旭日漸漸從東方升起,餘音依然混在陽光中不肯離去,
迫使天色蒙上灰黑色雲朵,帶來不祥預兆……

內容簡介

老房子裡傳出了溫婉歌聲,是個女人隨意哼著曲調,高高低低的曲子輕快活潑,聽得出來女人的心情歡樂興奮,同一首曲子哼了兩三遍也不厭倦。

望著屋子,小女孩坐在鞦韆上冷笑,半晌後她猛然抬起頭瞧著我,她長長的睫毛半掀如盲人視物,並沒有完全張開眼睛,我只看得到她眼白的部分盛滿血絲,臉孔蒼白好似上了蠟,容貌極度駭人。

小女孩還在笑,恣意又瘋狂地大笑著。

炙熱陽光照在我的皮膚上像火燒般疼痛,然而皮膚下的器官卻像浸泡在冰水中,寒意強行從腦門灌入後侵略奔流,我的牙齒無法停止打顫,眼珠也被控制轉動方向……

在這個女孩的回憶裡,連曬太陽都會有清楚痛覺,她曾經受過各種虐待嗎?

我皺起眉頭盯著她,想弄明白她找我入夢的意圖,但是還來不及開口,場景就驟然轉換,女人清脆的嗓音變得粗啞難聽,然後一扇窗戶隱約浮現──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戲劇系畢業,主修編劇,
大學畢業後開始在網路提筆創作。
一路從毛頭小子寫到接近大叔的年紀(掩面淚奔),
從校園愛情寫到靈異恐怖,未來會怎樣誰知道呢^ ^?

部落格:力丹的冒險旅程 http://leedan729.pixnet.net/blog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天堂或地獄?我們只有一次的機會!」
破爛的世界地圖攤在方向盤上,白狼死咬著牙根,雙眸惡狠狠地瞪向前方,他掛在胸前的銀色項鍊被陽光照得閃閃發光,銀黃交錯的光芒極為刺眼炫目。
我轉過頭,勉強看見車子前方有兩條路;其中一條通往深山,另一條則是沿著溪邊走,兩條路上皆滿布細小碎石,因為大片青綠竹林遮蔽,望過去都看不到路的盡頭。
這是個無名小村落,似乎已經荒廢許久,十幾棟房舍沿溪而建,每棟屋子都是相同的方正造型,所有房子都被鮮綠色藤蔓包裹住,遠望像一塊塊長了青苔的墓碑,在日光照射下泛出陰森青光,詭譎氣息使人不寒而慄。
「小石,回去的時候,看到書局記得提醒我停車,我要買街道圖放在車上!死小黑,他最好誠心誠意的祈禱這部車可以飛天渡水,不然我鐵定一腳送他去環遊世界!」粗魯地將手中地圖胡亂塞回抽屜,白狼半瞇起黑眸,薄唇帶抹冰寒冷笑,整個人殺氣騰騰。
「我們走靠溪邊的那條路好不好?」揉了揉太陽穴,我努力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想從半身高的雜草堆裡尋找路牌指示,卻發現頭更暈了。
什麼都沒有,連個箭頭也沒有,手機根本無法收到訊號,我們真的在山谷裡迷路了。
車子緩緩地往前移動,我搖下車窗想吹吹風,看能不能讓昏沉的腦袋清醒些,卻毫無預警地被灌進車內的腐爛惡臭嚇了一跳,趕緊又將窗戶搖上,一點縫隙都不留。
「靠!什麼鬼地方!居然有這麼大的穢氣!」白狼不舒服的緊皺濃眉,粗獷臉龐瞬間飆汗,手臂上的疤痕顏色愈來愈深,像條剛剖開的傷痕淌著血,運動上衣更是溼了大半。
我感受到身體笨重如石,連抬手也很吃力,彷彿被操縱玩弄著,心底隱隱掠過奇怪的感覺,那種感覺像雨水落在湖面上,漣漪不斷擴大再擴大──我以前暈車不曾如此嚴重。
依據過去經驗,我暈車雖然會頭昏腦脹,但不至於連力氣都使不出來,這次的情況詭異得讓我心中有些疑惑不安。
經過十幾棟外觀如出一轍的廢棄房舍,躍入眼簾的,是間老式三合院,矗立於村落最前方,特別顯眼。
僅僅只是無心瞥過一眼,沉重的窒悶感似海水般狂湧而來,令我渾身發毛。
太陽很大,炙熱的光線卻照不進三合院周圍,成片竹林擋去了陽光,宛如綠色蠶繭似地包裹住紅磚灰瓦,一層一層過濾掉光源,最後只留下竹葉的影子在屋簷浮動,像是各自擁有意識地來回游移著。
車子繼續往前,潺潺溪水聲突然傳入耳中,路況顛簸難行,道路兩旁的竹林搖搖晃晃,隨著風發出細微的摩擦聲,竹葉的影子穿過擋風玻璃爬上我和白狼的臉,像數枚黑色腳印,從臉頰慢慢地爬滿全身。
愈向前,竹林愈茂密,幾乎都快沒路了。此刻晴朗天空驟然落下傾盆大雨,雨珠敲打車頂,暴雨使溪流的水位急速上升,快滿出來了。
「獨夜無伴守燈下,清風對面吹,十七八歲未出嫁,遇著少年家……」
聲音從竹林中傳來,是個小女孩在唱歌,童稚幼嫩的嗓音滿是哀愁,細聲吟唱著古早歌謠。不知道過了多久,狂風愈來愈強,歌聲逐漸淡去直到聽不見,最後只剩下風聲和雨聲繚繞在耳邊。
「白狼,你剛才有聽到嗎?」我力持鎮定,抬眸問道。
白狼聞言,笑著把項鍊拿下來套到我的脖子上,然後用手掌蓋住我的眼睛,安撫意味濃厚。
「噓,當作不知道,繼續暈你的車,要不然乾脆睡覺也可以,到了片場我再叫你。」他格外爽朗地開口,話裡意思很清楚,我們的確遇上了某種東西,可是他不希望我牽涉其中。
白狼沒否認,代表他也聽到了歌聲,他對陰靈敏感的體質已發作,手心全是汗水。
我聽到白狼打開車門,小女孩淒然的歌聲猛地響起,聲音離我們很近,好似坐在車子後方唱著,頃刻間又從前方飄來。
睜開眼,白狼背影如石,肌肉線條緊繃至極限,頭也不回地向前走,腳步沒有半點猶豫。
我甚至沒有注意到,車子在我意識模糊之際,早就開到盡頭停靠在路邊,我們又回到無人荒村,車輪陷入碎石和泥濘中,進退兩難。
我心急地想喊住白狼,卻發現自己無法開口,只能眼睜睜看著白狼僵硬的一步步往前,溪水暴漲至他的腰際,即將吞噬他健壯身軀,高大魁梧的背影在洪水中載沉載浮,像個無助小孩。
不同的是,剛才還深鎖的三合院大門已緩慢開啟,陰森屋子裡有著微微青光,門前站了一個身穿紅衣的小女孩,她模糊的面容難辨五官,凌亂長髮溼透披在胸前,身體腫爛滴滿水珠,灰紫色皮膚毫無血色,正咧開滴著腐水的雙唇朝我們招手……

※※※
醒來,我盯著擺在床頭櫃的小鬧鐘,發現自己滿身大汗。
又是同樣的場景,同樣的夢。
我來到這個村子後,就不停夢到那個紅衣小女孩,才不過來到這個地方兩天,居然連續兩天作一樣的夢!
  但是我實在想不透,如果是孤魂野鬼前來託夢,為什麼每次都會在三合院開門的時候,讓我猛然轉醒而無法看到後續?
  睡得腰酸背痛,我坐起身後甩甩頭,看了眼隔壁床熟睡中的黑仔,隨後自己披件薄外套走出民宿,往溪邊走去。
凌晨五點多,朝陽尚未完全升起,天空仍帶抹清澈純淨的藍,樹葉末端還留著透明露水,寂靜山林只有水流聲,我快走到溪邊了。
突然,一隻手搭上我的肩膀,輕輕使勁讓我無法往前,令我嚇了一跳。
我回頭,卻看到了笑吟吟的兩個人,他們似乎已經跟在我身後有些時間了。
「小石,你怎麼可以拋棄我這個無敵的帥哥經紀?我好難過,好想撞豆腐牆,好想蹲到角落畫圈圈,好想學海豚跳火圈表示我的傷心……」黑仔抽抽噎噎,最後做作地摀住臉,唇邊卻破功露出了竊笑。
「好多廢話!」不悅的聲音插入,白狼講完立刻抬起右腳,狠狠地朝黑仔的屁股踹了下去。
「你們怎麼都醒了?」我訝道,忍笑看著黑仔如小狗受欺負似的眼神。
「我本來就沒睡好,又看到你偷溜出來亂晃,順手就把這個睡死的傢伙挖起來扁一頓,剛好而已。」白狼聳聳肩,說得理所當然。
「我來幫忙翻譯一下:白兄因為從三歲起養成的認床習慣而失眠,剛好你偷跑出來讓他有藉口找我碴,於是他趁月黑風高爬上我的床……噢!小白白!你謀殺啊!」黑仔來不及說完,腦袋就挨了一記手刀,看起來就是不痛不癢的力道。
「死小黑,你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誰找你碴?睡得比豬還沉,你好意思說你是小石的經紀人?等我出明天開完會回來,如果小石少一根頭髮,我就割你一塊肉!」來回壓著手指關節,白狼冷笑瞪視縮到角落避難的黑仔,雖然口氣溫柔和善,但是臉部表情猙獰可怕。
「咦?你開完會沒有要先回家呀?李林也出差了,家裡不就沒人倒垃圾、洗地板?你的房間又比豬窩還臭,得刷個好幾千遍才會乾淨……冤枉啊!白兄手下饒命!小的不敢了!」黑仔抖了抖肩膀,因為被白狼鎖喉而求饒。
我躲在旁邊偷笑,看著他們上演全武行,兩天以來的鬱悶心情登時好轉,身體似乎也變得放鬆輕盈,不再痠痛疲累。
「冤枉啊!」
忽然,在我高興看著他們嬉鬧之際,山林傳來模糊的回音,聲音很小聲幾乎快聽不到,但是閉上眼睛全神貫注的聽,還是聽得見虛弱回音在山谷間震盪撞擊,像是被獵人陷阱困住的野獸,躺在山中奄奄一息悲啼著。
會不會是我聽錯了?
  剛才真的有聲音傳出來嗎?
我呆愕瞪著對面山谷,猛然停住腳步,卻冷不防地被白狼用拳頭輕敲頭頂,引回我的注意力。
「小石,郊遊時間結束了,我們回去。」
  白狼說完,板著臉用手臂勾住我的脖子,火速地往民宿的方向走去,不讓我繼續盯著遠方山谷。
我忍不住頻頻回首,腳步踉蹌。
「你們有沒有聽到,那邊有聲音……」我望著漆黑無光的山腰,才開口就被黑仔摀住嘴巴,他一雙眼睛倏地暗了下來,剛剛的溫暖神采已不復見。
好痛!他使出好大的力氣。
「噓!不要問,那東西很可怕,會咬死人喔!」黑仔對我搖搖頭,雖然是笑臉,眼底卻閃過嚴峻眸光,警告我別再追問下去。
果然!他們也聽到了竹林深處傳來的聲音,那不是黑仔和白狼的嬉鬧笑語,而是微微哽咽、粗嘎滄桑的悲泣,像是動物臨死前哀痛鳴叫,用盡生命最後力量從對面山谷發出,一次又一次地冷冷迴盪在黑夜裡。
那聲音像把無情利刃,割開寧靜祥和村莊,悄悄埋下令人恐懼的未爆彈,隨時會讓這個村子炸得血肉飛濺,連屍骨也難以留下。
我聽得很清楚,那是一個女人心死的哭喊,聲音摻入風中混著強大冤氣,在村口徘徊流連,直至旭日漸漸從東方升起,餘音依然混在陽光中不肯離去,迫使天色蒙上灰黑色雲朵,帶來不祥預兆……

※※※
第二天,山中飄著濛濛細雨,電視劇《招弟》正式開拍。
劇組的人員彼此間早已熟識,各自有默契地進行拍攝工作,使得拍攝進度極為順利,應該最慢晚上就能輪到我的戲了。
我靠著翠綠的鳳凰木攤開劇本,再次仔細研讀劇本內容,開始醞釀角色情緒。
招弟,生長在重男輕女的時代,三歲被父母送給徐家當童養媳,從小逆來順受,默默吞忍徐家對她的毒打辱罵,即使招弟乖巧善良,仍然得不到徐家公平的對待,在徐家的地位比狗還不如。
然而,未婚夫徐漢文卻在招弟十四歲那年,逞勇與流氓鬥毆後慘死街頭,招弟的處境因此更為坎坷;徐父無法接受獨子死訊,接獲噩耗時心臟病發身亡。徐母從此視招弟為掃把星,怨恨招弟剋死了徐家父子,在徐父下葬後變本加厲的凌虐招弟,直到某天,徐母將招弟活活打死……
我凝神翻閱劇本,為錯縱複雜的劇情入迷,思考著自己該如何演,才能將男主角變心過程表現出來,並且不讓這個人物流於平面膚淺,變成可有可無的龍套腳色。
徐漢文,招弟的青梅竹馬,原本是斯文有禮的少年,卻在十五歲那年誤交損友,性情變得多疑驕傲,對待招弟也愈發粗魯不耐,十七歲為了替狐群狗黨出頭,被地方角頭帶領小弟毆打,當場腦漿四溢,手腳斷成數截,死狀悽慘駭人。
這樣前後反差甚大的個性,是非常高難度的挑戰,細節必須處理得很好,否則容易露出許多破綻,撐不住角色所需要的爆發力。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