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台灣唯一一位作品登上世界最權威推理雜誌《艾勒里•昆恩推理雜誌》(EQMM)的作家
★島田莊司推理小說奬決選《冰鏡莊殺人事件》人氣作家 林斯諺 珍貴早期作品Remaster版!
★林斯諺獲獎紀錄
第一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佳作:〈霧影莊殺人事件〉
第二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首獎:〈羽球場的亡靈〉
第一屆推理小說評論獎解說潛力獎:〈《拿破崙狂》中的現實與非現實〉
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奬決選入圍:《冰鏡莊殺人事件》
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複選入圍:《無名之女》
第一屆華文推理大獎賽二等獎:〈第五大道謀殺案〉
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複選入圍:《馬雅任務》
金車推理小說獎複選入圍:〈夢澤居事件〉
★收錄超珍貴作者解說,一窺作者十多年來心路歷程與創作靈感。
★尖端推理無國界1月強力主打:林斯諺《小熊逃走中──偵探林若平的苦惱》和李柏青《歡迎光臨康堤紐斯大飯店》。

【故事簡介】
一個成年男子希望能解開二十年前聖誕夜的一個謎:聖誕老人的存在。在那個夜裡,他與同學們將他的房間從內反鎖,並和聖誕老人嫌疑人──他爸爸一起睡在房間門口。半夜裡,房中傳出聖誕音樂,他們打開門,門裡居然堆滿了禮物,一道紅光從窗外閃過,哇!難道聖誕老人真的存在?    《聖誕夜奇蹟 》

小女孩在媽媽發生車禍意外身亡之後,大人們都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問別人「小熊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學校的老師透過繪本與媽媽留下來的線索,才知道小熊究竟跑到哪裡去了── 《小熊今夜不回家》

同步收錄《鋼琴裡的愛情》、《影子的戀情》、《偷吃蛋糕的熊寶寶》等超珍稀推理經典,每一篇都追加全新作者解說,一窺林斯諺十多年來心路歷程與創作靈感,千萬不能錯過!

作者簡介:
林斯諺
嘉義人,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畢業,現就讀紐西蘭奧克蘭大學哲學博士班,研究領域為文學與藝術哲學。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從2005年出道至今,於推理創作領域奮戰不懈,對推理小說創作懷抱無限夢想與野心。
曾獲第一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現改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佳作及第二屆首獎、第一屆推理小說評論獎佳作、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及第二屆複選入圍、第一屆華文推理大獎賽二等獎、金車推理小說獎複選入圍。
已出版著作有《尼羅河魅影之謎》、《雨夜莊謀殺案》(小知堂文化)、《冰鏡莊殺人事件》、《芭達雅血咒》、《無名之女》(皇冠文化)、《假面殺機》(要有光)、《霧影莊殺人事件》(要有光),短篇作品多發表於中國《歲月‧推理》及《推理世界》等雜誌。
臉書粉絲團:林斯諺

相關著作
《冰刃方程式——偵探林若平的解法》
《淚水狂魔》


繪者簡介:
PAPARAYA
骷髏與符文的蒐集愛好者,並且大量裝飾在畫作之中,讓作品流洩出妖媚的詭異氣息,喜愛使用厚重質感融合水墨筆觸,創造出綺麗的夢幻感,將亞洲古典元素重新詮釋為嶄新的風貌。
2009年在台灣以中國古代神明為主題舉辦個展「諸神亂」,
並受日本ASIAGRAPH邀請,在東京台場展出,現為台灣多部小說封面繪者。

內文試閱:
聖誕夜奇蹟

小男孩在床上翻個身,感覺到刺眼的光芒滲入眼中。他揉揉雙眼,一時之間還沒從睡夢中的朦朧清醒過來。一直到吸入一撮冷冽的空氣,整個腦袋才暢通起來。他倏地睜開雙眼。
推開厚重的棉被,男孩從床上坐起,清晨的曙光射入房內,小房間牆上的小鐘,粗短的手臂指著5。
他的雙眼快速轉向緊鄰著床舖的書桌,桌面上除了一堆凌亂的課本之外,還散放著幾本繪滿塗鴉的筆記本,以及一些文具用品。相對於這些書桌上的常客,那平放在桌面中央的長方形盒子便顯得相當突兀。
男孩的雙眼綻放出興奮、雀躍,掩蓋不住的笑容因驚喜而迸現。他匆匆跳下床,顧不得無意中拉扯而半懸掛在床邊的棉被,連拖鞋都沒套上,任憑剛從被窩中出爐、熱烘烘的雙腳踩踏在冰冷的地板上。他熱切地站在書桌前,伸出雙手,將長方形盒子緊緊地捧在胸中。
盒上的日本文字對他而言是一堆難解的數學符號,但光只看到上頭的圖片就夠了,那顯現著完美對稱感以及優美流線型的機器人造型,深深地攫住了他的心。
小男孩抱著模型玩具的盒子,打開了房門,赤腳跑上走廊,一邊大叫著:「爸!爸!快來看我的聖誕禮物,最新的機種的機器人!是聖誕老公公送我的!」
他奔向走廊另一端的房門。
掛在床邊快掉到地上的棉被,散亂的書桌面,被踢到一旁的拖鞋,在房間角落的小架子上並列著一排各式各樣的模型──
帶著冬季凍寒的晨光在小男孩的房間中梭巡。聖誕節,在這樣的氣氛下,邁出了腳步。

1.

敲門聲彈響在午後略顯滯悶的空氣中,十二月的氛圍,雖不至於令人昏睡,卻更使人寂寥。
「請進,」若平抽了張書籤塞進大部頭的英文書中,從書堆中抬起頭。
對面的房門往內開啟,一名年約三十上下的男子以戰戰兢兢的姿態對若平點了點頭,前腳一邁,小心翼翼地踏入房內。
「很抱歉打擾了,我是之前跟您聯絡過的,我叫柯夢行。」
「你好,」若平從旋轉椅上站起身,點頭致意,「請隨便坐。」
男子留著一頭短髮,面容整潔,眼睛細小;他謹慎地脫下厚重的外套,在沙發上落座。
若平倒了杯水給來訪者,說:「抱歉我這裡只有白開水,我的研究室裡從來不放其他飲料的。」
「不不,喝水就可以了,」柯夢行有些侷促地答道,他的兩隻手放在大腿上,輕微扭動著,「很抱歉耽誤您的時間,大學教授應該很忙吧?如果您還在忙,我馬上可以離開……」
「你太客氣了,」若平在柯夢行身邊坐下,也爲自己倒了一杯水,「既然我們已經事先約好時間,那麼現在我的時間就是你的;還有,請不要用『您』來稱呼我,我每次聽到別人這樣叫我,都會渾身不自在。」
「原來是這樣,」柯夢行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很抱歉我這麼語無倫次,因為……離開校園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了,再度進入大學這種學術的殿堂,又是教授的研究室內,難免覺得自己有點身分不搭……」
「絕對沒有這種事,」若平搖搖頭,「待得夠久,你會發現學術界沒有那麼高尚……算了,怎麼會找上我呢?」
「因為我看了幾天前的報紙,得知你剛解決了太平洋學院羽球場的密室殺人案,我細讀報導後發現你不是警方的人,而是鄰近大學的哲學助理教授,而且曾私下接受委託解決過許多案件。剛好我遇上的困難,不是警察能解決的,因此才會找上你」
「原來如此。那麼談談你的委託吧,」若平不露痕跡地嘆了口氣。看來媒體才是最佳的偵探,連他沒講的事都報導得一清二楚。
「這就是我擔心的地方,」柯夢行緊握著手中的紙杯,「我想委託你的,說起來根本不是一樁案件,而只是一件私事,因此就算你不接受,也是很自然的事。」
「這是正常的,畢竟我不是警察,只是業餘偵探,因此所接到的委託,很大一部分都不是公開的刑案。這點你不用擔心。」
「不過我相信這件事,真的超乎一般的委託……」柯夢行不安地施加手指的力道,紙杯開始輕微扭曲。
「沒關係,你說吧。」
「我希望,」進房間後對方第一次專心地正視若平,「你能證明這世界上是否真有聖誕老公公的存在。」



不,他沒瘋。若平緊盯著柯夢行的臉龐,下出結論。
如果不是柯夢行臉上認真又嚴肅的表情,若平可能會當場啞然失笑;不過當他一看到男子眼中流露著異樣的真摯時,便直覺這不是在開玩笑。他收起差點暴露出的笑意,板起臉孔問道:「可以仔細說明是怎麼一回事嗎?」
「我知道,你一定認為我瘋了,」訪客揚起悲慘的笑容,「不過,這確實就是我想拜託你做的事,證明聖誕老公公存在或不存在,至少在十六年前的那一個聖誕夜。」
「你的意思是,證明在十六年前的那一個聖誕夜,聖誕老公公是否存在?」
「是的。」
「不過聖誕老公公要嘛就是存在,要嘛就是不存在,這跟哪一年的聖誕夜沒有關係吧?」
「很抱歉,我的邏輯思考不是很靈光,是我表達得不好,」柯夢行用右手撫觸著腦後的頭髮,「應該這麼說,十六年前的聖誕夜發生了一件事,而我希望你能證明做出那件事的,究竟是不是聖誕老公公。」
「嗯,這麼說就清楚了。那麼請從頭講起吧。」
若平發現當敘述的重心落到柯夢行身上時,對方原先的侷促不安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自然融入述說中的一種神入,彷彿化身為說書人,無形中升起攫人心神的吸引力。
「我是土生土長的花蓮人,除了大學時代在北部唸書之外,其餘時間都待在花蓮。我家住在吉安鄉,二十八年來,那裡一直是我充滿回憶的美好故鄉,真的是個好山好水的好地方。
「我的母親在我三歲的時候因病去世了,我對她的記憶相當模糊,因此我可說是由父親還有祖父母帶大的。母親過世那時,爸爸在加油站上班,後來他陸續換了許多工作,貨運司機、代課老師、擺地攤等,他都做過,最後他經營起湯包店,做出口碑來,工作上才趨於穩定。他在離家三個街口處租了一間店面做生意,並僱了一個年輕人當幫手。那時他賣的湯包相當有名,因為研發出嶄新的製作方法,連記者都來採訪。就這樣,他一做就是十五年。
「我的父親雖然學歷只到高中,但他相當好學,在我還沒出生之前,他所存下來的錢,幾乎都拿去買書,什麼樣類型的書他都閱讀;即使在工作的時候,只要一有空,他也會抓起書本啃。而在我成長的過程中,他在我身上最不吝惜花費的,就是書本跟──玩具。」
「玩具?」
「嗯,書本當然就不用說了,但玩具不一樣,如果不是有錢人的話,一般父母不會花大錢買玩具給小孩的,他們會認為那是一種浪費。但我父親不同,每當他帶我出門,經過玩具店時,我總是會駐足觀望,然後他就會說:『喜歡哪一個?爸爸買給你。』就是這樣,沒有一次例外。我最喜歡的玩具是機器人模型,當時電視卡通播出最新的機器人,幾乎都可以在我的收藏中找到,總是羨煞同學們。」
「你有一個很好的父親啊。」
「的確,我身邊的人都這麼認為。就我記憶所及,他從來沒打過我,也從來沒罵過我,他永遠是那麼地慈祥,那麼地溫和,就算工作再累,我放學回到家之後,他總是很有耐性並且愉快地陪著我一起看卡通並討論劇情。二十年後我再回想這些細節,真的覺得世界上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爸爸了。
「我爸似乎盡他最大的能力,給孩子最大的幸福……我想,這應該是他後半輩子努力在做的事。而他的努力,除了我剛剛提到的那些,可能還包括一件事,這件事是我相當不確定的。」
由於柯夢行用的語句再度含糊不清,若平只得耐著性子,問:「怎麼說?」
「自從我懂事之後,爸爸常常會拿著故事書在我入睡之前說故事給我聽,幾乎是每天,而他所講的故事,五花八門,從古典文學到童話或者科幻故事等,應有盡有,有些甚至是他自己編出來的,我也聽得津津有味。
「記不起來是在幾歲的時候了,他說了聖誕老公公的故事,他告訴我,有一個叫做聖誕老公公的人住在北極,每年的聖誕夜,他都會駕著馴鹿、坐著雪橇飛往世界各地,分送禮物給小朋友;他會在孩子們睡夢之時,靜悄悄地把禮物送進他們的房間,等到小孩們早上起床,便會發現驚喜。我聽了相當興奮,問爸爸:『聖誕老公公也會送我禮物嗎?』
「『當然會,下禮拜不就是聖誕節了嗎?』
「『耶!』
「就這樣,我的第一個聖誕節來臨,那是我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記得那年的冬天很冷,爺爺在前一年剛過世,家中顯得更冷清。回想起那時,腦中浮現的就是無形刺骨的寒風,甚至加點飄雪──也許這就是聖誕老公公第一次出現所造成的效果吧。
「就在聖誕夜那天,爸爸告訴我早點上床睡覺,他說,聖誕老公公一定要等到小孩完全熟睡之後,才會把禮物送進來;由於當時的我急切地想得到禮物,不到八點就跳上床去睡了,眼睛甚至連睜都不敢睜。過沒多久,我進入夢鄉,等到再度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了。當時睜開雙眼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聖誕老公公送我的禮物!
「我的書桌就擺在床舖旁邊,因此我很快就注意到,桌上擺了一個大盒子,那上面的圖案,正是當時卡通裡最受歡迎的機器人!我興奮地跳下床,連鞋子都沒穿,便抱起那盒子,衝到我爸的臥房,又叫又跳地繞著他的床。我想我從來都沒有那麼驚喜過。」
說到此處,柯夢行突然停頓,從他的表情看來,已經陷入往事的漩渦中了。雖然若平未能身歷其境,但光是對方訴說的故事所散發出的感染力,就足以在聽者腦中交織出孩童欣喜若狂的畫面了。那真是天真燦爛的一幅景象。
「你爸的反應呢?」
柯夢行從恍惚中回過神來,說:「啊,他嗎?他揉著惺忪睡眼從床上起身,明白我究竟在鬼叫什麼之後,才很得意地說道:『聖誕老公公果然來了吧?以後他每年都會來喔,因為送禮物給小朋友就是他的工作。』說完,爸爸就陪我到客廳去拆禮物了。我那天興奮得幾乎睡不著,整天拿著機器人在屋內亂跑亂跳,奶奶還以為我中邪了呢。」
「嗯,可以想見那幅情景。」
「從那年開始,每年的聖誕節都是同樣的情況,我總是都會在聖誕節早晨發現禮物好端端地擺在書桌上,而且聖誕老公公總是知道我要的是什麼,他送的禮物從來沒讓我失望過。也因此,我始終相信聖誕老公公存在著,在冰冷的冬夜中,發送著溫暖的夢想給小孩們。」
說到此處,柯夢行停下來啜了一口水;若平趁機問道:「到目前為止,如果我的解讀沒錯,至少你在童年時期是相信聖誕老公公的,不過後來產生懷疑了,對吧?」
對方點點頭,放下紙杯,「你說得沒錯。當時因為是小孩子,爸爸說什麼我當然都相信,就算他跟我說下水道裡住著忍者龜,我應該也不會懷疑吧……不過,隨著年紀增長,經歷了幾次聖誕節之後,我自己也開始思考這件事的一些疑點;例如,聖誕老公公是如何進入我家?我家是一棟二層樓建築,雖然老舊,但門窗的鎖都是新的。由於奶奶警覺心比較強,晚上都會鎖上一樓所有的門窗;二樓的門窗也都是上鎖的,這點我可以確定,因為我曾在某一次聖誕夜上床前,特地到二樓檢查,發現門窗鎖上後根本找不到任何出入口。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聖誕老公公肯定是有穿牆的能力了。」
「你有對你爸提出這個疑問嗎?」
「有,不過爸爸馬上笑著回答:『那是因為聖誕老公公有魔法啊!既然他都能駕著馴鹿在天上飛了,小小的門鎖或牆壁怎麼難得倒他呢?』我後來想想,爸爸說得也很有道理,聖誕老公公是何許人也,他當然是有神奇法力的,因此我當下覺得自己的質疑相當可笑,甚至有點冒犯聖誕老公公,後來也就沒有再去想這件事。」
「不過顯然,你還是懷疑,不然也不會來找我吧?」
「嗯,其實,我也快三十歲了,我覺得人的很多想法,的確都是會隨著年齡而改變的;而且這些改變,並不是因為你遭遇了什麼事,扭轉你的想法,而是自然而然,那個歲數到了,那樣的想法或者念頭就會萌生。」
「也就是說,人的心智發展會有一種階段性吧。」
「應該是吧。總之,聖誕節收到禮物的情況,一直到我國中的時候中止了。中止前兩次,爸爸有約略提到,『你已經不算是小孩了,或許這是聖誕老公公最後一次送你禮物了。』果然,最後一次收到禮物是國中最後一年,之後,聖誕老公公便從我的生活中遠去,由於高中的課業極度繁忙,我有好一段時間,淡忘了這件事。
「後來我考上北部的學校,北上去唸書,奶奶也在我大學時代過世……畢業後,我服完兵役沒多久,爸爸因為肺癌,也離開了。他的菸癮,一直是大得驚人,我從沒能扭轉他這個惡習。」
「我很遺憾,」若平喃喃說。
柯夢行搖搖頭,「抱歉,我說了這麼多,你大概還是摸不清楚我希望你做的是什麼吧。」
「你希望我找出證據,證明童年時代送你聖誕禮物的是你父親。」
「這就是很弔詭的地方,」柯夢行面容突然嚴肅起來,「我剛剛說過,人的很多想法會隨著歲數增長而萌生,這樣的情況終究發生在我身上。上了大學後,我開始學會思考很多事情,當我回想起過去聖誕夜的驚喜時,有一種很自然的直覺告訴我,根本沒有聖誕老公公的存在,整個聖誕夜的事件,很明顯地,是我父親所為。如果要有根據一點的話,有兩個理由支持這個判斷。
「首先,沒有人能穿過牆壁,或者不用鑰匙就打開我家的大門或窗戶,若此,一定是屋內的人所為。奶奶已經年邁,走路需要拄柺杖,如果是她進我房間放禮物的話,不用一分鐘就會把我驚醒了,因此可能人選只剩下爸爸。第二,送禮者知道我喜歡的是什麼,這只有常跟我聊天的爸爸才辦得到;我們總是一起討論卡通劇情,我的好惡他最明白。
「甚至,就算沒有以上的理由支持,旁觀者一定也能看得很清楚,聖誕老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