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打破全世界對弱勢孩子學習困境的成見,全美擴展最快、成效最佳的教改體系!從嚴重落後,到大幅領先的學習教育法!每一個老師都應該知道的班級經營魔法!
你將讀到一群絕不放棄、熱情有幹勁的老師,打敗一切障礙,以靈活的教學,帶著所有的孩子,樹立勇氣、毅力、專注與希望。「只要你努力,不會永遠都站在輸的這一邊」。


  教育界的新希望,連歐普拉、比爾‧蓋茲、歐巴馬、小布希、柯林頓都大受感動的教改奇蹟!
  完整介紹KIPP(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知識就是力量課程)如何幫助弱勢孩子以品格支柱、突破逆境,建立學習熱情,迎向海闊天空的自信人生。
  從一間教室到141所KIPP學校,KIPP 創辦二十年來,幫助了55,000名低收入家庭學生(九成以上的有色人種),大幅地提升學習成績。
  本書詳實地記錄創辦人李文和范柏格,創造KIPP學校傳奇的經歷。分析KIPP如何建立起親師和學生之間的伙伴關係。KIPP的教師以永不放棄的教學熱情和更有效的學習方法,一路教導孩子扎實的學習基本功,樹立勇氣、毅力、好奇心等品格特質,藉此幫助弱勢孩子擺脫家族惡性循環的命運,走出自己的成功人生。


【選書緣起】
打破全世界對弱勢孩子學習困境的成見!
  在低收入學區,孩子沒有一般中產家庭或社區的資源,但他們的父母並非比較不愛、不關心自己的孩子,而是他們必須兼兩、三份工作,才能付得起房租、飯錢,多半父母晚上得兼差,所以孩子做功課時,不能陪伴在身邊。
我們希望成為孩子人生中那個維持恆常、不變的因素,提供孩子人生成功必需的結構和系統。大人的責任不是去逃避、而是去克服這些挑戰。因此在KIPP孩子延長在校時間,參與由學校提供的各種課內、課外活動;所有老師公開手機號碼,告訴孩子,功課有問題永遠可以找到老師幫忙。
  KIPP的目標是,幫助所有孩子作好繼續學習的準備,有一天他們真的進了大學,就知道如何面對大學生活。他們可以進二技、軍校,跟比爾蓋茲一樣去創業,躺在沙發上享受都可以。但每道門、每個決定都應該是開放的,孩子有自由選擇要做什麼的權利和能力。





作者:
杰‧馬修

譯者:
林麗冠、侯秀琴

內文試閱:
第51章 KIPP教學法
  二○○五年十月,李文的個人生活尚稱平順,但危機已在一所新學校展開,那是位於哈林區的特許學校KIPP明星大學預校(STAR College Prep)。六年級的數學課進行得不順利,新來的老師表現未達學校標準。
  幾乎每家公立學校都覺得這個問題是小事一樁,而且解決之道會拖很久。但李文和校長瑪姬.魯尼恩—謝法(Maggie Runyan-Shefa)女士,正考慮要立即請該老師離職,而學年才開始三個月。
  這位年輕的男老師說話溫和,有人大力推薦而來。他了解自己教的科目,也喜愛孩子,卻是差勁的課堂管理者和激勵者。他的教室走道雜亂,學生上課不認真。檢視學生的功課會發現,比KIPP為他們訂的目標落後。
  因為普遍覺得對這類弱勢學童不能期待太高,標準往往極低,所以在大多數城市學校,這樣的失敗難以察覺。然而如果老師的缺陷大得足以引起校長的注意,校長會找他談話,要他參考校內一些經驗豐富老師的教法,鼓勵他借用他們的技術,但絕不會考慮在學期中解聘他。校長可找人代替,但結果肯定會更糟糕。
  在一般情況下,老師的表現若是令人失望,可能會在年終考核時獲得壞考績,而校方會要求他教更多課程、再更努力。試用期結束時,如果他沒有顯著進步,才會解聘。但到那時候,他已授課三年,任教期間所教的數十名學生,不得不屈就於他低於水準的教學。他們在七年級及其後在數學科的成功機會,將因行政惰性及缺乏替補人員以取代不良聘用決策請來的老師,而被犧牲。
 KIPP學校則不同。每日較長的上課時數,讓課程的安排較為靈活。
密集的招聘最好的教師,意味著行政人員,包括李文、范柏格、甚至校長,往往有特殊的教學技能,必要時可以接手教一班。如果這一班的老師沒有進步,李文和魯尼恩—謝法打算把那一班轉交給副校長,他擁有哥倫比亞大學教師學院(Columbia University’s Teachers College)的碩士學位。魯尼恩—謝法以及李文的解決問題高手傑瑞.邁爾斯,一直在協助該位數學老師。有一天李文介入展示一些教學技巧,教了一整堂課。
  在KIPP眾多數學教師的小小世界裡,李文是位傳奇人物,是他們畢生所見最優秀的數學老師。魯尼恩—謝法希望李文的聲譽,有助這位年輕教師看出自己能夠改善到多好的地步。李文觀察過那個班,也跟那位老師和魯尼恩—謝法談過。他知道那老師的絆腳石是名搗亂的學生,這孩子在惡作劇方面的機智與才華,令人想起肯尼思.麥格瑞果。在哈林區一條住宅街的五層磚造學校,李文上樓走向四三三教室時,心裡還想著這件事。
那位老師受命讓他的二十八名學生在走廊上排隊。李文走到排頭,站在關著的教室外面。「每個人請面向我,」他說:「起步走!喔,我漏掉了一個人的眼睛。」他等了一會兒。「謝謝你們。我希望今天回來和你們重聚的喜悅,為我們昨天開始的事做個圓滿結束。我們需要在室內待一分鐘以完成上課前的準備。」
 李文把手伸向那名十一歲的首要麻煩製造者,他被要求站在排頭附近。李文護送那孩子,單獨進入教室。李文關上門,把班上其餘人及該老師留在走廊上,和那男孩做私下談話。他和那小六生握手。「嗨,我是李文先生。你昨天就認識我了。你不很了解我,但我認為你會發現今天不聽課的話會是壞主意。你會喜歡當我的朋友。沒有任何其他選擇。」
 他要那學生談談自己。他要男孩幫他重新安排課桌椅,使走道較寬且各行較直。他打開教室門,歡迎大家進入。「謝謝你們。到你們的桌子去。我們要做前五個問題。不要擔心把東西放入活頁夾的事,到最後,我們都會把它放到我們的活頁夾內。指示寫在黑板上,也寫在紙上,以便你們可以自己做。有問題嗎?好。我漏掉了一個人的眼睛。」
 他等待著。這是上課正式開始的時刻。「嗨,KIPP明星!」李文說,面帶微笑。
 只有兩個聲音,有點不確定地說:「嗨,李文先生。」
「有多少人還記得,上次我跟你們說話是什麼時候?你們當中有多少人確實記得我的名字是什麼?維若妮卡?」
「李文斯先生?」
「李文先生。沒有斯。發音就像eleven,但前面沒有e。」
他又試了一次:「嗨,KIPP明星!」
「嗨,李文先生。」這次傳來比較響亮的回應。他要求他們再試一次。
「我要大家都注意,幫我一個忙:如果你在街上碰到某人,你不會哀怨地叫他們的名字,會嗎?你不會說(他用懶洋洋的語氣)『唷,近來怎麼樣?』你必須和人打交道。所以我們要學習正常的互動。」
「嗨,KIPP明星。」
「嗨,李文先生!」
「嗨,KIPP明星。」
「嗨,李文先生!」
「很好,」他說:「不要再有任何嗯嗯噫噫,不要再有那種拖長的語調。」
學生們坐得比以前直。這位老師很討厭,但他活力充沛。「好!你們微笑,對吧?因此,我們將有約三十到三十五分鐘在一起。在這三十到三十五分鐘內,我很希望聽到每個人發言,如果我知道你的名字,我會叫你的名字,但如果我不知道,先告訴我你的名字,然後才開始發言,這樣我就能知道你的名字。有這些美麗的女士和英俊的先生在這教室內,我至少應該知道你們的名字。」
對李文來說,班級內的對話應該涵蓋每名孩子。他必須保持積極態度,並把這種感覺傳達給他們。「這樣很好,這樣很好,」他說,在全班同學面前踱步。「我愛這樣。笑容滿面。大家都知道面帶微笑會讓你的大腦保持清醒嗎?你們不知道?當你坐直,你在微笑。你的大腦得到氧氣,而當你的大腦得到氧氣,你變得比較聰明,也比較好看,你們當中有些人確實很需要多多微笑。好!」
黑板上的問題涉及長除法。「夏米拉,21如何變成42?2。有人對這個感到困惑嗎?我漏掉一個人。這個2是突然出現的嗎?2乘以20是多少?」
「40!」幾個聲音說。
「我做錯了什麼,老兄?我搞錯什麼了?」他說。故意在黑板上寫錯,是吸引每個人注意的老把戲。狡猾的老師需要密切注意。十一歲的人喜歡糾正長輩。
「我聽不見你們在說什麼,」他說。有幾個聲音指出那個錯誤。「沒錯,就在這裡。二減零?」
「2!」他們說。
「好極了。來看看這個。能夠每21數的人請舉手。好,現在能夠每62一數的人請舉手。不是很容易,對吧?但步驟完全一樣。我們要來看看這個,我們要做一些筆記,然後你們就能夠自己做了。」他運用一個標準的激勵手段:克服挑戰。每個班級是一個團隊。他們被戰鬥和擊敗強悍對手的興奮所吸引。聰明的老師經常對學生說,他們給學生的問題,比其他學校給學生的問題還困難。
「你們有多少人喜歡雞翅膀?」李文問:「你們會點小辣、中辣、大辣,對不對?」他選擇他熱愛的東西做譬喻,他的學生似乎喜歡這種氣氛。「想從小辣開始的人,請舉手。多少人想要中辣的問題?大辣的有嗎?」
他以中辣的問題開始。他點了幾名不同的孩子發言。他需要被提醒其中幾人的名字,但隨著時間一分分流逝,他認識了更多人。沒有人能避開參與,他不停地在教室內走動。「如果我漏掉了你,請舉手。如果這太容易了,請舉手。如果你差不多準備好要自己做了,請舉手。」
每個孩子都必須學到概念。他不會超前太多。「如果你懂了,請舉手,」他說:「每個人看著我一秒鐘,每個人跟著我一秒鐘。這是個重要的數目,你必須注意這裡。這個數目不能大於什麼?這個數目不能大於什麼?法蒂瑪?」
法蒂瑪給了個不正確的答案。他問了其他幾名學生,他們都不懂。「這一步太遠,」他說:「看這裡,請。看這裡。下一個換你們自己做。看這個。我們說,要在九點前結束,我們快要沒時間了。不過,你們很接近了。所以,看這個。」
這堂課結束了。二十八名學童聚精會神地觀看並回答問題,超過四十五分鐘。他們似乎還撐得住。班上的壞孩子,李文的特別對象,變成了模範生。那位年輕的老師做了許多筆記。對他來說,還有好幾星期的額外工作要做。然後,如果魯尼恩—謝法校長對他仍不滿意,將在李文的批准下改調他做別的工作,比教六年級數學不吃力、不重要的工作。
翌年春天,這群六年級生做了紐約州的評量測驗。78名六年級生中有73%的成績在熟練級或以上;相較之下,哈林區六年級生的總平均只有45%、而在整個紐約州的六年級學生成績,也僅達60%是熟練級以上。
這所KIPP明星預校的六年級生中有92%來自低收入家庭,97%是黑人或西班牙裔。他們一直被教導要聆聽、思考和回應。對其中大部分人來說,這很有效。他們的老師教得很辛苦,但給他們的標準仍然很高。他們將準備好迎接七年級數學,在KIPP學校七年級開始教代數,比多數美國學校提前了兩年。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