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前所未見的建築‧設計簡報書:第一線的頂尖建築師、設計師、廣告創意人,親自為讀者做10場精采的簡報
★包羅廣泛的建築‧設計故事書:第一手的具體實例、競圖獲選或失敗的實際經驗、對作品的哲學思考、商業考量、與客戶溝通的技巧
★詳盡珍貴的建築‧設計紀實書:數十張照片、設計圖、透視圖、模型圖,展示研究和準備過程,還原創作現場

建築就像一本書,建築師是說書人

建築師設計建築時想些什麼?
建築師如何論述自己的建築作品?
建築的語言如何傳達給建築以外的世界?
模型、透視圖、平面圖可以為建築師代言一切嗎?
空間設計、平面設計、廣告創意如何與建築連結?
在簡報這個分庭抗禮的遊戲場,致勝的法則是什麼?
無人存在的空間,喪失空間的意義;無法傳達的建築,僅是一座空殼……

◎7位建築師、1位設計師、2位廣告創意人
做建築、說建築,讓我們看‧懂建築

平田晃久 伊東豐雄讚譽為「日本最有能量的新銳建築師」
承繼伊東豐雄明快風格的平田晃久,把農機具展示中心?屋本店化作魚群聚集的珊瑚礁空間。他如何回歸簡單語言,用圖像來建立印象?

永山祐子 在傳統的京都打造經典LV的跨領域年輕建築師
設計LOUIS VUITTON京都大丸店的永山祐子,說服客戶嘗試毫無先例的創新建材。她如何以大膽的行動力和縝密的準備,堅守原案?

中村拓志 日本建築家協會賞2008、Good Design Award 2008金賞得主
訴諸感覺自由發想的中村拓志,在東京市中心打造森林中的住宅Dancing trees, Singing birds。他如何實踐自己的想法,又不影響客戶利益?

永井一史 獲獎無數的日本品牌溝通第一人、日本國旗設計者永井一正之子
以語言虜獲人心的永井一史,用建築觀點導引出日產汽車的魅力。他如何拋開自我展現的執著,重新設定創作者風格?

西田司 以建築來豐富日常生活的獨創性新生代建築師
志伯健太郎 創作領域多元的跨界廣告創意人和藝術家
融合建築的觀點與廣告的觀點的西田司和志伯健太郎,在瀨之本高原計畫案中運用廣告的溝通手法。他們如何為建築塑造情節故事,形塑形象?

迫慶一郎 兼容中日建築思考和美學、活躍於中國第一線的建築師
穿梭於中國的寫實要求與日本的抽象風格間的迫慶一郎,在光華路SOHO競圖中揉合建築師的理論與客戶的理論。他如何從競圖時敗時勝的經驗,逐漸體認獲選的要點?

尼可拉(Gwenael Nicolas) 從法國來到日本、從日本走向世界的頂尖設計師
在WOW大樓種植不鏽鋼「毛」的尼可拉,將簡報濃縮成簡單勝過一切的一個重點。他如何讓連圖面都沒有看過的客戶,立刻點頭答應?

隈研吾 不刻意追求象徵意義、視覺需要、滿足占有私欲的「弱建築」大師
在長岡市政廳競圖中獲選最優秀作品的弱建築大師隈研吾,以「弱簡報」的觀點解讀現場即興演出。他如何利用一張圖,在簡報競賽裡勝出?

青木淳 從零到再生、展現極簡之美的建築大師
把建築師的核心部分留在最後體驗的青木淳,在OPJ度假別墅計畫案中利用透視圖來豐富空間體驗。他如何善用模型,釐清自己真正的想法?

10項簡報,是10個建築和建築師的故事,
也是循著建築的軌跡,欣賞、體會、貼近建築的開始。


高橋正明◎編著
蔡青雯◎譯

作者簡介:
高橋正明 Masaaki Takahashi
設計領域撰稿記者。《FRAME》(荷蘭)、《MARK》(荷蘭)、《Architectural Design》(英國)、《INTERIOR DESIGN》(美國)定期撰稿人,為《BLUEPRINT》(英國)、《DESIGN REPORT》(德國)、《dwell》(美國)等國內外建築雜誌、設計雜誌、藝術雜誌撰寫文章。1987年,前往德國。在柏林學習油畫後,曾就讀倫敦大都會大學(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環境設計系,畢業於紐約州立大學流行設計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室內設計系。同時期,在紐約大學研讀國際關係理論。返回日本後,曾任職《商店建築》編輯部。1996年,成立編輯公司「brizhead」。除了企畫和製作各種書籍,也擔任策展人。

著作:
《Sweets Shop Interiors & Graphics》(スイーツ ショップ・インテリア&グラフィックス,Graphic社,2008)
《World Hyper Interior vol.1》(ワールド・ハイパー・インテリア vol.1,商店建築社,2007)
《次世代的空間設計 21位的成就》(次世代の空間デザイン 21名の仕事,Graphic社,2006)
“Japan: The New Mix: Architecture, Interiors and More”, Images Publishing, 2007
“Design City Tokyo”, Wiley-Academy, 2004

主要共同著作:
“Behind Bars”, Birkhäuser, 2008
“Bon Appétit: Restaurant Design”, Birkhäuser, 2007
“Relax: Interiors for Human Wellness”, Birkhäuser, 2007
“Dress Code: Interior Design for Fashion Shops”, Birkhäuser, 2006
“Food the City”, Wiley-Academy, 2005
“TOKYO ARCHITECTURE & DESIGN”, daab, 2005
“TOKYO ARCHITECTURE & DESIGN(Architecture & Design Guides)”, teNeues, 2004
“Property Development and Progressive Architecture: The New Alliance”, Wiley-Academy, 2004
“Club Culture”, Wiley-Academy, 2004
“Food Architecture”, Wiley-Academy, 2003

主要譯著:
《坂茂 Shigeru Ban》(Phaidon,2005)
《Phaidon Atlas 世界的現代建築》(ファイドン・アトラス 世界の現代建築,合譯,Phaidon,2005)
《現代建築師導讀111人 從安藤到祖姆特》(現代建築家ガイド111人 安藤からズントーまで,合譯,丸善,2004)
《現代建築師 Architecture Now!》(TASCHEN,2002)
《Art Now!》(TASCHEN,2002)

譯者簡介:
蔡青雯
慶應義塾大學美學美術史系學士。目前專職口譯與筆譯工作。最樂在其中卻總是只能垂涎興嘆的筆譯經驗為緯來電視台《料理東西軍》的字幕翻譯。其他譯作有藝術大師世紀畫廊《尤特里羅》、《霍爾班》、《福拉哥納爾》(閣林出版);《藝術與城市──獨立策展人十五年的軌跡》(田園城市出版);《圖說西洋建築史》(臉譜出版);《美學企業力》(商周出版)。

內文試閱:
說•建築 09
簡報是個不折不扣的「遊戲場」
隈研吾

整體規畫的全盤戰略也是必要的
我選擇獲選為最優秀作品的「長岡市政廳」競圖,依序說明我的簡報方式。在這件提案中,首先以書面資料做第一次審查,第二次審查以公聽方式進行,參加競圖者使用書面資料對審查員做簡報。

在第一次審查前的具體過程中,重點是盡早統合書面資料形式。例如規格決定A1尺寸的話,即使放入的透視圖或圖面尚未定案,最後的整體安排仍必須在早期階段形塑完成。如此一來,就可以考量「這個空白處應該放入大幅內部景觀透視圖」等細項。這樣容易建立往後的作戰計畫。我的作法不是百般嘗試,最後再來考慮全貌。畢竟,競圖這個遊戲需要整體的戰略。

書面資料的統合由一人負責,不是數名工作人員共同進行。最後,我會邀請幾位相關人士,到場幫忙提供意見。如此一來,才能提醒注意到我忽略的部分。我認為提案的完整性,必須仰賴多方觀點來審視。所以,透過多位負責的工作人員的參與,能夠協助順利通過競圖審查。

描繪一幅讓人印象深刻的圖
在只以書面資料評選的第一次審查中,重點是能否描繪一張讓人瞬間留下深刻印象的圖。如果羅列一堆資訊,評審恐怕只是粗略瀏覽,所以我的基本想法是描繪一幅增添特色的重點圖畫。描繪之前,要訣是猜透對方感興趣之處。在長岡競圖案中,我知道主辦單位最關心的空間是「有屋頂的廣場」。因此,我推測描繪一幅讓人印象深刻的廣場透視圖,或許能通過第一次審查,於是投注全副心力繪製。我認為透視圖的重點是,即使全無特別的文字資訊,透過圖畫的「質感」,也能傳達自己的想法。

我不斷提醒工作人員,競圖用的文章,換言之在簡報中使用的文章,基本上不會有人有閒情逸致細細閱讀。以我自己擔任審查工作的經驗來說,我根本沒有閱讀文章的心情。我認為即使沒有文字說明,只要有能夠傳達自己思想「質感」的圖,就行得通。

在這項競圖案中,我提案使用木頭,營造跳脫制式市政府風格、洋溢溫潤觸感的空間。我認為必須透過透視圖,正確傳達這項訊息。

還有一項重點是,這張透視圖要讓人覺得我們為了這項計畫案,花費許多時間精心製作。如果被客戶看穿是擷取自其他作品,剪貼拼湊、簡便製作而成,就沒戲唱了。

為了不造成這種誤解,圖像的製作不能只展現部分,必須呈現整體。如果只展現部分,容易造成是擷取其他作品精華的誤解。因此,在製作完成的多種透視圖中最後抉擇時,要毫不猶豫捨棄那些看起來像剪貼拼湊出來的透視圖。

感受氣氛,不照本宣科
第二次審查是公聽會。公聽會時,沒有親臨會場,無法預知現場的「氣氛」,所以我幾乎完全沒有準備。當然,事先準備了PowerPoint和書面資料。但是,沒有準備任何講稿。我想一定有建築師認為應該準備講稿吧,我覺得照本宣科的話,語氣僵硬,沒有感情。我甚至沒有先想好內容大綱。唯一的準備是,簡報即將開始之前瀏覽PowerPoint。這好像是理所當然的吧(笑)。

抵達會場、坐定之後,就可以感受現場的氣氛。抵達後再開始思考策略。感受在場觀眾的氛圍。即使事前知道審查員的姓名,實際並列就坐時,氣氛才會形成。

長岡案時,審查員座位在前列,市民座位在後方,約有兩百位市民參與。其中有不少長岡造形大學等的學生。我研判現場的氣氛,「解讀」應該採取迎合年輕人的內容,對自己比較有利。

簡報時,審查員當然非常重要,但內容配合現場的參與者或氣氛也很重要。我的用字遣詞不僅迎合審查員和行政人員,甚至傳達方式和語調都希望讓這些學習建築的年輕人聽來興趣高昂。說明語調有兩種:演講風格與行政導向風格,這次我採取偏向演講風格。談話內容並非羅列條文,而是向學生敘述事情的感覺。

而且,這個階段規定不能展示模型,只能用兩張A1尺寸、競圖時提出的圖面。雖然我知道這項規定,對於提出的圖面在會場擺設的方式,事先並不知情。

抵達會場後,我才知道圖面以原版大小投射在市政廳前面的螢幕上。因此,除了前面提到的細心製作的一張大型透視圖能夠看清楚之外,其他圖面或文字,後方座位的觀眾幾乎看不清楚。未抵達會場之前,很難預測這些細枝末節。

當時我判斷在今天的簡報中,必須以無法看見圖面和文字的人為前提,用最簡單易懂的方式說明計畫,於是馬上改變說明方式。如果事先準備原稿,恐怕很難因應現場的變化。

闡述具體的體驗
講述時,訣竅是將具體的實例隨時即興融合在談話中。例如在這次舉行的競圖中,我想幾乎所有建築師都會提到「我非常熱心傾聽市民的意見,所以構思出這樣的設計」。但這類無關痛癢的話,無法觸動人心。因此,我的說法是「我們曾經參與設計高知縣檮原町,借住民宅,與一些人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有不少交流溝通的機會」。我不會用傳統行政導向的制式語言來朗讀,而是將我們自己的故事轉化為具體的體驗。這樣一來,才會抓住聽的人的心。

類似這些即興演出,皆是觀察現場觀眾的表情,臨場應變。如果過度準備,反而不容易說出這些觸動聽眾心弦的話。

「弱簡報」
如果對方是對建築一竅不通的人,首先必須展現自信,表達提案的優點。因為對方無法單純判斷提案好壞,要讓對方認為「既然如此自信滿滿,應該是不錯的吧」。這時態度不能過度自大,也不宜過於謙虛,必須拿捏得當,這種細微差別是很重要的。

另一個訣竅是,傳達自己的作品至今獲得喜愛的程度。在簡報中適當加入過去作品的故事,可以讓人覺得「這個人不是自吹自擂,一定有社會肯定吧」。

融合方式也有訣竅,不能讓對方認為「以前或許行得通,現在好像已非上策」。而是必須讓對方感受到「將打造更好的形式,以配合這座空間」的「柔軟彈性」。一味沉醉於過往的光環而擺出高姿態,或是毫無成就卻虛張聲勢,都是行不通的。既能回顧過去,又能彈性因應現狀的兩面性,是很重要的。

我所謂的「弱建築」(負ける建築),就在於簡報的觀點。基本上,簡報必須與周遭互動。與環境互動,與使用者互動。這就是「弱」的定義,要隨時提醒自己,把這種重視互動的想法傳達給對方。

判讀反應
「解讀」簡報現場這種想法,不僅是在競圖時,面對客戶也是一樣的。解讀現場的時候,設法與對方溝通,判讀理解對方的反應。

一開始進入會場,在開場白「今天帶了這樣的東西」的交談中,可以從對方的反應,知道他的緊張程度,以及原本就對提案有好感,還是對競圖者有好感。

如果對方對自己抱持正面的想法,不需要過度說明,平順進行就可以了,設法讓對方提問。我覺得這種情況下,不要太自信滿滿、雄辯滔滔地說明比較好。若對方抱持負面想法,不妨放手一搏,大膽說明,讓對方覺得意外。總之,判讀現場氣氛,就能做好簡報。

簡報時,如果沒有禁止使用模型,盡量利用。相較於透視圖,模型更容易導引對方融入空間當中。我可以藉由模型,指引對方「當你行進至此,稍微回頭仰望……」,宛若身歷其境。我會製作幾類模型,通常準備包括小規格和部分稍微放大等兩種模型帶去。

我的作法一般是並用模型和透視圖,但會隨著計畫案因應。如果是住宅,有時只以模型做簡報,效果比較好;如果是大型建物,我認為兩者都需要。而且,簡報對象也形形色色。設計住宅時,如果了解客戶是能夠融入模型空間的人,專攻模型,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相反地,也有再怎麼仔細研究模型,還是無法在腦中組合架構的人。對於這種類型的人,著重利用透視圖,對方比較有反應。

如何貫徹自己想做的事?
有時候,簡報會陷入困境。這時必須傳達的是,要把自己的想法貫徹在建築中必要的東西是什麼,以及自己在這件計畫案中最想做的是什麼。簡報時,當對方表示「希望這樣」,有些部分可以欣然接受,有些難以允諾。在現場,說明者必須巧妙運用這種可與不可的權限。有時讓對方驚訝,覺得「一向乖乖聽話的建築師,竟然堅不退讓。如果任性刪除,作品品質會大幅降低,那一定是很重要的關鍵吧……」,客戶反而虛心傾聽呢。當然這個方法並非萬靈丹,有時仍舊沒法稱心如意(笑)。不能完全聽從對方的意見,也不能全盤抗爭,其間的準確拿捏是很重要的。

例如我在簡報中國的飯店的計畫案時,對方也是飯店的專家,會有各式各樣的意見。即使對方的意見大概有八成自己都能接受,如果兩成意見讓我覺得少了它會使飯店失去魅力,就算被否決,我還是會說「請讓我再提案一次」。重要的是,不要在那裡畫下句點。

或許對方心情焦躁,一味否定,換個時空再次嘗試,對方心情改變,情況可能不同。因此,不順利的時候換個地方。設法延長戰線,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跳脫出來,凸顯差異
在各項競圖中,總會與幾位建築師相遇,有時需要等待他人簡報結束。那段時間十分耐人尋味。日本人部分,我看過黑川紀章先生、磯崎新先生、伊東豐雄先生等人的簡報。我覺得黑川先生深具服務精神。和一般人的印象不同,他簡報時很謙虛,臉上一直保持微笑,說話條理分明,讓我大為驚訝。外國人方面,哈蒂(Zaha Hadid)並不厲害呢。我原本以為她拿下多項競圖,簡報一定有獨到之處,卻意外地不擅言詞。雖然她的CG製作非常精采,敘述方式好像「看不懂CG的人聽完之後,仍是一頭霧水」。講述部分,最厲害的非福克薩斯(Massimiliano Fuksas)莫屬。他不需要看任何東西,像唱歌劇一樣在台上滿場飛舞陳述。

歷經世界各地的簡報現場,我心想「這可以做到嗎」的是,那種美國人用英語說明、條理分明的方式。我無法做到那種境界。因為知道絕對沒法用同樣的方法取勝,我只能著重其他策略。換言之,必須思考「跳脫」一般作法的方法。

美國的巴恩斯基金會(Barnes Foundation)的博物館競圖,我也是用這樣的簡報方式。

這項指名競圖有來自日本的安藤忠雄先生和我、歐洲的莫內歐(Rafael Moneo),以及其他三名美籍人士參加。這項計畫案是將美術館從費城郊外遷移至城中,關於美術館的遷移,反對人士非常多。因此,這項計畫案有相當濃厚的社會性環境特質。我是日本人,我認為自己絕不可能正確說明這種社會性。因此,我把焦點擺在都市中的空間。重點部分在於創造都市中的靜謐美術館空間。即使是製作的圖像,都刻意不採用高科技CG,而以充滿詩情風格的圖像為主。結果反應非常好。雖然最後是美國的威廉斯(Tod Williams)和錢以佳(Billie Tsien)勝出,我還是拚戰到了相當後面的階段。

從現代藝術的手法中學習
在我擔任學生創意競圖的審查員經驗中,相較於過去的學生,現在的學生製作CG的技術非常進步純熟。如果說到提案的獲選訣竅,還是作品力道的濃淡輕重。這不是指完成度,而是在力道濃淡輕重中,創作者的思想直接傳達出來,讓作品獲得注目。這與藝術的道理相同。藝術作品會吸引人群聚集,想必是作品中隱藏的力道濃淡輕重所致吧。有時無力,有時突然強而有力。建築的簡報也需要這樣的技術。

現今的時代,我認為藝術世界的溝通技巧品質最為精進。現在,去蕪存菁之後誕生的作品逐漸獲得重視;而去蕪存菁的方法已經在現代藝術世界,歷經千錘百鍊。現代藝術比文學更懂得如何「去蕪存菁」。

最近的年輕建築師,有不少人深諳藝術的手法和嶄新的展現方式。研究現代藝術對建築的簡報大有助益。我想現代藝術其實就是一種簡報吧。

分庭抗禮的遊戲場
即使是尚未出師的建築學生,也不應該只根據他們提出的資料或圖面,來評分或給予評價。我認為應該讓學生有機會在眾人、像審查員團或幾位建築師面前,練習簡報。我想自己也曾經如此,學生沒有簡報的經驗,當然不可能注意到簡報的重要性。

我在美國時,了解到教授們的評價意見各有所異,這是我最大的收穫。簡報完畢後,教授之間會相互討論。有些教授說「我覺得這個很好」,而同樣的地方,也有教授說「一點也不好」。事實上,學生會因而得知作品的評價基準是相對的。

還是學生時,我以為評價基準是絕對的。我天真地以為有位公平之神,評價一定公平不偏頗,神聖不可違抗。如果了解評審是相對性的,就會覺得「自己也有勝算的樣子」。簡報或競圖時,有這種意識是非常重要的。

從小學開始的一貫學校教育中,老師是一種絕對的存在,所以會反過來產生過度反抗老師或過度順從的現象。出了社會,在工作上,對方與自己的關係基本上是分庭抗禮的。因此,就像足球賽一樣,必須考量「因為對方的戰略是這樣,我的攻守就那樣」。如果儘早知道這項觀念,學生也會對簡報更感興趣。大家以為簡報是接受絕對評價的地方,其實是雙方分庭抗禮的遊戲場。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