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右手寫當票,左手得啟發!
29張當票,29個動人的人生風景。

每一張當票,都是一場人生故事,
有溫情、有淚水、有感動,還有遺憾嘆息……
上演著與你我相同的離合悲歡,
以及滿滿對人生的體悟與理解。


在當舖裡,
交易的不是物品,更多的是一個又一個的人生轉折;
獲得的不是金錢,更多的是一則又一則的生命啟發。

當舖,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之一,也是最神祕的行業。
當票,是交易的媒介,串連起人跟物、時間與情感,
落筆寫下的不是金額,而是一則又一則動人的故事:

散盡家產的浪子,拿著一鐵盒來典當,打開裡頭是阿嬤留給他的「手尾錢」(親人往生前留給孩子的最後一點錢),竟然是要拿錢來當錢?當舖流當櫃裡一支毫不起眼的派客鋼筆,竟然牽起長達20年的師生情誼,找回一輩子也難以報答的恩情。一輛市價百萬的賓士車,豪華氣派,但只因為裡面所擺放的CD,因而進一步識破為贓車;由蔣介石總統親自提筆簽字贈與的白朗寧手槍,竟然流落到當舖之中,叱吒風雲的一代將軍,晚年淒涼;眼前這個跟自己擠在一起分食自助餐便當的人,他是馬來西亞的落難王子?!……

當舖,一個充滿負面能量的地方,欠錢與借錢、信用與價值、跑路與破產……不只給人的觀感負面、來典當物品的人也是充滿著負面情緒。在這樣的地方什麼才是自處之道?作者說:「站在陰影裡唯有面向著光,才不會被捲了進去。」這也是他在為期三十多年的當舖生涯裡體悟出來的生存哲學。或許在當舖世界裡發生的故事與你我不同,但其中最重要的情感卻是相通,希望藉由這些故事,讓大家在這個喧囂混亂的世界,帶來一絲微光。

這是一本寫當舖故事的書,但不只寫光怪陸離,而是描述生命給予的感動與學習。各形各色的人、意想不到的當品、不可思議的典當故事……揭開面紗,一窺當舖裡的人生百態。


作者簡介:
秦嗣林

民國47年出生於基隆,國中時因為父親的期許而到台北念書,當時借住的地方剛好就是一家當舖,因此開始了與典當交易的緣分。17歲那年,家裡遭逢變故,因而毅然一腳踏進當舖業,沒想到一做就是30年。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最後一份工作。

正式進入當舖業之後,不僅努力端正當舖給予人的較為負面形象,也積極參與推動當舖法,同時不斷跟著時代求新求變,並以父親秦裕江的名字成立獎助學金,更曾擔任台北市當舖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現在為大千典精品質借(當舖)機構執行長。

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當舖只是暫時的過繼站,借錢與與買賣,沒有人願意久留。但對於他來說,典當的卻是自己的一輩子。在許多報章電視媒體皆可以看到他蹤影,例如,《蘋果日報》、《天下雜誌》、《自由時報》、《國民大會》、《一袋女王》、《年代向錢看》等等。

學歷
基隆市中興國民小學
台北縣新莊市恆毅中學
基隆市省立基隆高中肄業
國立空中大學人文系學生

經歷
台北市大千典精品質借(當舖)機構執行長
台北市當舖商業同業公會第13屆理事長
台北市當舖商業同業公會第16屆榮譽理事長
台北市體育會帆船委員會主任委員
中華民國風箏衝浪協會理事長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九張人情體悟的當票】
第一張當票:阿嬤的手尾錢


這天,清晨六點多我到公園去溜狗運動,回到當舖才七點多,當時天剛微亮,正當我準備要開門時,手上的狗鍊突然一緊,只聽到小狗發出陣陣低吠聲,讓我頓時警覺心跟著升高。

我警張地四處張望,發現騎樓下的柱子後竟有個畏畏縮縮的人影,以為是歹徒要來行搶,我大聲喝問:「你要幹嘛?」沒想到對方卻是怯生生地回我話說:「老闆,我是來當東西的。」

原來是趕早的客人,看他的樣子、聽他說話也不像是個惡人,於是我鬆了口氣,邊掏鑰匙邊說:「你不要躲在那邊嘛!先生貴姓?請進、請進!」

我把他迎到舖子裡,對方自稱姓陳,我問他:「陳先生想當什麼?」沒想到他老兄竟從懷裡掏出一個鐵製的傳統餅乾盒,打開鐵蓋,裡面收著一個手提包,待拉鍊一拉開裡頭竟然滿滿都是現鈔。

我以為自己剛剛糊塗聽錯話,誤聽陳先生是來典當東西的,沒想到其實是要來贖當的,因此趕緊改口問:「陳先生,原來你要贖東西啊!麻煩你把當票一起給我。」但沒想到陳先生搖了頭,口氣肯定地說:「不是贖,我是來當東西的。」

我一時沒會意過來,因為沒看到任何可以當的東西啊!難道要當餅乾盒?於是我再問他:「那你要當什麼?」他指了指餅乾盒說:「我要當這包錢。」

這可有點意思,我開當舖這麼久,客人帶著各種寶貝上門,無非是為了換錢,但生平頭一次遇到帶著「錢」來當「錢」的客人。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問他:「你都有錢了,為什麼還要當錢?」他聽了一臉尷尬地搓手說:「唉……這個……總之,這筆錢不能用啦!」這下我聽了更是滿頭霧水了:「不能用?難道這筆錢是假鈔嗎?如果是假鈔,你趕緊拿走,我絕對不能收。」他急忙解釋:「不是假的啦!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講,但是這筆錢我真的不能花掉。」我繼續追問:「如果是真鈔為什麼不能用?錢就是錢啊!」沒想到我這一說竟逼出了他的眼淚,他萬分為難地說:「因為……這是……這是我阿嬤給我的手尾錢。」

在台灣民間有個風俗習慣,老人家若意識到自己將不久於人世,便會像過年包壓歲錢一般,發給每個晚輩一筆金額不大的錢,除了留給子孫當紀念外,還有保佑後輩財源滾滾之意,是謂「手尾錢」。這與現在出殯做法事時,師公發給家屬的一塊錢兩塊錢不太一樣。

我被這筆錢的來歷嚇了一跳,示意陳先生繼續往下說,只見他眼眶泛著淚水,幽幽道出壓抑已久的往事。一聽之下,才發現原來他與在基隆名號響亮的顏氏有著血親的關係。

北台灣的雨都基隆有個望族顏氏,在當地赫赫有名。族中的一位顏老太太,年輕時嫁入豪門,生活優渥,子孫瓜瓞綿延。雖然兒孫眾多,但她獨獨寵愛身為外孫的陳先生。只可惜陳先生從小不學無術,長大後竟沉迷賭海。

為了賭博,陳先生將家裡可以變賣的全換成了賭本,俗話說:「久賭神仙輸。」幾年賭下來,自然落得負債累累。一開始親戚朋友還會苦口婆心地勸他,但是陳先生始終執迷不悟,因此眾叛親離也是意料中事,最後只剩顏老太太始終護著她的寶貝外孫。

不論何時,只要陳先生開口,顏老太太一定給他錢。即使手頭不方便,她總會藉口自己需要花費,設法跟其他兒孫要錢。後生晚輩自然知道顏老太太的目的,每次總會規勸她別再理會陳先生,只是阿嬤疼愛孫子的感情大過理智,顏老太太還是一次又一次地資助陳先生。

可惜任何人都敵不過時間的摧殘,終於顏老太太還是走到了人生的終點。臨終前,她特地把陳先生叫到病榻前,用布滿皺紋的手撫著他的頭,苦口婆心說:「乖孫,別再賭博了,阿嬤在世的時候還能照顧你,等我走了,還有誰能護著你?你年紀也不小了,趕緊找一個正經的工作,安定一點,讓我可以放心。」顏老太太將晚輩給的錢省了下來,包了一份二十萬的手尾錢給陳先生,也就是現在放在餅乾盒裡的那筆錢。

可惜的是,當時陳先生並無法感受到外婆的教誨,加上遊手好閒已久,因此在顏老太太過世後,始終沒有改過向善。

又過了幾年,陳先生才終於戒了賭,並打算在林森北路擺攤賣小吃,重新步上正軌。可是擺攤需要本錢買輛攤車和基本食材,但由於年輕時惡名昭彰,縱使他拍胸脯擔保自己已改過自新,親友依然認定這只是他再一次騙賭本的演技,最後落得連買餐車的基本費用都借不到,最後不得已,只能上當舖周轉。

他尷尬地告訴我:「我手頭上沒有資金,而且沒人願意借給我,這筆手尾錢是阿嬤對我的期待,我絕對不能花,也不能存進銀行,因為存進去出來就不是原本的鈔票了。想來想去沒辦法,所以想請你幫我保管,借我一筆做生意的本錢。」

事情的前因後果讓我聽傻了,原來這一筆錢不只是鈔票,還包含阿嬤對孫子最後的囑咐。聽完故事、看著面前的人,再看著眼前的鈔票,我深刻體會到陳先生重新做人的決心,於是也暗自決心幫他一個忙,他會找上我,或許也是冥冥之中顏老奶奶的牽引吧。

我低頭隨意檢查包裡的鈔票,發現裡頭有些早已經是現在市面上不再流通的舊鈔了,但我還是問陳先生:「這裡面有多少?」他答:「總共二十萬。」

一般當舖收取物品一定都是以低於市價好幾折價錢支付,但這個「商品」並不同於以往,但也不可能原價計算,我一沉吟,最後算了十九萬給他。

但一決定收下,問題就來了。一般的典當品通常都要收入庫房,但是手尾錢畢竟代表了陰陽兩隔,意義也不相同,要是入庫似乎不太妥當。左思右想後,我便決定把「它」放進冰箱,既不會蟲咬、也不容易變質。陳先生直說沒關係,只要好好保管就好。

之後,陳先生帶著創業資金先是開了間海鮮小炒,因為認真經營、用心烹調,很快地在地方上打出名號。只過了一個多月,他就來贖回了手尾錢。據說創業成功之後,他還跨足士林的餐飲業,為自己的人生重新點亮希望。

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當初我看到陳先生將餅乾盒自懷中拿出來的眼神,已非昔日那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紈褲子弟了。過去的荒唐讓他失去了物質生活與親友的信任,但是始終不放棄的阿嬤,藉著離開人世前的手尾錢,買回了的陳先生的大徹大悟,以及回頭是岸的人生下半場。

一張當票的啟發
每個人一生當中都會受到許多照顧,不管是來自親人或是朋友,但卻往往都不知不覺,甚至是習以為常,等到失去時才發現值得珍惜。而人的一生也會有許多重來的機會,比如金錢、比如事業,但只有情感是一旦失去就無法重來的,尤其是那些來不及回報的情感,這也是人生最珍貴的事物。不要別讓這些來不及,變成人生的遺憾。

【第二章 十一張生命體悟的當票】
第十五張當票:一萬五千元的學生證


我的父親秦裕江先生是個以急公好義而聞名的人,只要朋友有難,他一定二話不說幫忙到底。因此父親於民國八十五年過世後,隔了幾年我便以他的名字成立了大學獎學金,協助認真念書的年輕人完成學業。此舉除了是希望他熱心助人的善舉能得以延續之外,其實背後還有個鮮為人知的因緣巧合。

民國八十七年某天早上,我如往常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翻看報紙,上頭的其中一則新聞吸引了我的目光,上面寫著:一位雲林的女高中生聯考成績優異,順利考取台灣大學,卻因為家境清寒,沒錢繳註冊費,只好放棄升學,當地人士紛表惋惜。

當時我只把這個消息當作一般的社會新聞看待,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但在一個多月後,一位年輕女孩子低著頭走進店裡,怯生生地問我龍江街該怎麼走?我看這個女孩子的穿著不似時下年輕人花俏,手上拎著一個褪色的行李袋,八成是北上來找親戚的。我指了指路之後,女孩子點頭道謝轉身離開了當舖,但沒想到沒一會兒功夫她又回來了。

她靦腆地問:「老闆,請問當舖能當什麼?」我回她:「看妳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啊?」她說:「我沒有值錢的東西,只有一些隨身物品。」我又回:「這樣我就愛莫能助了。」女孩子聽完後一臉失望地離開了。

但沒想到過了半個小時,她竟然又跑回來,並猶豫地問:「老闆,你可不可以借我錢?」我回:「我不能平白無故借妳錢,好歹要有個抵押品寫在當票上。話說回來,妳這麼年輕,怎麼會來當舖借錢呢?」她說:「其實我今年考上了大學,只是我從小寄養在叔叔家裡,叔叔的手頭不寬裕,籌不出註冊費。原本我已打算放棄升學,可是朋友告訴我台北有許多家教的機會,如果兼幾個家教,應該能付註冊費,所以我自己上台北來碰碰運氣。沒想到找了好幾個家教都沒機會,如果再應徵不上,我真的沒辦法念書了。

所以才想問問您,是不是能借我一些錢。」

這番話讓我聽了心中一陣感慨,於是我說:「妳真是一個認真的孩子,前陣子我在報紙上看到一位雲林的女學生處境跟妳很像,她考上了台大,但是沒錢繳註冊費……」

誰知道我才這麼一說,這個女孩子就潸然淚下,哽咽地說:「報紙上說的就是我。」沒想到竟讓我居然遇上了新聞報導的主角。

就因為這樣的緣分,因此我開口問她:「註冊費需要多少錢?」她抽抽噎噎地說要一萬多。我沉吟了一會兒,於是說:「這筆錢我先幫妳出,妳再慢慢還我。不過,妳註冊完之後,要拿學生證給我看。」語畢我從抽屜拿出一萬五遞給她,女孩子千謝萬謝離開店門。

果然,一個禮拜後,她喜孜孜地拿了台大商學院的學生證給我,證明已經順利註冊。而且她不但抽到了學校宿舍,還找到一位住在台北的親戚,願意供應食宿,基本生活問題已獲得解決。這個女學生也沒辜負得來不易的就學機會,發憤苦讀,並另外利用課餘時間兼職家教賺取生活費,很快地就分次還清了當初借她的一萬五。

看到她,我免不了想起自己的求學過程,因為家庭經濟變故的原因,我在高中二年級就輟學而離開了校園,沒有機會繼續就讀。之前我從沒想到會有由於經濟拮据、想讀而不能讀的一天。過去我父親營建生意一帆風順時,曾幫助過許多學子繳納學費,如果他遇到這位女同學,肯定也會伸出援手才是。

因此,當女學生拿出學生證給我時,我心裡更是感動萬分。對她而言,我是她的貴人,但是她何嘗不是我的貴人呢?就因為她的出現才提醒我應該延續父親的古道熱腸,成立獎學金幫助更多有心向學的年輕人。

於是我後來便以父親的名字成立了「秦裕江先生獎助學金」,從剛開始的三個名額到現在已經增額至十個,其中台灣大學有保障名額,算是感謝那位女同學間接催生了獎學金。我也認為有上進心的人應該有更多機會,因為他們將會是未來社會的中流砥柱。

雖然當舖一直給予人不好的印象,甚至「剝削弱勢」已經是當舖業的原罪。但其實這個行業的確幫助了許多人度過了難關,幾乎可以說是舊時社會的ATM。在這世間上,錦上添花的多,但雪中送炭的卻少,而當舖就是個救急解困的行業。

例如,當年我為了當舖業法立法工作而四處奔走時,曾獲得某位立法委員大力支持,他特地跟我說:「以前我念師範學校時,家裡遭逢變故,爸爸按月寄給我的生活費突然沒著落,我窮得沒辦法,只好把爸爸給我的手錶拿去典當。我永遠記得接過當舖老闆給我的兩百元,我才有辦法吃上一頓飯。所以好的當舖真的是救急又救窮,絕非社會大眾所誤解的吸血行業。」而且,更有許多檯面上大企業的老闆,以前生意遭逢難關時,或多或少來過我的店裡調頭寸,被當舖幫忙的人不知凡幾。

我這輩子見過了這麼多的珍奇異寶,經手過成千上億的金錢、也跟許多家財萬貫的人打過交道,但最後才深刻體驗到,有錢的定義不是比存款數字,而是比捐款數目。一個人有錢可能是因為命好,但是真有錢和假有錢可是天差地遠。

真正的富人是不計得失地付出。否則再怎麼有錢,結果都只有一人得利而已。你我或許擁有的財富比不上許多人,但是捐錢其實並不一定需要有多大的能力才行,也與收入的多寡無絕對關連,往往是那份心意讓人變得有價值。

一張當票的啟發
世界上很多悲歡離合並不是發生在另一個世界,而是存在於你我身邊,或許你可以選擇視而不見,但其實只要一個起心動念,也許對於他人來說就是一場及時雨。世人多專注於錢財的追逐,但堆積起來的金錢不是富有,有施有捨的才是真正的財富。

【第三章 九張經營體悟的當票】
第二十五張當票:打破行規


每個行業都有世代相傳的行規,老祖宗日積月累的經商智慧,成為後生晚輩經營的圭臬,當舖業也不例外,各個行規自有道理。

只是隨著社會風氣的改變,我發覺行規並非牢不可破的教條,有些規定還是得變通,三十多年的當舖生涯中,我顛覆了不少傳統觀念。

舉例來說,當舖有個行之有年的行規,就是「封起來的物品不能典當」,為的是防止有心人士調包。來由是這樣的,在我當學徒時,有一回客人上門當條金項鍊並要求親手封存,掌櫃驗明項鍊真偽後,立即開好當票,並將項鍊放入收納商品的牛皮信封,最後再請客人在信封的接縫處簽名確認,完全按照標準作業程序進行。

不過當正要將物品收進庫房時,客人卻突然要求再檢查一次,於是掌櫃只好再將信封交給客人。只見他反覆細端看好一陣子後,才又把信封交回。

三個月後客人來贖回,掌櫃檢驗當票和點收貸金無誤,從庫房中拿出信封交給客人,沒想到客人打開信封一倒,原本的金項鍊竟然變成了一條破狗鍊。客人當場翻臉,大罵我們偷天換日,嚷著要索賠,我們想不透是怎麼回事,只好認賠了事。

沒隔幾天,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另一位客人也假借要檢查信封的名義,要求再確認一次信封,但是這回我卻發現他的動作有異。仔細一看,發現他懷裡竟藏著同樣款式的牛皮信封,一面裝模作樣地檢查,一面偷偷調包,最後再把假信封遞回給掌櫃。此時,我一個箭步上去,搶過信封一撕,「啪」地一聲,一條狗鍊便落在櫃台上,歹徒眼見東窗事發,便一溜煙地跑了。

原來這個騙子早在事先就先買好了個一模一樣的信封,並預先在接縫處簽上名字,再裝入隔著信封摸起來跟項鍊差不多的狗鍊,到處訛詐當舖。所以後來行規才改成是「物品封了不當」,為的就是避免有心人士佔當舖的便宜。

可是當我自行開業之後,曾發生一件夫妻口角事件,讓我決定把舖裡的規矩改成「物品不封不當」。
民國八十五年,有位吳先生來當了一枚重約五十分的結婚鑽戒,本來說好當三個月,可是時間到了他沒錢贖回,只好繳息辦延期,又過了三個月,他終於才湊足了貸金來贖。夥計確認當票上的編號和存根聯無誤,便將裝著典當物的牛皮紙袋交給他。

可是,當吳先生戴上戒指後,卻突然臉色一沉說:「這個戒指指圍不對,我根本戴不下,你們把趕快把我的戒指拿出來。」我聽了一愣,心想也許自己搞錯了,說不定當天還有另外一個人來當戒指,夥計不小心拿錯了,於是趕緊查登記簿。我們再次核對當票和牛皮紙袋上的存根聯,確認再確認,沒錯啊,當天真的只收了這一枚五十分重的鑽石戒指,客人怎麼會說不是他的呢?

吳先生看我們慌了手腳,於是扯著嗓子嚷嚷:「我當初的鑽石是很漂亮的,不像這個這麼爛,你們要調包也得講究技術,好歹換個指圍一樣的嘛!」我們一聽趕忙解釋:「我們怎麼可能調包,一定是什麼地方弄錯了!」但是吳先生咬定我們做生意不老實,還跑去警察局報案。

不一會兒工夫警察也來了,吳先生一看到有人來助威,更是愈罵愈來勁,一旁看熱鬧的客人也聽得心裡跟著發毛:「原來這間當舖是黑店啊!」開當舖這麼久,我多少也學了點識人的功夫,但我看吳先生的神態舉止也不像佯怒,應該不是上門騙錢的,可是我實在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正當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一個女人氣沖沖地跑進來,指著吳先生就破口大罵,進門的是吳太太。原來自從吳太太知道老公當了結婚戒指之後,就每天跟他吵架要他來贖回,可是吳先生老是推托說沒錢,太太罵了半年,他還是無動於衷。最後,吳太太終於忍不住,索性給他一筆錢來贖當。只是吳先生出門老半天還不見人影,因此吳太太以為他又趁機拿錢去賭博,於是跑來店裡一探究竟。

只見吳先生大聲辯白說:「我沒去賭博,我真的是來贖戒指,可是這間當舖是黑店,給我的戒指不對!」吳太太湊過來瞧了瞧,拔下自己手上的結婚戒指比對,生氣地說:「什麼不對,就是這一個啊!」先生一聽漲紅了臉說:「怎麼可能是這個,我戴不下啊!」太太一揚手,往先生的後腦敲了個脆響,喝道:「你半年來胖了五公斤,戴得下才有鬼!」真相大白,於是吳先生只好訕訕地抓了抓頭,四處鞠躬道歉,總算結束這齣鬧劇。

真相雖然水落石出,可是場面實在難看,要是同樣的事情再發生,不知情的鄰居還以為我做生意真的不老實,得想個釜底抽薪的方法才行。苦思整晚,待第二天一早我就跑去迪化街買了一般商店封裝食品的封膜機和夾鍊袋,改用透明的塑膠夾鍊袋與熱融的封裝方式,並且立下新規矩—任何典當物一定要客戶簽名封好,不封不當。

好處是,裡面的物品一清二楚,而且不論從哪個角度撕破塑膠袋,都無法回復原狀,因此不會被客人質疑當舖調包。而且在封裝之前會先請客人確認無誤後在塑膠袋上簽名,並規定只准看一次貨,但是絕不能拆封。這樣即使是張三的東西讓李四來贖,萬一李四對東西有疑慮,在一看到塑膠袋上張三的簽名也就沒話說。

而且商品密封後,也不易產生氧化的問題,更是讓客人十分放心。這項措施已經實施了十五年,廣受顧客好評,同樣的糾紛再也沒發生。一樁夫妻吵架的交易,竟然讓我醞釀出顛覆傳統的新規矩,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不單是行規不同,就連當票也更著時代不斷在演進。在我還是學徒時,紙本當票幾乎就跟獎狀一樣大,拿在手上還挺丟人的,所以有些顧客把當票摺成一個小方勝,塞在鞋底避免被人瞧見。後來電腦和印表機問世,我開始使用列印當票,但噴墨印表機印小張的文件容易卡紙,最後只好印成大張的規格,但折了半天還是很厚,收藏不易,客人抱怨連連。

後來我仔細想了想,現代人重視身分地位,不希望被發現手上有當票,另外我發現一般人皮夾裡常放著一堆的信用卡和會員卡,如果當票可以收進皮夾,豈不是解決所有問題?於是我便推出新規格的卡式當票,大小跟飯店的門卡相同,外型時尚,上頭印有條碼和典當物的內容,只要用條碼機一掃描,所有的資料立刻呈現在電腦螢幕上。贖當後用打洞機在條碼上打個洞,當票就算作廢了。卡式當票是我們獨步全國的設計,收納方便,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是當票,推出後也同樣獲得顧客一致的讚賞。

當舖是一門歷史悠久的行業,但是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從事任何行業都一定要有新的思維,過去的規矩若是不合時宜,千萬不能死抱著傳統不放,必要時完全顛覆都可以。尤其是現在科技演變如此迅速,更應該保持警覺心,隨著時代遷移,才不會被淘汰。

一張當票的啟發
任何規矩都可能被淘汰,唯有打破迷思,不墨守成規,才能跟得上時代。但是殷實、誠信、以人為本的中心思想,是永遠不會改變的準則。做任何變革之前,可能會有許多雜音,只要不違背以上的原則,堅定意志執行到底,一定能夠突破困境。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