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科技、全球化已經徹底改變人類生活方式
如果我們仍用過去百年的方式工作,怎麼會有未來?
追蹤發展,看清工作趨勢最重要的一本書!


★ 甫出版即登 Amazon 商管書 Top 1
★《Inc.》推薦三大必讀創業書之一
★ Amazon 4.6顆星好評推薦

「後就業時代」重磅來襲!

=======================================================

親愛的麥克斯:

你的職位已被住在菲律賓的瑪莉莎取代。
她擁有倫敦大學學位,而且非常樂意以10美元時薪做你這份會計工作。
謝謝你長久以來為公司的付出。

人力資源部 敬啟
=======================================================

怎麽回事?麥克斯擁有高學歷、令人羨慕的工作,加班從無怨言。
但是,他就突如其來被解雇了……

人再拚命,也拚不過改朝換代的顛覆。

你已經知道:
新興市場年輕人企圖心旺盛,現在任何知識其實都能從網路學習,
企業能從任何角落雇用有能力的人,還有軟體、人工智慧正在取代人們工作。

但你可能仍然百思不解:
科技明明應該帶來新未來,為何今日企業加倍投入人力、資源,
卻無法創造出如同過去的成功?
為何這麼多年輕人降低期待還是找不到適合的工作?

▎我們正處於兩個截然不同經濟發展的轉型期
我們覺得身陷停滯,並非因為全球性經濟衰退,
而是不知道自己處於兩個截然不同經濟發展的轉型期。
要搭上新的成長列車,我們必須放棄只找尋穩定明確的工作之路,
讓自己擁有在錯綜複雜的環境中也能發展出應對風險的能力。

本書作者泰勒•皮爾森(Taylor Pearson)是美國創業家,
走訪紐約、巴西、越南等上百位創業家與工作趨勢,
分析過去700年經濟發展的縱深,帶你看清經濟、企業必須轉型的原因,
明白轉型中的工作與個人能力新方向,了解錯綜複雜與混亂的系統,
學會在其中應對運作的工作。

▎你不是一定要創業,但一定要擁有創業家的思維
創業是一套技能,一種能夠取得和投資的資源,
你可以投資創業這套技能,就如同你投資於知識一樣。

如果我們能在這片混亂的新趨勢中快速連結知識、科技與人脈,
創造更不能被輕易取代的個人價值,才有可能真正找到工作的意義,
以更少的時間獲得更多報酬。

作者簡介:
泰勒•皮爾森(Taylor Pearson)
泰勒過去幾年,見過洛杉磯、越南、巴西、紐約等世界各地的數百位創業家,並和數十位創業家共事,投入的產業橫跨寵物貓家具、交友網站等各種產業,協助創業家壯大事業。
他根據與第一線創業家的數百次互動,以及最近數十本的書籍與研究報告,寫成《就業的終結》一書,告訴大家如何投資於創業技能,在生活中創造更多的自由、意義和財富。
他的文章曾被刊登於、《哈芬登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Inc.》、《紐約觀察家》(The New York Observer)與《Business Insider》。

譯者簡介:
羅耀宗
台灣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碩士班畢業。曾任《經濟日報》國外新聞組主任、寰宇出版公司總編輯。譯作無數,曾獲時報出版公司2002年「白金翻譯家」獎;現為財金、商業、科技專業自由文字工作者、《哈佛商業評論》全球中文版特約譯者。

內文試閱:
【內文試閱1】你的未來不屬於任何公司
▎你的祕密是什麼?
「如果你做的事相當安全,但感覺風險很高,那麼你已經在市場上取得顯著的優勢。」
——暢銷書作家、創業家 賽斯.高汀(Seth Godin)

千萬富翁投資人彼得.提爾(Peter Thiel)在每次投資前,總是先問3 個相同的問題:

.你的祕密是什麼?
.有什麼事實是你跟其他人看法不同,但是你覺得很重要?
.你所相信的事情中,有哪些事情「反主流」(contrarian),但其實是正確的?

提爾和曼谷的那群人所了解的事情,是根據2,000 年前阿基米德的名言:「給我1 根夠長的槓桿,放在1 個支點上,我就能舉起整個地球。」

任何系統都有槓桿點,無論是真的有槓桿和支點的機械系統,還是一般人的職涯和生活那種比較複雜的系統。儘管同樣賣力地壓,有些時候,你的努力會獲得很大的報酬,有時卻不然。

究竟我的大學同學和我所結識的創業家之間有什麼差別?其實兩者的差別本來沒那麼大,他們都滿懷抱負、聰明過人,而且勤奮敬業。不過,在我和他們之中的幾百人談過或共事過之後,差異變得相當清楚:祕密就是其中一群人把槓桿和支點放在更具策略性的位置。

▎新的槓桿點
科技和全球化的快速發展,改變了累積財富的槓桿點,也就是改變了金錢、意義和自由的定位。近百年的社會和技術發明,帶領我們走向「後就業時期」,同時使得落實創業家精神比起以前更安全、方便、獲利更多。

全球化不只持續進行,還在加速中。到了2020 年,在阿根廷、巴西、中國、印度、印尼、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和南非等國,受過高等教育、介於25 歲到34 歲的人數,將比主要由西歐和北美的34 國組成的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的總人數多40%。

不只教育水準提升,通訊技術也同步改善,讓我們得以接觸世界各地的人,並與他們共事。20 年前,如果想打電話給別人,必須到電話亭排很長的隊,並且使用預先付費的電話卡,我們顯然很難用這種方式經營公司或管理團隊。但是今天只要花40 美元連上網際網路, 加上1 個免費的Skype 帳號,任何人都能到史上最大的人才庫尋才。

換個角度說,你在找工作時,不只要和鄰近的幾十萬或幾百萬勞動人口競爭,
還要和全世界的70 億人一爭長短。

科技、機器和全球化提高你在就業市場的競爭力,更對創業家大有助益。它們降低了創業成本、開啟了新市場,並且創造出新的配銷通路。現在要打造新產品、行銷宣傳,比過去更容易,且成本更低。

過去200 年,推動經濟進步的產業,常常不是大家想要的工作。在工廠中工作,可能比在荒野中挨餓要好,但終究不是自我實現之路。在二十世紀初,念大學變成風險很高的賭注。為什麼要投資4 年的時間,取得1 個看來光鮮亮麗的學位,而不直接去工作?

滿足你對自由和工作意義的基本渴望,並賺取金錢,
這三者並存的機會,多得超乎想像。

本書將告訴你,這些趨勢是什麼、定義它們的新槓桿是什麼,
以及如何利用新槓桿,在自己和摯愛親友的生活中創造更多的金錢、意義和自由。

究竟要選擇對抗這些變化,還是擁抱它們,完全取決於你。
只是我要提醒你,機會不會永遠存在。


【內文試閱2】後就業時代的工作型態
▎就業是否盛極而衰?
就業已經到了盛極而衰的時候。二十世紀下半葉那個就業就能富足、高薪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

1983 年以來,唯一仍然顯著成長的「就業」是「知識性非例行性工作」(Non-Routine Cognitive Jobs)。換句話說,也就是「創造系統」的工作。

風險投資公司KPCB(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在2015 年發表的報告中指出,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U.S. Bureau of Census)從1948 年到2000 年的資料發現,就業的成長速度是人口的1.7 倍,但是,自2000 年以來,人口的成長速度是就業的2.4 倍。

對社會和個人來說,癥結在於我們問錯了問題:「我如何得到工作?」更好的問題應該是「我如何創造工作?」如果「創造就業」這件通常只有政治人物或大公司執行長在講的事,是你現在能夠辦到的,那會怎麼樣?

有3 個主要的理由足以說服我們已經在就業盛極而衰的階段,並且接近後就業時期:

1.過去10 年來,通訊技術發展快速,而且全球的教育水準已經提升,意味著企業能夠雇用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就業市場正逐漸移轉到亞洲、南美和東歐。
2. 運用軟硬體等機器,取代藍領工作的概念已成事實,而現在它們也逐漸取代知識性的白領工作。
3. 取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的人數已經飽和,使得學歷的價值不如從前。

《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提到24 歲的蘭登.柯萊德(Landon Crider)雖然擁有喬治亞州立大學的學歷,現在卻在事務所當跑腿,處理雜務; 接待員梅根.派克(Megan Parker)年薪是3 萬7,000 美元,卻必須償還10 萬美元的學生貸款。4 柯萊德和派克的故事不算少見,他們是新趨勢的早期指標,而這個趨勢對未來20 年的職涯會產生深遠的衝擊。

▎轉型中的工作
大衛.史諾頓(Dave Snowden)研究IBM 的管理結構之後, 發展出庫尼文架構(Cynefin, 發音是Kih-nehvihn)這個架構流行開來,並且出現在《哈佛商業評論》刊物上。鑑於工作性質的改變,庫尼文架構以更有效的方式區分工作和管理。

它將工作和管理分成4 個不同的領域:
簡單(simple)、繁雜(complicated)、錯綜複雜(complex) 和混亂(chaotic)。

我們看一項工作時,可能說某個人需要中學學歷、大學學歷或研究所學歷。傳統上,將工作從簡單到繁雜做線性分類是有效的。繁雜的問題需要接受更多的教育才有能力解決,而簡單的問題需要相對較少的知識。

整個二十世紀中,我們開始沿著庫尼文圖移動勞工。文憑主義興起,是為了訓練能在繁雜領域中工作的人力。在利用現有知識就能解決問題的世界中,根據勞工的教育水準評估他們的能力,是非常有道理的事。

如同前面所說,簡單和繁雜的領域可以化為一步步的指示,就像拼樂高積木那樣。所以我們能夠傳授這些事情,現代的教育體系也非常擅長做這件事。

被譽為教育體系之父的霍瑞斯.曼恩(Horace Mann)在150 年前創設公立學校(Common School)。公立學校的目的是教導學生如何有效地遵循指示,做好進入工廠工作的準備。公立學校設立後幾年,曼恩發現師資短缺,所以他又創辦師範學校(Normal School)。師範學校培訓師資,之後才到公立學校授課,因為我們需要「正常」(normal)的老師,來教育學生變得普通。

現代的教育體系是建立在「培育正常、普通的勞工」這個前提上。1900 年,工廠勞工需求甚殷,而培訓普通或正常的勞工被認為非常有價值。我們需要培育孩子做我們告訴他們該做的事,而且必須乖乖坐著聽取指令,然後覆述。

可是時代變了。遵從指示和了解如何執行最佳實務,不如以往那麼有價值。設法執行最佳實務的人很難在企業中創造成長,所以企業對他們的依賴性不大。而他們能力所及的事,又迅速被機器和世界各地的勞工取代。因此,了解錯綜複雜與混亂的系統,並學會在其中應對運作的工作,也就是創業或成為有創業思維員工的需求與日俱增。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