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一個廢棄的工廠,一樁懸疑的竊盜案,還有一幫號稱「鱷魚幫」的少年,
即將展開史上最驚險刺激的大冒險!
熱血 義氣 冒險=「少年鱷魚幫」
英雄出少年!有膽來入幫!


歐拉夫是鱷魚幫的老大,擅長做決策和發號司令……
瑪莉是鱷魚幫唯一的女生,遇到危險卻最冷靜鎮定……
庫爾特雙腳無法行動自如,卻擁有常人所沒有的敏銳觀察力……
漢納斯的年紀最小,但具有過人的膽識和強烈的正義感……
每個鱷魚幫少年,心中都有個夢,
想做一件獨一無二的事,證明自己和別人的不同,
當這些個性迥異的少年相遇時,會擦出什麼不一樣的火花?

時值酷熱的六月,小鎮商店莫名其妙遭竊,警方卻查不出任何蛛絲馬跡。總是坐在輪椅上的庫爾特宣稱他握有三條神祕的線索,鱷魚幫少年要如何憑著他的線索找到犯人?危險破敗、即將被拆除的廢棄工廠,又和這一切有什麼關聯?他們能否同心協力,憑著機智和勇氣,在最後關頭化險為夷?

★【少年天下】部落格,班級共讀好幫手
閱讀推手老師分享如何帶領閱讀討論!教案活動免費下載請至:http://topic.parenting.com.tw/young/


作者簡介:
麥斯.范德葛林 Max von der Grűn
1926年生於德國拜洛伊特市的一個藍領階級家庭,著作包含小說、報導文學、廣播劇和戲劇劇本,主要探討當代政治、社會和勞工的議題,被視為戰後德國工人文學最重要的代表作家之一。寫於1976年的青少年讀物《少年鱷魚幫》,出版後受到廣大年輕讀者的迴響,隔年馬上被改拍為電視劇,並於2009年重新推出電影版,獲得德國電影界最高榮譽──「德國電影獎」的「最佳少年電影」,創下超高票房紀錄。因太受觀眾歡迎,又陸續拍攝兩部電影續集,第二集再度拿下歐洲最大兒童青少年影展10-12歲類組首獎。

范德葛林筆下所描寫的少年,清一色來自藍領階級的家庭。因為他本身有一個行動不便的兒子,所以也將個人經歷融入這本小說之中,貼切描寫出少年在成長過程中所遭遇的問題和心情。《少年鱷魚幫》至今仍是德國、奧地利和瑞士中小學最常被討論的經典課外讀物。


譯者簡介:
洪清怡 Ching-Yi Hung-Breunig
美國馬里蘭大學德國文學研究所碩士。曾任職於美國國際特殊奧運會華盛頓總部,負責歐亞分會之管理職務。定居德國多年,曾於不來梅大學科技暨教育研究院、馬堡大學兒童醫學研究中心擔任專案助理,負責歐盟贊助研究計畫之管理事宜,以及籌辦國際學術會議。譯有《家用哲學藥箱》、《中途下車 ── 旅人一年記》、《男人都是智障》、《一走了之》、《男人都是智障之百萬富翁》、《只要用二分之一的腦袋就夠了── EMBA沒有教的工作智慧》。


內文試閱:
闖空門的季節
時值炎熱的六月,令人幾乎無法忍受的酷熱,籠罩著多特蒙德這個大城市,從大工廠飄出的塵埃和惡臭使得呼吸更加困難。距離放暑假還早得很,只有待在森林或游泳池內比較舒服,學校上課也令人昏昏欲睡,因為天氣實在太熱了。
這也是北邊郊區店家幾乎夜夜被闖空門的季節。小偷主要偷的都是一些葡萄酒、烈酒、收音機、電視機和香菸,但是不偷收銀機內的現金。幾乎每兩天,報紙上就會刊登某處又被竊賊破門而入的消息。罐裝啤酒箱、罐頭食品和乾香腸都被偷得一乾二淨,尤其是錄音機、收音機、磁帶機最常遭竊。

竊賊每次作案之後總是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人見過他們,也沒有人能夠提供線索。過了幾天,這個竊盜集團已經被警察和居民冠上「鬼影神偷」的名號,因為沒有任何痕跡和指紋可尋,警察的偵察工作有如大海撈針。除了警方公告提供五百馬克破案獎金之外,受害店主也懸賞一千馬克給提供線索的人。但是這一切仍無濟於事,因為警察就是找不到任何犯罪的蛛絲馬跡,儘管這些竊盜案件只發生在北邊的郊區。
發生這種案件時,居民首先懷疑的就是那些外籍勞工,覺得土耳其人和義大利人都有很大的嫌疑。外籍勞工住在「小瑞士」後方的老舊社區,那裡給人很殘破的印象,因為屋主根本不再整修房子。據說這些房子將在幾年後被拆除,以便興建高樓。許多房屋牆面的灰泥早已脫落,碎裂的窗戶玻璃也用厚紙板隨意黏貼。

在鸚鵡社區,有一些居民自以為是的宣稱竊賊是土耳其人,另一些則認為這種犯罪手法比較像義大利人的作風,不過他們一致認為嫌犯一定是外籍勞工。警察也曾經因為接獲匿名檢舉,而到這些外籍勞工住的地區進行住家搜索,可是仍然沒有查到任何證據。
在眾多質疑聲浪之中,歐拉夫爸爸的反應最激烈,他總是在親朋好友之間,以及常去的酒館裡到處散播那些外籍勞工的壞話。他總是說:「這些流氓,早該回去他們原來的地方,留在這裡只會搶我們的工作。」
有一天吃晚餐時,歐拉夫說嫌犯也可能是德國人,他爸爸馬上摑了他一個耳光,大聲咆哮說:「如果我說是外國人,就是外國人。到此為止!」
「如果外面出太陽,你卻說下雨,那並不代表你說得就對。」瑪莉回答之後,便馬上跑出飯廳,免得也被賞耳光。
鱷魚幫少年當然也會討論這些竊盜案件,這也難怪,因為這是這陣子他們家裡最常被討論的話題。最誇張的謠言傳得滿天飛,最難以置信的懷疑被說得天花亂墜。

漢納斯問他爸:「爸爸,你認為是誰幹的?」
他只回答:「任何人都有可能。」
庫爾特的爸爸則回答:「我根本不相信他們是專業竊賊,或許只是一些想鬧著玩的人。」
星期日下午當鱷魚幫少年在小木屋碰面時,自然而然又聊起竊盜案。他們總是對家人宣稱要去教堂做禮拜,其實星期日上午他們都在「小瑞士」聚會。
正當他們站在小木屋前時,有一些小孩沿著小路走了過來。即使鱷魚幫少年無法分辨土耳其語和義大利語的差別,但是他們一聽就曉得這些小孩是外國人,因為他們沒聽到任何一句德語。就在這些小孩快走到小木屋前方時,法蘭克發出有如印地安人的嚎叫奔上前去,對著他們扔冷杉球果和小石頭,還在他們背後尖叫:「閃邊去,你們這些吃義大利麵條的野人!」
這些小孩是義大利人,他們驚駭萬分的四處逃竄,只有一個小男孩又回頭撿遺失的鞋子。法蘭克用腳踹他的屁股。小男孩像發了瘋似的尖叫,於是法蘭克放開了他。

這時其他的鱷魚人也加入陣容。歐拉夫像個牛仔一樣跨著腳站在路中央,在小孩的背後大聲謾罵嘲笑。
彼得說:「這個小孩又沒有惹你。」
「這樣是欺負弱小!」漢納斯喊著。
「哪算是?」法蘭克回答:「我爸總是說,外國人全都是壞蛋,他們什麼東西都偷;我大哥也說,外國小孩從小就被養成流氓。」
「你爸和你大哥講的話,不一定都是真的。」彼得反駁,他氣憤到甚至忘了挖鼻孔。
「你去告訴我爸啊,」法蘭克說:「你就知道他會怎麼對付你,我保証他一定會好好揍你一頓!」
「我爸說,你爸在工廠也老是挑撥外國人的是非。」漢納斯插嘴。
在漢納斯爸爸工作的工廠內,法蘭克的父親是工頭。
法蘭克看著漢納斯,卻沒有回答。
「好了,大夥兒,」瑪莉說:「別再為了我們的父母爭吵,他們就是這樣,就連一隻停在牆上的蒼蠅,他們都看不順眼。」
「為什麼他們會變成這樣?」漢納斯問:「我爸媽就不會這樣。」
沒有人回答漢納斯。
他們返回小木屋,法蘭克剛才的行為讓大家感到有點尷尬,因為鱷魚幫有一項協議:不可欺負弱小。這時法蘭克似乎也很不自在。他說:「他們來森林裡做什麼?應該乖乖留在自己那一區就好。」彷彿這就是他的道歉。
「這座森林是你的嗎?」瑪莉問。
「可是我們也不會去義大利人住的那一區玩啊。」法蘭克回答。

***

稍晚下午,漢納斯依照前一天的約定,騎自行車去銀街找庫爾特玩,反正下雨他們也無法在戶外活動。傍晚時強烈的暴風雨來臨,天色變得非常晦暗,以致於他們必須打開房間的電燈。只有接踵而至的閃電出現時,才短暫的照亮了鸚鵡社區。
漢納斯走進庫爾特的房間,坐在特製椅上的庫爾特正在一張桌子前畫水彩。這張桌子是他爸爸請木匠訂做的,庫爾特想用時就能獨力把它轉過來使用。
庫爾特畫著他從窗戶望出去的景物。他很會畫圖,所以他的畫常被掛在學校教室和走廊的展示櫃。不過,有時候他的父母看不懂他的畫,他們會告訴他蘇格爾溪旁的櫸樹根本不是長那個樣子,這時庫爾特只會淡淡的說:「我看到櫸樹是什麼樣子,就畫成什麼樣子。」於是他的父母就不再說話,乾脆任其自然,因為這樣說服他並沒有意義。
「我們再來玩立體停車場好嗎?」漢納斯問。
「你不想畫畫嗎?」他問。
「我又不會畫。」漢納斯說。
「為什麼不會?你試過了嗎?」看到漢納斯搖頭,庫爾特說:「既然這樣,你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會不會。你坐過來我這裡吧。」
於是漢納斯試著拿起水彩筆開始畫。畫紙上出現一團團的色塊,必須發揮許多想像力才能想像它們是房屋、花園圍欄還是動物。
庫爾特看著漢納斯的畫說:「沒關係,下次會更好。」
當漢納斯放上一張新的畫紙時,庫爾特說:「我知道那些小偷是誰。」
漢納斯非常驚訝,手上的畫筆差點掉下來。他瞪著大眼看庫爾特說:「你知道誰是……」
「別那麼大聲,我可不想讓我爸媽知道這件事,不要亂說。」
「你知道是誰?拜託,你為什麼不檢舉?你從誰那裡知道的?有人告訴你嗎?是誰……」漢納斯激動得無法壓低聲音。
「別那麼大聲,我爸媽在客廳裡,他們什麼都聽得見。」
「庫爾特,拜託你,我爸說連警察都不曉得,他們根本是在黑暗中摸索。到底是誰?你就告訴我吧。」漢納斯在庫爾特耳邊小聲的問。
「好吧,如果你保證鱷魚幫會帶我一起去小瑞士的小木屋,我就告訴你。」
「庫爾特,你快說啦!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他們已經公告了高額的懸賞金,一千五百馬克耶,你想想看,我們可以用這筆錢……」
「你們會帶我去小木屋嗎?」
「我們當然會帶你去!」漢納斯叫得很大聲,以致於庫爾特又把手指壓在嘴上。
「我們當然會帶你去。」漢納斯再次低聲說道。只要能知道那些竊賊是誰,此刻他願意保證一切。其他的鱷魚人一定會很驚訝。
「如果你爸媽准的話,我們就帶你一起去。」漢納斯附帶條件輕聲的說。漢納斯並沒有告訴庫爾特,讓他加入鱷魚幫的提議已經遭到否決。漢納斯也沒有告訴他被拒的原因,他突然替其他鱷魚人感到慚愧。他也心知肚明,庫爾特是否可以去小木屋並非他一個人可以決定,所有的鱷魚人都必須參與表決。可是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能搶先知道大家議論紛紛,就連警察都還不曉得的事情。
「如果我拜託我爸媽,他們會讓我去的,」庫爾特說:「他們不會讓我失望,也沒必要反對。你不用擔心。」
「庫爾特,快點告訴我。他們是誰?外國人還德國人?有懸賞金耶!如果我們知道真相,卻沒有告訴其他鱷魚人,你要我們以後怎麼做人啊?」漢納斯激動的輕聲說。
「有三個人。」庫爾特嚴肅的回答:「他們三個都騎著輕型機車……就在十四天前他們潛入克歐普超市的時候,我從這裡的窗戶注意到他們。隔天早上便引發民眾不安,因為警方找不到任何犯案痕跡,燒酒和葡萄酒卻被洗劫一空……」
漢納斯不禁往窗戶望去。在庫爾特房間的窗戶前,位於角落的克歐普超市一目了然,可以看得見展示櫥窗以及半邊的門。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9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