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 肥冬瘦年,餛飩餺飥
冬至不吃湯圓,年夜飯只吃麵條

◎ 隨年壓歲,大小有別
壓歲錢大放送,哥哥、姐姐領得多

◎ 義會、關撲樣樣來
辦年貨缺現金?沒關係,分期付款或賭運氣都行

◎ 宋朝人過年愛打馬
宋朝人過年打什麼馬?怎麼打?

◎ 李清照其實很愛賭
暗器功夫了得,骰子、牌戲都擅長

◎ 十五元宵,華麗收尾
雜技、魔術、馬戲、說書通通有,全部免費同樂

會吃,會玩,
宋朝新年比聖誕節更熱鬧


宋朝是個魅力十足的朝代,商業發達、文化繁榮,市井小民的小日子過得舒舒服服、多采多姿。距離我們七、八百年,但現今的新年習俗幾乎都能從宋朝找到源頭,像是祭灶、擺春飯、壓歲錢、除夕守歲、元旦燒香、貼春聯、放鞭炮、初二回娘家、十五元宵等,都能和宋朝遙相呼應。

但宋朝過年還是有些與現代不太相同的地方,你知道皇帝過年仍然得上朝嗎?宋朝人的春節假期比現代人短?宋朝的冬至和臺灣的尾牙有何異同?送灶神的習俗有何特殊之處?宋朝人採買哪些年貨?春聯怎麼貼?壓歲錢怎麼發?怎樣祭祖、拜年?年夜飯餐桌上有哪些菜色?且聽作者娓娓道來,看看會吃、會玩的宋朝人怎樣把新年過得豐富又熱鬧,書末並附宋朝新年小辭典和新年習俗。閱讀本書,有如身歷其境般趣味盎然,彷彿與宋朝人一起度過既熱鬧又舒心的新年。


作者簡介:
李開周

1980年生,河南開封人,青年學者,《南方都市報》專欄作家,曾在《新京報》、《中國經營報》、《世界新聞報》、《羊城晚報》、《中國烹飪》和《萬科周刊》等媒體開設專欄。

著有《吃一場有趣的宋朝飯局》、《歷史課本聞不到的銅臭味》、《民國房地產戰爭》、
《祖宗的生活》、《千年樓市:穿越時空去古代置業》、《食在宋朝:舌尖上的大宋風華》等。



內文試閱:
◎宋朝的年夜飯

宋朝人的年夜飯很豐富,七碟八碗堆滿桌,有雞有魚有葷有素。除此之外,還有必不可少的「餺飥」與「春盤」。
臺灣除夕的主食是湯圓和甜粿,大陸除夕的主食是湯圓和餃子,而宋朝年夜飯卻以餺飥為主。《歲時廣記》卷五〈元旦上‧食索餅〉:「京師人家多食索餅,所謂年餺飥者或此類。」《新編醉翁談錄》卷三〈京城風俗記.除夜〉:「民庶之家以餺飥享先,分食之。」陸游〈歲首書事〉亦云:「中夕祭餘分餺飥。」可見無論在北宋還是在南宋,都流行用餺飥來祭祖,然後全家老小一起分食。
餺飥其實是很簡單的麵食,本來由北方遊牧民族發明創造,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傳入中原。它最初的做法是這樣的:用清水和麵,不加酵粉,將麵團揉光以後,搓成條狀,再掐成半指長的小麵段,然後將小麵段放入掌心,用另一手的大拇指由近及遠這麼一搓,將厚厚的麵段搓薄,搓成兩頭翹、中間凹的小笆斗或者兩頭尖、中間扁的柳葉舟,放在菜羹裡煮熟。也就是說,宋朝的餺飥其實就是麵條,用菜羹或肉羹煮熟的麵條。這種麵食做法簡易,無需過水,無需打鹵,無需澆頭,無需菜碼,一把麵條放入沸騰的羹湯,一會兒就煮熟了,盛出來就可以吃。在南宋中葉,上述做法傳入日本,所以日本人也將用羹湯煮熟的麵條叫做餺飥。
宋朝人過冬至,主食是餛飩,即現在的餃子。過冬至吃餃子,到了除夕卻吃餺飥,單從主食上看,冬至的宴席確實比年夜飯還要豐盛,所以北宋就有「肥冬瘦年」以及「冬餛飩,年餺飥」這樣的民諺。
介紹完了餺飥,再說說春盤。
春盤最初叫「五辛盤」,將韭菜、芸薹、芫荽洗淨,撕開,不切斷,在盤子裡擺出好看的造型,然後再拌以臘八當天醃漬的大蒜和?頭,最後在這堆蔬菜的中間插一根線香,線香頂端黏一朵紙花即可。因為這盤菜共含五種蔬菜,而且這五種蔬菜都有發散的功效,故此以「五辛」為名。
五辛盤在隋唐時期頗為流行,唐朝人除夕祭祖,供桌上必放五辛盤。祭祀之後,拔掉盤子中間的線香和紙花,轉移到年夜飯的餐桌上,全家人一起分享,據說可以祛病,能保來年百病不生。
進入宋朝,生產力進步,食物相對豐富,祭祖的春盤不只五辛,也有臘肉等。宋朝人喜歡用蘿蔔和生菜來製作春盤:蘿蔔去皮切絲,生菜撕成長段,一同擺放到盤子裡,綠白分明,煞是好看,再插上紙花和綢花,更有一股喜慶氣氛。
除了五辛、蘿蔔和生菜,別的蔬菜也可以製作春盤。蘇東坡有詩云:「漸覺東風料峭寒,青蒿黃韭試春盤。」這是用青蒿做春盤。青蒿是一種野菜,葉片青綠細碎,味道清鮮微甜,有清肝明目之功效,俗名「茵陳」。
此外還有用豬肉和主食製作春盤的。如《歲時廣記》記載,宋朝宮廷廚師曾將臘肉蒸熟,切成細絲,在盤中擺出花型;或將油餅、麻花、饅頭等擺入大盤,壘出金字塔形狀,中插用金銀絲紮成的花朵。
在宋朝,春盤的用途頗為廣泛,既用於祭祖,又是年夜飯的一部分,到了正月初一早晨,還可以用來「饋歲」--在親朋好友之間互相饋送。到了立春那天,春盤更是每家每戶的主食。

◎屠蘇酒是什麼酒?

俗話說「無酒不成席」,全家老小其樂融融共用年夜飯的時候,酒是少不了的,喝什麼酒呢?自然是屠蘇酒。
讀者諸君小時候肯定都學過王安石的〈元日〉詩:「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春風送暖入屠蘇,意思就是全家共飲屠蘇酒。屠蘇酒是藥酒,用多種藥材浸泡過的酒。所用藥材並不固定,據陳元靚《歲時廣記》所載,有一種比較流行的屠蘇酒是用大黃、蜀椒、桔梗、桂心、防風、白术、虎杖、烏頭等八種藥材泡成的。臘月初八那天,採齊八種藥材,用紅色小袋裝起來,紮緊袋口,上繫一根長長的細繩,吊入水井,在井中浸泡一夜,第二天早上,從井裡打出一碗水,倒進酒罈,至除夕飲用。由此可見,某些種類的屠蘇酒並不是直接將藥材泡入酒罈,而是先在水裡浸泡,再將浸泡過的水與酒混合。
宋朝沒有蒸餾酒,只有黃酒、「紅酒」、「白酒」和「燒酒」。大家千萬不要望文生義,以為「紅酒」就是葡萄酒,「白酒」就是蒸餾酒,「燒酒」就是高度蒸餾酒。事實上,宋朝的「紅酒」是用紅麴釀造的酒,「白酒」是用白麴釀造的酒,「燒酒」則是為了延長保存期限,將酒罈放在炭火上加熱,通過高溫來殺死酵母菌和其他微生物而成的成品酒。
這些酒的酒精濃度普遍不高,再往酒罈子裡勾兌一碗泡過藥材的井水,其度數自然會更低。因為度數低,所以女性和小孩都可以飲用。
宋酒酒精濃度低,屠蘇酒又更低,男女老少均可飲用,所以宋朝人吃年夜飯的時候,由老至幼,無人不飲。
咱們現代人吃年夜飯,通常都是晚輩向長輩敬酒,長輩給晚輩發紅包。宋朝則不然,當時流行長輩向晚輩敬酒,年齡愈小、輩分愈低的家庭成員,飲用屠蘇酒的次序愈前面。
宋人鄭望之〈除夕〉:「可是今年老也無?兒孫次第飲屠蘇。一門骨肉知多少,日出高時到老夫。」
寫這首詩的時候,鄭望之已經是家裡年齡最大的長輩,全家百餘口人,聚在一起吃年夜飯,飲屠蘇酒,先從最小的孫子開始喝起,輪到鄭望之來喝的時候,都已經是大年初一了。
蘇轍也在詩裡描寫過飲用屠蘇酒的場景:「年年最後飲屠蘇,不覺年來七十餘。十二春秋新罷講,五千道德適親書。」他晚年隱居豫南,與兒孫共住,年年同飲屠蘇酒,他總是最後一個。為何?他是一家之主,年紀最大、輩分最長嘛!
宋朝人平日敬酒的規矩和今天一樣,也是先長後幼,表示敬老,可是到了吃年夜飯的時候,敬酒的次序就反過來了。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老人每過完一個春節,就離死亡更近了一年,所以先讓小孩子喝,祝賀他們又長了一歲,到最後才向老年人敬酒,以免引起他們的悲傷。從這種奇特的敬酒風俗之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宋朝人的溫情和細心,感受到一股濃濃的人情味兒。
◎宋朝老百姓怎樣拜年?
據司馬光《居家雜儀》:「賀冬至正旦六拜,朔望四拜。」兒孫在家要經常向長輩請安,每月的初一和十五磕四個頭,到了冬至和大年初一磕六個頭。
磕頭的時候,不能光磕不說話,還要「唱喏」。什麼是唱喏?其實就是有禮貌的打招呼。
打個比方說,西門慶和潘金蓮打招呼:「娘子別來無恙?」這就是唱喏。潘金蓮和西門慶打招呼:「大官人一向安好?」這也是唱喏。告狀的民女見了縣太爺,趴在地上磕頭,邊磕邊喊:「民婦給大老爺磕頭了!」也屬於唱喏。電影裡的太監見了慈禧,扯著公鴨嗓高喊一聲「老佛爺吉祥」,同樣是唱喏。宋朝話本《西山一窟鬼》裡的小學生在放學時候和私塾先生告別:「教授早早將息。」意思是老師您早點兒休息,還是唱喏。包括老外見面隨口說一聲「Good morning」或者「What’s up」,在宋朝都可以歸類到唱喏裡去。
拜年的唱喏還可以細分。
按問候的重複次數分,有「唱單喏」、「唱雙喏」和「唱三個喏」之別。譬如學生向老師問候「老師過年好」,只問候一句,叫唱單喏,連喊兩聲,是唱雙喏,如果像複讀機一樣連喊三聲「老師過年好」,就是唱三個喏。宋朝人認為,同一句問候語說的愈多遍,表示愈尊重,所以唱三個喏要比唱單喏禮敬得多。
按問候的內容和語氣分,又能分成「唱喏」、「唱大喏」和「唱肥喏」。咱們現代人拜年,普普通通一句「Happy new year」,只有客氣的意思,沒有敬重的意思,屬於「唱喏」;如果誠心誠意祝福某個小孩「食甜甜乎你快大漢」,不光客氣,而且發自肺腑,那就叫「唱大喏」;假如見了多年不見的親友,情不自禁撲過去擁抱,邊擁抱邊說「我想死你了」,那就相當於宋朝人「唱肥喏」的層次和意境了。
磕頭唱喏是晚輩給長輩拜年的規矩,如果是平輩之間互相拜年,就無需磕頭了,只需要作揖或者「叉手」就行了。
叉手可不是指十指交叉,而是用左手的食指、中指、無名指和小指去抓右手的大拇指,將左手大拇指高高翹起來,再將右手的食指、中指、無名指和小指向左下方平平伸開。兩隻手這樣交叉以後,還要懸在胸口,但是不能貼身,要和前胸保持一點距離,好像是要護住心口一樣,這樣的禮節就是叉手。
叉手是宋朝男士和陌生人見面時常用的禮節,該禮節比作揖要輕一些,比磕頭就更輕了。百姓見官員要磕頭,晚輩見長輩要作揖,而在摸不清對方的身份和輩分之前,叉手是最安全的行禮方式,既能表示客氣和尊重,又不會顯得過於客氣和尊重。
當然,叉手的時候也要唱喏。比如說宋朝兩個平輩論交的年輕人在大年初一那天碰了面,他們會停住腳,隔著兩三尺的距離相向而立,互相和對方叉手,邊叉手邊說「過年好」。
◎宋朝的壓歲錢怎麼給?
咱們中國的老規矩,小孩給大人拜年,大人照例要發給小孩紅包,也就是壓歲錢。
壓歲錢在宋朝不叫壓歲錢,而是叫作「隨年錢」。
「隨年」有兩種含義:第一,在過年的時候發放;第二,根據對方的年齡發放。
《舊五代史‧劉銖傳》載:「劉銖每親事,小有忤旨,即令倒曳而出,至數百步外方止,膚體無完者。每杖人,遣雙杖對下,謂之「合歡杖」;或杖人如其歲數,謂之『隨年杖』。」
五代十國時期的後晉宰相劉銖專橫跋扈,常用大棍打人,有時候雙棍齊下,稱為「合歡杖」;有時候根據受刑者的年齡來決定打多少,叫做「隨年杖」。在這個典故中,「隨年」即是根據年齡的意思。
臺灣的朋友給小孩子發壓歲錢,忌諱發奇數。比如說八元、十元、一百元,都行,不宜發給七元、九元、九十九元。大陸無此忌諱,在筆者的老家豫東平原,近年來流行發給孩子九十九元和九百九十九元的紅包,因為九這個數字雖為奇數,卻代表「長久」。
宋朝人給小孩發壓歲錢更不忌諱奇數,因為他們是按小孩的年齡來發的。小明今年虛歲十歲,發給他一個十元的紅包;小芳今年虛歲十一歲,發給她一個十一元的紅包。年齡不全是偶數,壓歲錢自然也不全是偶數。
北宋高僧道原編寫的禪宗燈史《景德傳燈錄》載有一則典故:「昔有施主婦人入院,行眾僧隨年錢。僧曰:『聖僧前著一分。』婦人曰:『聖僧年多少?』僧無對。」
大概是過年的時候,有一位女居士進廟拜香,為眾僧發放壓歲錢。一個和尚大言不慚地說:「女施主,我是聖僧,你要多發給我一份!」女居士問他:「您這位聖僧今年多大了?」和尚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了。
和尚為什麼要張口結舌呢?因為當時的壓歲錢一向是按照年齡來發的,即便是聖僧也不例外。他想讓人家多給他一份壓歲錢,人家自然要問他的年齡是不是要比別人大一倍,而他不敢在年齡上撒謊,只好默默無言了。
這則典故告訴我們,一個人的年齡決定了壓歲錢的多少——這也是宋朝人之所以將壓歲錢叫做「隨年錢」的關鍵原因。
不過宋朝還有一種壓歲錢是和年齡無關的,那就是宋朝后妃為皇子掛在床頭上以鎮壓邪祟的那一串壓歲錢。據《武林舊事》描述,這串壓歲錢乃「隨年金錢一百二十文」,也就是將一百二十枚金幣串在一起,串成沉甸甸的一大串,祝福皇子福壽綿長,整整活到一百二十歲。
臺灣民間也有此風俗,俗稱「吃百二」,不過現在「吃百二」已經不是皇子獨享的福利了,每個小孩子都有可能享受得到。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