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唯有走出個人的自戀與自卑,認清愛情的本質是「關係」,
真正地去理解他人,才有可能去愛。


為了解決生命中的問題而去戀愛,
只會被戀愛毀掉。
我這麼努力,愛一個人愛得用盡力氣、心力交瘁,
為什麼,每次戀愛還是以失敗告終?

=========================================================
.哈佛最受歡迎心靈導師,日本社會學家兼心理學大師,長青廣播節目《テレフォン人生相談》主持人加藤諦三,直探愛情關係裡人們最不敢正視的黑暗面。
=========================================================

「我要給你幸福。」
「即使只能在你背後默默地看著你,我也很滿足。」
「如果你真的愛我,就應該能了解我。」
「我配不上你,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喜歡這樣的我……」

熱戀時的話語,如此真實,也如此虛幻。
它暗示了我們被人深愛的渴望,也隱藏著自我的不安。
很多時候,正是內心的自戀與自卑,決定了我們愛上什麼樣的人。
而我們,只是抱著自己的黑洞在與他人交往。

面對困在愛的循環裡痛苦不已的人們,日本心理學專家加藤諦三拋出最深沉的剖析:

愛情,很多時候是人們拿來解決自己的自戀或自卑的手段。
當人們只是一味希望在戀人的凝視中看到完美的自我形象,就無法真正去愛人。而那背後,是從原生家庭帶來的不安全感──也正是愛情失敗的最根本因素。

加藤諦三是日本大眾心理學專家,著作極豐,對於人際關係有獨到的見解。在本書裡,他指出,人們在戀愛中經歷的困境,就是人生困境的縮影。唯有走出個人的自戀與自卑,認清愛情的本質是「關係」,真正地去理解他人,才有可能去愛。

本書特色:
◎藉由「破除自戀與依賴的心理」,讓人真正地去愛與被愛,並因此變得更幸福。
◎本書案例,來自於日本心理學大師加藤諦三的實際接觸。他指出,雖然在本書案例中特別突顯了「自戀與自卑」的心理,但一般人在愛情關係裡,其實也時常被自戀與自卑所困擾。
◎透過佛洛姆、卡倫.霍妮等當代重要精神分析學家的理論,剖析原生家庭如何造就了人的不安感,並成為戀愛失敗的深層原因。

作者簡介:
加藤諦三(Kato Taizo, 1938 –)
一九三八年出生於日本東京。東京大學教養學部教養學科、東大社會學研究所畢業。曾任美國哈佛大學賴世和日本研究所客座研究員、日本精神衛生學會顧問,現為早稻田大學榮譽教授。
除此之外,自八○年代起,便擔任廣播節目《テレフォン人生相談》主持人。

著作多達兩百餘本,是日本家喻戶曉的人生導師。《為什麼我們愛得這麼累》是他近期最受矚目的作品,針對失敗的戀愛關係,深入剖析現代人最困擾的心理掙扎與矛盾。

官方網站:http://www.katotaizo.com

譯者簡介:
吳倩
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碩士。日本文部科學省博士獎學金資助赴早稻田大學進修臨床心理學。中國首批二級心理諮詢師。同時也是中國心理衛生協會、中國心理學會會員,美國遊戲治療學會會員,日本箱庭療法學會會員。
現職諮商心理師,專業領域為兒童與成年人的遊戲心理諮詢。兼職譯者,主要譯作包括《斷捨離》、《心的處方箋》、《為什麼我們愛得這麼累》、《我們為何如此不安》、《最棒的男孩》等等。

內文試閱:
分手,也是讓人成長的一種愛
假如不克服自戀心理,那麼包括戀愛關係在內的所有人際關係,都只能是母親與幼兒之間的關係。
提到愛情,人們往往會聯想到粉紅色的美夢。然而,愛情其實是個殘酷的試煉場,人要將束縛自己心靈的羈絆,一個接一個地斬斷。
女性雜誌上,有時會刊登如何順利地與戀人或另一半相處的內容。刊登這些內容倒是無關緊要,然而,其中大部分都是以指導性的觀點,教導女性如何不讓男方的自戀願望受挫,例如:不能得意洋洋地誇獎自己的父親啦,就算是親哥哥也不能說他很優秀啦等等。因為這些話題對自戀狂來講是極其不愉快的,所以如果經常談論這些話題,就肯定沒法順利、愉快地和他們交往了。
這些建議都是在告訴人們:「你就接受他的自戀吧!」
所謂接受對方的自戀,其實否定了兩個人之間健康的人際關係。
儘管如此,這些雜誌裡,依然只傳達了該怎麼樣能夠不傷害自戀者的感情。
和自戀的人,是沒辦法建立健康人際關係的。
去愛一位渴求無條件的愛的男性,這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吧!我們所能夠做的,就是祈禱著對方能夠成長,同時與他分手。
或者真正下定決心:「我要當他的媽媽!」

自戀的人,不到決定性的地步,都會不拿別人當回事,只會一直說漂亮話。
然而,到了決定性的那一刻,他們就會暴露出一切的醜惡,抓住對方不肯放手。
決定脫離玩偶軀殼時,也就是人格成熟的女性為愛做出決定的時刻。

偏見是憎恨的偽裝
他真心相信她是天使一般的優秀女人。他已經二十九歲了,到了二十九歲這個年齡,應該已經有過很多感情經驗,多少該有些理性了。
然而,他卻相信她宛若天使,他完全變成了戀愛的俘虜。一個人談戀愛的時候,常容易認為自己的那個「她」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人。不過,也只有在年輕的時候會這麼認為,等到差不多三十歲了,就會覺得自己的戀人也和其他人一樣,都是普通人。
不僅如此,更應該明白,正因為發現戀人是普通人,才會希望可以彼此鼓勵、彼此扶持,一起逐漸成長。而這點,才恰恰是戀愛的寶貴之處。
二十九歲了,該能夠理解這樣的可貴了。
然而,雖然已經二十九歲了,他卻仍然把自己的戀人當成神。
他的女朋友是位出身清寒的美人,兩人是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結識的,他卻一下子傾心於她。
其實在與她陷入熱戀之前,他也有過戀愛的經驗,當時的對象是某個中小企業的千金。她家的公司不小,不過也算不上是大型企業。
身為老闆的父親,想盡辦法地要把女兒送入上流社會。
而他只是個平凡上班族的兒子,也沒有走上知名大學、知名企業的精英道路,所以前女友的父親當然會反對他們交往。
前女友大學畢業的同時,她的父親就逼著她去相親,硬生生地把他們倆拆散了。
他恨她和她的父親,恨到有些不正常的地步。
同時,他也在心裡強烈地譴責那些有錢人,認為他們的一舉一動只在乎利害關係,完全無法理解人的心靈之美。
不過,這種憎恨的程度之強烈,反而顯示出他是多麼被她吸引。
他對有錢的女性全都極度不信任,已經到了只要對方說是有錢人,他就無論如何全都無法信任的地步。
相反地,他認為窮人家的女孩,只因為「貧窮」這一點,就說明她擁有美麗的心。
這種偏見,正是他的憎恨偽裝而成的。
也就在此時,這位出身清寒的美女出現在他面前。
在他內心正因為不信任某個女人而痛苦的時刻,她出現了。他的家庭和他自己大致都算小康,所以他過去所接觸過的女人基本上也差不多。
而這一次,遇到的是以往完全沒接觸過的女性。
單單這一點,對他來說就是極度新鮮的。他覺得因為她,自己對女性的不信任感迅速地被治癒了。
「我因為遇見了你,才變得能夠相信人了。」他總是這麼對她說。這一點,讓他非常幸福。
「這世界上還有如此優秀的女孩啊!我以前接觸過的女人,都是多麼微不足道,多狹隘啊!」他甚至開始覺得自己的世界也變得更大了。
約會的時候,她比約定的時間稍微早到了一會兒,他就忍不住覺得有錢的女人可不會這麼體貼。而每每此時,他就愈發覺得她可愛。
所謂偏見,是指「把一根針那麼小的事實,解釋成棒子那麼大」。
隨便送給她什麼小禮物,她就很開心,於是他又覺得,她和有錢的女人不一樣,「多麼懂得感恩啊」,因此更加崇拜她。
有錢的女人很醜陋。貧寒的女孩因為要忍耐悲慘的人生,所以多美麗!工作能夠讓人活得真正像個人,有錢的女人什麼都不幹,還過著奢侈的生活,真醜陋。他覺得她簡直美到極致了。
而後他終於確信她是個天使,不久,兩個人就結婚了。
按照奧爾波特的話來說,偏見是「沒有充分的證據,就認為別人很壞」。此外,「一旦給予頂針那麼一丁點大的事實,就會將其一般化到桶子那麼大。」
人往往直接把一件很小的事實一般化。奧爾波特把這種現象稱作「過度一般化」。
總之,他把有錢人解釋為惡的;而相反地,把她瑣碎的言行都誇張成善的。在他自己的心裡,極力強調女友的那些瑣碎小事,用這些瑣碎的小事來解釋她整體的人格,認定「那個人就是天使」。
而更為重要的是,「偏見從根本上來講,是人格的一種特性。」
奧爾波特說,這種偏見的人格,基礎在於不安感。
他的人格基礎正是基本的不安感,所以他才希望有證據,證明她是天使。
他沒有面對她「實際面目」的勇氣。


無法認同彼此的缺點,釀成悲劇
雖然兩人是由熱戀發展到結婚的,可是不到一年,他們之間就變得奇怪了。
他不斷地感到對她失望。由於兩人以往生活習慣不同所造成的分歧,讓他變得焦躁。
以前在他家,晚上吃完飯以後,母親會把桌子收拾得乾乾淨淨。然而結婚以後,她晚上常說「今天懶得弄了」,碗也不洗,到第二天早上,餐具上都結了硬塊。
她對此絲毫不在意,但他卻介意得不得了。
這種過去生活習慣的差異,在每一段婚姻中都會出現。然而,如果兩人彼此能把對方當成普通人來相愛,就可以戰勝那些差異。
但如果彼此不承認對方是普通人,沒有在這種基礎上相愛的話,又會怎麼樣呢?這些生活上的分歧,就會變成兩個人溝通的巨大障礙。
他的熱情迅速冷卻了。不僅如此,他甚至覺得她變得令人生厭,對她與他的生活習慣差異也一一計較。
最後,兩人終於鬧到要分居的地步。


自戀的人,無法站在對方的立場看問題
那時,他常常收到她的來信,信裡面寫的不是「咱們再一起生活吧」,而是寫滿了對他的不平與不滿。
每一封信的最後,都寫著:「分居以後,你倒是自由了,一個人輕鬆自在,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而且她似乎是真心這樣認為的。
這就是我前面說過的,自戀狂式的思考方式。他們並不理解對方的現實情況,他們所能考慮到的只有自己。自己很痛苦,而其他人卻過得很舒服,他們只能這樣思考事情。
自戀狂沒辦法站在其他人的角度看問題。如果她能夠站在他的角度看問題的話,應該能夠明白,他並沒有一個人輕鬆自在。
在這個時代,一個上班族每個月都要付出一定金額的贍養費,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然而,她卻不明白這些。
「你倒是一個人輕鬆自在了,可是我卻……」這樣的話語,讓因為辛苦兼差而面色蒼白的他愈發憎恨、厭惡她了。
出於責任感,他仍然繼續付給她贍養費。每個月匯錢給她的時候,他都悶得不得了,可是仔細想想,那總是他自己選擇的妻子。並不是誰求著他和她結婚的,是他自己熱情地愛上了她,和她在一起的。
悶歸悶,每次匯款的時候,他回憶起過去的自己,都覺得簡直無法相信。那個時候怎麼會對那種女人如此迷戀呢?每當想起來,他無論如何都無法理解自己。
當時他真心地認為她是像天使般的女人。他對她確實曾有過無比熱情,絕對不是說謊。
然而說實話,他完全沒有愛過她本人。讓他燃燒起如此熱情的,絕對不是她本人。
讓他熱情燃燒到如此地步的,是他對甩了自己的前任戀人的怨恨。能夠因怨恨而產生如此不正常的熱情,這說明他也一定有某些人格上的缺陷。
他被怨恨沖昏了頭。而這樣的人,無法正確地做判斷。
他們被自己內部的怨恨蒙住了雙眼,沒辦法原原本本地接受外部世界。
欲求不滿的人不能正確地理解外在的現實,他們會誤以為自己內心的經驗,就是外部世界的經驗,誤以為自己內心產生的感情正確地表現了外部世界。
被怨恨沖昏頭的人,會誤以為自己內部的經驗,能夠正確地代表外部世界。
他們沒有將自己的內在世界與外在現實區分開來,把兩者當成了同一件事。
他心中有怨恨,所以在自己的內心,新戀情只不過是對拋棄了自己的女人復仇。
正是這種復仇的能量,讓他對新戀人讚不絕口。這是怨恨的能量,而非愛的能量。
愛的能量並不像怨恨的能量那麼激烈。愛的能量更加安靜,並且是持續性的,可以說,愛的能量是靠意志持續下去的。
他的眼中根本沒有看到她。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對拋棄了自己的女人復仇。
他並沒有看到外部「現實中的她」,他只是誤以為自己內心的「理想女性」就是她而已。
他只不過是透過她,看到了自己的內心。
為了讓因怨恨而失去平衡的自我恢復原貌,他只是需要在自己的內部世界裡有那樣一個女人,如此而已。
他只是愛上了自己內部世界裡的那個對象。這完全像是高中生談戀愛,把自己理想的形象與現實中的對方混為一談,是一種幼稚的戀愛。
二十九歲的男人一旦被怨恨沖昏了頭,在心理發展階段上來說,就和十五歲的高中生完全沒兩樣。
實際上,這一對戀人,一個人被怨恨沖昏了頭,另一個人則是自戀狂。
當兩人完全置身於愛情的熱焰中時,曾經沒完沒了地交談、寫信。
然而實際上,他們兩個人之間根本沒有任何交流。兩人都不是在和現實中的對方交談,而只不過是在和自己內在世界中虛構的人談話而已。
心理上有缺陷者的特徵之一,就是無法和現實中的其他人進行交流。當情感上出現障礙的時候,他們就會無法和現實中的人交流。
這兩個人都生活在與現實世界毫無聯繫的「想像世界」中。
戀愛關係是一種信賴關係。
虛偽的戀愛總是要說:「我是如此地愛著你!」然而,那全都是謊言。
真正的愛情並不需要過激的話語。
愛無能的人,總是喋喋不休地說出無心之言,反而更無法真正去戀愛。
關於愛情,在電影和書裡需要言語,要講解它需要言語,愛情的長篇大論裡需要言語,然而,愛情本身卻不需要言語。
讓我再說一次,愛情本身並不需要言語。
因為彼此都很不安,所以才會不斷地說「愛你」這樣的話。他們打算透過這樣的話語,來促成戀愛的現狀。

即使一直等待,也無法得到幸福
愛人之間常常會說:「我要給你幸福。」
尤其是男人,對女友說了這種話,就會感覺到精神大振。
而女人呢,聽男友告訴自己:「我會讓你幸福。」「我要給你幸福。」就覺得自己是被愛著的,覺得很幸福。
然而,幸福原本就該是靠自己得來的東西,不能從其他人那裡獲得。
人,既不能靠他人的力量變得幸福,也不會單單靠他人的力量就變得不幸。說到底,幸福只能靠自己得來。《美國獨立宣言》裡說,人有追求幸福的權利。的確沒錯,幸福是人的權利。
但是說到底,也得是靠自己去追求幸福。
而當自己變得幸福之時,也有獨立的意味。
換句話說,「獨立」與「追求幸福」很難完全分開,兩者之間是緊密相關的。
「我會讓你幸福」這種話,其實只是說明他看不起對方。
不認可對方有獨立的人格,只覺得對方非常弱小,必須依賴自己。有這種想法的人,才會跟對方說:「我會讓你幸福。」
而有些女性聽到這種話就會開心滿足得不得了,感到一陣幸福襲來。
可能有的人會說,既然男人講了「我會讓你幸福」可以精神大振,女人聽了這種話又確實覺得很幸福,那麼,說這種話不是也挺好的嗎?
然而,光是聽到這種話就感到滿足的女性,有了孩子以後,便很容易束縛住孩子。
到了五十歲、六十歲時,她們會常常干涉別人的生活。有些人會沒完沒了地替其他人作媒,有些人會干涉、甚至破壞兒女的戀愛關係,有些人還會絮絮叨叨地抱怨老伴。
年輕時做過的事情,到老了都會徹底現形。

老來因孤獨而痛苦的人們
年輕時,處在對成長的渴望,以及對回復到幼兒時期的渴望這兩種擾人的矛盾中,假若順著自己想當回孩子的渴求來過日子,這樣的人到老了,每一天都會在滿口牢騷的不快中度過。
上了年紀還很容光煥發的人,都是年輕時主動選擇讓自己成長的人。
聽男人說「我會讓你幸福」時並不那麼高興的女性,上了年紀以後,大概也能過著對她來說還算快樂的生活吧!
她們不給別人添麻煩,能夠自己學點什麼、做點運動,直到生命的最後,活得都很有意義。
老來每一天過著孤獨、痛苦日子的女人當中,恐怕有一些就是年輕時,聽到男人說「我會讓你幸福」就得意洋洋的人,有一些人則縱容了一聽到這種話就高興的自己。她們是有強烈依賴心理的人。
說得極端一點,「我會讓你幸福」其實是非常不適當的話。
而且,說出「我會讓你幸福」這種話的人,其實內心恐怕藏著希望對方感謝的想法呢!
會說這種話的人,基本上也都會說:必須要感謝能讓我們結婚的父母;必須要感謝養育我們的人。
這些鼓吹「必須要感謝」的人,實際上並不一定真的在感恩。真心感恩的人,會把這種感情珍惜地保存在自己心底深處。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