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工作,本來就是由憂鬱、煩惱累積而成。
輕鬆的工作不會有太大的成就,
唯有每天在憂鬱中向前走的人,
才可能創造出新的價值。


工作就是比賽,不想贏就贏不了。
這本書不談理論、不教撇步,只給你走到哪都用得上的扎實工夫!

見城徹,幻冬社社長,才智霸氣兼具,被譽為「日本暢銷書之神」。
藤田晉,網路事業先鋒,二十六歲便成為日本史上最年輕的上市公司董事長。

這兩位獨領風騷的職場戰將,前者主觀自信、作風激進,後者個性柔軟、勇於嘗試。他們同樣對工作懷抱高度熱情,但在行事風格和人生態度上,則代表不同世代,兩種截然不同的典型。

在本書中,兩人分別針對做人原則、自我磨練、人心掌握、人際關係等面向提出深刻見解;不管是哪個時代、哪個領域,想在工作上有所斬獲,除了技能和知識,也需要人格的磨練和意志力。失敗和困難都不足為懼,因為這些有一天都將成為你的武器。


作者簡介:
見城徹
一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出生於日本靜岡縣。慶應義塾大學法學院畢業。一九七五年進入角川書店,一九九三年離職,創立幻冬社。二○○三年,公司股票在大阪證券交易所上市。二○一一年,因經營團隊收購(MBO)而下市。著有《編輯這種病》、《異端者的快樂》等。


藤田晉
一九七三年五月十六日,出生於日本福井縣。青山學院大學經營學院畢業,一九九七年進入 Intelligence公司,九八年離職,創立Cyber Agent。二○○○年,二十六歲時,公司股票在東京證券交易所新興企業市場上市,成為當時史上最年輕的上市公司董事長。著有《在澀谷上班的董事長告白》等。


譯者簡介:
王蘊潔

在翻譯領域打滾十幾年,曾經譯介山崎豐子、小川洋子、白石一文等多位文壇重量級作家的著作,用心對待經手的每一部作品。譯有《不毛地帶》、《博士熱愛的算式》、《洗錢》等,翻譯的文學作品數量已超越體重。
臉書交流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https://www.facebook.com/sheepheart


內文試閱:
不憂鬱,哪算是工作
沒有人喜歡憂鬱,
但憂鬱可以產生很大的反彈力。
  當瞭解這一點,
憂鬱就可以成為精神食糧。

※見城徹
我每天早晨起床後,都會打開記事本,確認自己目前手上的工作。如果沒有超過三件令我憂鬱的事,我反而會感到不安。
一般人都會避開憂鬱的事,也就是困難的事和痛苦的事,正因為這樣,勇於挑戰這些事,成果就會特別豐碩。
輕鬆的工作不會有太大的成就,憂鬱才能創造黃金。
馬克斯說,人類是受苦的存在。在德文中,「受苦」就是passion,也就是熱情的意思。苦難和熱情是一體兩面,人類從苦難中感受到熱情,才能克服苦難。
在人生路上,也有相同的情況。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每個人都會沮喪苦惱,我卻樂在其中。不,我只能告訴自己,我樂在其中。
煩惱就是憂鬱,但不能一直煩惱下去,「在黑暗中跳躍」是唯一克服的方法。
在黑暗中跳躍是一件可怕的事。自己可能正站在陡峭的懸崖邊,但是,只有跳進未知的舞台和未知的世界,才能夠向前邁步。人生就是不斷在黑暗中跳躍。
有人認為「舉棋不定時,就代表該放棄」,我的做法完全相反。我的信念向來都是「舉棋不定時,就要向前走」。舉棋不定時,才是大好機會。如果是毫不猶豫就可以做出的決定,通常成果也不會太大。
對我來說,四十二歲時,離開角川書店、創立幻冬舍,是我背負最大風險的賭博。除了編輯工作以外,我一無所知,在廣告、紙張、印刷和行銷,以及會計問題上都是大外行。
而且,我身無分文。在角川書店時代,交際預算根本不夠用,我的薪水都花在餐飲等交際費上。
當時,我在出版界算是名人,如果去其他大出版社,應該可以謀得不錯的職位。事實上,也的確有好幾家出版社來找我,但是,我沒有答應。
我在黑暗中奮力跳躍。


※藤田晉
以前,我在推特上介紹了見城先生的「不憂鬱,哪算是工作」這句話,引起了廣泛的討論。正因為工作令人憂鬱,所以才有意義。這句話鼓舞了很多人。
回顧我自己的人生,在我感覺自己得到成長時,通常都帶著很多憂鬱。
重要的員工離職時,業績下滑時,第一次上電視時,在眾人面前演講時……。
挑戰第一次做的事,總會令我感到憂鬱,但是,一旦克服這個難關,就可以獲得新的「經驗」。這些經驗將可成為資歷,人也會不斷成長。如果一味做自己有經驗的事,雖然在工作上很安心,卻可能喪失成長的機會。
從某種意義來說,我從事的網路工作也是一項憂鬱的工作。由於歷史還很短,看不到前方的路,只能摸索前進。
身在第一線的人總是在不斷嘗試、不斷失敗中看到一線光明,在工作中隨時感到煩惱、痛苦和折磨。但是,在網路的世界中,在黑暗中摸索才能創造價值。
網路的世界充滿各種可能性,幻想各種創意點子是一件快樂的事,但是,創意本身會藉由網路在短時間內散播,所以並沒有太大的價值。
而且,網路的世界看不到前方,所以,任何人都可以隨便發表意見。
在網路業界,有很多所謂的評論家,但他們無法改變任何事。這代表輕鬆的工作無法創造太大的價值,只有信念和執著才能創造偉大的價值。
如果只是想點子,或是批評、評論他人,無法得到太大的收益。
只有看不到前方的路,每天在憂鬱中向前走的人,才可能創造出新的價值。




唯有戀愛,才能孕育對他人的想像力
想像力並不是想有就能有的能力,
只能在人生過程中逐漸培養。
甚至可以說,想像力和工作能力的成長成正比。

※見城徹
影響他人,是所有工作的原點。要具備怎樣的條件才能影響他人?
那就是對他人的想像力。
當自己說話時,對方會有什麼感受?會覺得受到傷害,或者認為是一種良性刺激?如果無法敏銳感受對方的反應,就無法打動對方。
具備對他人的想像力,才能吸引他人。當一個人覺得對方瞭解自己,就願意不計利害得失,為對方付出,於是,就會結出超乎預料的豐碩果實。
如何才能培養這種想像力?
戀愛是最好的方法。
戀愛時,最能夠敏感的感受對方的言行,會因為對方不經意的態度和言談感到歡喜,感到絕望。
戀愛時,也會瞭解到,有些問題並不是自己有強烈的意願就可以解決的,只有瞭解對方的心意,當自己和對方的想法產生交集時,戀愛才能順利。
為什麼戀愛可以培養對他人的想像力?因為戀愛處於極限狀態。
對自己而言,對方是獨一無二的,非這個人不可。在此之前,從來沒有這麼強烈的意識到他人,只有在這種被逼入絕境的狀況下,才能孕育想像力。
我們上一代的人曾經歷過戰爭,我們這一代人經歷過學生運動,以及從貧窮躍進到高度經濟成長的過程,在這些時代中,不斷出現各種障礙,每個人都不得不意識到他人的存在。
然而,在當今的時代,惟有戀愛能夠提供和他人關係的極限狀況。
經常有人希望我對年輕人說幾句話。
我每次都只說一句話。
「去戀愛吧。」
讓原本期待我說高格調名言的對方總是一臉錯愕。


※藤田晉
今年春天,我第一次得了花粉症。不瞞各位,之前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花粉症會成為大家熱衷討論的焦點話題。
我在推特上貼文:我得了花粉症。
有人回應說,「董事長,這麼一來,你終於能夠瞭解別人的心情了。」
我忍不住苦笑。
說到底,經營一家公司就是影響和指揮他人,提升公司的收益。在影響和指揮他人時,最重要的就是能夠設身處地,換位思考。
我的公司剛成立時,經營起來很輕鬆。因為公司的員工都是和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
九○年代當時,正值泡沫經濟崩潰後找不到出口的時代。山一證券倒閉,大企業不再安泰,新興企業開始受到矚目。
當時的年輕人踏入社會時都想些什麼?如何才能提升他們的士氣?他們想做什麼?因為我和他們屬於同一個世代,所以清楚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
我知道說什麼可以打動員工的心,知道怎樣的公司讓員工願意賣力工作,也把這些想法貫徹在行動上。
但是,隨著公司規模逐漸擴大,員工的年齡層幅度變廣,每個人的立場也各不相同。我在結婚之後,才終於瞭解有家眷的人在想什麼。
能夠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立場思考,絕對有助於拓展工作。每當我能夠瞭解對方的立場,就覺得自己身為經營者,又得到了成長。
瞎猜對方的心思絕對無法打動人心。




打擊率三成三分三厘的工作哲學
從機率無法瞭解任何事,
但有一件事很明確,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都受到機率的支配,
但人們很容易遺忘這件事。

※見城徹
在職棒的世界,如果打擊率能夠保持三成三分三厘,毫無疑問可以成為首席打者。在一場比賽中,一名打者大約會站上打擊區四次。其中一次選擇四壞球上壘,在其他三次中,只要擊出一支安打,就可以領先所有打者。
聽起來似乎很簡單,但要持續三打數一安打的成績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雖然偶爾也會有五打數五安打的情況,打者認為只要繼續保持,打擊率就會不斷上升,甚至覺得既然那天能做到,第二天、第三天也能夠做到。
於是,即使遇到他不擅長球路的球,也會揮棒,即使壞球也揮棒。最後,自己的打擊姿勢走了樣,陷入了泥沼,打擊率就會下降。
工作就像打棒球。假設有一個企畫出乎意料的大獲成功,企畫者當然樂翻了天,覺得是自己的實力導致成功,期待下一個企畫也大獲全勝。於是,就忘了過去的做事方法,改用自己不習慣的方法做事。
以我個人的經驗,這種情況通常無法成功。非但不會成功,而且還會招致很大的失敗。
成功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如果無法認清這種不尋常,很可能會搞垮自己。
勝利時更要保持冷靜,檢討可能導致下一次失敗的原因。在成功的那一剎那拋開成功經驗的身段最美,成功只是過程中的某一點,必須立刻回到原點。
新興行業中,不少曾經風光一時,卻很快就凋謝的人,往往都因為獲得大勝而忘了原本的「打擊姿勢」。
比賽當然有輸有贏,五打數五安打的情況不可能永遠持續。
堅持自己的打擊姿勢,維持三打數一安打,保持平均水準,才是持續成功的祕訣。


※藤田晉
因為持續不景氣,最近的企業經營都以減少浪費為主流,但做生意不是一定伴隨著浪費嗎?
所有企畫中,慘遭滑鐵盧的機會通常會比成功來得多,更不可能所有企畫都能夠順利達陣。
眼前的利益當然會讓投資者眉開眼笑,但如果一味杜絕浪費,只追求成功,當遇到重大失敗時,就會無力招架。
舉例來說,體脂肪率低時,身體曲線固然優美,一旦感冒,由於缺乏脂肪,很容易發展成一場大病。對公司來說,這種情況也是非常危險的狀態。如果做生意的成功機率接近百分之百,當然沒有問題,但事實上,失敗的機率高於成功。
我認為做生意需要某種程度的脂肪,失敗的企畫、在關鍵時刻能夠運用的勞力、避免樹敵的公關費……。能夠接受這種浪費的從容,有助於中長期的持續發展。
學生時代,我曾經去麻將館打工,以千圓的時薪當職業牌搭子。我從麻將中學會了比賽時的直覺。
比賽時的直覺,就是藉著縱觀全局,感受當時的氣氛所產生的直覺。想要孤注一擲時,不能光看自己手上的牌,必須觀察對手和整體氣氛瞭解局勢。
做生意和打麻將很像,沒有人一開始就想輸,但打麻將和做生意一樣,不可能每局都贏。四個人打麻將時,胡牌的機率永遠都是四分之一。
不會打麻將的人往往會忘記機率只有四分之一這件事,偶爾贏了,就得意忘形,以為自己特別厲害;不小心輸了,就自暴自棄,自慚形穢。
在工作上,必須保持「平常心」,保持冷靜面對任何可能發生的情況。



畢卡索的立體派抽象藝術,藍波的軍火商
只有徹底追求標準的人,才能超越標準,
只有徹底投入某個行業,在某個行業奮鬥,
才能看到全新的風景,
任何新的商業模式都不可能馬上就成功。

※見城徹
不懂繪畫的人,看了畢卡索的畫,可能以為他專門畫那些奇形怪狀的繪畫作品。
其實,畢卡索的畫有牢固的基礎。他在年輕時,曾經畫過很多精緻的素描,簡直可以媲美照片。
隨著年紀的增長,他的畫風也逐漸變化,經歷立體畫時期,完成了重大的飛躍,正因為他有牢固的基礎,才能畫出抽象畫;正因為他經過徹底鑽研,才能開創繪畫的新時代,成為舉世聞名的畫家。
在文學界中,有一個創作了嶄新的傑作,十幾歲就改寫文學史的天才詩人藍波(Arthur Rimbaud)。
藍波的詩無論是《地獄的季節》(A Season in Hell),還是《靈光集》(Les Illuminations),都結合了很多幻覺,乍讀之下,往往難以理解。
但是,藍波在初期寫了很多美麗的抒情詩,正因為他曾經挑戰古典詩,才能有飛躍性的進步,寫出「我發現了,發現了什麼?發現了永恆,發現了和大海融為一體的太陽」「啊,時光啊,來吧,陶醉的時光啊,來吧」這種蕩氣迴腸的詩句。二十多歲時,他如棄敝屣般拋棄了詩歌,去非洲當了軍火商。正因為藍波在文學上達到顛峰後才做出這些行為,所以才會留下光輝的傳說,才會充滿吸引後人的神祕感。
想要創造嶄新的事物,想要變革,首先必須徹徹底底和標準、傳統、古典這些基本打交道。如果缺乏這個基礎,乍看之下的新事物,只是唬人的鬼面人而已。
這個道理不光適用於創意產業,任何產業都一樣。我經常對下屬說,充分瞭解基礎的人,雖然會暫時耗費不少時間,但總有一天會得到成果。如果不充分瞭解基礎,就想要走捷徑,幾乎都會栽跟斗。因為往往只瞭解皮毛,缺乏根基。
想要創新,首先必須徹底學習基礎。
只有追求極緻的基本,才能超越基本。


※藤田晉
我在大學時期,曾經打工為免費報紙拉廣告,而且我很認真工作。因為我覺得如果未來想要創業,成為經營者,累積實際的經驗更有幫助。
由於是打工,所以不是抽成制,而是領時薪,如果想要偷懶,隨時都可以偷懶。但是,我每天拜訪一百家公司,漸漸培養了業務員的基礎。
大學畢業後,在人力銀行工作的那一年,我也賣力工作。每天都搭末班車回家,週六、週日也去公司報到。
為了學習做生意的基礎,我埋頭苦幹,當作為自己未來創業進行投資。
進公司後不久,就參加了為期三週的新進員工進修。學習了遞名片的方式、搭計程車的學問等商場禮儀。當時,我很想趕快投入實務工作,對乏味的進修內容感到很不耐煩,但是事後回想起來,當時學到的這些很有意義。很多學生創業家,也就是在學生時代就成立公司,成為經營者的人,常常嚴重缺乏社會常識,他們必須自行從頭學起,但往往會在當事人完全沒有察覺、意想不到的地方栽跟斗,事後需要花很長時間才能挽回。我很慶幸自己進入一般企業學習基礎,省去繞一大圈遠路。
網路業界會讓人以為是一個只追求新奇、獨特創意的行業,事實並非如此,如果缺乏商務人士應有的基礎,就很難獲得成功。
網路業界的年輕人看到那些千載難逢的成功案例,內心抱著一絲期待,覺得自己的創意搞不好也能帶來驚人的商機,但大部分人都宣告失敗。大企業中那些上了年紀的經營者都認為網路業是年輕人的天下,經常不負責任的把網路方面的業務交給年輕員工處理,當然很難得到成功。
畢卡索曾經在年輕時代畫過很多感覺像是照片的基礎繪畫,這件事就十足證明了這個說法。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