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愛倫坡 密碼學 ……時下最流行的街頭尋寶?
一本從愛書人、推理迷,到遊戲玩家皆不忍釋卷的冒險小說


★經典文學結合推理解謎,讀者在伴隨主角解開謎題的過程中,一邊訓練邏輯思考能力,一邊拓展文學視野,認識當代文學大師。
★從故事背景,到裡面的密碼線索都和「書」息息相關,各種有趣的內容肯定會令愛書人愛不釋手。
★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完美五星好評;亞馬遜網路書店、青少年圖書館協會、美國書商協會等重量級書評媒體年度選書。


文學經典變身闖關密碼,
唯有勇於冒險的愛書人才能贏得勝利!

獵書遊戲是風靡全球的尋寶遊戲,但遊戲中尋找的不是寶藏,而是各式各樣的書。熱愛閱讀的玩家們透過解謎尋寶的競賽,與其他人交流對書籍的愛好。

對十二歲的艾蜜莉來說,舊金山無疑是最棒的城市,因為這裡不僅是獵書遊戲的發源地,還有機會親眼見到遊戲創辦人葛斯華德。然而,就在她搬到舊金山的第一天,就傳來葛斯華德遇襲昏迷不醒的消息,預計發表的新遊戲也被迫延期。

因緣際會下,艾蜜莉和新鄰居詹姆斯找到一本愛倫坡的《金甲蟲》,並且發現書裡暗藏玄機,很可能與葛斯華德來不及公布的新遊戲有關。為了解開謎底,艾蜜莉和詹姆斯鍥而不捨的追尋線索,渾然不知攻擊葛斯華德的凶手已經找上他們,危險也一步步逼近……

作者簡介:
珍妮佛‧夏伯里斯‧貝特曼(Jennifer Chambliss Bertman)
珍妮佛.夏伯里斯.貝特曼在舊金山灣區長大,從小是個熱愛閱讀、遊戲、謎語,喜歡做白日夢的孩子。她最喜愛的任務之一是可以負責計劃遊戲和活動的康樂股長。貝特曼從十八歲在紐約曼哈頓雜誌社實習,從此之後一直都在出版界工作。她擁有藝術碩士學位,主修文學創作,現在和家人住在科羅拉多州,《獵書遊戲》是她的第一本小說。
作者網站:http://jenniferchamblissbertman.com/

譯者簡介:
卓妙容
台灣大學會計系畢業,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企管碩士。曾任職矽谷科技公司財務部十餘年。喜歡在文字裡悠遊多過在數字裡打滾。現為專職譯者。翻譯作品有《血衣安娜》系列、《松林異境》三部曲、《尤達大師神祕檔案》、《翻轉.動物大地圖:一邊學一邊玩的折疊地圖書中書》等三十餘本。

內文試閱:
第三章
租來的搬家卡車駛上山坡,離開舊金山市中心,人行道旁的樹木枝頭冒著嫩芽,窗戶外的鐵條換成了種花的木籃。爸爸將車轉進一條非常陡的馬路,坡度之大讓艾蜜莉很驚訝怎麼全部的東西沒有滾過一個又一個的十字路口,摔到最底下的一條街上。
搬家卡車減慢速度,在一棟建築物前停下來。艾蜜莉曾在租屋網站上看過它的照片,新房子的高度遠遠超過它的寬度,產生了一種彷彿它屏住呼吸、擠進兩旁房屋中間的錯覺。
「在這裡,一定要記得拉手煞車。」爸爸一邊說,一邊把手煞車拉起來。「準備好了嗎?」
艾蜜莉瞄了時鐘一眼。葛斯華德先生的新遊戲發表會再過一分鐘就要開始了。她爸爸敲了敲自己的太陽穴,那是他自創的「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的手語。
「我讓收音機繼續開著。我知道你不想錯過任何消息。」他說。
他推開車門發出嘎吱聲,跳上馬路,和艾蜜莉的媽媽、哥哥在人行道會合。媽媽在皮包裡翻找,拼花洋裝的下襬隨風飄揚,在她的腳踝邊相互追逐。馬修拖著腳步在原地繞圈,一隻手舉在眼睛上方遮蔽陽光,打量著新家的環境。他不對稱的髮型很容易讓人產生錯覺,以為他歪著頭,可是其實並沒有。她哥哥一點都不在乎他們又要搬家了。從來都不在乎。馬修擁有傳說中彩虹吸引妖精般的神奇能力,不管到哪裡從來不缺朋友,而且對要和朋友分別同樣不放在心上。他認為自己將來會成為世界級的搖滾巨星,而這些不過是他建立廣大歌迷基礎的初步工作。
聽到收音機提到「葛斯華德先生」的名字,艾蜜莉的注意力一下子被拉回去。主持人說:「有聽眾朋友從現場打電話進來,他們說葛斯華德先生到現在都還沒出現。」
「還沒有出現?」艾蜜莉對收音機發問。
「你還在線上嗎?」主持人問。
一個女人的聲音回答:「是的,我現在正在圖書館,但是我們到現在都沒看到他的人影。現場已經開始騷動,我旁邊有個傢伙大聲咆哮他在浪費所有人的時間。可是,我不知道……我自己是有點擔心。因為葛斯華德先生不是那種會放大家鴿子的人,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突然間,艾蜜莉相信她知道為什麼葛斯華德先生沒有出現。這一定是計劃好的,是他新遊戲的一部分!他假裝自己失蹤了,而新遊戲就是要找到他,和兩年前他設計的萬聖節網路謀殺探案差不多。真聰明,這實在是太妙了!
她媽媽敲了敲副駕駛座的窗戶。
「趕快下來幫忙搬箱子!」媽媽的聲音透過玻璃傳進來。
艾蜜莉走下卡車,一陣帶著鹹味的清涼海風拂上她的臉頰。她可以聽到遠方傳來的微弱的動物叫聲,心裡猜想是不是來自她讀過的、會躺在三十九號碼頭棧板上曬太陽的海獅?她站在陡坡上,俯視整座城巿和巿區後方的大片海灣。距離這麼遠,她當然看不到海獅,海上的帆船就跟她的指甲差不多大小,所以海獅大概只有她臉上的雀斑那麼大吧?
她動手卸下搬家貨車上的箱子,腦中想像著葛斯華德先生會怎麼利用自己的失蹤啟動新遊戲。也許有什麼東西已經事先藏在他原本要出現的圖書館,也許他會將訊息藏在獵書遊戲的網站上。
三樓的窗戶嘎吱一聲滑開了。雖然他們的新家看起來像一棟狹窄的三層洋房,但是艾蜜莉從租屋網站中知道其實每一層樓都是一戶公寓。一個比她的父母年紀還大的亞洲女人站在打開的窗戶旁。
「你擋住車道了。」那女人大喊。
「哈囉!」艾蜜莉的爸爸脫下棒球帽,擦乾額頭上的汗水,將帽子拿在手上揮舞。「你是李太太吧?我們是你的新房客格蘭恩一家。我們只是在搬東西,搬完就會把卡車還給租車公司了,不會太久的。」
「把車子移開,不然我要叫警察了。」房東太太說完,用力關上窗戶。
「房客守則第一條:她很重視她的車道。」馬修說。他一隻腳踩在車庫門前,另一隻腳踩在水溝邊。「可是這個根本算不上是車道吧?對不對?」
「確實,連一輛車都停不下。」艾蜜莉回答。
馬修盤著腳坐下。「坐個人還差不多。」
艾蜜莉笑了。她有時都忘了,只要不是拿她來開玩笑,她哥哥可以是多麼有趣的一個人。
房子的前廊有三扇門,每扇門通往一戶公寓。艾蜜莉等著媽媽拿鑰匙開門時,她注意到右邊的那扇門開著,裡面那道樓梯通往李太太住的樓層,一個和艾蜜莉年齡相仿的男孩坐在台階上,小心的在《謎題神力》雜誌上寫字。她猜他大概是李太太的孫子吧?
媽媽推開他們家的那扇門,門後是通往二樓的樓梯。當其他人上樓時,艾蜜莉故意留在最後。那男孩生著一頭黑髮,最特別的是他有一綹閃亮的頭髮從腦後探出頭來,彷彿他剛睡醒似的。他抬頭看著艾蜜莉。
「剛搬來嗎?」他問。
艾蜜莉嚇了一跳,臉紅了。她是不是瞪著男孩太久,被他發現了?
她舉起裝滿衣服的塑膠箱。「我是來送披薩的。」
男孩看著她,眨了眨眼睛。她本來是想表現幽默,但也許聽起來很愚蠢。她轉身走上樓梯,在離開之前看到男孩的嘴角微微上揚。
到了樓上,艾蜜莉看到爸爸把箱子扔在前廳地板上,張開雙臂,轉了一圈。「啊!感覺就像甜蜜的家啊!你們說對不對?」
「我倒覺得比較像是一戶家徒四壁的公寓。」艾蜜莉一邊說,一邊把塑膠箱放在地板上。
「這個房間是我的!」馬修的聲音從走廊傳過來。
「嘿,不公平!」艾蜜莉跑過馬修占為己有的房間,往剩下的那間臥室內部看去。它和這棟建築一樣又長又窄,衣櫃的門斜切過一角,艾蜜莉很驚訝的發現櫃子居然是三角形的,而非正常的方形。她從來沒用過三角形的櫃子。房間的窗戶緊鄰著隔壁棟的房子。艾蜜莉打開玻璃窗,伸出手臂,她的指尖幾乎可以碰到鄰居的房子。
這時,她房間上方的窗子突然打開了,艾蜜莉趕緊把身體縮回去,害怕李太太會探出頭來,斥罵她不該摸隔壁的建築。但是她沒聽到有人說話,只聽到一種持續吱吱作響的聲音。
她一直將注意力放在隔壁的房子上,沒看到窗戶旁垂掛著一條繩子。原來房子的外牆上裝了一個滑輪組,繩子就是固定在三樓和二樓的滑輪上,尾端綁著一個生鏽的小錫桶。當桶子降到她面前時,三樓的窗戶便關上了。
艾蜜莉不明所以的拉過桶子,看看裡頭裝了什麼。她拿出一張紙,除了一個九宮格,上面只寫了一句話:「飛進紅鶴戲院,進入空巢。(Fly into flamingo theater, enter empty nest.)」
艾蜜莉又念了一次。嗯,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她靠著窗戶往上看,可是上頭一個人都沒有。
字條一定是住在三樓的男孩送來的。可是紅鶴戲院是什麼東西?她怎麼可能飛到那兒去呢?這個九宮格又是怎麼回事?看起來像是井字遊戲,可是上頭沒有圈也沒有叉啊?
艾蜜莉從馬尾拉出鉛筆,坐在地上開始研究那張紙。因為這個句子裡處有亂碼,所以她不認為它被加密過。她重新排列字母,猜想它會不會是顛倒字母順序構成的字。
媽媽靠在房間門框上。「趕快來幫忙!你要破解線索,以後有的是時間。」
「我不是在弄獵書遊戲的東西。」艾蜜莉嘟囔著說。但是有時候休息反而能夠幫助她以不同的角度看謎題,所以她把鉛筆插回馬尾,起身下樓。
樓梯上的男孩還是坐在一樣的位置,埋首在雜誌裡,完全看不出來他剛才用小錫桶送出了一個謎語。唯一不同的是他脖子上圍了一條蓬鬆的紫色圍巾。真奇怪,天氣明明很暖和,艾蜜莉還穿著無袖上衣呢!
艾蜜莉站在搬家卡車旁,不確定是否要問那男孩關於錫桶和紙條的事。可是,她要怎麼問呢?你送了這個給我嗎?呆子,不然又會是誰?難道會是李太太嗎?我應該拿它怎麼辦呢?可是如果她真的開口問了,就等於是宣告放棄解謎,而艾蜜莉可不是一個會放棄的人。
「你在做什麼?」馬修站在她身後問。
艾蜜莉的臉一下子漲紅了。她發現自己不只在腦中想像對話,居然同時做出了各式各樣的手勢。她一把抓起卡車上離她最近的東西,結果抓到了她裝滿書的行李箱。
「我在找這個。」她說,把行李箱放到地上。
「呃,好吧!」
塞滿書的行李箱重得不得了,艾蜜莉一次只能拖上一個台階。
「你能不能走得更慢一點?」馬修問。
「這個真是超級重的。」艾蜜莉哼了一聲,望向自家似乎看不到盡頭的樓梯。「如果你趕時間的話,越過我先走吧!」她說。
馬修拿著他的滑板和背包擠過她身邊。艾蜜莉坐在行李箱上喘氣,一邊偷偷望向李太太家的大門。那個男孩除了圍巾之外,現在還多戴了一副游泳蛙鏡。艾蜜莉驚訝的噢了一聲,然後馬上用手遮住嘴巴。可是他卻表現出沒發現她站在那裡的樣子,繼續在雜誌上塗塗寫寫。
感覺上她似乎花了一個小時才將行李箱拖上二樓。在這段時間裡,爸爸、媽媽和哥哥不斷在樓梯上來來回回,卻沒有一個人停下來幫忙。她得到的唯一反應只有媽媽的一句:「我早告訴過你,不要把所有的書裝在一起。」
她一邊搬,一邊在腦子裡搜尋之前曾在獵書遊戲見過的謎題,想從中找到破解方法。九宮格應該是最重要的關鍵,不然用不著把它畫上去。邏輯謎題會用到九宮格,可是那張紙上的東西怎麼看都不像。
艾蜜莉把行李箱推到房間的角落,再一次拿出那張紙和鉛筆。她試著從句子後面往前讀,沒有任何意義,然後她將每個字的第一個字母拼在一起……
「F-i-f-t-e-e-n。十五。」她大叫。
每個字的第一個字母拼在一起變成了十五。這絕對不是巧合。可是十五又代表了什麼?如果那是答案,又是什麼的答案?而且這樣還是沒辦法解釋為什麼要畫九宮格啊……
「啊!是魔術方陣!」艾蜜莉興奮的將鉛筆丟入空中。
魔術方陣就是在一個正方形裡填入一串連續數字,讓每一行、每一列、每一對角線的數字相加總合全都相同,像是在一個三行三列的九宮格中填入數字一到九,總合一定都是十五。她在科羅拉多州尋找一本叫做《莎士比亞的祕密》的書時學過魔術方陣,當時那本書被鎖在一個藏起來的箱子裡,她利用解決方陣的數字打開了上面的號碼鎖。
艾蜜莉解完男孩的魔術方陣後,它看起來像這樣:

8 1 6
3 5 7
4 9 2

她把紙條扔回錫桶,拉動繩子,將它送上男孩的窗口。然後她跑回樓下,在樓梯口跳來跳去。這一次,男孩頭上又多了一雙馴鹿角的頭飾。艾蜜莉咯咯笑著。
「萬聖節到了嗎?」她爸爸經過樓梯口往上走時喃喃自語。
李太太的聲音從三樓傳出。「詹姆斯(James),麻煩你上來幫忙!」男孩看都沒看艾蜜莉一眼,就跳起來跑上樓梯,麋鹿角頭飾上的鈴鐺隨著他的腳步叮叮噹噹響個不停。
「檢查一下你的錫桶。」艾蜜莉在他背後大喊,希望他有聽見。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