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田次郎暨百萬暢銷著作《鐵道員》之後,又一感動人心的最高傑作。淚與笑交織成的溫馨情節,帶給你全新的閱讀感動。吳念真(名導演)、李崗(名導演)、蔡岳勳(名導演)林水福(輔仁大學日研所比研所兼任教授)、喻小敏(博客來網路書店圖書部經理真情推薦2006年日本改拍同名電影(伊東美咲、成宮寬貴、西田敏行主演)2007年中文版小說,感動全台灣當死亡突然到來,你對這個世界還有多少眷戀?最讓你牽掛的是什麼呢?是親人、伴侶、還是工作?如果有機會重返陽間,讓你完成最後的心願,你會選擇用什麼方式,向摯愛的親友做最後的告別?現年46歲、擔任百貨公司女裝部課長的椿山和昭,因過勞而猝死。他走過白色娑羅樹包圍的筆直道路,來到了「中陰界公所」。
在那裡,所有的死者都必須接受審判。生前無罪的人可以直接搭上通往極樂世界的手扶梯。生前曾犯錯的人,必須參加懺悔課程。椿山接受的竟是「邪淫之罪」的課程。參加者聽完課程後,只要按下桌上的紅色按鈕表示懺悔,就可以消除罪過,前往極樂世界。椿山卻堅持不肯按下按鈕,他不認為自己犯了「邪淫之罪」;最重要的是,他的心裡還有太多的牽掛,他必須想辦法回到陽世。得到允許「遣返」的他借由美貌女子的身體回到陽世。根據冥界的規定,他不能洩漏自己的真實身分,否則會有「很可怕」的事發生……以美女身分回到陽間的椿山,引起不少的風波,還發現他生前不知道的許多秘密。失智的爸爸、年輕貌美的妻子、聰明乖巧的兒子、忠心耿耿的部下、相交多年的友人,周圍最親密的人們都藏有不能對他人透漏的秘密,而這些秘密竟然都與他有關。有兩全的犧牲、有為難的背叛、有同情的不捨、還有自毀愛情的無私。椿山借著他人的身體,聆聽自己不知道的另一個人生。除了椿山以外,遭到誤殺的幫派老大與死於車禍的小學男童,也同樣想重返陽世,完成未了的心願。遣返的期限到頭七為止,時間所剩無幾,他們是否能夠順利完成各自的心願?又將會惹出什麼樣的風波呢?椿山語錄
這世上有一百種戀愛,其中九十九種都是騙人的,為什麼呢?因為那都是為了自己而談的戀愛。
唯一的真愛,是為了所愛之人奉獻的感情,可以不要命、不要錢、不要尊嚴,也可以拋棄自己的幸福。
愛錯人,就像一排扣子第一顆扣錯了,要重新來過就得花上更多的時間。扣錯的扣子隨著歲月流逝而愈來愈多,最到後,這排扣子雖然有點醜,但不知怎麼地卻讓人很心安。
自己總是相信拚命工作才是真理,卻一直忽略做為一個人最親近、最應該好好重視的事情。無視爸爸後半輩子的生活、自以為妻小是自己的附屬品。
死亡一點都不可怕,人們之所以會感到恐懼,是因為面對未知的事物,是因為不曉得自己將何去何從,只是這樣而已。其實要面對的,只有少少的痛苦,以及與所愛的人暫時分別的心傷,就跟搬家一樣吧。
活著的時候,不要浪費時間嘆氣,人生並不像你想的那麼長。再怎麼傷心、生氣、煩惱,都一定要一步一步向前進,站在原地向後看的人,絕對不會幸福。

作者簡介:

淺田次郎原名岩田康次郎,1951年12月13日生於東京。

1991年,以《被拿到還得了》一文在文壇初試啼聲。

1995年,以《搭地鐵》獲得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

1997年,更以《鐵道員》一舉奪得日本文學大獎直木賞,奠定了他在日本文壇的地位。

淺田次郎的文章風格體裁多變,在《椿山課長的那七天》中他以幽默風趣的筆調嘲諷官僚制度的不合理,引人發噱;同時又能以深刻的心理描寫,刻劃出真摯的親情及愛情,令人為之動容。充滿淚與笑的溫馨情節,贏得廣大讀者的回應;2006年松竹映畫翻拍成同名電影,由人氣女星伊東美?及演技派影星西田敏行領銜主演,在日本頗受好評。

譯者簡介:

賴庭筠政大日文系畢業,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堅信「人生在世,開心才是正途」。

目前已出版的譯作有《小柴犬和風心3-日日是好日-》、《小柴犬和風心4-又是美好的一天-》、《你可以活多久─預知壽命測驗-》、《時尚方程式》、《阿娜答得了憂鬱症》。其餘請見網誌。http://www.wretch.cc/blog/hanayu

TOP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旅程的意外收穫/蔡岳勳(導演)那天一早,要搭機前往北京,是難得單獨的一個人。手上只帶著護照和這本書當隨身的行李。從飛機滑行開始,翻開書頁準備來打發一個長長的旅程。結果,這一路上,就一直不停的被作者創造的世界給牽掛住了,為了不想跟書裡面的故事分開太久,就連在香港機場轉機的路上也沒停,一面走路找登機門,一面還要繼續看著書。作者的想像,很有意思,讓千百年來中國人對死亡與地獄的印象有了一種全新的視野,那是特別的。作者很輕鬆的描繪著深刻的敘述,而且動人之處,來的超乎期待,也非常震撼,像是「獻杯」...
»看全部
TOP

章節試閱
想不起來。不管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椿山和昭一面走在開滿純白娑羅花的路上,一面拚命地想著。這裡到底是哪裡?而我又是要去哪裡呢?眼前這條寬廣的馬路,單向就有三個車道,它筆直地就像是一直延伸到地平線的那一端;偶爾會有些速度很慢的車子經過椿山的身旁,而行道上人影稀疏,他們行走的模樣看來也十分悠閒,大夥兒就這樣緩緩地走著。倏地,椿山察覺自己也是以相同的步調向前邁進,而後他在一棵行道樹底下停住了腳步。他抬頭仰望水嫩欲滴的綠葉,原來娑羅樹也能長得那麼高啊,此時,他想起了家門前的那棵娑羅樹,白色的花苞已然微...
»看全部
TOP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