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
各位半途收養妖狐寶寶的爸媽們,請謹記以下照顧守則:

❶ 不可以餵牠吃人類。
❷ 切記狗狗跟狐狸是敵人。
❸ 管你是公是母,他說你是媽咪,你就是媽咪♥
---------------------------


恭喜你,當爸爸惹(?)



★ 尖端原創藍月銷量王!新人獎得主、《鋼鐵仁與小辣椒》作者子陽轉戰翼想本推出暖萌新作!
★ 萬人粉絲團見證!超人氣刀劍插畫名家Taro芋頭全心打造亮眼美圖!
★ 腐腐劇情 戀戀深情 暖暖家人 帥帥角色 萌萌正太!一次滿足你所有需求!
★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海報 +全彩人設+ 黑白插圖+ 超萌Q圖!


「其實呢……你不是我親生的啦!」
「呃……」
「就這樣,我九點要開會,別介意唷~」
別介意?鬼才不會介意啦!

一早起來就被老爸通知姑姑過世了、自己不是親生的,
而她家有隻圓圓軟軟萌萌嫩嫩的小妖狐嗷嗷待哺,
從今往後他必須為寶寶貢獻奶爸的人生……
看著小妖狐閃閃發光的大眼睛,
高中生雲熙敏表示:我的壓力有點大!

【人物介紹】

姓名:雲熙敏
年齡:16
性別:男
身高:165
職業:高中生
背景:因父母離異而養成獨立、堅強的個性,但心底仍渴望著親情。個性善良,不喜歡麻煩別人、會主動關心,笑容是治癒武器。

姓名:張孝誠
年齡:19
性別:男
身高:170
職業:大學生
背景性格:戴眼鏡。在同學面前沈默寡言,對雲熙敏就能自在說話。愛講一些有的沒的,很照顧雲熙敏,青梅竹馬,仰賴手機,會上網找一些不知道能不能用的除靈祕笈。

姓名:雲夏
年齡:36
性別:男
身高:178
職業:經常飛來飛去的人生勝利組
背景性格:年輕爸爸,性喜浮誇、奢華,工作能力強,但回到家就很懶散。很受女性歡迎,和老婆離婚後掙得撫養權,等雲熙敏上高中後他就去上海工作,只固定匯生活費回來。

作者簡介:
子陽
國立政治大學畢。
文字質感細膩,對白幽默風趣,擅長奇幻架構與電影般的動態描寫,認為寫作就像表演,每一場都是對自我極限的發揮。
作品:《黑袍守護者》、《鋼鐵仁與小辣椒》、《妖狐寶寶飼養法》……持續創作中。
臉書:子陽 Parker
噗浪:www.plurk.com/animia
部落格:animia.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 《鋼鐵仁與小辣椒》

繪者簡介
Taro芋頭
畫圖,原創、同人。
taro27723.lofter.com/

譯者:
Taro芋頭

內文試閱:
「小熙,是我啊!你最帥氣迷人的爸爸,有沒有想我啊?我知道你一定很想我的,畢竟爸爸這麼久不在家,不過我是在賺錢,絕對不是在外面鬼混喔!啊哈哈~~我知道小熙是好孩子,一個人生活一定沒問題!」
「是……」雲熙敏苦笑著。
「對了,我是打來跟你說一件事的。」
「什麼事?」
「其實呢……你不是我親生的啦!」
雲熙敏愣了幾秒,「蛤?」
他有沒有聽錯?難道自己還沒睡醒?
「你是我妹——也就是你姑姑撿到的棄嬰,不是你媽那個賤女人生的,也不是我在外面播的種,我沒有胡來喔,哈哈哈!」
「爸……」雲熙敏汗顏,怎麼會有人這樣形容自己的老婆?噢不對,是前妻。
電話另一邊的聲音沒聽出雲熙敏的無力,仍很雀躍:
「姑姑本來是想自己養的,可是姑姑那種人連自己都養不活了,只好拜託我這個薪水高、學歷高的優質長男,啊哈哈,姑姑死後我才想起這件事,不好意思現在才告訴你,你不會在意的吧?」
「呃……」
「就這樣了,我九點要開會,掰~」
不等雲熙敏發言,電話就被切斷了。
雲熙敏的腦子好像「轟」的一聲,要炸開了!
突然被告知這種事……鬼才不會在意啦!
這算什麼?整人玩笑嗎?
他不是雲家的小孩、不是爸爸也不是媽媽親生的?

***

放學後,雲熙敏和張孝誠約好了要去雲家老宅,整理姑姑的遺物。雲熙敏的姑姑因病去世,在醫院結束三十二歲的人生,雲熙敏沒有在姑姑住院時去探望她,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姑姑住院,事後覺得遺憾,但時光不能倒回。
鑰匙插入鎖孔,轉開。
自從爺爺、奶奶去世,沒有結婚生子的姑姑就一個人住在老宅,雲熙敏小時候和姑姑感情很好,但爸媽買房搬走之後就沒聯絡,再聽到姑姑的消息已經是住院、接著不到三個月就去世了。
大門發出「伊呀」聲,充滿霉味的空氣在陽光的照射下,都是灰塵。
兩人打開窗戶通風,他們小時候在這裡玩耍過,雖然跑跳和嘻笑的聲音聽不到了,但兩人並不覺得自己像踏入陌生境地,因為張孝誠也見過姑姑,他還看過姑姑的書。
姑姑生前是位作家,是擅長說故事的那種吧?聽說姑姑好像什麼都寫,風格被認為有種古典美,但姑姑的美卻不古典。姑姑剪了一頭短髮,出門會穿香奈兒款式的套裝,雲熙敏小時候覺得姑姑化妝很有趣,桌上的瓶瓶罐罐好像魔法藥水,把姑姑變成了異世界的人,所以他特別喜歡看姑姑化妝。
有一次,姑姑要去和出版社的人開會,雲熙敏睡過頭,醒來時姑姑已經打扮好了,他為此吵著不去上幼稚園。
『我要看姑姑化妝!』
『我要看姑姑化妝!』
姑姑當然不可能卸了再化,她早就出門了。雲熙敏被爸爸送去幼稚園的時候,連自認口才很好的爸爸都不知道怎麼跟老師解釋。
『我兒子喜歡看女人化妝?這……是不是有點詭異啊?』當時的雲爸不斷在思考這個問題,聽說到了寢食難安的地步。
雲熙敏和姑姑就像姊弟;有一次,雲熙敏聽張孝誠說「沒爬過樹的不算真男人」,他就爬了附近公園裡的大樹,但上的去下不來,是姑姑在下面接著他的,還好兩人都沒摔傷。由於爸爸、媽媽都很忙,雲熙敏在幼稚園畫的圖只有跟姑姑炫耀,姑姑會摸摸他的頭、稱讚他,他一直覺得從姑姑眼中看出去的世界,一定是最美的,誰叫姑姑心地善良、從來不會想著害人呢?
「小熙,我們要做什麼?」張孝誠自備擦汗毛巾和手套,像個工人,「姑姑沒有小孩,你爺爺、奶奶也死了,財產的順位繼承人是你爸,可是你爸在上海有房子,他不打算回來住吧?」
「嗯,所以他說要委託房屋仲介把這裡賣了,叫我來整理姑姑的遺物。」
「怎麼整理?」張孝誠有種進到舊書店兼倉庫的感覺,他心想,一定是房子太久沒住人、空氣品質不好,絕對不是姑姑生前不愛整潔、東西用完就亂放、沙發下還有餅乾屑,不!他不敢講死人的壞話,尤其是姑姑,想都不敢想!
「要的就搬回家,不要的就丟。」雲熙敏說得輕鬆,「你看有沒有你要的書,姑姑的收藏很豐富。」
老宅除了客廳和廚房,還有三個房間,一間是姑姑的臥室,一間是爺爺奶奶的、後來改成儲藏室,一間是雲熙敏爸爸的、後來改成書房,姑姑平日就在書房寫作。
雲熙敏推開書房的門,景象映入,彷彿是衝擊過來的一顆球、直接打進他眼裡;姑姑坐在電腦前寫作、手指敲著鍵盤,背後有個人捏著她長期僵硬的肩膀。
那個男人有一頭銀色長髮,以紅色髮帶繫著半邊,凌亂中的美感有如被風吹過的滄桑,流竄一絲神奇的魅力,有點優雅、有點野放。男人的手指跟他的背影一樣纖細、修長,如果姑姑打字的聲音像淙水瀑布,男人就是舒緩淅瀝聲的圓石,他給人一種安定心神的力量。
沒有看錯吧?
他沒有看錯吧?
曾經有一個人站在姑姑身後,不是嗎?
「……熙!小熙!」
張孝誠晃了晃雲熙敏的肩膀,才讓雲熙敏回過神來。
他一直在注意雲熙敏的表情,他想,雲熙敏一定很難過,畢竟他以前跟姑姑的感情很好,為什麼雲熙敏沒有去見姑姑最後一面?雲爸就不用說了,人在海外,但雲熙敏一旦知道姑姑生病,一定會過去照顧她的,為什麼沒有呢?
那瘦小身軀所要承受的孤寂,可以分一點給他沒關係。
「小熙。」張孝誠走到雲熙敏身邊,順手整理起桌上的文件,「慢慢來。」
「啊?」雲熙敏眨眼,一時不懂對方的意思。
「我沒辦法說『我懂你』,因為那不科學,人與人之間是不可能百分之百瞭解的,可是——!」張孝誠突然大喊,他雙手按住雲熙敏的肩膀,雲熙敏嚇一跳。
「可……可是什麼?」雲熙敏被困在張孝誠和電腦桌之間,想走卻走不開,加上他看張孝誠難得一臉認真,只好跟著認真。
「可是……啊……嗯……該怎麼說呢?」張孝誠在思考。
思考怎麼樣才是最適當的措辭,因為他不能光說一些好聽的話,那顯得太無關緊要了,要努力、加油這些話像在否定,好像不夠努力所以才要再努力——什麼叫太溫柔?什麼是太嚴厲?他不會懂雲熙敏的心情,他不懂沒有吵架的手足、沒有噓寒問暖還被你嫌囉唆的爸媽是什麼感覺,他不懂自己把燈打開、自己把燈關起來,空蕩蕩的家裡沒有說話的對象是什麼感覺。
因為他沒有單獨生活過。
他很幸運。
所以,即使他想安慰,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可是……」他只好很小聲地說:「我會在你身邊。」
「……噗哈!」雲熙敏笑了,「我沒事。」他拍拍張孝誠的手,讓他放開,「說這種話好像在逞強,但我沒有。」
張孝誠又在雲熙敏臉上看到微笑。
看到那雖不虛假,但有種說不上來的感受的微笑。
「這幾年我沒跟姑姑聯絡,但我覺得姑姑一定過得很好,不然她不會寫出這麼多的作品!」雲熙敏雙手張開像在擁抱書架,眼神引以為傲,「姑姑是天生的藝術家,她看待生命的方式與常人不同,如果我們為她難過,她反而會生氣的。」
桌上的草稿字跡凌亂,除了姑姑本人,大概沒人看得懂。
姑姑出了很多本書,不能說每一本都賣得很好,但姑姑在市場上有一定的知名度,她俐落的打扮與作風在在顯示她是「專業人士」,她或許和外人的互動不熱絡、獨居簡出,但姑姑不是一個存在感薄弱的女人。
張孝誠瞥了小玩偶一眼,即使雲熙敏說隨便拿,他還是先去祭拜一聲再拿吧!
不然他不安心——沒錯,姑姑就是有這種「氣勢」。
雲熙敏的表情很像姑姑,他們都有堅強的基因,就算獨自一人也能活下去;這個時代的人們不斷建立有如社群網站的人際關係,為數眾多卻不熟悉,孑然一身是不是有點怪異?
也令人擔心……
「我知道了,開始幹活吧!」
沒辦法分一點關心給雲熙敏,寂寞的人變成了自己,本末倒置了呢!

「對了,姑姑的編輯要她留下來的稿子,包括手稿和草稿,好像是要辦紀念會,撈最後一筆。」
「撈最後一筆是你爸說的吧?」
「嗯。」
「垃圾拿去倒了沒?」
「呃,嗯……」
房子至少有三個月沒住人,廚房裡有很多該丟的東西,你問有什麼?不要想!不要想像!很可怕!
張孝誠以為自己是來「搬東西」的,所以他穿戴都很像工人,但經歷「廚房一役」之後,他把工人手套換成橡膠手套、臉上戴著隔絕味道的活性炭口罩,腰間掛著百分之七十五的酒精和臨時去便利商店買的除臭劑,他全副武裝,要繼續跟廚房奮戰下去。
「我去了。」
「辛苦你了……」雲熙敏覺得自己真是交了一個好朋友,超有良心的好朋友。

張孝誠拿大垃圾袋和長夾子,負責要丟的。雲熙敏負責要留的,他把電腦主機拆下來、和桌上的文件一起裝箱,打算待所有東西都裝好,再聯絡搬家公司派卡車來載。
「喂,這是什麼?」
雲熙敏轉頭,張孝誠的夾子正夾著一隻蟑螂乾屍。
「……!」
雲熙敏被嚇到了,但他忍著沒有任何反應,張孝誠自討沒趣,把乾屍丟進垃圾袋裡。雲熙敏趁張孝誠背對他的時候,用(不知為何會出現在書房的)逗貓棒搔張孝誠的脖子,張孝誠被詭異的觸感嚇得連聲尖叫,雲熙敏大笑。
「好啊你……」
「喂喂喂,夾過蟑螂的不要靠近我!」
雲熙敏跳上姑姑小歇用的沙發,張孝誠以長夾當作武器威脅,兩人在狹小的空間躲來追去,書架上的超商集點公仔掉下來、塑膠袋像旗幟飄揚,兩人各執一方,本來就不整齊的書房變得更亂了。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喔!啊~~」雲熙敏抓起不知道哪來的絨毛玩具朝張孝誠丟,張孝誠用長夾當球棒揮,但他揮「夾」落空,絨毛玩具黏在他臉上!
黏?
雲熙敏一時傻眼了,張孝誠覺得鼻孔有點塞住,他把絨毛玩具抓下來,打算丟回給雲熙敏,但這一抓才發現那是顆淡黃色的毛球,沒有眼睛鼻子。
「這啥?」
不丟了,張孝誠把毛球塞進垃圾袋,突然!毛球自己動了!
那觸感有點怪,好像會蠕動生長的海藻,張孝誠嚇得放手,毛球竟彈了起來!先是撞到天花板吊燈、接著撞倒書架,雲熙敏也嚇到了,他護著頭、躲開飛過來的毛球。張孝誠拿垃圾袋當「捕蟲網」,但毛球動作飛快,他的動作就像撲蝶少女,一點用也沒有。
「小熙,後面!」
雲熙敏來不及閃開,毛球正中背部!
兩人都以為會很痛,畢竟毛球彈到天花板的時候可是把燈泡撞破了,但雲熙敏一點都不痛,而是有點……癢?
「不!」張孝誠拿出長夾像抽出長劍,「不要動!」
兩人面對面,但張孝誠一直後退,「你在幹嘛?」
「不要過來!你的背很可能已經被怪物寄生了!」
「白癡啊,一定是什麼東西勾到了,快幫我弄下來。」雲熙敏看張孝誠的表情有古怪,而且沒有要幫他的意思,只好用手去摸。
毛球改黏雲熙敏,但背後的東西摸起來不像毛「球」,而像一片……一片?毛球變形了嗎?變成「一片毛皮」?毛皮會動,它沿著雲熙敏的背往上爬,爬到左肩、脖子的地方,癢癢的,卻很柔軟。
「酷~」張孝誠像看到靈異事件,眼睛睜大之餘不忘用手機拍照。
「……」雲熙敏對袖手旁觀的好友不抱任何希望,但他並不感到害怕,他用手碰肩膀上的毛,那團毛忽然「抬起頭」,伸出兩個尖尖的耳朵和尖臉,四肢成形,小手爪抓著雲熙敏的衣服,毛皮變成一隻小狐狸,而且那張臉好像在笑!
張孝誠和雲熙敏先是對看一眼……
「牠是你姑姑養的嗎?」
「我哪知道!」
小狐狸蹭了蹭雲熙敏的脖子,先不論牠為什麼能像猴子「抓」住雲熙敏的衣服,小狐狸非常可愛,融化了兩人警戒的心,張孝誠放下夾子,雲熙敏則伸手碰碰小狐狸的腦袋,小狐狸很乖,牠用鼻子回碰雲熙敏的手,就像表示友好。
「……」張孝誠此時心聲只有三個字:好想摸!
他也很想摸、超想摸,但他克制自己不要伸手,因為那太危險了,野生動物身上是有病菌的!
「哈哈,好癢喔!」
「啊!」張孝誠來不及阻止,小狐狸就伸出粉嫩的舌頭,舔舔雲熙敏的臉頰,雲熙敏完全不怕,他雙手抱著小狐狸,一條蓬鬆的尾巴伸出來,在底下晃啊晃。
小狐狸的尾巴和他身上的毛一樣,是淡黃色的,但仔細看會發現摻雜著銀色,淡黃色的是胎毛,等小狐狸長大變成銀狐,一定很漂亮。
「你是我姑姑養的嗎?叫什麼名字?」雲熙敏忍不住用親暱的口氣說話。
「哼,牠哪會回答?」張孝誠有點不高興,他不是因為看到雲熙敏和小狐狸鼻子碰鼻子,而是覺得和動物胡搞瞎搞很髒,他絕對不是因為對那個動作很可愛,他也想做想得不得了。
「對了,姑姑住院後就沒回家,誰餵小狐狸吃飯?」雲熙敏突然擔心起來,「你一定餓壞了吧?」
「那種可疑的東西你還問牠吃飯沒,要是牠把你當晚餐怎麼辦?」張孝誠絕對不是因為雲熙敏關心小狐狸但自己沒份,哼,他才沒那麼幼稚。
「好可愛喔好可愛~乖乖~」雲熙敏陶醉在「抱抱」的觸感裡,人家說寵物能療癒人心,果然不是假的,「姑姑一定有幫你取名字對不對?你叫什麼名字?」
這時,一陣強風吹進室內,吹起了滿地的紙,強得令人張不開眼,張孝誠趕緊去把窗子關上,費了好大的力氣,但當紙張落地……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