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2015動漫節華麗登場,簽名會資格秒殺,
超人氣暢銷作家吾名翼,重磅巨型未來感新作,開打!


★ 特別獻映,好禮大方送
◆ 精美拉頁海報!
◆ 華麗全彩機密人設資料!


★ 蘋果日報、博客來、金石堂全制霸,超人氣暢銷作家吾名翼新作上場!
★ Pixiv特推繪師ツバサ,傾力呈獻多幅精美設定插圖!
★ 吾名翼 × ツバサ × 翼想本,三翼聯手,完美結合!

罹患「無愛症」的涼星,討厭這世上所有的男性,
一有男人靠近,腦中的「狂暴」便會讓她失去理智的出手──
這世上沒有男人入得了她的眼……也沒有人打得過她。

前「靈斬師」吾命,被政府吊銷了合法「切割情感」的執照,
現在經營著一間只招待女性的花茶店「Intro」。
據說,這間店可以讓每個女性顧客都感受到愛!

謀求解藥的涼星進入花茶店尋找「愛」,
卻因為被眾多美少年服務生殷勤包圍而再次暴走!
但店長吾命卻輕輕鬆鬆地制住她、取走她所有狂暴。

「好久沒有這麼輕鬆過了……」
想不到竟然有打得贏她的靈斬師,涼星決定──
「喂,讓我包養你!」
「……蛤?」

凶暴少女與腹黑美青年的尋愛之旅,開始了。





作者簡介:
吾名翼

中二病患者。黑髮紅眼魔王控。喜歡在大街上一邊疾走一邊構思,所以經常撞樹撞電線桿。喜歡一切與遊戲有關的設定,但因為「遊戲恐懼症」,電腦裡沒有安裝任何遊戲。時常詞窮,就像現在。於是,嗯哼哼~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mouzhiyi
FB:https://www.facebook.com/nametsubasa

【繪者簡介】
ツバサ
隨心而繪。
聯絡用:ruvleugel@gmail.com
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212091

內文試閱:
全彩頁的雜誌,一整面都在宣傳一家叫「Intro」的花茶店。
讓每個女性顧客感受到愛的奇妙花茶店!
依照著深藍色的門牌號,涼星在一處稍顯隱蔽的拐角找到了「Intro」。
「Intro」的店面裝修是歐式的童話風格,配上小巧精緻的盆栽花作為店外裝飾,從外觀上來說倒是十分符合女性的喜好。
透過店門兩邊帶有印花圖案的玻璃牆,涼星看到了店內熱鬧營業的氛圍。
更緊地握住拳頭,讓指甲紮入掌心的疼痛壓制住內心的暴躁,涼星用力地深吸幾口氣,才走上臺階,推開玻璃門。
掛在門上的風鈴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一個栗色頭髮的男服務生聞聲,抱著菜單小跑到涼星跟前:「歡迎光臨。請問幾位?」
服務生的聲音非常得明朗,姣好的容貌加上熱情的笑容,給人一種爽朗親切的印象,很能擄獲女性顧客的好感。
除了涼星。
好不容易壓制住的暴躁因為對方的出現而再次膨脹,像火焰一般在涼星的胸口燃燒起來。
——糟糕,好想揍他!我已經想像出他被揍飛的畫面了!
涼星知道,她應該在暴走前馬上離開,但張開嘴,想到雜誌上對「Intro」的介紹,她頓了頓,最後還是咬緊牙關低下頭,盯著腳尖用生硬的口吻回答:「一個人。」
「一個人嗎?好的,請您跟我來!」
服務生微笑地朝涼星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後帶她來到了一處幾乎沒有顧客,位於店內隱蔽角落、相對安靜的雙人座位邊。
放下菜單,服務生熱心地問:「需要我為您推薦本店的特色產品嗎?」
暴躁值蹭蹭蹭地不停往上升,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涼星拿去克制暴躁,她根本無心去看菜單上那些花花綠綠的照片和介紹。
推開菜單,涼星直奔主題:「愛。」
「什麼?」
「我想要點能夠讓人感到愛的東西。」
服務生愣一秒,露出了會意的笑容:「我覺得『冰花』這款花茶很適合您哦!」
「就這個!」
「好的,請您稍等。」
抬頭,她環視了一圈店內的情形。
店內只有女性顧客,而服務生全是外貌身材各方面都很不錯的男性。
他們有的在店內端送茶點,有的則和顧客嘻嘻哈哈地坐在一起聊天,店內的氛圍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涼星認知中的花茶店,反倒更像是……
牛郎店。
得出答案的同時,厭惡感油然而生。
服務生把一杯淡藍色的飲料放倒涼星面前後,自說自話地在她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
兩人間的距離一下子縮短至不到三十公分。
「你做什麼?」
瞪大眼睛,涼星感覺自己煩躁得快要噴火了,而對方絲毫沒有注意到這點。
他笑咪咪地說:「本店的特別規定——絕對不可以讓客人落單!所以在您離開本店之前,我都會坐在這陪您。」
「唔!」
——不、不!麻煩你快點讓我落單吧,你坐在這會有生命危險的!
「妳有什麼心煩的事都可以跟我說。我看的出來,妳很不高興呢。此外,這杯冰花是我為您調製的,它是本店最降火的飲料,希望您喜歡!哦對了,配方我不能告訴您哦。」
「它是降、降火的飲料?那麼……愛呢?」
服務生「嘿嘿」一笑,抬手指向自己:「我會努力讓妳感覺到愛的!」
啪。
涼星聽到了理智崩斷的聲音。
狂暴順著血液「蹭蹭蹭」地直衝進大腦。原本涼星為忍耐暴躁而扭曲的五官此刻放鬆了下來。
耳邊,外界的聲音彷彿都被隔絕了。
涼星只聽到自己活動起五指關節發出的「嘎達嘎達」聲,還有……從她喉嚨裡發出來的,冰冷得沒有一絲任何情感的聲音:
「給你三秒鐘離開我的視線。現在,三……」
「咦?」
「二。」
「我……」
「一。」
倒數聲落下,涼星了鬆開拳頭。
她將滿是血漬的右手掌貼在桌邊,僅憑單手之力,便輕鬆地掀翻了擋在她和服務生之間的桌子。
轟——
桌子與牆面相撞,看似堅固的桌子應聲散架。桌上,盛滿飲料的玻璃杯、裝飾用的白瓷花瓶,還有一些裝有香料的小瓶罐碎了一地。
突兀的撞擊聲在花茶店炸開,淹沒了除音樂以外的所有聲音。
受到驚嚇,大家紛紛閉上嘴巴,循聲望去。隨即,他們看到到了一個全身都籠罩在超低氣壓中的少女。
橙紅色的燈光從上方直落到少女的身上,濃重的陰影遮蔽了她的容貌,唯有一雙金銅色的眼眸從陰影中突顯而出,泛著令人恐懼的殺意。
她抓起椅子,當機立斷地朝坐在她對面的服務生掄去。
「啊啊——」
完全不明白自己怎麼得罪涼星,服務生慘叫著從椅子上直接癱坐到地上,椅腿飛快地從他頭頂擦過,疾駛而過的風鑽入頭皮,他的大腦刹那間空白了。
「報警、趕快報警,叫員警來啊啊!」
「大家不要驚慌,出口在右手邊!」
「店長,你不要光站看著啊,快點想辦法!」
「妳這傢伙,給我住手!」
「啊啊啊啊啊啊——」
……
著急的、驚恐的、憤怒的……亂七八糟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一些服務生們把金屬餐盤當作盾牌,一窩蜂地撲向涼星。
他們想要從涼星手中救下無辜的同伴,但是徹底暴走的涼星危險指數直逼滿點,無論是誰,只要稍稍靠近她,就會遭到她的無差別暴力攻擊。
她走過的地方,所有的椅子和桌子都在她的魔爪下變得四分五裂。殘骸被她甩得到處都是。
現場一片混亂。
其實,混亂的還有涼星本人。
她的耳朵從拿起椅子的那刻起就再也聽不到外界的任何聲音。
眼前的畫面似是動態模糊了一般,白濛濛的,她什麼都看不清。
她只能依稀感覺到一種很可怕很糟糕的東西密不透風地包裹住她,它讓她的呼吸變得困難,讓理智像困獸被鎖在意識中、無法回到現實。
她想要把它丟掉,卻怎麼都丟不掉。
——可惡。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狂暴在失控間持續升溫,直至有一雙冰涼的手從後面抱住涼星的腦袋。一個含糊的,被放慢兩倍速的聲音闖入了涼星的無聲世界裡。
他一遍、一遍地說著:

——「不要怕,涼星。」——
——「很快就會好了。」——
——「現在請妳閉上眼睛,好好休息吧。」——

分不清是那雙冰冷的手,還是那個慢速的聲音澆滅了在意識中燃燒的狂暴。
情緒像是坐上跳樓機,從暴走的最高點瞬間跌到平地,大腦接受不了這樣明顯的情緒落差,隨之陷入空白。
恢復意識,再次睜開眼睛時,涼星發現自己已經不在那家花茶店內了。
常年聚集在她腦中,時常一觸即發的狂暴像是消耗完畢了一般,消失得乾乾淨淨。
涼星難得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不過涼星沒能因此高興太久。因為很快涼星又發現,她現在正身處在一個光線很暗的房間裡。
試著活動了下手腳後,涼星決定更正——
她現在正被人五花大綁在一張其硬無比的木質椅子上!
雙手被手銬反銬在椅背的木杠上,胸部以下的部分,包括雙腿都被麻繩一圈圈地纏滿。任涼星力氣再大,也沒法從中椅子上掙脫。
涼星和椅子位於靠窗的地方,只是煙灰色的遮光布遮住了光源,唯有很細微的光從遮光布與地面相接的縫隙透出,在這個昏暗的空間裡,顯得格外亮眼。
左側,涼星只能看到一個離她最近的矮櫃子,櫃子上面擺著的東西,黑乎乎的涼星看不太清楚,她猜應該是花瓶之類的裝飾瓶。
——唔……我現在算是被人綁架了嗎?
想起曾在電視、漫畫和小說上看到的綁架情節,涼星煩躁地磨磨牙,開始計算自己的存款還剩多少。
——個、十、百、千、萬……很好,存款基本OK!
——等會兒我至少可以把五名綁架犯統揍進醫院了!希望綁架犯的數量不要低於五個,否則根本就不夠我揍啊!
稍稍幻想了一番綁架犯被自己揍飛的蠢樣,涼星很不在狀態地逗笑了自己。
「哈哈……」
「很高興?」
「哈哈是啊。」
「真厲害,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被綁著還能笑得那麼高興。」
「……哈?欸欸欸欸欸——?」沒想到這個房間裡還有其他的存在,而自己竟然毫無察覺,涼星瞪大眼睛,驚愕地來回張望。「什麼、什麼東西!別躲在角落裡,給我滾出來!」
黑暗中,涼星什麼人影都沒找到。但是那個帶著笑音,聽上去很有磁性的男聲還在持續。
「躲?我沒有躲啊?我就在妳身邊。」
「身邊?」
「嗯,準確的說,我……」那個聲音頓了頓,短暫的死寂後,他帶著微涼的氣息,在涼星的左耳邊再現:「就在妳身後哦。」
渾身的寒毛齊刷刷地豎了起來。涼星彆扭地向後轉頭。瞥見一張可怕的鬼面的瞬間,她的心臟突然加速,彷彿快要從嗓子蹦出。
「唔哇!」
只聽「啪」的一聲,涼星連人帶椅子整個仰面摔倒在地上。像隻笨拙的烏龜,無法翻身的涼星被迫以坐姿躺在地上。
透過這個角度,她看到了房頂,還有一個站在她身後,從上方俯視她的身影。
他取下了把涼星嚇得不輕的鬼臉面具。
藉著幽暗的光線,涼星再次看到了那雙曾在人群中觀察她的猩紅色眼睛。狹長的鳳眼因為笑意而完成漂亮的月牙形。
「哈哈哈,涼星妳還是和從前一樣怕鬼啊。」
對方的笑聲在涼星聽來超級刺耳。可是最讓涼星感到刺耳的是,那個人居然叫出了她的名字!
「以前?你認識我?」
「當然,我們認識很多年了。妳不是看到有關我的報導,所以來找我的嗎?」
「你的什麼報導?」涼星覺得他們兩個根本不在一個對話頻道上。
「Intro這家花茶店是我開的啊?難道妳只是恰巧路過這?妳不會還沒認出我吧?」紅眸中的笑意當即轉為苦惱。「嘶……妳等等!」
他扶起被綁在椅子上的涼星,接著轉身走到窗邊,「嘩啦」地拉開厚厚的遮光布。
刺目的陽光透過落地窗闖入房間,跟隨遮光布揚起的細小塵埃被陽光照得透亮,在光線所能照到的範圍無規則地飛舞。
雙手被反銬在身後,無法用它擋光的涼星花了很長的時間才適應了日光。她瞇起眼睛,看向依靠在落地窗邊青年。
她看到了一雙帥氣的黑色皮質機車靴,洗得有些發白的牛仔褲,雖然有點舊,但褲子貼身的直通設計將青年原本就很好看的腿型襯托得更為修長、筆直。
青年身著純白色的V領T恤和藍黑色的長款風衣,環抱在胸前的雙手則戴著黑色的手套。再往上,涼星看到了青年的臉。
他有著足以讓所有女生嫉妒的白皙的膚色,和彷彿沒有一絲瑕疵的膚質。高挺的鼻梁讓眼部的輪廓顯得特別深邃,因笑而抿起的雙脣,向上彎起的弧度恰到好處,笑意蔓延至那雙瞇起的紅眸鳳眼,給人一種邪氣的感覺,視線一旦與他對視上,就會被他緊緊地勾住。
暗藍色的頭髮,髮型從正面看是很普通的短髮,如果微微向後側移視角就會發現,他的脖頸後有幾縷及腰的長髮,被他用黑色的緞帶束起。
涼星確定,像他這樣外貌如此優秀的男性,不管放到什麼地方,都會瞬間成為女性的焦點、獲得她們的青睞。
如果她曾經在哪見過他,她一定不會忘記──

因為青年的模樣,正是最容易惹她狂暴的類型!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