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第一集簽名特裝版一百本開賣8分鐘內完銷,因大量讀者湧入導致博客來當機3分鐘!
出版當日即稱霸博客來、金石堂總榜第一名!
大量讀者抱怨前一天晚上為了搶購都無法睡覺、卻仍搶不到的秒殺「客訴級巨作」,王者再臨!


☆☆ 特別獻映,四重好禮大方送 ☆☆
◆ 第一重:精美拉頁海報!
◆ 第二重:華麗全彩機密人設資料!
◆ 第三重:爆笑內頁插畫!

★ 超人氣暢銷作家吾名翼,重磅巨型未來感完美戰鬥大作續刊,旋風登場!
★ 《世界重組》加《罪惡螺旋》,暢銷保證!蘋果日報、博客來、金石堂全制霸!
★ 2015動漫節華麗登場,達成《世界重組》簽名會資格及《罪惡螺旋》特裝版雙重秒殺!
★ Pixiv特推繪師《開動吧!炮灰》、《格物師的歷史書》ツバサ,傾力呈獻多幅精彩設定及插圖!
★ 吾名翼 × ツバサ × 翼想本,三翼聯手,完美結合!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我把需要拯救的她……忘記了……

涼星和吾命去參加「愛之歌姬」零祭夜的演唱會,
據說她的歌聲可以讓人感受到愛!但他們卻失望了……
本想掉頭離開,但大量暴徒搭乘直升機突然闖入,
飄滿各色光點的鋼絲從機艙內竄出,來人是……迪烏斯!

大型石塊落下!紅髮少年八目隼在槍林彈雨間出面救了涼星!
但零祭夜卻被抓走了……而後迪烏斯發出宣告:
「零祭夜就被我關在某處,找到她的人將給予千萬獎賞,
如果四十八小時後沒人找到她──我就直播如何殺掉她。」

「怎麼去聽個演唱會都會出事?」
吾命幫她拿走了狂暴,如果可以,涼星真想幫他拿走霉運。
但是……他最大的霉運,似乎都來自她……
「看來,只能把妳關起來調教成和平體質了。」
「……咦?」

缺愛少女與瀟洒青年的日常,照舊很刺激。

作者簡介:
吾名翼
中二病患者。黑髮紅眼魔王控。喜歡在大街上一邊疾走一邊構思,所以經常撞樹撞電線桿。喜歡一切與遊戲有關的設定,但因為「遊戲恐懼症」,電腦裡沒有安裝任何遊戲。時常詞窮,就像現在。於是,嗯哼哼~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mouzhiyi
FB:https://www.facebook.com/nametsubasa

繪者簡介:
ツバサ
隨心而繪。
聯絡用:ruvleugel@gmail.com
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212091


內文試閱:
超人氣歌姬零祭夜首場於東八區的演唱會即將開幕。
館內,懸掛在舞臺四周的大型LED屏上正在做著最後五分鐘的倒數計時。
歡快愉悅的音樂透過音響環繞在亮如白晝的體育館之中,伴隨著無數粉絲們的呼喚聲,場內的氣氛被炒得越來越高。
「好吵。」
場外,完全不急著入場的涼星正一邊揉著被噪音吵得嗡嗡作響的耳朵,一邊捧著一大桶爆米花往檢票口的方向緩步前行。
吾命不緊不慢地跟著涼星。
期間,好些抱著各式各樣螢光物品的男性粉絲從他們身邊急匆匆地跑過。
感受到異性的存在,而且還是一大波,盤踞在涼星胸口的怒火噌噌地向著頭頂直冒。
「可惡!大家為什麼都喜歡來那麼吵的地方聽歌?在家放CD,音效不會更好嗎?」
握緊拳頭,涼星磨牙抱怨。
身為和異性靠太近就會暴走的無愛暴力女,涼星對這種充滿人體沙包的演唱會完全沒有興趣。
如果不是想親耳聽一聽「愛之歌姬」零祭夜的歌聲,確定她的歌聲是否能夠幫自己填補「愛」這個情感的空缺,涼星現在就想調頭走人!
至於被她拖來陪同的吾命,他的臉上始終帶著甜膩的笑容,像是含糖量極高的煉乳,涼星越是看他,想揍他的欲望就越強烈。
涼星無法從他的表情上看出他是期待還是無趣。
「也許大家就是喜歡這樣吵吵鬧鬧的感覺吧?」脫下右手手套,吾命微笑地把手放倒涼星的頭頂,「需要我現在先拿出一點妳腦袋裡的『狂暴』嗎?」
「啊啊,不用!我的忍耐力可好了,不會那麼快暴走。」
穿過髮絲傳達至頭皮的溫度有些微涼,涼星煩躁地拍開他的手,然後她胡亂地抓了抓碎發,驅走對方留在她頭上的觸感。
「倒是吾命你,在外面得小心使用能力。萬一被誰看到,惹出不必要的麻煩,那就糟糕了!」
「這會兒應該沒人會注意到我們兩個吧?」
「那我們也得小心謹慎!你忘了吾翎的話了嗎?你這半年的表現可是關係到你能不能拿回靈斬師執照!」
兩年前,吾命似乎因為做了什麼違法的事,而被EUA吊銷了靈斬師的執照,留下了據說很糟糕的案底。
涼星不知道那件事是什麼。
不過只要吾命不主動告訴她,她就不打算追問。
畢竟,已發生的事情,涼星沒有有任何讓它不復存在的方法。沒必要因為好奇讓吾命再去回憶那些糟糕的東西。
她不喜歡看吾命的笑容,但不代表,她想看到笑容從吾命的臉上消失。
而且……現在的狀況已經算是很好了吧?
經過迪烏斯和情感垃圾場的案件,EUA准許吾命成為涼星的私人靈斬師,並且承諾,如果半年內吾命沒有再濫用能力,做違法的事情,EUA就會根據他的實際表現和能力,重新給予他靈斬師的執照。
尋找愛的過程中,她得到了吾命的幫助。反過來,自己又能幫助吾命拿回執照,涼星覺得這是一件兩全其美的事。
當然……十八歲的死線壓在那,半年的時間既長又短。
涼星尋找愛的過程,遠不止說的那麼簡單。
搖搖腦袋,涼星趕忙驅走可能會讓自己低迷的想法,氣勢滿滿地總結道:「總之,這半年我們要好好努力!爭取半年後,你拿回靈斬師的執照,我順利找回愛!」
「呵呵……好的。」
「唔!可惡,不准對我笑啦!」
咧牙朝笑得足以閃瞎眼睛的吾命揮揮拳頭,涼星逃一般地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演唱會開始前的最後一秒,涼星和吾命趕到了門票上印的位置前。
剛坐下來,跳動搖曳的光束、LED幕布「啪」地全數熄滅。
黑暗中,嘈雜的八萬人體育館驟然安靜了下來。
這個沉溺於夜色的場館被人們手中的螢光棒照得宛若星辰。
短暫的寂靜過後,節奏明快、風格可愛的旋律透過館內立體音響響起。
一束炫目的七彩的光於舞臺中央亮起,身著華麗表演服的粉紫色長髮少女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少女跟隨音樂的節奏翩翩起舞。
黑暗中,燈光僅僅灑落在她一人身上,仿若是她自身閃閃發光著。長至腰下的秀髮、裝飾用的蝴蝶結蕾絲帶,還有百褶裙襬輕揚。
特製3D攝像機將少女的虛擬立體影像放大數倍,投放在她的身旁。
攝像機從遠景、近景和特寫三個角度拍攝少女,遍布體育館各個角落的LED幕布上清晰地放送著舞臺上的畫面。
無論是身處離舞臺極近的內場粉絲,還是有一定距離的看臺粉絲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少女的舞姿。
「兩指交叉就能反轉螢幕,腳底對天大腦也能走路;雙手究竟該用來做什麼,我只想讓它跟節奏揮舞。」
借助耳掛式麥克風,少女婉轉而動聽的歌聲於場館迴盪,震撼人心。
燈再度亮起,光依循音樂節奏變換顏色。
對著一臺攝像機,少女畫了一個大大的愛心。
通過投影技術,無數泛著炫光的虛擬音符從她劃過空氣的指尖飛出。
由音符組成的愛心慢慢地擴大……然後,它們似精靈一般四散,飄滿整個舞臺。
「one two one two one two dadadada~」
少女用可愛的音調唱著「嗒嗒」。
「啊啊啊啊啊阿夜啊啊啊——」
「阿夜我愛妳啊啊啊——」
……
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即刻爆發——
位於看臺的粉絲們紛紛伸長握著螢光棒的手,衝到護欄前,高呼零祭夜的名字。
唱完前幾秒前奏,粉紫色長髮少女揮高右手,微笑地朝臺下的粉絲們,熱情地打招呼:「晚上好,各位!這裡是零祭夜!感謝你們今晚能來參加我的演唱會!」
萬人的聲音竟一點點地疊在了一起,將「阿夜」二字回應給舞臺上的少女。
嘴邊來不及咀嚼的爆米花掉到了地上。
第一次見識到演唱會的現場氛圍,涼星嚇到了。
瞪大眼睛,一時間,她不知道自己是在震驚少女的歌聲,還是粉絲們聽到她歌聲後變得狂熱的反應。
他們的雙眼彷彿快要變成愛心。
「怎麼了,涼星?」關注著涼星的表情波動,吾命俯身湊到她耳邊,放大聲問,「剛剛,零祭夜的歌讓妳感覺到愛了嗎?」
將右手心按在胸口,涼星認真地感受了下自己的心跳,「……沒有。除了特別想揍人,讓他們馬上安靜的衝動感之外,我沒有其他的感覺!」
「看來愛之歌姬的聲音對妳不管用啊。」
「對我沒用嗎……」涼星垂下肩膀,「那吾命呢?她的歌聲對你管用嗎?你有感受到愛嗎?」
「嗯?」吾命一愣,他略顯呆滯地和涼星對視了兩三秒,然後,鳳眼中融進了更多的甜膩的糖分。「這可真不好說呢。」
「為什麼?」
吾命笑而不答。
他指指離遠處通向出口的樓梯:「既然對妳沒用,那我們就回去吧?」
「哼嗯,走吧。」
反正演唱會的票是羽鳩送她的,涼星不會心疼。
把雙拳塞進褲子口袋裡,涼星站起來,跟在吾命身後,穿過那些完全沉浸在零祭夜歌聲中的粉絲,往樓梯的方向走。
「對了,明天妳來intro嗎?我請妳喝茶。」
「不要。」涼星想都不想地拒絕,「我對喝茶沒興趣。」
「呵呵,別那麼快拒絕啊。最近我在研究新的花茶,妳來給我點意見吧。就當我今天陪妳出來的還禮?」
「唔……」提到還禮,涼星立馬改變了主意,「要是你不介意我喝茶之餘,拿你的服務生練會兒拳,也不是……不可以。」
「我還需要他們招待客人,不能讓妳隨便揍。明天就請妳去二樓,我的房間喝茶吧?」
「無所謂,隨你——」
「欸欸欸欸那是什麼?」
「是直升機啊啊啊!」
驚呼中斷了涼星和吾命的閒聊。
前方幾個擋在過道上的人仰望天空,吵吵嚷嚷地喊著什麼。
思緒被拉回到場內,涼星這才注意到,館內的粉絲沒有再喊「阿夜」,零祭夜也沒有繼續唱歌。
旋律仍在持續。
音樂中混入了逐漸清晰的、發動機的轟鳴聲。
所有的人注意力都被拉向夜空。
循聲望去,涼星看到了兩架向露天舞臺逼近的直升飛機。兩條軟繩掛在其中一臺飛機艙門兩側,有三個黑漆漆的人影吊在繩上。
「這是演唱會的特別節目嗎?竟然找來直升飛機,還真大手筆啊……」
「不像是節目。」瞇起眼睛,吾命看向LED螢幕上一臉茫然無措的零祭夜。
很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兩架直升飛機停靠在正對體育館上空。
繩子末端距離地面至少還有百米,繩上的三個人影四周亮起無數涼星和吾命再熟悉不過的情感光點!
——他們是情感使用者!
得出結論的同時,通體覆蓋螢光的武器在光點中顯現。
獲得武器,繩索上的三人對準體育館開始瘋狂掃射!
灼熱的鐳射刺破夜色,瞬間擊穿看似堅固的鋼架牆體,鋪天蓋地的炸裂聲和人們高分貝的尖叫聲緊接而至。
舞臺上,零祭夜的經紀人和保鏢試圖衝上臺護送她下來,可那些持槍的暴徒明顯是衝她而來的。
鐳射精准的射塌了舞臺上方的鋼架和吊燈——
轟!
震耳欲聾的轟隆聲過後,懸掛在舞臺上的鋼架整片墜落。
一根飄滿各種顏色光點的鋼絲從一架直升飛機機艙內竄出,纏繞住鋼架,為它鍍上光芒。
金屬自動扭曲變形,化為圓柱形的牢籠。
柔弱的歌姬零祭夜被困在了灰煙彌漫的舞臺中央!
舞臺下,現場的工作人員打開了場內十個安全出口的門,場內警衛竭力維持秩序,然而現場早因這波突如其來的攻擊陷入失控。
槍林彈雨間,夜晚的空氣染上了硝煙和血腥味,視野中的畫面變得渾濁不堪。近八萬人群人們一窩蜂地往臺階下衝。
來不及抓住吾命,毫無防備的涼星被湧來的人群擠離了吾命!
計算上呆毛的長度,涼星的個子仍舊連一迷六都沒有。混入人潮中,她只有被淹沒的份。吾命伸長了脖子,也找不到她的身影。
「涼星?涼星妳在哪?」
「啊啊你踩到我的腳了!」
「不要擠,都說了不要擠了!」
「涼星!涼星!」
「啊啊啊啊啊——」
吾命的呼喊中揉進了其他人的叫喊。
涼星依稀能聽到,但就是分辨不出他的方位!
雙腳幾乎觸碰不到地,身體被擠到離階梯很遠的地方。
來自身邊人的黏熱溫度透過薄薄的衣料,從四面八方擠壓著涼星。金銅色的眸底,狂暴之火愈燒愈烈。
「唔!可惡,該死……」
指甲嵌入掌心,細微的痛覺勉強拉扯住涼星的意識不被狂暴奪走。
咬緊牙關,涼星掙扎著從擠滿人的過道爬上後排無人塑膠椅子。視野一下子變得開闊,她趕緊四處張望,尋找吾命的身影。
身下黑壓壓的全是人。好在吾命的存在感實在太強,涼星很快找到了吾命。吾命恰好回頭也看到了站在椅子上的她。
張開嘴,涼星未能喊出他的名字,對方猩紅的眸子驟縮:「涼星,頭上——」
「頭上?」
抬起頭,涼星看到一大塊被鐳射射穿,往下墜落的石塊!
「!」驚愕凍住了四肢,涼星的腦袋頃刻間空白。
眼看著石塊就要砸中自己,驀地,一股異樣的勁風,攜著些許金色的光點飄進了涼星的眼中。
一名紅髮少年從樓上的看臺躍下,踩著過道邊緣的護欄,從人們頭頂上飛躍而過,穩穩地落在涼星跟前的椅子上,正面迎擊石塊!
石塊與燃燒著金色火焰的大刀相撞,被粉碎成砂礫,四處飛濺。
繫在短髮間的頭帶迎風飛舞,目視下方舞臺的紅髮少年頭也不回地催促道:「別愣著,快走!」
「……」
無需得到涼星的回應,紅髮少年轉身跳回到護欄,身手矯健地往下跳。
從他出現到離開,前後時間不過三、四秒。
若不是看到濺落在身上的碎石,涼星幾乎會把剛剛的那幕當作是錯覺。
「涼星,妳還好嗎?」另一邊,吾命穿過人群,跑回到涼星身邊,「有受傷嗎?」
「我沒受傷。剛剛那個好像也是情感使用者的傢伙幫我擋住了石頭。吾命你看到了嗎?」
「嗯……」沒心思理會使用金色情感的陌生少年,牢牢地抓住了涼星的手腕,吾命踩著椅子向階梯的方向走,「這裡太危險了,我們先出去!」
「哦。」
腦袋木木的,還沒有完全從剛才的驚嚇中回過神的涼星任由吾命拉著她走,視線卻不自覺地追尋紅髮少年離開的軌跡,往看臺下望。
她看到了被金色光點圍繞,手持大刀的紅髮少年向著舞臺方向狂跑,然而大批往相反方向跑的粉絲阻礙了他前行的路。
兩架直升飛機,一架吊著負責射擊的暴徒,另一架則趁亂懸停在被牢籠網住的舞臺上。
兩個面覆防毒面具,將自身包裹得密不透風的人手持同樣通體飄著光點的武器,跳出機艙,衝到歌姬零祭夜的身邊。
一人負責擊退牢籠外的持槍警衛,另一人架住毫無還手之力的零祭夜,強行往機艙裡塞。
轟——
一道金色的火焰直衝向直升飛機,彈飛了艙門口的人!
右手持刀,紅髮少年翻身躍上舞臺,隨後——
跟著吾命跳下椅子,過道裡攢動的人頭擋住了涼星的視線。順人流跑出體育館,涼星沒有再看到有關零祭夜、暴徒還有那個紅髮少年的後續。
體育館外,警鳴響徹夜幕。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