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好成績,上好大學,進好公司,不等於成功人生。
父母最重要的任務,是把孩子養成「可以自食其力的大人」。
讓孩子不管在世界哪一個角落,都能靠自己掙一口飯吃。
培養孩子這樣的「生存力」,就從家庭教育開始。

國際趨勢專家大前研一的兩個兒子都曾經從學校輟學(老大於大學時,老二則是國中時),雖然看似在求學時期繞了不少遠路,但都堅強地在這個嚴苛的時代生存下來,目前兩人都是IT產業的經營者。
大前家獨特的教養思維,不怕讓兩個兒子跳脫傳統教育的框架,不用既定思維思考孩子的未來,尊重孩子的天賦,進而淬煉出他們的「生存力」。
大前研一想告訴所有的父母,當我們無法期待學校教育培養出孩子的「自主思考能力」、「洞察力」、「判斷力」、「傳達力」,請從家庭教育開始,讓自己的孩子擁有「自食其力的能力」。

教養,從家庭開始!
大前研一建議你可以和孩子一起這樣做:

◎吃飯時關掉電視,和家人對話
親子間的交流會因此顯著增加。如此一來,你可以更容易掌握孩子想做的事情或煩惱。吃飯時間,每次都可決定一個主題,讓大家進行討論。
難得和孩子一起吃飯,如果說話像學校老師的代理人,淨問些「功課寫了嗎?」的問題,實在沒什麼意義。

◎把「家族旅遊計畫」交由孩子策畫
不只是讓孩子決定旅行時間或目的地,包括航空公司、住宿地點、觀光景點等等,也讓孩子們具體進行調查,甚至是排出暫定的行程,預估旅費。當然,實際旅行時也要尊重孩子所訂立的計畫,按照計畫進行。這麼做可以培養他們對家庭的責任感,讓旅行更有意義。

◎廢除零用錢,給予「家庭工作特權」
為了磨練孩子的獨立心態和對金錢的感覺,建議廢除給零用錢的習慣,而是給予孩子「家庭工作特權」。
如果請外面業者清潔窗戶要支付五千圓,父母可以把這個工作權交由孩子負責,如果他能把窗子擦得像業者一樣光亮,便支付他五千圓,孩子可以從中學到「只要認真工作,就能得到相應的報酬」的觀念。

◎讓孩子參加「夏令營」
培養孩子團體生活的能力和領導力的活動,首推「夏令營」。這些夏令營大都會「讓孩子們組成小隊,由年長者擔任領袖,安排三天兩夜的遠足」,透過小隊合作,孩子自然能養成擔任領導者必要的能力。




作者簡介:
大前研一
Ohmae Kenichi
國際知名趨勢大師。1943年出生於日本福岡縣。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學士,東京工業大學原子核工學碩士,麻省理工學院(MIT)原子力工學博士。曾任日立製作所原子力開發部工程師,1972年進入麥肯錫顧問公司,歷任總公司資深董事、日本分公司社長、亞洲太平洋地區會長。離開麥肯錫之後,仍以全球觀點及大膽創見,為國際級企業及亞洲太平洋地區國家提出建言。
2005年設立日本第一所利用遠距教學的管理研究所「商業突破研究所大學」(Business Breakthrough School, BBT),並擔任校長,致力培養日本未來優秀人才。著作有《美國,再見?》《再起動:職場絕對生存手冊》、《專業:你唯一的生存之道》、《一個人的經濟》(以上均為天下文化出版)、《企業參謀》、《異端者的時代》、《看不見的新大陸》、《無國界的世界》、《新.資本論》、《思考的技術》、《M型社會》、《全球舞臺大未來》、《OFF學》、《後五十歲的選擇》、《即戰力》、《研磨商業力》、《質問力》等書。





譯者簡介:
張富玲
台灣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畢業,曾任職於翻譯公司、出版社,現專事翻譯。譯作以文學小說與生活風格散文為主,有《不能不去愛的兩件事》、《今天也要用心過生活》三部曲,《IN》、《月亮與螃蟹》等書。


駱香雅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輔仁大學翻譯學研究所碩士。曾任職知名日商公司及流通產業,目前為專職譯者,從事商業、科技、法律等領域之翻譯工作,譯有《對症下手輕鬆按,解決60種身心小毛病》、《說對話的技術》、《一分鐘快速記憶法》等書。




內文試閱:
9兒子的休學申請書

老二上國中時,
開始不去學校上課。
我對他說:「你至少忍耐念到高中或大學吧。」
最後我們討論出來的底線是中學畢業。


講不聽的性格遺傳自父母
老二念中學的時候開始不去學校。他念的是早稻田實業的國中部,可以直升大學,但本人卻表示不願升高中。
國中二年級的時候,他近乎拒絕上學的狀態。於是,我給了擅長電腦的他一台電腦,對他說:「你就在家學習,不去學校也行。」解除他的壓力。他的班導師人非常不錯,一直很關懷他,還說:「你不必努力念好所有的科目,只要挑一、兩科好好念就行了……」。
不久之後,那孩子又說:「我還是決定在國中時輟學。」一開始,我勸他說:「你至少忍耐念到高中或大學吧,之後隨你愛怎麼做。」但那孩子心意很堅定。我也曾像一般的父母,說服他:「你至少去念高中吧。」
他拒絕去上學是在國中二年級的時候,因此最後一年我對他說:「你至少念完國中義務教育吧。」最後我們討論出來的底線是中學畢業。他說不想去念高中的時候,已經下了很大的決心,做好覺悟,我也已經好好聽過他本人的意見。
然後,我囑咐他:「不過,不只是休學就算了,出社會以後,你得負起四個責任:對社會的責任,對自己的責任;將來有了家庭,你要對家庭負責;去公司上班,你要對公司負責。身而為人,重要的是要善盡這四個責任。」
兒子的夢想是當個電腦程式設計師,靠這自食其力。於是他拚命找了很多以「自行創業的方法」為主題的書籍來讀,我對他說:「我是經營顧問,這種事我還幫得上忙。」結果兒子回答我:「我不會給老爸你添麻煩。」
然後,他總算從國中畢業,如同他所聲明的,他不想升高中,自己迅速提交了休學申請。
收到他的休學申請,老師嚇了一跳,問他:「以前不曾有過這種案例,這件事你父母同意了嗎?」
兒子的成績在班上是中等,成績並非不及格。只要保持水準,他可以直升早稻田實業大學。儘管如此,他卻不知道為什麼決定輟學。
不過,本人已經下定決心了。誰叫他怎麼講都講不聽的性格是遺傳自父母,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問他:「不能念大學,你要怎麼辦?」結果他爽快地反駁我:「老爸,這你就不懂了,只要能通過大學入學資格考,就算高中沒畢業,也可以念大學。所以,如果我改變心意想去念大學,隨時都可以做準備,這你不必擔心。」「噢,這樣啊。」這下我也不得不接受了。

人生沒必要把自己逼得太緊
當然,這是事關兒子人生的重大決定,我也考慮了很多事。然而,要是我逼兒子走上自己不情願的方向,當此路不通的情況發生,他抱怨這都是老爸的責任時,那包袱實在是太沉重了,既然他自己已經慎重考慮,乾脆就讓他放手一搏吧。基於我家的教育方針,我決定讓老二「無罪釋放」。
那之後,兒子自己負起責任,思索自己的未來,他在春假時去了美國,一面在美語學校上課,一面在一家電腦專科高中找到各房間都配置有電話線的宿舍。
在電腦軟體的世界,英文不好終究是不行的。因此老二說:「我要出國學英文。」於是離開了日本,當我們回過神來,他已經進美國的高中,從九月開始,去那間高中上學。
他母親聽到老二提出休學申請後,有些驚慌失措。我和她詳談之後,才知道她之所以感到不知所措,不是因為孩子的決定,而是因為自己身為孩子母親,她自覺有責任,不知該如何面對我,聽到我說「沒關係」後,她當下便釋懷了。
妻子原本就讀於新英格蘭音樂學院,嫁給我之後,輟學來到日本。在日本待了一陣子後,她從以前的音樂學院轉了幾個學分,進入上智大學就讀。
她在美國的音樂學院主修雙簧管,但在日本沒有可收外國人的音樂學院,並考慮到將來可能會生小孩,她選擇在上智大學國際部主修兒童心理學,念到畢業。在這之間,她的人生大約有三年的空白時間。
妻子的看法似乎也和我兒子一樣,覺得「人生沒必要把自己逼得太緊」。



12不要用既定思維來思考孩子的未來

夫妻吵架的原因,
有一半以上都是為了孩子,
而親子爭執的原因,
九成以上都是為了學校和成績的事。


全家邊看電視邊吃飯是很不合理的事
現在,為人父母最重要的事,就是試著再次重新審視對孩子的價值觀。也就是說,我覺得現在要以更柔軟的態度來思考孩子的人生選項。
據說,夫妻吵架的原因,有一半以上都是為了孩子,而親子爭執的原因,九成以上都是為了學校或成績的事。如果,父母和孩子彼此都能以更柔軟的態度來思考未來的各種可能性,家庭的紛爭想必立即能減少一半。
家中的話題一直圍繞在學業上頭,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對話,全家一直盯著電視看。只要孩子成績好,父母便能安心以待;這些不是很病態的情況嗎?
和父母對話時,孩子們絕口不提電玩遊戲、異性、漫畫等自己喜歡的事物。因為只要和父母提起這些事,話題總會回到「功課寫完了嗎?」。也就是說,孩子們認為父母對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不感興趣,說話就像老師的密探,與其說他們不認同父母的角色,或許該說,他們完全不把父母視為倚賴的對象。
另一方面,在學校,老師說話也像父母的密探,孩子因此不願與老師進行成人與孩子的對話。
最近,不只是親子之間沒有對話,夫妻之間沒有對話的情況也時有所聞。先生和太太之間,幾乎失去了對話。至於他們吃飯的時候聊些什麼,經常聽到的是夫婦倆就連吃飯時間都湊不在一起。
受邀到別人家裡作客時,我意外發現很多家庭吃飯時會開著電視。因為我平日不看電視,所以對電視格外敏感,每每都對此大吃一驚。在我家,我們會把電視螢幕擋起來,如果不打開起居室的電視櫃櫃門,就看不見電視。更不用說,平時大家用餐所在的餐廳兼廚房是沒有電視的。
特別招呼客人到家裡用餐,晚餐時間卻讓電視開著,這是非常失禮的事,不是嗎?客人不時會瞄電視幾眼,小孩切換著電視頻道,非常容易讓人分心,也會影響對話氣氛的融洽,造成席間的不愉快。
然而,相反地,就是因為夫妻之間沒有對話,親子之間也沒有對話,如果看電視時偶爾發表一、二句評語,餐桌上便有了對話。換句話說,電視就像主持人似的進駐起居室。如果不是這樣,晚餐時段的電視收視率恐怕不會這麼高吧。
我的感覺是,平常電視就像主持人一樣主導著餐桌上的話題,大家不自覺地假裝彼此聊得來,餐桌上共通的話題大概就是特別來賓的八卦或是節目的內容,涉及彼此的話題勢必愈來愈少。
然而,親子間其實並沒有共通的價值觀,一旦發生什麼事,做老爸的忍無可忍,就對孩子大發雷霆。結果,只有老爸發脾氣的時候,親子之間才會有對話。
我很少聽過夫婦之間可以針對社會問題聊得興致盎然。或許在日本的許多家庭,都已經變成這種模式了吧。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