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岸見一郎「唯一.一本」阿德勒集大成之作
透過這本書你將看見阿德勒心理學所有精華!

你是否常覺得人生苦不堪言?
彷若生存於世就肩負著難以承受的負擔?
阿德勒說:「你其實可以輕鬆放下。」

《被討厭的勇氣》岸見一郎從正面角度直視人生難題

日本亞馬遜好評不斷
「看完書後,我真的想要克服自己的不負責任與過度依賴!」
「為了獲得活著的喜悅,我想努力往前踏出改變的一步。」
「這是本對人生充滿啟發的書!讀完書後,我也想將書中的啟發實踐在生活當中。」
「回想過去與未來那個進退不得的自己,這本書完全正中我的要害。」


《被討厭的勇氣》作者岸見一郎在本書中統合了自己對阿德勒「個體心理學」的精華,從人生的困境談起,教我們如何放下痛苦、面對自我的「自卑」或「優越」情結,並與社會產生良好連結,積極地活在當下。

本書揭示了人生在世每個階段的痛苦或課題:從進入社會後如何與每個不同的個體相處、面對親子教養的問題、面對年老、病痛與死亡等,並教導我們以「勇氣」面對種種課題。勇氣,就是面對這些問題的解答。阿德勒心理學是這麼說的:我們覺得苦不堪言的重擔其實可以輕易解決,因為「苦不堪言、難以承擔」這件事,實際上只是自己給自己設下的關卡而已。

人類的行動,看似受到過往經驗的影響,然而不是有同樣經驗的人都會有同樣的行為——這是阿德勒與佛洛伊德學說的分歧點,相較於佛洛伊德,阿德勒更為「務實」、「入世」,他認為「過去的事情雖無法挽回,我們還是能夠透過自由意志改變自己的人生」。

本書所詮釋的阿德勒心理學,是以正面的角度讓我們直視生而為人會產生的種種艱難,並帶領我們輕鬆越過——在這看似每個人皆有高度壓力的現代社會之中,相信是最適合引導人們改變困境、走向幸福的寶典。


本書特色:
★面對人生的痛苦與重擔該如何自處
★我們並非受控於情感,而是情感隨著意志出現
★「自卑」與「優越感」對我們的影響
★我們如何從個人進入到社會
★藉由「活在當下」通往幸福

作者簡介:
岸見一郎(Kishimi Ichiro)
1956年生於京都。京都大學文學研究學系博士課程(主修西洋哲學史)修畢,主修哲學,同時也研究阿德勒心理學。曾在以下學校擔任兼任講師,奈良女子大學文學院教授古典希臘語、京都聖卡塔琳娜高中護理專科教授心理學、明治東洋醫學院專門學校教授教育心理學與臨床心理學,也曾於前田醫院任職。為日本阿德勒心理學會認定諮商師、日本阿德勒心理學會顧問。

譯者簡介:
葉小燕
人生中的困境不知凡幾,有阿德勒為伴自能勇氣飽滿。
目前為專職譯者、臺灣高等法院特約通譯。
yen0407@yahoo.com.tw

內文試閱:
超越自卑感
上小學之前,祖父總是一有機會便對我說:「長大了去讀京都大學!」當時的我,還不
懂祖父所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後來才隱約知道,如果可以進去,就可以得到大人的稱讚。雖然不見得了解具體的意義是什麼,唯獨有一件事情非常確定,那就是:要考上京都大
學,必須頭腦很好。
但是,進入小學一段時間之後,我就注意到自己的算術好像不太行。暑假結束前拿到的
成績單上,算術的評分是「3」。從學校走回遠離校區外的家裡之前,三十分鐘的路程上,我好幾次放下書包,從裡面拿出成績單來確認,可是,不論我反覆看過幾遍,算術的評分還
是「3」。我心想:「糟了!這樣的話就進不了京都大學了。」在五等級評分之中拿到「3」,也許有人會覺得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可是,所謂的自卑感不是實際狀況中不如人,而是感覺
到自己不如人。所以,當自己覺得不行時,就是不行。
阿德勒說,任何人都有自卑感,那是「對於努力與成長來說,健康而正常的刺激」。正
因有了自卑感,才會努力向上發展。只不過,那並非與他人比較而來的自卑感。如果現在的
成績是「3」,那麼,不是為了與任何人競爭,而是只要為了讓自己更向前一步去努力就行。

努力吧!

無論是否受到肯定,讀書也好、工作也罷,為了達到熟練,唯有努力。但是,公開表明
自己的努力或勤勉有時似乎不受大家贊同,反而看起來是不太用功的人能博得他人好感。甚
至,也有人不認為讀書是好事,他們主張不要讀書,而要從經驗中學習,應丟下書本,向外
發展。雖然笛卡爾(René Descartes)表示:「幾乎一到可以脫離師長們教導的年紀,我便完全放下由書本上獲得學問的方法。」(《談談方法》〔Discours de la méthode〕)這並非完全
不再讀書的意思,而應解釋為,不再認定讀書才是唯一能發現真理,且最有效的方法。笛卡
爾不再讀書這件事讓人難以想像,因此,這句話不該只依照字面上的解釋。
要讓他人覺得自己看起來並非那麼勤奮認真,有其目的。因為失敗時,就能以沒有盡全
力為藉口。
自尊心強的人害怕受傷,所以不是故意不付出應有的努力就去考試,就是乾脆不參加考
試。這麼一來,萬一結果不如自己所預期時便有藉口。但其實原本只要多努力用功,就會有
好成績。
那樣做,就如同「走鋼索的人,知道自己下方已經張好網子」,即使不慎掉落,也可以
輕鬆著地,不受重傷。(《阿德勒教育心理學》)
不必限制飲食或不運動也能瘦之類的減肥法,許多人趨之若鶩。光聽就學會說英語的學
習法也一樣。就算真的減肥成功、真的只是聽聽就學會了英語,但為了維持體重或保有英語
能力,還是需要努力,否則成功不會持久。還是必須要說,那些期待不必格外付出努力就能
成功的人,認真度不足。
有一天,一位計程車司機對我說了下面這段話。
「車上載著客人還說這些,似乎有點失禮,不過一旦客人上了車,我只要負責安全開到
目的地就行。對我來說,這段時間並不算在『工作』。那麼,說到什麼時間才算在『工作』,其實是客人下了車以後,直到下一位客人上車為止的這段時間。這段時間內,我不能只是漫
無目的隨便亂開,必須先打聽、蒐集資料,知道在什麼時間、在哪裡可以載到客人。只要像
這樣開計程車開個十年左右,往後十年的景況將會完全不同。如果只是想著:『今天(客人
很少)運氣真不好。』這份工作是無法持續下去的。」
即使是短程的客人,只要載得夠多,應該也可以有不錯的收入。但是,如果接連一直載
到那樣的客人,或者客人少時就說自己運氣不好,這樣的人不會設法去改善狀況,可以想像
他們的人生如果不是沒有轉變,就是因什麼也不做而變得更糟糕。
雖然沒有必要特別強調自己的努力與用功,但還是希望可以盡己所能去努力。當然有時
候那麼做了依然拿不到好成績,甚至考試也過不了關,令人感到遺憾。不過,也只有坦然接
受,寄望下一次的挑戰。
萬事起頭難。沒有人天生就會騎腳踏車、會游泳。不論再怎麼難,自己要面對的事,只
能自己去做,誰也無法替代。只要有毅力,耐著性子去進行,即使開頭認為自己辦不到,一
段時間之後,真的就可以做到。
我曾經教一位以鋼琴家為志向的高中生學英語。問了一下,知道她是從三歲開始學鋼琴。有一次,我這麼問她。
「曾經想過要放棄彈鋼琴嗎?」
「一次也沒有。」
「覺得練琴很辛苦嗎?」
「從來沒有過。」
是的,就是這麼斬釘截鐵。
她處在一個從來沒有人逼迫、可以開心彈琴的環境下,並在過程中下定決心成為鋼琴家。如果是自己所喜愛的,努力就不會是一件痛苦的事。在師長看來,課業加上音樂課程,
都必須咬緊牙關去面對,一定很辛苦,卻不知道她樂在其中。儘管為了學習自己不懂的事物
必須要努力,但那同時也是一件快樂的事。

失敗的勇氣
阿德勒對於幾種勇氣,提出了說明。
雖然一再反覆同樣的失敗是有問題的,但也不可能連一次失敗都沒有。與其說成功時什麼也學不到,不如說失敗才能學習更多、獲得成長。可以說,只能從失敗中學習,一點也沒錯。失敗並非讓勇氣受挫,重要的是失敗之後怎麼做。
具體而言,如果因失敗使得東西受損毀壞,必須盡可能將它恢復原狀,同時檢討今後該如何不再犯下同樣的錯誤。如果因此傷了人,賠罪道歉也是負起失敗的責任。失敗之後什麼也不做,同樣的事必然再犯,也無法從中學得任何經驗。
有時候不想承認失敗,所以掩蓋了事實。然而,這樣的事情根本不可能隱瞞,所以,我們會在電視上見到某些企業的幹部召開記者會,低頭賠罪道歉,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難堪了。
害怕失敗的人、一有機會就想掩藏失敗的人,對於課題本身並不在意。甚至可以說,他們只在意圍繞在課題周遭的人際關係。如果擔心自己失敗,不知道別人會怎麼想,或是害怕會被批評等等,而放棄了課題,那樣的人只想到他自己。
雖然不是說失敗了就必定能從中學習些什麼,但有些人會以失敗為理由,放棄之後應處理面對的課題。
掩蓋失敗的事實,等到曝光才低頭認錯的人,當然沒有從中學到東西。這樣的人心中只想著自己。重要的關鍵是,失敗後不在意他人如何看待自己,應挽回所失去的,再度面對挑戰。

不完美的勇氣
這是容許失敗的勇氣。如果認定絕對不可失敗,一旦預料有可能失敗時,就會完全不碰觸課題。如前面提到一位學生害怕說錯,所以不回答希臘語課堂上的問題。在進入大學之前,大多數學生已經有過無數次成績很糟而失敗的經驗,但表現優異的學生幾乎沒有經歷那樣的辛苦就上了大學,不知該說是幸還是不幸。偏偏我所教授的希臘語並不是那麼簡單易學的語言,想必那名學生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遇上不會的經驗。在這樣的狀況下,沒有料想到高材生竟是如此脆弱。
運動,就是必須與他人進行競賽,如果知道不可能勝利就放棄挑戰,就會是個大問題。不是所有人在任何時候都必定拿得到好成績,就算無法完全解決某個課題,至少也應該從做得到的部分開始處理。如果不面對課題著手處理,永遠不會有開始。這就是所謂的勇氣,也是阿德勒所說的「不完美的勇氣」。(Adler Speaks)。
阿德勒以「全有或皆無」這句話,說明課題難以達成時便試圖逃脫的生活型態。(《阿德勒教育心理學》《人為何罹患精神官能症》)其實,即使只達得到五十分,也遠比零分還好。

身為普通人的勇氣
關於這個勇氣在前面已經提過,所謂的普通並不是平凡庸碌,而是認為自己只要存在,就能對他人有所貢獻。如果一定要做些什麼才能有所貢獻,那些做不了什麼的人,就無法擁有貢獻感。當身體還健壯時,可以做些什麼付出貢獻,一旦老了,或即使年輕卻罹患疾病,就不可能做些什麼事以達成貢獻。到了這時候,還要認為自己有價值,是需要勇氣的。
阿德勒舉了一個例子,是一名行為上有問題,而且嚴重到連他父親都覺得應送去觀護所的少年。有一次,這名少年罹患了結核性髖關節炎,將近一年的時間都臥病在床。這位少年過去一直認定自己不受重視,覺得連父母都對他很冷淡,結果,他卻親眼見證了不斷有許多人對他付出關懷,並盡力照顧他的事實。於是,他領悟到自己的想法錯誤,知道自己受到疼愛。這位少年出院再度復學之後,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成了一個非常令人喜愛的人。(《難以教育的孩子們》)
人如果對於自己「維持原貌」沒有基本的信賴感,就會試著想要表現得特別傑出。如果辦不到,就會變得更差。希望各位不要想要變得更好或更差,而是一開始就要擁有身為普通人的勇氣。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