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你是否曾在工作、生活中,被人這樣「挖苦」過……
◎公司前輩:「你都出社會幾年啦?連這種事都不知道!」
◎長輩鄰居一碰面就問:「怎麼還不生小孩啊?」
◎主管老愛想當年:「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可以超越我的紀錄。」
◎朋友愛吐槽漏我氣:「你那個身材穿這樣不好看啦,我穿好看多了……」
◎媽媽:「我說這些都是為了你好,你當我喜歡囉嗦啊……」
◎婆婆:「妳做的菜跟我們家味道都不太一樣……」
◎丈夫:「家庭主婦還真是輕鬆!」

生活中就是會遇到一些講話喜歡挖苦別人的人,
偏偏這些人可能是我們的親人、朋友、同事、甚至另一半,
你不可能斷絕往來 (家人)、甚至不能搞壞關係(主管同事),
但暗自生氣又容易得內傷,怎麼辦?
此時你需要的是 ──成熟大人回嘴的藝術。

日本知名心理醫生片田珠美表示,
言語暴力多達八種,蔓延進入生活各種層面,很多人並不符合「人性本善」,
面對越來越普遍的有心或無心言語攻擊,如果我們只是默默忍受,
只會被他們當成練拳用的沙包。
本書就是要告訴你:「在這種時候,原來可以這樣回嘴!」
手持武器備而不用,比手上什麼都沒有的無防備狀態,才得從容。

◎回嘴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不搏鬥」,讓對方的襲擊落空:
•面對激動的、大聲的言語攻擊,你的回嘴口氣更必須顯得不痛不癢,
讓對方知道這樣說下去於事無補。
•言語攻擊者都想看到對方受傷,你悖離他的期待,就能使攻擊毫無價值。

◎面對職場言語暴力,要如何反擊、又不能壞了關係?
•「你說○○是什麼意思?」──話中帶刺的同事,你就一字不漏回問。
•自戀式的帶刺酸話:「要不是我……」,你就順勢「對啦,我們都靠你啦!」。
•「對了,今天早上的新聞說……」──說話勢利眼貶損人的,你就講風馬牛不相干
的話題,轉移對方的注意力,別跟他浪費唇舌。
‧你知道公司裡頭有一種楚楚可憐的言語攻擊者,會挖坑讓你跳嗎?

◎朋友圈中的麻煩人物,你要怎麼技巧性的洗他臉?
•「有傳言說你在背後說我……」──發現朋友在背後道你是非,你得質問他。
•一直跟你講他人壞話的人,你可以說「先別提這件事了,你身上這件衣服很好看
耶!」另闢話題別搭腔,以免他引述你的話。
•遇到在大家面前羞辱你的人,你要把周遭人牽扯進來,就能逆轉形勢痛擊。要用
周圍都聽得見的音量說:「挖,你這樣講話真是沒禮貌!」
‧說是朋友,講話老是擺出一副優越感來「騎」我,怎麼讓她自覺無趣而住嘴?

◎家人親戚的言語暴力,甚至比仇敵更狠,如何將戰場化為歡樂場?
•爸媽的批評太過分,你要放聲慢調回一句──「妳這樣說讓我很難過。」
•「這是我和○○(丈夫/太太)一起做的決定。」──另一半的家人愛嘲諷,
你就搬出另一半。
•「我希望我們能有獨處的時間。」──別說「你媽」「你爸」,要說「我、我們」。
‧配偶說話老是貶低我,你知道怎麼回嘴改他惡習?

在生活中,我們會遇到各種言語襲擊,
別以為當好人,人生就不必那麼累,
回嘴,不是為了分個黑白,而是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人氣部落格主丹妮婊姐看完本書說:
「如果你此生再也不想被嗆到內傷,這本書就是讓你變成一頭回嗆暴龍。」

作者簡介:
片田珠美
精神科醫師、京都大學兼任講師。
1961年出生於廣島。畢業於大阪大學醫學院、京都大學人類‧環境學研究所博士課程。人類‧環境學博士(京都大學)。曾以法國公費留學生的身分,到巴黎第八大學精神分析學系學習雅各‧拉岡派的精神分析。取得DEA(專業研究課程結業證書)。
專長在解決現代人面對複雜困難的人際關係時,所抱持的煩惱及各式各樣的心病,長年下來有良好的實績與口碑。
暢銷書《非得要攻擊他人不可的人》(PHP),由於精確分析了在各種人際關係中攻擊欲望強烈的人的心理,成為話題而獲得廣大回響。本書則針對這種人的攻擊,列出實用且明智的應對方式。

譯者簡介:
郭凡嘉
台灣大學文學院畢業,現為東京大學語言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關注日本外籍兒童之教育議題。譯有中村地平之殖民地小說《霧之蕃社》、森見登美彥《空轉小說家》、角田光代《肉記》、《台灣政府閉口不提的中國戰力報告》、《中國,失控中》、《下指令用數字,凸槌部屬變到位》、《聽懂主管的暗示》(皆為大是文化出版)等。

譯者:
郭凡嘉

內文試閱:
你手持武器備而不用,才得從容

你一定有過這種經驗:同事或朋友對你說的一句話,看似無心,卻總是纏繞心頭;公司裡不講道理的主管,老是沒來由的斥責大家,導致工作氣氛非常凝重;家人或伴侶少根筋的發言,讓你感到受傷,但對方卻沒有發現。
遇到這些狀況,多數人只會保持沉默、靜靜忍耐,或者以苦笑來應對,無計可施,任憑對方擺布。
如果像這樣什麼都不做、忍氣吞聲的話,對方的言行舉止只會更變本加厲。在這個世界上,確實有人並不符合「人性本善」這種觀點;他們非常有攻擊性,不會設身處地去理解他人的痛苦。
如果遇到這種人,被他們當成攻擊的目標,你很有可能就會被當成對方練拳用的沙包。
我是名精神科醫師,每天都會接觸到患者,很多人遇到言語攻擊時,只能忍氣吞聲,想當然內心便累積了許多負面情緒,最後導致身心狀態惡化。「對於他人的攻擊,千萬不能毫不抵抗。」這是我想大聲疾呼的重點。
如果對方踐踏了你的心,你卻什麼都不做,這其實就代表你毫不重視自己。在緊要關頭時,希望大家不要猶豫,要懂得保護自己。
明明很想反駁,一時之間卻說不出話來;雖然不甘心,卻只能保持沉默;對於所有曾經歷過這種經驗的人,本書就是要傳授你們在被對方言語攻擊時,能聰明回嘴,不再黯然神傷的技術。
首先,我們就要脫掉對手心理的外衣,讓他們赤裸裸的呈現出來。接著,再來假想一下在日常生活當中,實際會發生的各種「攻擊」場面,並介紹能應付這些狀況的有效對策。
回嘴的招數,必定會成為你在建構愉快的人際關係時,不可或缺的有力武器。甚至還能成為最佳擋箭牌。
「在這種時候,原來可以這樣回嘴啊!」只要知道這一點,必定能以一顆更從容的心與他人相處。手持武器,卻備而不用,會比手上什麼武器都沒有的無防備狀態,要讓你安心。

「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說話?」
「真不敢相信我會遇到這種不公平的事,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在任何地方都有具攻擊性的人,或是喜歡惡言相向、酸你的人。
碰到這些人,就像遇上不可理喻的怪物。
當你遭受這種人的言語打擊時,心緒會一片混亂,在愣住的當下,變得無法及時做出任何反擊。然而,以結果來看,沒反應便等於失敗、退縮。
如果我們去分析這些具有攻擊性的人,會發現他們其實不是什麼怪物;他們和你一樣,都只是普通人。不僅如此,他們比被攻擊的人,擁有更脆弱的一面。
沒錯,越會攻擊他人的人,越抱持著恐懼、不安,脆弱的一面。所以,他們才會向外攻擊──如果能明白他們的心理,想對策就變得容易多了。你可以不帶恐懼的向他回嘴、反駁。
戰鬥的首要條件,就是要知道對方的心理。

口氣都像下命令,問話像是控制狂

國王型的人,會採取如同國王般的高壓態度,言行舉止都展現出想支配他人、希望能按照自己意思進行的欲望。
比方說,職場中的主管,就相當多這種國王型的攻擊者。他們會過度的以高姿態發言,並對他人微小的過失發不必要的脾氣。
事實上,越會這麼做的主管,對自己的工作能力或職位就越沒自信。
如果一個主管在工作上累積了明確的實績,並在該職位待了相當長的時間、且獲得部屬的信賴,是不會做出以上那些行為的。
言行舉止非常高壓,並且想掌控他人的人,弱點就在於,他們認為如果無法掌握狀況,「自己就會被瞧不起」、「優勢可能就保不住了」。
由於缺乏自信,所以會不安、覺得大家都不尊重他,甚至抱持恐懼感,不知道自己的地位什麼時候會遭到威脅。因此,才會對人採取強勢的態度,命令部屬,試圖以掌控的行為來換取心安。
因為恐懼,所以發動攻擊,這不僅止於工作的場合,在其他地方都有可能發生。
寫下《君王論》的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政治思想家馬基維利(Niccolò di Bernardo dei Machiavelli),曾經這麼說:「人類出於恐懼和憎恨的心理,會做出偏激的行為。」
因為害怕,所以口出惡言;因為不安,所以專橫跋扈。
因為沒有自信,所以採取高壓的態度來虛張聲勢。
因為想誇示自己位居上位,所以過度的嚴加指責。
這種人之所以想掌控他人,根源皆來自於缺乏自信,不知自己何時會被威脅、取代的恐懼心理。

楚楚可憐的攻擊你

或許你會覺得不可思議,但在這世界上,有些人非常喜歡扮演弱者及受害者。他們喜歡偽裝成一種脆弱的存在,除了受到大家的庇護之外,還想對自己討厭的人發動攻擊。而這種人當中,又以女性居多;也可以說,或許她們都想成為「悲情女主角」。
這種悲情女主角,會對周遭人說的話過度反應,並且表現出一副「我被攻擊了,對方太過分,我好受傷」的姿態。她們會露出「我很可憐」的樣子,試圖吸引同情,並裝成受害者。也就是說,她們會藉由得到周遭的同情心來獲得快感。
這種人在平時會醞釀一種陰沉、黯淡的氣氛,臉上經常掛著憂鬱的表情,如果有人問她:「怎麼啦?」、「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她反而會開心的回答:「對啊,其實……」來藉機對人吐露心事。但所謂的「心事」,通常都是一些抱怨或不滿。
然而,就算你聽了抱怨,想對她提出意見,她也會反駁:「可是……」來展現自己更不幸的姿態,打消旁人給的建議。
她們很喜歡扮演「脆弱的我」以及「我是受害者」。因為她們認為只要站在這種立場,就能得到關心,並且能永遠獲得大家的守護。所以,無論你提出什麼意見,她們都不會接受。

受氣包熬出頭,變身霸凌者

過去有陰影的人,對他人的攻擊方式,就是想讓對方體會自己也曾經歷過的恐懼。這種陰影,是他曾經被攻擊時感受的恐懼及無力感。
為了克服陰影,他們想出來的辦法,就是去找比自己脆弱的人,讓他們也遭受自己曾經遭遇的事。
這在精神分析的世界,即是佛洛伊德的女兒安娜‧佛洛伊德所說,「與攻擊者同化」的機制。例如受虐的孩子,長大後一樣會虐待自己的小孩,甚至還會把自己遭受的家庭暴力,以同樣的方式對待弱者,這便稱為與攻擊者同化。
我們在小孩的世界裡,同樣可以看到這種攻擊者的同化行為。
被欺負的小孩要如何克服這種痛苦呢?他們會去找比自己更弱小的孩子, 欺負他們,來治癒他們被霸凌而受傷的心。
當然,在大人的社會、職場當中,也有這樣的人存在。例如在剛進公司時,曾經被上司怒罵:「你在搞什麼!可別太過分!」一旦職位往上升,他也會和以前的前輩一樣,對部屬大吼:「你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對下面的人,做出和以前的上司完全相同的行為。
話說回來,欺負與霸凌也是同樣的道理。通常會欺負人的小孩,大多也都曾經被人欺負過。他們藉由攻擊、霸凌別人,來獲得報復的快感;最弱小的,就只能一直被欺負,最後在精神上走入絕境。
像這樣的事,無論是在職場或學校都層出不窮。攻擊是一種從上到下的連鎖,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來制止這種負面連動。

切割出一條情緒界線,不容攻擊者越界

在遭受他人攻擊時,千萬不要覺得「這一定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
會抨擊人的,通常都會使用讓你有罪惡感的說法,例如:「這都是你的錯,就是因為你有不好的地方,所以我才這樣罵你,或是這樣用力的敲桌子。」但是,這是對方的戰略,所以千萬不能上當。
當然,如果是自己做錯,的確必須反省並加以改進,但請別毫不猶豫的就覺得全都是自己不對。因為對方可能是因為欲求不滿,或是壓力太大,把情緒發洩在你身上而已。
在面對有攻擊性格的人時,重要的是在對方與自己之間,畫一條分界線。
我們在前一章提過的悲情女主角型,他們會裝弱者,嘴巴上說:「我真的很可憐」、「因為我很慘、因為我是弱者」之類的話去攻擊他人,甚至覺得這樣做,大家就會寬容他。如果遇到這種人,切記千萬別陷入他們的情緒之中。
請告訴自己:「你的情緒和我的是兩碼子事。我和你是兩個不同的個體。」一定要明確畫出與對方之間的界線。

只要忍耐,總有一天會變好──別傻了

對於那些會攻擊、迫害、懷抱惡意甚至異常的人,你根本不必覺得「希望能讓他喜歡」或是「希望能被他認同、肯定」。儘管這明明就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但事實上,許多人都無法捨棄──希望能被大家認為是好人的欲望。
當然,如果對方的言行舉止都很得宜,且非常有禮,那麼我們也理當給予相對妥善的應對方式和態度。但是,對於不講理的上司,或總是用沒什麼大不了的語氣傷害你的朋友,沒必要以和善的方式對待他們。
在內心深處,你是否堅持著一定要讓所有人都喜歡你、希望你是好人,因此覺得無論是誰,都要很親切的對待呢?你是否對可能會被他人討厭,對於被眾人排斥,感到不安、害怕?
事實上,許多人就是因為有這些不安,才採取謙卑的態度。比方說,就算被他人欺侮,也笑瞇瞇,甚至認為只要忍耐,總有一天對方的態度就會改善。
但是,現實並非如此。文藝復興時期的哲學家馬基維利,曾在《論李維羅馬史》提到:「根據不同的場合與狀況,有時候偽裝成其他人格,何嘗不是一件明智之舉。」
也就是說,我們並不需要永遠都當一個好人,有時候,暫時變成另一種人格,才是比較聰明的舉動。
對於會傷害自己的人,你沒必要當好人。

是惡意攻擊還是好意指教,你的身體知道

我們必須了解,有些指責並非出自惡意,而是因為對方是真心為你著想,才出言訓誡。所以,有人是為了你好才開口指責,只是他的說法比較嚴厲。所以我們必須分辨出其中的不同。
在企業組織中,也有些人會說:「我是因為對你有所期待,所以才罵你。」這種人究竟是抱持大愛、真心想栽培你,還是單純因為個人私心,出言謾罵?
當他人對我們說嚴厲的話時,究竟該如何分辨那是惡意的攻擊,還是應該真心接受、有價值的指教?
這時,請跟隨感受自己的心與身體。因為人的身心會產生自然反應,你只要仔細觀察就好。
假設有人非常嚴厲的批評你說:「我都是為了你好,才對你說這些話。」但是,如果你的身體感覺疲倦,心靈也陷入極度沮喪的低潮,那麼我建議你把這批評視為惡意的攻擊。因為心靈和身體,就是我們最好的測試機。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