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永生屬於我,永世屬於妳。
結束漫長等待,《謎情柯洛斯》系列完結篇終於登場!

愛上吉迪恩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容易的事,
因為它瞬間發生,我只能徹底淪陷,
任何語言都不足以描述他、描述我的迷眩、我的謎情之旅……

再一次,讓全球女性心馳神迷的吉迪恩將帶給讀者最深情的愛和感官的極致愉悅,
一起體會最單純夢幻的靈肉合一之愛。


★《紐約時報》排行榜No.1
★英美銷售突破8,000,000冊
★全球6國銷售No.1,售出超過40國版權
★Amazon網路書店最佳羅曼史小說
★Amazon網路書店年度暢銷書Top10
★iTunes年度暢銷書Top10
★Nielson書市調查成人小說年度暢銷Top10
★《今日美國》暢銷榜Top20
★美國Goodreads讀者票選羅曼史
★打破英國企鵝集團平裝書紀錄,10年來銷售最快


嫁給他是美夢成真,但婚姻卻不是美夢。我們的婚姻是一場永無休止的戰爭──警察隨時會因為納森的案子找上我們,可琳娜要出書揭露令我妒忌的往日情史,吉迪恩的噩夢仍在午夜夢迴中折磨著他,藍登仍想挖走我的老闆、藉機撂倒柯洛斯集團,媒體狗仔成天追在我們屁股後面跑,一張網路瘋傳的3P照片掀起驚濤駭浪,安妮那女人又在背後鬼祟地計畫著什麼……風暴就在前頭,但我不懼怕,因為我們擁有彼此,這是唯一需要的。

他們都將自己最深刻的恐懼、醜陋的過去攤在對方面前,也在彼此身上看見自己無法完整的殘缺。如今,吉迪恩把一切交給了艾薇,接下來她必須是那個堅強得足以保護他的人。但她真的夠堅強嗎?當威脅來臨,承諾會不會成為一道道的謊言,把彼此推得更遠?兩個傷痕累累的靈魂最後能不能合為一體,共同面對風雨?

我為他奮戰,而他為我殺人。在我們之間有一道羈絆,原始又古老,超越一切定義。他可以佔有我、利用我,因為我是他的。我逼他等待,而他卻為了連我自己也不太確定的理由允許我這麼做。不過此刻他提醒我,不管走得多遠,他的手永遠都握有將我們拴在一起的鎖鍊。他可以隨心所欲地把我拉回來,因為──我屬於他。

令人心碎和又充滿誘惑,讓人屏息又喘息不止的絕美愛情,期待已久的《謎情柯洛斯》精彩大結局終於登場! 再一次,讓全球女性心馳神迷的吉迪恩將帶給讀者最深情的愛和感官的極致愉悅,帶我們體會最單純夢幻的靈肉合一之愛,攜手面對在愛情中我們都曾有過的懷疑和恐懼。

作者簡介:
希維雅‧黛(Sylvia Day)
紐約時報冠軍暢銷作家,也是國際暢銷冠軍作家,已出版二十餘部得獎小說,賣出超過四十國版權。她的作品在28個國家攻佔排行榜冠軍,發行量超過千萬冊。
曾擔任美國軍情局的俄文專員。出版人週刊曾以寫作熱於嘗試冒險來描述她,而書目雜誌也以「讓人驚奇的娛樂性」讚許她的小說。作品曾拿下二十多個獎項,包括the Romantic Times Reviewers' Choice Award大獎以及全國讀者票選獎,也曾多次入圍 Romance Writers of America's prestigious RITA(R) Award of Excellence.
網站: www.sylviaday.com
Facebook:Facebook.com/AuthorSylviaDay
Twitter:@SylDay


譯者簡介:
Sabrina Liao
希望以一個愛書人的熱誠將最貼近故事原意的翻譯帶給大家。


內文試閱:
「關於安妮的事我應該聽你的話。」送走亞瑞許回到客廳,我告訴吉迪恩:「我很抱歉。」
他放在我背上的手往下滑了一些,扶住我的腰。「妳不需要道歉。」
「要應付我的頑固會讓你很頭痛。」
「妳的床上功夫很棒,再說妳在床上並不頑固,所以……」
我在他把話回敬給我時大笑。我很開心。花整晚的時間和他與亞瑞許相處,看著他和朋友在一起時多麼輕鬆自在,能夠在閣樓裡四處移動就像在自家走動一般。
「我覺得自己是已婚婦女了。」我喃喃地說,這才明白在此之前我從未有這樣的感覺。我們已經交換過戒指和誓言,不過這些都是結婚的象徵,並不是婚姻生活的真相。
「妳理當如此。」他回應,語氣裡帶著令人熟悉的高傲。「因為妳的下半輩子都得待在這裡了。」
我們在沙發上坐定時我看著他,「你有這種感覺嗎?」
他的視線移向壁爐旁的遊戲區,Lucky正在熟睡。「妳在問我是否覺得被家庭馴服了?」
「這種事永遠也不會發生。」我諷刺地說。
吉迪恩看著我觀察著,「妳想要我變成那樣嗎?」
我用手撫摸他大腿,因為我忍不住。「不。」
「今天晚上妳喜歡有亞瑞許在這裡。」
我瞪了他一眼,「你該不會真的嫉妒你的律師吧?這太可笑了。」
「我也不喜歡這樣。」他忿忿不平,「不過我指的不是這個。妳喜歡邀請人過來。」
「是的。」我皺眉,「你不喜歡嗎?」
他別開眼,嘴唇噘起。「還好。」
我愣住了。吉迪恩的家是他的庇護所。在我之前,他甚至沒有帶過任何女人進來。我以為他總該招待過他的男性友人,不過事情也許並非如此?也許閣樓是他與所有人隔絕的地方。
我伸向他的手,「我很抱歉,吉迪恩。我應該先問過你的。我沒有考慮到這一點,但應該先問過你。我沒想過必須這麼做。這是你的家──」
「我們的家。」他糾正我,把注意力回到我身上。「妳為什麼要道歉?妳有一切權利去做妳想要做的事,不需要徵求我的同意。」
「但你不應該覺得自己的家被入侵了。」
「我們的家。」他怒喝,「妳需要適應這個主意,艾薇。盡快!」
我為他突如其來的怒火感到震驚,「你在生氣。」
他站起身來並繞過咖啡桌,身體因為緊繃而微微顫抖。「從妳覺得自己是已婚身份到表現的一副像是在我家的客人。」
「我們的家。」我糾正他,「這也表示我們共同擁有這個地方,而你有權利說你寧願我們不在這裡招待客人。」
吉迪恩用一隻手梳過他的頭髮,這是他越來越焦躁的跡象。「我才不在乎這些。」
「從你的反應看來的確像是你在乎。」我淡淡地說。
「看在老天的份上!」他面向我,把手插在腰間。「亞瑞許是我朋友,為什麼我要在意你替他煮晚餐?」
我們的話題又回到嫉妒上了?「我替你煮晚餐,然後邀請他加入我們的行列。」
「好,隨便。」
「一點都不好,因為你在發飆。」
「我沒有。」
「好吧,是我被搞糊塗了。換我開始想發飆了!」
他的下顎緊繃,轉過身走到壁爐前面,看著我擺在壁爐架上的家庭照片。
我突然後悔這麼做。我必須承認我逼他改變逼得太緊,不過我瞭解擁有一個天堂,一個能讓你卸下所有心房放鬆下來的地點的重要性。我想要成為他這樣的存在,我也希望我們的家對他來說是這樣的存在。如果我讓這裡變成他想避開的地方—如果他有一天發現避開我還比較簡單—那麼我就是計畫性地威脅到這個我重視勝於一切的婚姻。
「吉迪恩。拜託,和我談談。」也許我也讓他和我談話變得困難。「如果我跨越了界線,你一定要告訴我。」
他再次面向我,皺眉說:「妳到底在胡說些什麼?」
「我不知道。我不懂你為什麼生我的氣。幫助我瞭解。」
吉迪恩挫敗地呼出一口氣,然後把以足以揭露我所有秘密的雷射光束精準地投射在我身上。「如果這地球上沒有別人,只有我和妳,我也無所謂。不過對妳來說卻是不夠的。」
我把身子往後靠,感到震驚。他的心思就像座迷宮般讓我永遠也猜不透。「如果你只有我而沒有別人也沒關係?直到永遠?沒有競爭者讓你踩扁?沒有征服全球的計畫?」我嗤之以鼻,「你一定會無聊到瘋掉。」
「妳是這麼認為的?」
「這就是我的認知。」
「那妳呢?」他質疑,「妳要怎麼克服沒有朋友可以邀請到家裡來,或是沒有別人的人生可以干預?」
我的視線瞇起,「我才不干預。」
他給了我一個有耐心的眼神,「如果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對妳來說會足夠嗎?」
「沒有其他人了。」
「艾薇,回答我的問題。」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問,不過這只讓我能更輕易地回答。「你太他媽的讓我驚奇了,你知道嗎?你一點也不無聊。和你單獨過一輩子的時間也不夠讓我摸透你。」
「不過你可會快樂?」
「可以獨佔你?那會像天堂一樣。」我的嘴唇彎起,「我有個泰山的幻想。你是泰山,我是珍。」
他緊繃的肩很明顯地放鬆,一道淺淺的笑容出現在他的嘴角。「我們都結婚一個月了,為什麼我到現在才聽說這件事?」
「我想我應該再等個幾個月再把變態的那一面顯現出來。」
吉迪恩對我露出了一個少有的大大笑容並把我腦子燒得一塌糊塗。「這個幻想是怎樣的?」
「噢,你知道的。」我心不在焉地揮揮手,「樹屋、纏腰布。天氣會熱得在你的身上結成一層薄汗,但也不至於太熱。你的性慾波濤洶湧卻沒有經驗不知道該怎麼性交,而我得教你。」
他瞪著我,「在妳的性幻想裡我是個處男?」
我花了一番功夫才沒有被他不可置信的表情逗笑,「在每個方面都是。」我非常嚴肅地說,「在我之前你從沒見過胸部或是女人的陰唇。我必須教你該怎麼碰觸我,還有我喜歡什麼。你學得很快,不過到時我面對是個野人,你永遠都覺得不夠。」
「那是現實。」他朝著廚房走去。「我有東西要給妳。」
「一塊纏腰布?」
他回過頭來回答我:「在底下的東西怎麼樣?」
我的嘴唇彎起。原本預期他大概會帶著葡萄酒回來,但看到他手裡拿著一個小而鮮紅的東西時,我坐直身體,從顏色和形狀認出是卡蒂亞。「一份禮物?」
吉迪恩帶著自信性感的步伐跨越我們之間的距離。
我興奮地在沙發上跪起。「快給我,快給我。」
他搖搖頭,坐下時把手舉高讓我碰不到。「我還沒給妳的東西,妳就不能碰。」
我重新坐下,把手放在大腿上。
「回答妳先前的問題。」他用手指輕撫著我的臉頰,「是的,我的確覺得自己是已婚男人了。」
我的脈搏開始不穩。
「回家到妳的身邊……」他喃喃地說,視線停在我的嘴上。「看著妳在我們的廚房裡準備晚餐。甚至是連該死的亞瑞許也在這。這就是我要的。妳,和這個我們一起經營的生活。
「吉迪恩。」我的喉嚨一陣灼熱。
他低頭看著手上的紅色麂皮小袋子。他打開扣子從裡面倒出兩個白金新月型的東西在掌心。
「哇!」我的手伸到喉嚨。
他抓住我的左手腕並輕柔地拉到他大腿上,把手環的一半滑到我手底下,接著把另外一半舉起來,讓我看清楚裡面刻的字。

永生屬於我,永世屬於妳。──吉迪恩

「噢,我的天。」我喘氣,看著我丈夫把手環上半部扣到下半部。「這東西保證你有床可上。」
他輕柔的笑聲讓我更深地與他陷入愛河。
手環上有著一整圈的螺絲花紋,兩端有真正的螺絲釘讓他用一把小小的螺絲起子固定。
「這個,」他舉起螺絲起子,「是我的。」
我看著他把那東西放進口袋,明白沒有了他我就不能把手環取下來而我也不想要這麼做。我已經珍惜著它—以及這個他浪漫靈魂的證據。
「而這個,」我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雙手環上他的肩膀。「是我的。」
他的手抓緊我的腰間,他的頭往後仰,露出脖子讓我的唇探索。這並不是馴服而是放縱,但對我來說已經足夠。
「帶我上床。」我呢喃,用舌頭描繪他的耳窩。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0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