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英雄今為鬼,可憐寒食誰家哭。那一年,痛失家人的他,成了殘兵最重要的一任首領。然後,家道中興,殘存不倒。這一年,痛失家人的另一個他,成了殘兵最後一任首領。其後,家不成家,殘上加殘。生命就是如此諷刺。
滅殘兵的,竟然是殘兵首領。
說笑話的,竟成了最荒唐的笑話。
王貽興以《火鳳燎原》為經,演義文學為緯,呈現一個縱橫幻想與浪漫的三國時代……

TOP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