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青春啊,就像撒在甜點上的糖粉,年過三十,風一吹就會露出原形。
糖粉飛了,而我們發現上頭仍刻著大大的「少女」二字……」

不再可愛,如何(被)愛?
日本最炙手可熱的兩性專家Jane Su
「說岀女人的心聲,一個人就是智囊團」

【當肉體不再青春正盛,但心智尚未成熟?!】
年過三十、有些社會經驗、有點世故、小有資產,在這個「少女?」的世界,
人生不再存在自動化的選擇,正確的事情無法成為任何保證,
失聯的前男友在網路裡活得精采,有(友)人不斷奔入結婚列車、有人兀自留在月臺……
結不結婚?生不生小孩?繼續工作?

現在,我們遇到了「最S的」Jane Su。
她在前方吶喊:「女人,一輩子都是少女!」
也在後方鞭策我們:「女人啊,以戰略和覺悟,面對妳的人生吧!」

◆聯誼也有大智慧:" Fake it till you make it! "──〈發現好女人〉
在三十拉警報的時刻,拒拿「女人」當武器的Jane Su精心策畫了兩場聯誼,她偽裝自己,試圖破解「可愛=被愛」的人生不平等公式,卻發現……

一開始我們模仿別人,我們說:「那些OOXX的女生,都去死吧!」,最後我們發現,女人的「理想像」不是已存在的「某人」,從來都只有在思考與實踐之下,每天活出的「自己」。

◆「可愛的形貌,原本就不是由自己決定的。」──〈可愛屬於誰?〉
「心情受到小或弱的事物牽引,感到憐愛與想要珍惜。」(「可愛」的定義;《大辭林》)
Jane Su說:「不是人人都是(小叮噹世界裡的)宜靜」。如果妳不符合最大公約數的可愛,厭惡被看作「小的、弱的=較低等的生物」,如何從一對一的關係中,找尋自己的價值?

◆「能讓遊戲往有利方向進行的人,是那些清楚規則的人。」──〈某種遊戲的攻略〉
「和女人一起工作好麻煩!」面對職場中的多數派玩家(男性),Jane Su的【男性社會遊戲攻略】十年精華。「讓對方看見我比男人更男人」只會讓女人身心受創/避開男性玩家的地雷/某些階段「和誰一起做事」比「做什麼事」更重要……

最後,(打開本書)在「痛苦與舒服間來回」之前,不妨做一下簡單的少女資格測試:
【O】喜歡粉紅色
【O】討厭某人/事/物沒有明確根據
【O】看到可愛事物會興奮雀躍
【O】歐巴桑為敏感詞
【O】已決定購買本書
以上任一勾選者,恭喜您,您已經符合少女(魂)資格!

問題是,妳打算當少女到幾歲?

本書特色
◎封面使用新銳藝術家章潔的攝影作品



作者簡介:
Jane Su

1973年生,土生土長的東京人, 自封「未婚專家」。
曾於大型唱片公司擔任宣傳,歷經十多年與「男性社會」苦戰的社員生活,末期留下「失戀暴瘦25公斤」的傳說。

探討兩性、戀愛、家庭問題的專欄常見於《CREA》、《VERY》等女性雜誌;
在TBS電台擁有黃金時段節目包括「Jane Su的生活在跳舞」、「Let’s so dance」。

轉戰作家成績亮眼,著有《問題是,妳想當少女到幾歲?》(幻冬社)、《Let’s so dance》(Poplar)、《我們沒被求婚的101個理由》(Poplar),其中《問題是,妳想當少女到幾歲?》一書榮獲第31回講談社散文獎。

「最S的Jane Su」現以廣播主持、專欄作家、歌詞創作等多元身分活躍各界,舉凡生活情報、戀愛煩惱、人生智慧,為日本無數少熟女最倚賴的建言者。


譯者簡介:
Miyako

文字、音樂、美術、動漫畫多方雜食,從事編輯、翻譯、創作、身心靈療癒等工作。譯有《幻想即興曲》、《從福星小子到火影忍者,經典暢銷的祕密》、《荒木經惟 寫真的愛與情》、《好想推倒!萌男圖鑑》、《富士見二丁目交響樂團》系列等。著有音樂劇《新社員》改編小說。

封面攝影

章潔
臺北出生的紐約藝術家/旅人/攝影師,用眼神說一些生活的意外。現兼職馬格蘭攝影通訊社 Magnum Photos 紐約分部。


內文試閱:
【三十歲的十項心得】

如果你問我:三十幾歲是一段怎樣的時光?我認為女人在這段時間裡會遇到人生第一次的「盤點」。確認自己的庫存,有不夠的就下單,多餘的就處理掉。我的倉庫完全沒在管理,光是盤點就花了十年。重新回顧三字頭歲月,我整理出了下列十項心得,請容我冒昧介紹。

1.若未婚,應儘早結婚。
三字頭的單身生活,實在太過自由太過快樂。熱衷工作的人,在這時期會充滿成就感,工作也正上手,私生活中可以盡情歡笑哭泣喧鬧,就算心情低落甚至想在地上打滾耍賴都可以照自己的意思,活得自由自在。而且,跟二十幾歲的時候比起來,錢包跟心境都更寬裕,漸漸地每天的生活也就越來越隨心所欲。

偶爾看到同輩中已婚人士,為了小孩、婆婆、老公、太太、房貸再加上小孩的教育,失去屬於自己的時間,每天過得手忙腳亂。雖然自己心裡很清楚,除了辛苦之處,當中還是有相當多樂趣,但對享盡自由的三字頭單身人士來說,輕鬆的單身生活還是難以放棄。

世界上,有少數的單身者可以斷言自己一輩子都不須要建立家庭,這也是事實。除此之外,我認為還是趁著對結婚依然懷著夢想或希望,抱定主意(或有意)只跟一個人長相廝守的時候,就趕緊結婚。要選定人生中最重要也(預計是)最長的事業的伴侶,需要衝動。之後,就如大家所知,隨著年齡增長,這股衝動會慢慢減速。

已婚者值得稱讚之處,在於面對欲求時比較容易放手。藉由和無血緣關係的人或是無法用語言溝通的小嬰兒建立生活,他們每一天都在習慣「事情不會照著自己的意思發展」的訓練,認識到自己可以控制的範圍並沒有那麼大。我認為明白這些道理的人,在面對突發狀況時適應力會比較高。這並不是說,所有已婚者的德性都比較高。然而,那些把不愉快的事物一步步捨棄的單身人士,最後將在孤島上品嘗孤獨。如果不想走上這條路,在妳確實感受到自由裁量權的存在無法割捨之前,趕快登記結婚吧,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了。

2.一回神就會來到三十八歲,要做好心理準備!
「時間彈指即過」這件事,並不會只針對忙著養兒育女的父母組。對於可以肆意玩樂的單身人士來說,三十幾歲的時光就像是被允許過夜身上又有點零錢的小學生,簡直就像待在龍王的水晶宮,不知不覺間七、八年過去。然後,一回神每個人都成了浦島太郎(譯註:出自《日本書紀》的傳說,講述少年漁夫浦島太郎到海中龍宮遊玩了數日,發現陸地上已過了數個月。故事隱喻人類為了短暫的快樂,切斷與家庭、社會的牽繫的因果報應。)。這個時候,如果三十八歲時心性還像三十歲,只會更加凸顯妳的「內在年久劣化」,務必自我警惕!

3.頭五年伸展枝幹,後五年修剪枝葉。
邁入三十,剛開始的五年是還可以揮霍體力的時候。既然如此,就應該把油門踩到底,全力去做至今沒有嘗試過的事情。旅行、上課、花錢、戀愛、興趣、學習等,什麼都好。在這個時期如果裝成熟、趨於保守,只會讓自己的路越走越窄,所以先讓枝幹長粗吧。

就我個人的實際感覺來說,三十五歲再開始削減多餘的東西,綽綽有餘。但多餘歸多餘,年過三十五,贅肉就很難去除,還是要注意。

4.以前看不起的事情當中,選一件來做。
我從小就不擅長運動,甚至傲慢地認為「運動是閒人才做的事」,但三十歲後我開始打拳擊,認識到運動後流汗的樂趣,也明白了原來肩膀僵硬其實很容易治好。對假設又進行假設,這種任性的一廂情願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5.重新確認保險與存款。
直到三十五歲我才發現,自己自二十歲就持續支付的人壽保險,根本沒有包括癌症險。時代的觀念會改變,所以,從那時候起我每年都會重新檢查一次保險。

關於存款,我個人認為,三十幾歲時把二十幾歲時存的錢用掉,也是一種做法。若是單身,更應該善加利用「浪費也是一種對自己的投資」這種藉口。我指的不是那種小額小額地慢慢花用,而是心臟快崩潰、胃都要痛起來的那種消費。

參加廉價旅遊團之外的海外旅行、在免稅店以外的地方買名牌包,這些我也都在三十五歲前經歷一遍。我親身體驗到,同樣的風景、同樣的皮包,若付出的金額不同,得到的服務也就不同。浪費有個優點,是可以看清楚對自己來說什麼是不必要的奢侈。如果妳沒有親身體驗過,看什麼都會覺得是好的。

我二十幾歲存的錢,三十幾歲的時候全用光了。大家應該會認為這是笨蛋的行為吧?然而從清水舞臺往下跳,(譯註:「以必死的覺悟下定決心做某事」的比喻。清水寺相當於今日四層樓高的建築,日本自古便有「從清水寺往下跳」的相關傳說與創作,普遍動機是藉由把性命交給神明來祈願,明治時代已頒法禁止。)甚至骨折一段時間,那真的很刺激!一旦進入四十歲,就會心生畏懼沒法這樣做。浪費後的極端節制也是,趁還有體力與克制力的時候才捱得過去。

投資的話日後也還來得及,在看到青春的尾巴之前,請務必體驗一次浪費。


【發現好女人啊!】

你曾經透過聯誼研究自己嗎?換個精準一點的問法,您曾經親身去驗證過,什麼類型的人在聯誼時較受歡迎嗎?我曾經研究過。

那時候,大約是《CanCam》的模特兒蛯原友里小姐被大家暱稱「小蝦」的當紅時期。當時我剛跟交往一段時間的男友分手,久違地重新回到「戀愛市場」這個獵場。因為年過三十,我心裡盤算著和下一個獵物無論如何都要步入婚姻關係。所以,必須找到預期長久關係、適合結婚的人(當時我是這麼以為的)。

當時我的身邊有好幾個讓人感興趣的個性派男人。但是,他們身邊一直都有特別可愛(僅此而以)的年輕女孩。至於其他的準個性派男人,若以結婚為前提來看,他們都不值一顧。不過我一向說話比較超過啦。

若是以結婚為前提,我決定要找大學畢業、在企業工作的上班族(排除媒體或廣告代理商那類外表光鮮的行業),也就是一般所說的「普通男人」。當時自視甚高的我,抱著這樣的想法。想要認識這樣的男人,快的方式就要參加那種有社交手腕、結婚意識強烈的女性主辦的聯誼。我開始細細打算,尋找聯誼機會……

隔周就是聯誼了,我受到A小姐戰略性思考的刺激,想來進行一項實驗。首先,我安排了一場跟科技新貴工程師的聯誼,就在與製藥公司的行銷人員聯誼的隔周。據男主辦人說「他們腦筋好,卻缺乏社交性」,我決定把它往後排。

擅社交的大企業行銷人員,以及缺乏社交性的新興企業工程師。就我的解釋,前者就是「大家憧憬到要死的普通男人」,後者比較可能跟我合拍,卻是大家常說的那種「普通被認為很難結婚」的男人。

連續兩星期要進行勢均力敵、對照性絕佳的聯誼,我為自己定下三項規則:在和普通男性聯誼時,要把自己內在的可愛按鈕開到最大,而且把最強武器——幽默紐完全關閉。和與亮麗無緣的科技新貴聯誼時,就把平常的自己百分之百展現出來,享受脣槍舌劍。然後不管是哪場聯誼,都要以「小蝦」為典範來打扮自己。

當然,我很清楚,有「醜女村第一美女」之稱的我要以小蝦為目標,實在是太不自量力。但是,當時我比現在瘦很多,況且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小蝦,我被厚重的衣服層層裹住,看起來頂多像隻炸蝦。

我想藉這個實驗找出的,是自己的問題點。普通男人不選我,是我的外在有問題?還是我的內在有問題?
亮麗打扮然後抹殺自我,參加普通男人的聯誼會,沒意外的話應該都會有人來邀續攤。如果我非常清楚已經百分之百抹殺自己,卻依然沒有人來搭訕,那就可以做出「我的外表,不管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吸引普通男人」的結論。

如果亮麗打扮但無法百分百抹殺自己,那麼應該會演變為一開始接觸很順利,到後半無法和任何人聊得愉快吧。這樣一來,就可以導出「我的性格,不管再怎麼修正都不會吸引普通男人」的答案。聯誼根本就不是找靈魂伴侶的場合,而是藉由「有多少人來跟妳講話」來測試自我價值的地方。

為了準備連續兩星期的聯誼實驗,我去購置了新衣。當時小蝦在廣告裡穿著白色連身洋裝吃著麥當勞蝦堡,我在一陣自我糾結後也買了白色連身洋裝。另一件則是質地柔軟的深藍連身洋裝,外面預計套上淡駝色小外套,我在鏡子前面重複試穿,從頭到尾徹底檢查,就像隔天要上戰場的武士,前晚磨亮盔甲的興奮感竄流全身。

與普通男人聯誼的日子終於到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