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科學怪咖柳田理科雄又來了!這回柳田老師「深入民間」,改造平凡人的日常生活,讓你天天過得輕鬆省力又威風!

柳田老師精選各種生活道具,從歷史演進介紹到最尖端科技,甚至搏命體驗,只為了替大家步步進逼終極的美好人生之路!因為「懶到天打雷劈」的奇怪點子、究極的科學空想,正是讓明天更美好的最偉大力量!

★用得更方便、更輕鬆!
-不用手拿的雨傘
-2500部小機器人幫你刮鬍子
-不再吵到讓人要翻臉的鬧鐘
-自動摺衣服的洗衣機
-會「下泠氣」的天花板
-無所不能清的吸塵器
-把地球表面都變成電池

★活得更健康、更安心!
-改造基因消滅宿醉
-讓5000年不變的恐怖蛀牙治療徹底翻新
-敷牙膜解決口腔細菌
-讓你不用再戴隱形眼鏡的隱形眼鏡
-利用《聯合縮小軍》潛艇的健康檢查
-防偷阻盜的玻璃窗
-好吃到令人痛哭流涕的備用糧食

★動得更快速、更安全!
-為什麼要每天擠客滿的電車?
-為什麼電梯老是要等這麼久?
-為什麼車子的雨刷總是不好用?
-為什麼輪椅一定得有輪子?
-為什麼沒有哆拉A夢的「任意門」?

作者簡介:
柳田理科雄
在此先聲明,這就是本名。一九六一年生於鹿兒島縣擁有優美自然環境以及火箭發射場的種子島,在完全是空想科學的環境下長大。人如其名,日後進入東京大學理科Ⅰ類。就學期間發現喜歡教育孩童,於是輟學成為補習班講師。執教鞭之餘開始寫書,成為廣受矚目的愉快理科系作家。現在除執筆之外,也到各地演講推廣科學教育,也是廣播、電視節目常客。

譯者簡介:
談璞(王者之瘋、TP)
國立台灣大學農業化學系、農化研究所畢業。二○○○年小太陽獎評審委員,二○○二、二○○三年圖書金鼎獎評審委員。前「神奇地帶」眾筆者之一。現為傻呼嚕同盟之成員,合著有《動漫二○○○》《動漫二○○一》《漫畫同盟報》等書。

內文試閱:
鬧鐘

用令人不快的方式叫醒人,
多麼不人道的機器啊!


每到櫻花散落的暮春時節,全日本的工作場所和學校都會湧進一批批新人新生,每個人心裡都充滿著閃亮的希望。然而從另方面來說,到了新環境不適應的恐怕也大有人在。

尤其是剛從學校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以前多的是時間,可以隨自己高興分配,突然變成每天早上九點甚至八點就得上班,而且新進職員還理所當然要提早半小時進公司。想必有不少人的身體都快吃不消了吧。畢竟人類也是一種生物,要適應新環境總得花點時間,這也是很自然的嘛。

這時候不得不依靠的就是每天早上叫你起床的鬧鐘。鬧鐘還真是一種莫名其妙的白目機器。人家睡得正熟,偏偏在耳邊鈴鈴鈴鈴地大響特響!不然就是嗶嗶嗶嗶地大叫!要是哪個人幹出這種白目行為,不被揍死才怪。

我從重考生時代一直到唸大學,都是用嗶嗶叫的鬧鐘。重考時住在京都,常受住在大阪的伯母照顧,這鬧鐘就是那位伯母送我的。「這種電子音是人類耳朵最不想聽到的」——我想,伯母說的這句話堪稱凝聚了所有鬧鐘設計之精髓。反正就是要讓人聽了難受痛苦,才能逼人醒來就對了。「喂,再不快點起來的話,這個討厭的聲音就會一直繼續下去喔!」這是多麼不人道的機器啊。

到底是誰發明了這種惡魔般的機器啊?

查了一下,看到一位鐘錶匠的名字——寶璣。一七四七年生於瑞士,一八二三年逝世,曾在巴黎開店。他創造出的優良鐘錶具備自動上鍊、定時叫人、耐衝擊、報時、修正誤差等機能,堪稱藝術品等級。連瑪麗皇后都向他下訂單,不過因為從訂作到完成要花上二十年,所以來不及交到這位貴客手中。

令人注目的是,寶璣被稱為「讓時鐘的歷史進步了兩百年之人」。從現在起倒算兩百年也不過是一八○七年,當時應該正逢寶璣的全盛期。要不是他讓時鐘進步了兩百年,現在的人就不必每天早上被討厭的鬧鐘吵醒了啊!

不,仔細想想,寶璣只是很會「製造」鐘錶而已,並不像木工的祖師爺左甚五郎是個發明家,說不定是其他人「發明」的。進一步調查下去,雖然沒能找到是誰發明鬧鐘的資料,不過倒是明白了機械齒輪式鐘錶的由來。

公元九六六年,有位修道士(後來還當上羅馬教皇)為了讓人們知道祈禱的時刻,利用秤錘的重力轉動齒輪,作成能定時敲鐘的裝置。當然這也可以把人叫醒,就「能在預設時刻發出聲響」這一點來說,和鬧鐘是一模一樣的。啥?意思是說,機械齒輪式鐘錶在誕生之際就已經是「鬧鐘」了?

回顧歷史,想像一下,打從那種會噹噹響的古老時鐘開始,就代表「能定時發出聲響的時鐘」其實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吧。之所以會變成用來把人吵醒的道具,也只是因應人們的需要,把時鐘做成「能在你希望的時刻發出聲音」的商品而已。

其後不知過了幾度星霜,隨著電子工程學發達,不但出現「不快點關掉聲音會越來越大」,還有「就算關掉也會繼續響下去」,以及「裝了輪子會跑,想關掉還得先抓住它」的鬧鐘。然而,雖然技術不斷進步,唯一毫無改變的一點就是「用聲音把人吵醒」。

聲音真的是最適合把人叫醒的手段嗎?如果只是因為「發出聲響是最容易做到的」就沿用下去,那也太可惜了。人類除了聽覺之外還有視覺、觸覺、味覺、嗅覺等各種感官知覺啊。要是能利用這些的話,能不能製造出讓人舒服醒來的鬧鐘呢?

只有光線的刺激能溫柔地將人從深層睡眠
誘導至淺層睡眠


搭乘地鐵來到京都北方市郊,山中一片煙雨濛濛,想來就是這樣的雨景,讓小野小町嘆息,讓在北山種植杉木的川端康成寫下了《古都》吧。一面沉浸於這些和正題無關的感慨中,我們來到京都工藝纖維大學的入口。工藝科學研究系設計經營工學組的小山惠美助理教授,在還是松下電氣公司的研究員時代曾開發出劃時代的「把人叫醒」裝置,而且在一九九七年商品化。

小山老師的著眼點就在於「光」。生物體內都有能調節生命活動週期的「生物時鐘」。之所以晚上會想睡,或者母雞孵蛋一定剛好孵二十一天,都是受這生物時鐘控制。然而每個人的生物時鐘之「一天」週期都有差異,而且,一般說來,都比二十四小時還稍長一些。因此如果放著不管,外界的時間和體內的生物時鐘就會差距越來越大。為了防止此一情況,每天早上當光線照入眼中,腦的的下視丘及腦幹等中樞神經系統就會開始作用,調快體內的生物時鐘,讓身體醒來。

基於這點,體內生物時鐘每天早上都會校正,以配合外界時間來進行生命活動。而活用這個道理,就能讓人很舒服地自然醒來。這就是小山老師所開發的「生命週期覺醒檯燈ASSA」,也有吊燈型。

具體而言,就是這檯燈能在三十分鐘內重現「從天際發白到旭日東昇」的明亮變化。人腦若處於深層睡眠狀態,這檯燈就能把人從深層睡眠漸漸誘導至淺層睡眠。雖然最後還是有鈴聲響起,不過那純粹只是報時而已。此時就算使用者尚未醒來,也已經是處於淺層睡眠階段,所以不會被吵得很難受。

據小山老師說,能這樣叫醒人的方式只有「光」。因為像聽覺等其他感官,就算慢慢增強刺激,也得刺激強到某個「閾值」的瞬間,人才會像打開開關般有感覺,所以就會變成「把人從深層睡眠突然叫醒」的結果。然而只有對「光」,其刺激強度與反應可以畫出一條平滑的曲線,所以只有慢慢提高亮度,才不會強迫人突然醒來。

原來如此。在耳邊突然發出很大聲響,的確能把人吵醒,然而就算用慢慢提高音量這種高雅的方式,被吵醒的感覺還是會像突然被潑了桶冷水一樣。像是被人從耳朵裡灌水叫醒,當然會很痛苦啦。與其被星一徹老爹那種方式叫起床,我當然比較希望能被溫柔的明子姊姊叫起來呀。

我正這麼想著,一旁的編輯新保兄問道:「像我這種常常一睡就睡到中午,就算天色大亮也照睡不誤的人,只用光照一照叫得醒嗎?」

針對這個問題,小山老師的回答是:「像這種生物時鐘已經完全混亂的人,應該尋求別的方法,將治療重點放在持之以恆地調回正常的生命週期才對。」

人類是反覆在睡眠與覺醒的波動中活下來的。一千年前的人配合大自然的律動作息,所以這種波動也是動態調節的。然而只要看衛星空拍照片就知道,現在的人類在夜間也照__樣活動,夜晚變得燈火通明,所以許多人的波動振幅也越來越小。若是能調整回原有的正常狀態,一定對健康大有助益,這才是當初開發覺醒檯燈的動機所在。

我一面抄著筆記,心裡有很深的感觸。不該在規定好的時間把人叫起床,而是應該讓人恢復原本的生命週期才對。只做個一兩次效果雖然很薄弱,然而就像盪鞦韆,只要持續擺動,擺動幅度就會越來越大,日積月累下去,就連新保兄那樣的人,也總有一天能照著自然的生命週期活下去的。這個構想的規模頓時變大許多。

接著就得來想想能超越覺醒檯燈的叫人起床器了。辦得到嗎?嗯,不試哪知道!

測定腦波,讓睡眠變淺的瞬間
再加以柔和刺激……


想要超越前人,就得從前人的成就學起。人類的睡眠可分為「腦的睡眠」(非快速眼動睡眠)和「身體的睡眠」(快速眼動睡眠),而非快速眼動睡眠,又可依照深淺區分為四個階段。聲音會將人從深層睡眠一口氣拉到淺層睡眠,所以被聲音叫醒是很不舒服的。光線則可以慢慢使睡眠變淺,所以不會像聲音那麼可怕。以上就是小山老師所說關於叫醒人的要點。

冷靜下來想想。從前有個叫《快獸布斯卡》的節目,裡面有位創造了布斯卡的天才少年屯田大作,他發明過一種獨創的叫人起床裝置,只要鬧鈴一響,整張床就會翻轉過來把人摔到地上。我小時候看了很感動,現在想來真是莫名其妙。這類想法就是完全不管人的睡眠階段,反正只要時間到了就用個很強的刺激把人弄醒就好,這類叫人起床法要絕對嚴禁。

那又該怎麼辦呢?要任睡眠慢慢變淺,除了光以外,大概很難有其他方法吧。但是,睡眠也是一種波動,睡眠中會反覆進行快速眼動睡眠和非快速眼動睡眠,而後者的睡眠深度也會反覆變動。那麼,測定人的腦波,然後在睡眠變淺的一瞬間給予柔和的刺激,這樣如何?
當然,要測定腦波,就得在人頭上裝一大堆電極才行。想要舒服醒來,卻搞得連睡都睡不好的話,那就甭談了。但腦波是在頭的表面測得的神經電壓變動,電壓發生變化,應該就會產生電波,雖然可能非常微弱,但若是用極其靈敏的天線,應該還是可以在遠距狀態下偵測到腦波吧。
那麼,這「睡眠變淺的瞬間」到底發生頻率如何呢?根據《人類的容許界限手冊》(岡邦博等著/朝倉書店出版)記載的三個例子,綜合其數據來看,人類在就寢三小時左右,會達到最深的睡眠第四階段,如此反覆二∼三次,之後則是反覆地進行三十∼四十分鐘的第二階段,以及二十分鐘的快速眼動睡眠。快速眼動睡眠的睡眠深度大約等同於第一階段的睡眠。也就是說,在我們睡眠的後半段,每小時就有二十分鐘的機會可以叫醒。

問題就在於該給予何種刺激才好?雖然已經證明了光最適合,但還是希望能想出別的方法。回想起來,我高中時曾有一次很舒服醒來的經驗。S兄到借宿處找我時,剛好在睡午覺。他有急事,於是就騎坐在我胸口上。那種被叫醒的感覺就像是從污濁的塵世轉生到極樂淨土一般,醒得非常爽快。S兄的老爸是醫生,曾經教過他:「人在吐氣的時候用力壓他的胸膛,他就會很舒服地醒來。」

我仔細分析了S兄老爸的理論,便冒出了以下的想法。人吐氣時,體內才剛剛獲得氧氣,因此腦的活動較旺盛,所以處於比較容易醒來的狀態……話雖如此,因為尚未得到驗證也不能斷定,但總之我是很舒服地醒了,這點是事實。

要再現S兄那種極樂的叫人起床方式,就在快速眼動睡眠的二十分鐘內,配合呼吸的鬆緊度,用被子綁住胸部睡覺就行了。若我的理論正確,在吸氣瞬間將氧氣吹向臉部,應該也有相同效果。如果同時還散佈有森林浴效果的芬多精,說不定能享受到人世間前所未有的愉快早晨喔!雖說「怎麼樣被叫起來最舒服」這件事是因人而異,但如果能商品化,還可以因應顧客需求加裝各種額外機能,這一來可會讓全國人民歡喜到熱淚盈眶吧。

啊,這個點子能否掀起風潮,全都得仰賴「遠距離腦波測定機」能否開發成功。這方面的相關研究人員,萬事拜託了!我全都靠你們啦!

洗衣機

日本第一部國產洗衣機,在銀行員起薪只有七十圓的時代,就要賣三百七十圓!


日本除了北海道,全國各地都有梅雨季。每天不停下雨,雖然令人很想咒罵,但梅雨可是東亞獨特的現象,全年降雨量有三分之一都集中在這時期。所以要是沒有梅雨的話,水稻種不活了,故鄉的山明水秀沒了,而住在這小島上的一億三千萬人也都活不下去了。

可是無論再怎麼宏觀,梅雨終究還是令人厭煩。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洗好的衣服都晾不乾。把穿的衣服脫下洗了晾乾再疊好以便再穿用,這整個循環過程全卡在「晾乾」這個階段,就此停擺。以生態系比喻的話,就好比草食動物突然全面滅絕所帶來的危機一般。結果就是屋子裡半乾不濕的衣服堆積如山,而衣櫥中卻是空空如也的尷尬狀況。

可是就算沒有梅雨季,其實光洗衣服這件事,本身就有許多問題啊。首先來看看問題所在吧。要洗衣、晾乾、折疊衣物、有時候還要用熨斗熨燙過,老實說,這工程還真是煩瑣啊。筆者在婚前也是自己洗衣服的,可是連晾也懶得晾,更別提還要折衣服了,就把洗好的衣服全部往衣架或是某種裝了許多曬衣夾的不知名器具(命名為X)上一掛了事,等乾了就連同衣架和物體X一起掛到壁櫥的橫架上,要穿的時候直接拿下來穿就好。當然,熨斗這種東西對我來說根本如同來自異國的奇珍異寶一般,連看都沒看過啦。世上雖然推出過無數次號稱「全自動」的洗衣機,可是你們好歹連衣服也幫忙折吧,真要我講的話,最好連熨燙也順便一起做了,這才配稱為「全自動」嘛。

但要是給從前的人聽到這番話,一定會罵這是「懶到該遭天譴」的願望吧。因為在還沒發明洗衣機之前,人們只能每天每天都用盆子和洗衣板洗衣服。說來我們人類,究竟是如何拼湊出這一套繁複的作業順序呢?

根據百科全書記載,早在公元前一八○○年的古埃及壁畫上,就有畫著人在石頭上用棒子搥打衣物洗滌的模樣,而且已經開始使用天然蘇打作為洗潔劑了。在公元前八世紀的古希臘,詩人荷馬也在《奧德賽》中,描述他見到勤勉少女們踩踏衣物以清洗之的情景。早在公元前六世紀,希臘就已經有了專業的洗衣店。而在日本,雖然從平安時代就已經使用火熨斗來暖和鋪蓋,卻一直到江戶時期才開始使用熨斗熨燙衣物。歐洲人則是到十六世紀才開始出現熨斗這種東西。也就是說,不只是洗衣服這件事,就連洗潔劑、洗滌方式和熨斗等要素,都是很早以前就已經齊備了。

但是相對的,洗衣服的專用道具,則是很晚很晚才出現的。例如令人發思古之幽情的洗衣板,其實是十九世紀才在歐洲出現。也就是說,人類自史上第一次有洗衣紀錄以來,三千六百多年內幾乎都是用手、腳或棒槌等方式洗衣服的。

不過呢,只要越過一堵高牆,馬上就會進步得很快,這也是世上常見的事。一八五○年出現了手動洗衣機,而在一八六一年出現了用引擎驅動的洗衣機,一九○○年美國發明了電動洗衣機。而在一九二○年代,終於出現了連脫水都能自動進行的洗衣機。真是奇蹟般的七十個年頭啊。原來人類老早在二十世紀初就開始出現「洗衣板啊,好懷念呀」之類的感嘆了。

日本第一部國產洗衣機是一九三○年芝浦製作所(現在的東芝)推出的「天空」。這部攪拌式洗衣機的圓筒形洗衣槽裡有四片扇葉來回運動。當時銀行員的起薪也不過才七十圓,而這部洗衣機價格竟高達三百七十圓!以現在的物價來說,相當於一百萬圓以上的超昂貴奢侈品。

二戰之後,各家廠商的新產品如怒濤拍岸般接連推出。令人驚訝的是,在洗衣槽內用螺旋槳般的扇葉(正確名稱是pulsator)造成漩渦來洗滌衣服的設計,是日本洗衣機獨有的發明。歐洲的洗衣機是橫向迴轉的鼓槽式洗衣槽,美國則是以攪拌式為主流。從這種多樣性看來,表示洗衣機這東西還隱藏著不少尚未發掘出來的可能性。可能的話,真想要有名副其實的全自動洗衣機啊!

就連沾上煙臭味的襯衫,「空氣洗淨」都能洗得乾乾淨淨!

穿過自琵琶湖向南流出的瀨田川,我們來到三洋電機的廣大光廠。聽說該公司發售了「用空氣洗衣服的洗衣機」,我與編輯新保兄連上刀山下油鍋都顧不得,就直接搭新幹線衝過去。

我們在車上先做了預習,這部洗衣機的賣點之一是省水,不止洗衣時省水,連乾燥時也會省水。就連蒸汽乾燥的機能也省……咦?用水和蒸汽乾燥?這部謎團重重的新型洗衣機名叫「AQUA」。

洗淨機企劃主持人後藤修二先生,從三洋電機的歷史開始講解。該公司從創業以來就在琵琶湖畔設立工廠,所以節約用水向來是該公司的一大課題,也因而生出兩個新構想。一是不用水,另一個是把水回收再利用。而同時實現這兩者的方法就是利用臭氧。

臭氧是由三個氧原子結合形成的分子。通常氧氣的分子是由兩個氧原子形成,但臭氧有三個,所以很容易把一個氧原子丟出分子外,而這放出來的單個氧原子就形成自由基,很容易與其他物質發生化學反應,就像雙氧水比普通的水分子多了一個氧原子一樣,兩者都具有殺菌和消臭效果。藉臭氧殺菌消臭的技術已經廣泛運用於醫院、淨水場以及計程車內等地方。

AQUA的新機能稱為「空氣洗淨」,就是在空氣中放電以製造臭氧,再流入橫置的鼓槽中,利用鼓槽迴轉和空氣流動,得以將平常難以洗淨的鞋子或厚外套等殺菌消臭。後藤兄拿沾染了煙味的襯衫實驗給我們看。這件襯衫臭到連常年吸煙的我聞到都退避三舍,要薰出這種味道真不知要吸上幾百根煙才辦得到,想來真替這件襯衫的原主擔心。然而十五分鐘後,這件襯衫就被洗得毫無煙味。新保兄感動地說:「我真想把劍道用的頭盔拿來洗一洗!」說得沒錯,這的確堪稱是最想拿去洗卻沒辦法的代表物。

節約用水也是臭氧機的一大機能。用水洗衣時,AQUA會分成三階段進行:①加入洗潔劑,開始洗滌。②第一次清洗。③第二次清洗。其中在②會使用20公升新加的水,在③的階段則新加30

公升的水,但是在③階段所用的水會流回水箱,經過臭氧殺菌消臭後,再流回①的階段重新使用。雖然也許有人會對這種再利用的水心生抗拒,可是平常也有許多人拿用過的洗澡水來洗衣服,而AQUA經過臭氧處理的水可是比用過的洗澡水要乾淨得多了。所以像這樣洗一次衣服只要用50公升的水就夠了,它的用水量,僅有該公司八年前發售堪稱「業界最省水的洗衣機」的四分之一。而且臭氧處理過的水還能防止洗衣槽發霉。

那,為何乾燥衣物要用到水呢?後藤兄一句話就解開謎底了。「用來冷卻水蒸氣。」原來如此。因為熱風吹乾濕的衣物時會產生水蒸氣,把水蒸氣冷卻下來變回水,再排出機體外,衣物也就乾了。而冷卻的水則是利用前述第③階段的臭氧水,因為完成任務後它們還可以回收到水槽備用,所以乾燥也不會浪費水。此外,用蒸汽乾燥可以讓蒸汽通過衣服把皺摺拉平,並有防止產生靜電的效果。

雖說臭氧好像三頭六臂無所不能,但一面聽後藤兄解說,其實有件事我還是很在意。臭氧也和許多其他物質一樣,濃度過高對人體是有害的。所以我便詢問關於各階段的臭氧濃度。剛產生時濃度不到0.5ppm,而在運轉中的鼓槽內則升高至10∼20ppm,排氣時則降至0.01∼0.02ppm。所謂ppm就是百萬分之一,平常在森林中或瀑布下的臭氧濃度也有0.03ppm。臭氧濃度要高於0.2ppm才會對人體有害,所以只要別在運轉時把頭伸進鼓槽就不要緊了。當然,洗衣機運轉時艙門是鎖緊的,而且運轉後半段就會停止產生臭氧,等到打開艙門時,臭氧已經降到安全濃度以下了。

最後我們問了一下,「發明這項新產品的動機是什麼?」後藤兄說:「只是想讓顧客高興而已,就這樣。我們還在想,將來能不能製造出連衣服都能折好的洗衣機呢!」什麼?我這種懶鬼想要的功能,這些最先進的研究人員也已經想到了?技術人員永無止盡的探究之心彷彿洗滌了我們的心靈,琵琶湖畔的一日遊就這樣結束了。

夢想中的全自動洗衣機,
不但能把衣服疊好放進衣櫃裡,還可以防盜?


不光是洗衣服,還能晾乾疊好、甚至熨燙衣服都能做到的全自動洗衣機,我們就來試著找出實現的可能性吧。

首先是「晾乾」。雖然現在已經有熱風乾燥的乾衣機了,但還是有人堅持「不靠太陽曬衣服就不算晾乾」。但是,要機器做到這點實在相當困難。洗過的衣物在脫水完畢後,是含著大量水份緊緊絞纏在一起的。而這股結合力可不能小看,光拉扯是沒法兒解開的。要先找到容易解開的地方,然後啪地一下把皺摺拉平,再用合適的器具把衣物掛到曬衣竿上,萬一天氣不好就只好掛在室內陰乾了。晾乾後還得趕快收下來。萬一突然下起暴雨、或颳起大風、遇上沙塵暴等非常情況,就算衣物都還沒乾也得趕緊收進來。所以洗晾衣物是一件需要高度判斷力和技術才能做到的工作,對機器來說太困難了。如果是遙遠的未來那另當別論,目前我們還是靠熱風乾燥就很滿足了。

接下來是「折疊衣物」。其實這項工作並不那麼困難,只是必須盯著看。拿起衣服,先揪住可以揪的部位,然後對齊疊合,還要折出稜角,有時還得把衣物翻過來。這的確需要高度技術,如果要機械臂針對未經事先判斷的衣物一件一件這樣折,那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是在同一個家庭,翻來覆去固定要洗的就那幾件衣服的話,倒是有個解決方法。

首先,要在所有衣物都先埋入某種識別晶片,加以標示。然後在衣服上要揪住的位置也埋入晶片。接下來,讓機械臂進入被動模式,再靠人握住機械臂,拉著它疊一次衣服。如此一來,這個動作會被電腦記錄下來而程式化,變成機械的記憶,然後下一次機械臂就會重現折疊這件衣服的動作了。首先從堆積如山的乾衣物裡隨意取出一件,經由識別晶片確認「這件是爸爸○五年六月購入的襯衫」,機械臂就會根據晶片指引揪住襯衫兩邊肩膀的部份,輕飄飄地攤開,再經由後襟的晶片指引而固定之,再根據背部晶片把襯衫上下拉__直,然後固定前襟的晶片,把下襬的晶片和背部前端的晶片疊合在一起,再把袖口的晶片拉到正確位置。同時再用裝有細長金屬棒的機械臂把衣服掛上,折出稜角後再抽掉細金屬棒。連這都做得到的話,那要熨燙衣服也是輕而易舉了。也就是說,只要藉由人手把這件衣物折疊、熨燙一次,之後這件衣服就可以一輩子都交給機械臂負責啦!真是太完美了!

我趕快把這主意講給我老婆聽,然而她卻說:「能不能連收進衣櫃都包辦?」太奢侈了吧妳?不過仔細一想,這可是洗衣服工程裡最重要的一步。為了求全起見,我還去問了我小姨子,她也認為要做到這一步才能真正省事。既然這是顧客的要求,那也沒法子了,就來想想連收進衣櫃都能做好的完美全自動洗衣機吧!

在大醫院裡有種機械,可以把病歷表等物品從櫃檯運到診療室:把東西放進箱子裡,再沿著鋪設在天花板上的軌道運送。就拿這個來應用一下吧。

機械臂把衣物折好後,再將之交給搬運用機械臂,沿著天花板的軌道搬運。機械臂會沿著軌道在全家的衣櫃上巡迴一遍。每個人的衣櫃都得改裝成縱長箱型,將各種衣物分門別類地橫排成一行行的直列,而且每行都要加裝晶片。只要搬運用機械臂一靠近,相同晶片的那格衣櫃上方艙蓋就會自動打開,然後機械臂就可以把折好的衣物放進去。

看起來花費相當大,但只要出門前把衣物都丟給這機器洗,一回家就會看到衣物都已經折得整整齊齊放在衣櫃中。對家庭主婦來說,這簡直是比遇上白馬王子更令人欣喜若狂的好東西啊!

實際上,因為有機械臂在家裡移來移去的,這種東西當然只能在家中無人時使用啦。如此一來,這機器還可以有防盜機能!因為搬運用機械臂會在全家繞來繞去,只要它發現沒配帶識別晶片的人形物體在家中出現,就可以立刻通報警方!照這趨勢發展下去,就可以發展出全自動家事機器人了。我感覺這玩意兒有可能大賣特賣,真是太厲害啦!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