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一套可強化身心的無價技術!
戰勝癌症、打開糾結、暢通氣血
從癌三到腫瘤消失,效果顯著的自體療癒
暢銷書《正是時候讀莊子》作者蔡璧名獨創且親身實證!


圖解說明、簡單易學,每次只要15分鐘,或坐、或臥、或站,
讓你告別因文明帶來的身體不適、痠麻疼痛、代謝不良、瘀滯積瘤、頭痛失眠、憂鬱等各式病症,
邁向遠離疾病、身鬆筋柔、神寧氣足的人生!


「一套可以輔佐癌三病人從瀕死歸來的身心技術,理所當然,可以讓無病的平人、
未罹重症的常人循行而上,遠離病苦,且日益升進,甚至登峰造極。」─蔡璧名

作者蔡璧名曾在八年前罹癌第三期,惡性腫瘤達九公分,在化療極度痛楚、傷口長期難以癒合之時,轉而尋求自身的力量,結合傳承自武術世家的太極拳、投注學術生涯鑽研的《莊子》、Kriya 瑜伽、以及中醫經穴療法等修鍊精華,獨創出「穴道導引」身心技術,幫助她抗癌成功。

蔡璧名的轉危為安之道,所著《正是時候讀莊子》為逆境中安定心靈法則;而《穴道導引》則為調養身體、保全周身的實踐。

概念獨創—
「導引」,為「導氣引體」之意,以運動自身穴位打開糾結,達到增益體能、長養正氣、通體放鬆的理想體況。有別傳統針灸或按摩等外力,運動強度取決於自身力量,猶如穴道的自體重訓。

效果顯著—
多人實證能有效改善因壓力、緊張忙碌造成的肩頸痠痛、眼睛酸澀、手腳冰冷、內分泌失調、失眠,甚至瘦身、讓白髮變黑、皮膚變細緻亦有功效。更有讓心衰患者免於換心、中風臥床者可在月餘後站立之案例。

簡易好操作—
每天善用臥、坐、站的時間,完整鍛鍊一套功法不用十五分鐘。不追求速度與外顯力量,可隨時隨地鍛鍊。無體能限制,人人皆可輕鬆強化身心於日常生活。

鍊身也強心—
穴道是攸關全身氣血的重要所在,鍛鍊穴道可長養體內正氣,暢通全身氣血,打開原本不應存在的身體糾結,鬆柔全身,有助暢通全身氣血,全人進入凝靜安定,氣和心平。

作者簡介:
蔡璧名
臺大中國文學系博士,臺大中文系副教授。在可容數百人、每堂座無虛席的教室中,用生活化的語言講解意蘊深刻的醫家、道家之道,開課堂堂爆滿,教學成果履受學生與校方肯定,曾六度獲選臺大優良教師,更榮獲臺大教學傑出獎。

她在臺大開放式課程OCW推出的〈正是時候讀莊子〉,累積點閱人次破十八萬;所著《正是時候讀莊子:莊子的姿勢、意識與感情》一書,上市四個月累積熱銷破五萬本,持續蟬聯博客來人文史地類排行榜TOP1,且在出版一季內成為誠品、博客來、金石堂2015年度TOP100暢銷書。

蔡璧名成長於中醫和武術世家,師承清御醫蕭龍友傳人周成清,得其畢生醫道絕學,而父親蔡肇祺是太極宗師鄭曼青嫡傳弟子,為當代著名太極拳宗師。因深受中國傳統醫學和東方修鍊薰陶,進而將莊子、中醫、太極拳、瑜伽的身心技術融會貫通,獨創以「導引」調養穴道的身心鍛鍊法。不僅她本人依循此道走出癌症,也助人走出失眠、憂鬱等現代常見的身心疾病,更有心衰患者因此免去換心手術。

因為深入,才能淺出,唯有深刻經歷,才能將深奧的中醫、道家內涵化為平實的生活語言。蔡璧名帶領專業團隊,在本書中以清楚易懂的句法搭配合宜圖表寫作,便於讀者在閱讀時能一邊操作這三套或躺、或坐、或站的穴道導引功夫。讓普羅大眾得以簡易不費時的方式鍛鍊身心,愛養心神,遠離疾病,使傳統的中國醫、道兩家精神,成為可施行於日常生活的智慧。

特別感謝書籍製作團隊:劉孝聖、林雋雅、劉燕凌、Kaya Huang Illustration、吳幸倫、李亭儀、劉璟翰

內文試閱:
【自序】不只可以不死――輔佐癌三病人從瀕死歸來、通往更強身心能力的階梯 蔡璧名
文有文盲,武有武盲。璧名是武盲,父親說。但我卻成長在一個比武俠小說還要像武俠小說的家庭。吹奏兒童口琴的年齡,小小的身體藏身在一至二樓的樓梯後,眼睜睜看著父親吹起我的小口琴,隔著一扇門,就只藉幾個音符,便把當年人稱「來自臺東的高手」施錫欽哥哥(現任臺北市太極拳養生學會榮譽理事長。哥哥,是璧名自幼對習拳於父親者的稱呼。)遠遠地打飛出去。不觸身?隔著門?是的,太極凌空勁。因我只是武盲,在人間世的江湖載浮載沉,直到二○○七年的冬天,在一場與死神拔河的拉鋸戰中,被迫睜開原本緊閉的雙眼。
「妳出身這樣的家庭,居然還得這樣的病!」癌病房中的探訪與祝福如潮水去來,不知為何人類學家友人無心一語,卻如潮中巨石,杵之不去。
這是怎樣的病啊?──婦癌第三期,惡性腫瘤長達九公分,已擴散到胃腸、淋巴,五年內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七十五。
「可還是有跟妳一樣重症的病人活著回來,後來事業還很成功哩!」家姐善意為我蒐得病友情資。
「我不想知道她後來的事業是不是成功,只想知道她飽經化療、電療摧殘的身體,後來怎樣?」
沉吟半晌,姐低聲道:「她只是終生得配著尿袋。」
不久,我便親身體會了寥寥可數的生還者也不免尿袋終生相伴的原因。部位太近了!子宮、子宮頸、陰道,與膀胱的距離實在太接近了。別說滴入後流淌周身血管的化學藥劑,本由全身好細胞、癌細胞共同承受;就算針對病位投以輻射的電療,也難免殃及周邊臟腑。
治療開始,一晚得如廁的次數愈來愈多,每次如廁後又得花半小時以上小心清理消毒因化療、電療而破裂的黏膜、傷口。誰經得起連日守護這般病人?一夜十來次,不僅得幫她推點滴瓶進出洗手間,大半夜更得耗費四、五小時幫忙擦拭彷彿永遠擦拭不完的傷口?很快地,我的病房出現嚴重的看護荒。連月臥床,儘管肌肉萎縮、一身痠疼相較於化療的痛楚是如此卑微,母親還是為我請來北臺灣最好的推拿師父到癌病房來為我診治。
「妳如果不起來打太極拳,可能會死在這裏。」原本與我相熟的黃師父,臨走前望我、幾步後回身留下這麼一句。
太極拳?!那我從小學了就丟在一旁,玩橡皮筋、扮家家酒去了的東西。好在考上臺大中文所博士班那年,當父親問我要什麼禮物時,許是基於一種中文系人傳承固有文化的使命感──畢竟習太極拳者多而臻至「階及神明」境界者甚少,我既得緣生在這般家庭,又走上探究傳統醫家、道家經典的學術之路,想起太老師鄭曼青先生那句:「太極拳,是中國的哲學,要悟!」便覺若能將老經典與活文化中的「中國哲學」一併參透,理當是件美事。就對父親說:「我要太極拳!」
我對開明的主治醫師提出每晚空出一時辰卸下掌腕、身上一切治療管線的請求獲肯,才第二晚,打完拳即將就寢,陪同的看護竟阻止了我:「再打幾次,多打兩次,我發現妳昨天開始打拳,夜裏起來上廁所的次數明顯少很多,再打,再打!」萍水看護才一、兩晚就發現的,為何我歷經數十寒暑仍不知珍惜?也許至此我仍非珍惜,只是為了保命。很明顯的,太極拳快速減少那教我難以好睡、整夜頻尿的次數,解決我在癌病房中(包括治療成功後返家初期),總嫌廁所太遠的難堪。
我從治療期間一夜要如廁十幾次,治療完成散步只敢繞著公園廁所周邊走的頻尿者,慢慢地,夜晚只需起來六次、五次、四次,慢慢地三次、二次、一次、零次。終於,可以放心遊走於整座大安森林公園。同樣地,心臟和神經的後遺症也因此好上許多。透過鍊功逐步揮別死亡、遠離病苦的日子裏,幾度清楚地意識到:循此階梯,能徹底遠離死亡、告別病苦之日,應當就是身心境況拾級而上,生命脫胎換骨之時。
「莊子的道理也好,太極拳的道理也好,Kriya Yoga也好,樂育堂語錄也好,道理都是相通的。」病後難得與父親晤面,請益所習種種,父親對我說。那個相通的道理,經由學術研究、透過親身體驗,時日愈久,我愈明白。在傳統醫學的架構裏,要如何讓護衛體表的「衛氣」充沛、滋養臟腑的「營氣」俱足?又要如何使外在世界的風、暑、溼、燥、寒氣客留體表、襲居體內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此消彼長,此長彼消。祛「邪」扶「正」,養足正氣以抵禦外來客邪,從不是兩件事,而是一件事。
那麼營氣、衛氣或說正氣、真氣要如何長養,使由氣虛而能氣足、終至血充氣盛,甚至陶養、鍊就孟子筆下的「浩然之氣」與莊子書中的「旁礡萬物以為一」之氣,便成為傳統文化與東方修鍊中核心且共通的課題。
而要達到養氣目標的二大措施:強化身體中心線(或言任、督二脈)與放鬆周身,亦非兩件事,實為一件事。身體中心線(或說脊柱、督脈)之於周身,一如衣架之於衣、旗竿之於旗。只有當衣架撐起、旗竿豎起,周身的筋絡、肌肉、骨骼等,才能如衣裳與旗般,全然放鬆地垂掛在衣架與旗竿上。
提醒我們豎起生命得以頂天立地的標竿,莊子說「緣督以為經」。將人人與生俱來的「身體中心線」,也就是背部沿著脊椎上行的「督脈」,作為日常行、住、坐、臥的準繩,清醒時刻隨時保持這條線的筆直,不駝背、不彎腰、不側傾地生活。莊子更強調只要作到「緣督以為經」,便能保全一己的身體;才能達成人生的目標、擁有完整的生命;也才可能好好地奉養雙親,報答父母的恩情;進而得以活完自然的年壽、善盡有生之年所遭逢的一切緣分與際遇。
拳經說「頂頭懸」:身體隨時保持在彷彿頭上有一條髮辮懸於屋梁的狀態;「豎起脊梁」:在輕鬆而不刻意用力、不緊張且不僵直的前提下,直豎起身體縱軸;「尾閭中正」:保持尾椎端正而不駝腰、翹臀,不會置骨盆於前傾或後倒的狀態。太極拳宗師更強調若非如此,雖十年不得功成,不但無法練成太極拳,更將導致身體各式大小疾病。
衣架撐起、旗竿豎起了,衣裳與旗就此可以輕鬆垂掛?脊梁、督脈打直了,全身筋絡肌骨便可以徹底放鬆,就此作到莊子描述的「形如槁木」,身體能跟乾透的枯木一樣輕靈放鬆;作到太極拳經所要求的「一舉動周身俱要輕靈」或打太極拳套所要達成的:鬆開手腕、鬆肩、鬆胸、鬆腹、鬆沉腰胯、進而由胯至踵俱能鬆柔等,逐步開關達節、求能全身鬆淨的功夫?
如果操作者還保有嬰幼兒時期輕鬆就能安穩中正的脊梁,自然可得。否則如何鬆開因長期緊張、過勞或姿勢不良,所導致的僵硬、糾結,便是試圖告別一切氣血不暢、痠麻疼痛、代謝不良、瘀滯積瘤等疾病的必要措施。
為了達到放鬆的目的,早日體會莊子形容的「墮枝體」,彷彿四肢已經掉落、不復存在般,感到非常輕盈放鬆;或太極宗師所描述的「一夕忽夢覺兩臂已斷,醒驚試之,恍然悟得鬆境」──像斷了手臂的洋娃娃般,輕靈若無手臂的身體感受,可以經年打太極拳套,並在日常生活中謹守「頂頭懸」、「豎起脊梁」、「尾閭中正」(即莊子所謂「緣督以為經」),以及「不雙重」、「虛實分明」(即莊子所謂「天之生是使獨也」),使漸能體會「一舉動周身俱要輕靈」(即莊子所謂「形如槁木」),隨時周身放鬆的身體感受。那如果不會太極拳套呢?或如果雖會名喚太極拳的太極拳套,操作起來卻鮮少依循太極拳經論所示呢?我永遠記得在二○○七年十二月二十日開始接受西醫高劑量化療、電療的四個月後,翌年四月十七日從賴瓊慧主治醫師口中聽到那燙著金鉑般閃閃發亮的一句話:「蔡教授,恭喜妳抗癌成功了!腫瘤消失,象徵癌症指標的血清指數也完全回到正常!」放射線科主任洪醫師拍著我的肩,歡喜道:「癌症第三期,長達九公分的腫瘤就這樣消失了!原本我們醫療團隊打算第一個療程結束後,再決定開刀與否的,真是太好了!蔡老師,妳的病真的不是我的手醫好的!這是上帝的賜予!這是醫學的奇蹟!」我忍不住撥電話給治療期間,幾位持續透過書信、簡訊給我加油、打氣與深深祝福的好友。人類學家的提問再度引我耽思──「除了西醫的治療,妳到底鍊哪些功啊?是妳父親教妳的太極拳嗎?如果等生病了才跟妳學拳套,還來不來得及啊?還有呢?有容易些也能達一樣效果的功夫嗎?為何連躺著、坐著也能練啊?」也許身邊摯友的瀕死一戰,會教人掀起慮及自身安危的反思。
我於是把太極拳套之外的,得自《莊子》、Kriya Yoga、中醫經穴療法、太極拳原理、武當十段錦、《樂育堂語錄》等──從八年前輔助我抗癌成功,八年來幫助我將電、化療諸多後遺症減到最輕的諸多功夫──融會成這一套「穴道導引」。在過去聚焦於穴道的活動中,無論是針、灸或經絡療法,皆需倚賴醫者或他者之手,憑藉砭石、針刺、灸艾等外力介入,參與個體調理、治療的過程。繼承傳統同時獨創新局的穴道導引,則僅需憑藉一己之力,即可豎起脊梁、置重心於單腳;即可透過收緊一穴道、累疊收緊穴道的出力練習,就像手練握力一樣,可以經由日積月累的練習,愈練愈有力。
穴道原是脈氣匯聚之所,穴道周邊的肌肉筋絡力氣愈大、穴道所在區域的力量愈強,氣血就愈活絡、充沛,身體也就更有活力、更健康。又因出力之後更容易放鬆,練習用盡全力,可使單一穴道的放鬆更加徹底。相較於掌、腕、小臂、大臂、四肢、肌肉、胴體,人體的穴道是人身更小的單位。當人身的最小單位可以各自用力、各自放鬆,身體整體自然更加輕鬆靈活,告別曾經的痠痛、僵硬與糾結。穴道在肌肉筋絡等現象之中,卻又不是形象的存在;一如脈氣經絡遍布周身,卻非具象的存在。而這套強化脈氣的功法指向的鵠的,既是合心神氣血筋肉軀幹所共構的「人」,也是滯陰褪盡、真陽氣足後的元神真身。
建構這套穴道導引功法,一方面幫助已然全面復課的自己,在教學與研究正常工作之餘,或臥、或坐、或站,只要抽得出一刻鐘鍊功,便能持續通往遠離疾病,鬆筋柔、神寧氣足的逍遙旅程。一方面將璧名渺小的生命,凡此身世機緣與順逆遭逢所得一切,贈
予與我一樣有幸潛浸此東方文化中人。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