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王子與假扮男裝入宮的子爵千金之戀愛故事。
★精美華麗的插圖引人入勝。


確定升遷成為王太子隨身侍從的弟弟突然下落不明,因此只好讓姊姊碧安卡假扮成他進入宮廷裡工作。王太子克勞狄奧是不論任何人都會稱羨的有為青年,但不知為何卻跑來搭訕身為隨從的碧安卡。

明明真實身分應該沒有曝露啊!?可是又不能違背他的命令……!碧安卡雖然感到困惑,卻又難以抗拒他的魅力,逐漸受他吸引。然而,克勞狄奧身上卻有一個天大的祕密……!?


作者簡介:
京極れな
日本小說作家。
台灣出版的作品有《甜蜜紅唇~被誘惑的男裝麗人~》(青文出版)。

繪者:綺羅かぼす
日本漫畫家&插畫家。
台灣出版的作品有《甜蜜紅唇~被誘惑的男裝麗人~》(青文出版)。

譯者:
AZUKI

內文試閱:


夏天將要結束之時,原本在王都的卡爾洛哥哥回到了領地中的別墅。
碧安卡才剛和母親開始刺繡,她就對緞面繡的精細繡法感到厭煩;為了轉換心情,於是和家裡養的狗貝斯一起偷溜到院子裡。
貝斯的短毛富有光澤,是今年要滿五歲的格雷伊獵犬。
碧安卡與貝斯一同散步在陽光穿過樹葉灑落而下的小路上,她淺綠色的雙眸裡映照出樹葉的倒影,而水藍色的連身裙染上大自然的花紋,散落於肩膀上的亞麻色微捲長髮則隨著吹拂而來的微風悠悠飄逸。
掠過臉頰的清風帶來些許涼意,讓人意識到秋天即將來臨。
碧安卡是奧德利亞國裡的貴族之一──克里歐涅子爵家的長女。雖說是子爵,但其實只是空有名分,家裡的經濟狀況非常吃緊。
他們為了避暑而來到領地內的別墅,但是也差不多到了回王都中的宅邸之時。
她站在以前常常爬上去玩耍的橡樹底下。
樹枝隨風搖曳,發出沙沙聲。
「真想和以前一樣爬上去玩……」
碧安卡張開雙臂抱住粗壯的樹幹,讓全身貼在上面後輕聲說道。閉上雙眼後,她聞到一股懷念的乾燥樹木清香。
她非常喜歡這種被大自然包圍的悠閒生活,雖然每年只有夏天才能體會到。
小時候她常和弟弟席瑞爾一起爬樹,那時緊身胸衣和襯裙不像現在一樣繫得這麼緊,她想做什麼都可以。不必考慮明天的事,只要天真無邪地到處玩樂就好。
她的弟弟席瑞爾早已到王城裡為國效忠了。
(我和這棵樹大概也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吧……)
今年夏天碧安卡已年滿十六歲,明年春天便要開始在社交界露臉了。這麼一來,她馬上就會被許配給某個富裕的貴族,從此無法回到領地吧。
一股寂寞襲上心頭。她心底認為只要一離開這裡,就不得不長大。
「妳在做什麼啊?碧安卡。」
突然從身後傳來的聲音令碧安卡嚇得雙眼睜大。
一回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名身穿胸口別著國徽的的深藍上衣與黑色緊身長褲的青年,貝斯則一臉開心地在他腳邊撒嬌。青年及額的短髮在陽光下閃耀金色光芒。
「卡爾洛哥哥!」
卡爾洛.克里歐涅在王宮裡工作,他是碧安卡的兄長,大了她將近一輪。
與母親相似的藍色眼眸中透露出知性,但他的五官整齊、線條柔和,給人一種溫和的印象。
「穿著禮服的淑女竟然在爬樹啊。」
卡爾洛撫摸著貝斯的下巴,同時一臉驚愕地看向碧安卡。
「我只是想爬而已啦。一想到可能不會再回來這裡了,就想過來和它道別。」
「好吧,就當是這樣囉。」
卡爾洛像是不相信她一樣,露出奸笑。
「真的是這樣啦。」
穿著這麼礙事的禮服怎麼可能爬得上去,他一定還把自己當成小時候一玩耍的頑皮小孩。
「好久不見了呢。怎麼回來了?」
碧安卡離開橡樹,整理完禮服的裙襬後問道。
卡爾洛多虧了與王族代代關係友好的父親友人──蘭狄尼公爵的幫忙,再加上他認真的工作態度獲得好評,早早便已出人頭地,現在擔任王太子身邊的秘書官。順道一提,去年他剛和某伯爵家的千金成婚。
「我有事要拜託父親,剛才正和他談完。碧安卡,這件事也和妳有關喔。」
「和我有關?」
是什麼事呢?和自己有關的話,總覺得很有興趣。
「我們回客廳慢慢說吧。其實事情都已經談攏了,只剩下妳本人的回答囉。」
「你說回答……」
既然是要自己回答的事情……
「難道是婚事?我之前是有聽說阿姨推薦父親,要我和一位年紀頗大的伯爵結婚。」
明明還沒在社交界露臉,卻已經開始在談婚事了。父母親似乎是優先選擇經濟寬裕的人選。雖然這對適婚年齡的少女來說是很正常的事,但要她和素未謀面的對象結婚,老實說實在是提不起勁。
「若是婚事那倒好,是比那個還要難辦的請求。」
卡爾洛聳了聳肩。
「難辦?明明父親已經答應了……?」
無法想像到底是什麼事,反而讓她更在意了,她決定總之先乖乖回別墅聽聽看。
「卡爾洛哥哥,你會待到什麼時候呢?」
碧安卡與卡爾洛並肩走在連接著別墅的石板路上,而貝斯緊緊跟在兩人後頭。
「我馬上就要回王都了,如果事情能順利進行,最快傍晚就會走。」
「這麼趕嗎?慢慢來也沒關係啊。」
雖然王都就緊鄰著克里歐涅子爵領地,但單趟還是需要花上六天,來回奔波的話時間和體力都會隨之消耗。
「很多事情還等著我處理嘛。」
卡爾洛輕輕嘆了一口氣。看來作為秘書官不但身不由己,也沒有多餘的閒暇時間吧。
「對了,席瑞爾他做得還好嗎?」
席瑞爾是小碧安卡一歲的弟弟,三年前左右進到王宮裡工作,是名輔佐王室的實習隨從。
「喔,那傢伙在這個秋天就要升為王太子身邊的隨從了。」
「咦?王太子殿下的?」
碧安卡雙眼睜大。
「……真厲害,大大地被拔擢了呢!」
她不自覺地停下腳步出聲讚嘆。沒想到在男人之中算是身材嬌小的席瑞爾竟能成為王太子的隨從。他自己也說過雖然是在王宮中工作,但頂多只是在最底層負責打雜的而已。
「難不成這也是蘭狄尼公爵居中斡旋促成的?」
與王族無親無故之人要在其身旁侍奉,就需要與王族關係友好的有力人士推薦。
「妳還真敏銳,正是如此。他在人事檢定時幫了點小忙。」
「那對伯爵可真是怎麼道謝都不夠呢。那孩子能當上王太子的隨從,簡直就像在做夢。」
碧安卡難掩興奮之情。她和弟弟自幼就感情很好,兩人一起長大,因此她非常為弟弟的成功感到開心。
「……不過,都出人頭地了,怎麼不回來和父親他們打聲招呼啊。」
真想見見他。最後一次和他見面是在今年的謝肉祭。還沒在社交界露臉的碧安卡也不會到王宮去,而自從席瑞爾到王宮工作後,就幾乎沒機會和他說到話了。
「是啊。其實今天那傢伙應該也要來的。」
卡爾洛也聳了聳肩,他溫和而工整的臉上像是蒙上一層陰影,讓碧安卡心中升起一股不安。
「怎麼了?卡爾洛哥哥……難道說席瑞爾發生了什麼事嗎……?」
終於她無法壓抑心中的騷動,緊張地問道。
卡爾洛看著因為不安而皺起眉頭的碧安卡這麼回答:
「沒錯。剛才說要問妳意願的事情,其實就和席瑞爾有關──」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