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下車,或是留在車上?」列車長面無表情的說,「這是最後一站。」
進入不存在的如月車站,你也將不存在?!你會如何選擇?

終極都市傳說降臨!
「小靜」身分曝光,她為逃離塵世卻誤入終極都市傳說,她只留下一句「面對危險,本來就是我的專長」,毛穎德、夏玄允、郭岳洋三人發揮渾身解數卻也不得其門而入,都市傳說社面臨最大危機!!

列車響起了聲音,『嗚嗚嗚嗚嗚──』

車門緩緩關起,男孩倒抽一口氣,在最後一秒衝了出去!

踉踉蹌蹌的在月台上跌倒,他腦袋一片空白,轉過身時,竟看到整台列車的人,一瞬間都起身貼在玻璃窗上瞪著他。

用那種像是幾天幾夜沒有睡的沉重雙眼看著他,為什麼……

腳步聲窸窸窣窣的傳來,男孩趕緊的回身,才發現月台上、或是車站裡,竟然出現了許多人朝他這兒靠攏,他們動作有點遲緩,但一個個看上去都……只剩層油亮的皮包裹著骷髏似的駭人!

為什麼朝他走來了!?

男孩驚覺不對勁的跳了起來,看著從四面八方圍上的人,他嚇得後退,他只剩下一個方向能夠逃──不遠處列車來的那深黑山洞隧道……

男孩突然背脊發涼,蒼白的臉色看向柱子上的字,きさらぎ:如月車站,那不是──都市傳說嗎?

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
華文靈異天后笭菁
都市傳說系列總銷售破150,000本
第一部完結篇──終極都市傳說正面席捲而來!
叩、叩、叩……清楚的聲響驀地在黑暗隧道裡響起,「小姐!」她謹慎回頭拿手電筒照向對方── 「小姐,走在鐵軌上很危險的!」一個老人家只有一隻左腳站在鐵軌上朝她招手,「來,回來!」他那缺失的右腿斷口鮮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流……

作者簡介: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笭菁部落格:http://linea.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
《都市傳說12(第一部完):如月車站(如月列車專屬仿舊卡套版)》
《都市傳說11:血腥瑪麗》
《都市傳說11:血腥瑪麗(美麗隨身小圓鏡版)》
《都市傳說10:消失的房間》
《都市傳說10:消失的房間(都市傳說鑰匙圈版)》
《都市傳說9:隙間女》
《都市傳說9:隙間女(隙間女手書籤版)》
《都市傳說8:聖誕老人》
《都市傳說8:聖誕老人(聖誕蓋布袋版)》
《都市傳說7:瑪莉的電話》
《都市傳說7:瑪莉的電話(背娃娃束口袋背包版)》
《都市傳說6:試衣間的暗門》
《都市傳說6:試衣間的暗門(手機置物架版)》
《都市傳說5:裂嘴女》
《都市傳說5:裂嘴女(裂嘴口罩版)》
《都市傳說4:第十三個書架》
《都市傳說4:第十三個書架(詭異檀香版)》
《都市傳說3:樓下的男人》
《都市傳說3:樓下的男人(特別夜光版)》
《都市傳說2:紅衣小女孩》
《都市傳說2:紅衣小女孩(特別版:溫感現影封面)》
《都市傳說1:一個人的捉迷藏》
《都市傳說1:一個人的捉迷藏(特別版娃娃3D卡書衣)》

內文試閱:
楔子
男孩飛也似的狂奔上電扶梯,時間就要來不及了,末班車若是搭不上就麻煩了,他可不想花錢搭計程車啊!
從輕軌轉到地鐵,列車居然提早到站,敞開的門上閃爍著即將關閉的燈號!
『嗚嗚嗚、嗚嗚嗚嗚!』
「等一下──」他慌亂的大喊著,在門關上的最後一刻,及時衝進了車廂裡!
呼……呼……上氣不接下氣的拉住門邊的欄杆,就著一旁有的空位坐了下來,他跑得有點虛脫,都是店長要求盤點,害他差點誤了末班車啦!
拿出手機滑沒兩下,疲憊的伸伸懶腰,冷氣有夠強的,末班車人就不多,相形之下覺得冷氣超冷的!
直覺性抬頭想看看下一站,卻發現跑馬燈的字幕是……咦?
他以為自己看錯了,錯愕的站起身,沒有跑馬燈?
男孩不明白,接著開始東張西望,發現整個車廂連張路線圖都沒有……等等,這個座位的陳列跟顏色,他怎麼沒看過?
列車開始煞車,他回頭看向即將進站的車子,這台車是……他沒有坐過這班車吧?好奇怪的配色跟陳設喔!
怪異的狀況讓他開始觀察,這真的不是地鐵線也不像輕軌啊!就算地鐵有好幾條線,他也都坐過啊,沒有印象哪班地鐵是這樣的。
列車緩緩停下,車門敞開,外頭的車站空蕩蕩,杳無人煙。
這樣一想,連車站都不對勁,他搭的是七號線,七號線的設計不是這樣,從月台、顏色到閘門都不是他熟悉的模樣。
這一站的閘門近在眼前,他記得閘門都是旋轉式的,但是這個卻是對開全包式玻璃門……他沒見過這個車站啊!
「對不起……」他緊張的問向鄰近座位的女人,「請問這是哪一站?」
女人驀地起身,不搭理他的直接換了位子,眼尾斜瞪了他一眼。
「欸,我只是想……」他看著月台柱子邊寫著斗大的「「きさらぎ」(如月)」字,日文?
為什麼他們國家會有日文車站的名字?他搞穿越嗎?
總有月台人員吧?他趕緊到門邊張望,整條月台上卻空無一人,在閘門旁的站務亭,可以瞧見透明玻璃裡坐著個人。
「嘿!請問一下──」他扯開嗓子大喊,希望亭子裡的人能聽到。
他不敢下車,實在怕下了車後,萬一車子開走怎麼辦?時間這麼晚了,恐怕會是末班車啊。
亭子裡的人聽見了,回頭看向他,那眼神是他沒見過的冰冷……不對,為什麼那個人看起來不太像……活人?
說不上來的驚悚,那個人看上去瘦骨嶙峋,眼神陰鷙,帽簷很低,只是瞥一眼就讓他毛骨悚然。
「你要下車嗎?」
冷不防的,身後傳來聲音!
「哇啊!」男孩跳了起來,還因此撞到了一旁的杆子,「什麼……」
那是個像列車長的男人,帽簷也壓得很低,穿著筆挺的制服,一隻手指向外面,「車子五分鐘後要開動,你要下車,還是要留在車上?」
「呃,請問這是哪一條線?我怎麼沒搭過!」男孩緊張的問,「這班車有到大學站嗎?」
「你要下車?還是要留在車上?」列車長重複了問題,「這站之後,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會再停。」
  什麼?男孩不可思議的看著列車長,列車長不再多語,直接掠過他身旁而去。
  他呆站在門口,看著那日文字……他沒去過日本,但是他覺得對這個車站有印象。
  可無論如何,這都不會是國內的站名啊!
  LINE打了幾通電話沒人接,他孤狗也沒搜到這個站,一轉眼五分鐘就過去了。
  列車響起了聲音,或許是警示音,但不知道為什麼……他聽起來像是有人在嗚咽的哭聲。
  『嗚嗚嗚嗚嗚──』
車門緩緩關起,男孩倒抽一口氣,在最後一秒衝了出去!
踉踉蹌蹌的在月台上跌倒,他腦袋一片空白,轉過身時,竟看到整台列車的人,一瞬間都起身貼在玻璃窗上瞪著他。
用那種像是幾天幾夜沒有睡的沉重雙眼看著他,為什麼……男孩驚恐不明,為什麼要用那種眼神看著他?
腳步聲窸窸窣窣的傳來,男孩趕緊的回身,才發現月台上、或是車站裡,竟然出現了許多人朝他這兒靠攏,他們動作有點遲緩,但看上去很可怕!
尤其月台上的人距離更近,一個個看上去都……只剩層油亮的皮包裹著骷髏似的駭人!
為什麼朝他走來了!?
男孩驚覺不對勁的跳了起來,看著從四面八方圍上的人,他嚇得後退,他只剩下一個方向能夠逃──列車來的方向。
不遠處那深黑的山洞隧道,那邊沒有其他人!
「你們要幹嘛!?走開喔!這是怎麼……救命!救命!」他大吼著,希望站務亭裡的人員能夠幫忙。
站務人員只是望著他,不動聲色。
連出站都沒辦法……きさらぎ……咦?
男孩突然背脊發涼,他想起在哪裡聽過這個站名了。
蒼白的臉色看向柱子上的字,きさらぎ:如月車站,那不是──都市傳說嗎?

第一章
一大清早,不過七點剛過五分就有人來按電鈴,進進出出的擾人清夢;夏玄允擰著眉倚在房門口,滿肚子的不開心。
斜對面的郭岳洋帶著點感傷的望著左方,從角落進出的人們搬走了屬於馮千靜的東西,只是讓他感到難受。
而夏玄允隔壁房,始終沒人出來。
「真是抱歉,一大早來打擾。」一個男人禮貌性的走過來,看向分據客廳左右兩端的男學生。
「你們都直接殺過來了有什麼好抱歉的!」夏玄允直接說著,「前一晚先通知我們很困難嗎?」
面對直白不客氣的說詞,男人也只是輕笑,他們的確是沒有通知,一大早就過來按門鈴,因為相信學生這時候必定在家。
「我知道是我們不對,但事出突然……」他依然掛著微笑,「這陣子很謝謝你們對小靜的照顧。」
「是她在照顧我們,而且要道謝也不是你來謝。」夏玄允絲毫不客氣,「而且她不喜歡人家叫她小靜。」
夏玄允攻擊力十足,連郭岳洋聽了都有點尷尬,夏天果然非常討厭後來代表馮千靜出面的人,這位先生他們在電視看過很多次了,是馮千靜的經紀人。
「總之打擾了。」經紀人相當圓滑,朝著夏玄允致謝後,再回身向郭岳洋頷首,「千靜的東西差不多就這樣,我們這就搬走了,這個月的房租我們也會如數奉上。」
「她不打算過來打招呼嗎?」夏玄允一步上前,「還是你不許她再回來這裡?」
夏天擋住了經紀人的去向,氣氛變得相當緊繃,男人帶著不屑的眼神瞥向夏玄允,在他眼裡,就是這個家、這幾個男生壞了馮千靜的好事,害他收拾善後格外辛苦!
「夏同學,你應該知道現況有多麻煩,千靜偽裝的事已經曝光了,她還跟你們三個男孩子住在一起!」經紀人忍著怒氣,「參加了都市傳說社還每樁都捲進社會案件裡,她現在簡直是娛樂版的頭條,而且還──」
還跟另一個男生過從甚密!
「而且什麼?被拍到跟毛毛挨著一起走嗎?那又怎麼樣?」夏玄允極度不滿,「我們住在一起,一人一間房,這是分房共住!你隨便去找其他的學生問問,公寓式的大家都這樣住!再說毛毛,他是護著她不被拍到,哪裡有錯了!」
「實情跟輿論是兩碼子事,就算毛同學是護著她,住在一起的事還是能被人加油添醋!」經紀人分貝也開始高昂了。
「怪了,小靜不是人嗎?她不能交男朋友嗎?」
「馮千靜可以,但小靜不行!」經紀人驀地怒吼,「她是有合約在身的人,她代言廣告、有形象責任!」
她之所以能短時間竄紅,除了她的個人格鬥技巧外,外型絕對是關鍵之一,否則何必每次出賽都打扮得如此精心!
「形象形象啦,你們有沒有搞清楚小靜就只希望格鬥、喜歡當普通學生而已!做一個普通人!」夏玄允氣急敗壞的喊著,「一點小事就把她隔離,還跟我們像斷交似的!」
從新聞曝光的那天起,馮千靜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這個她身為大學生的家,甚至連LINE都斷了線,郭岳洋試著打過,電話已經停用。最近沒有大事,所以記者閒得追著這條新聞,何以一位亮麗的女子格鬥者要偽裝成邋遢模樣進入大學就讀,到處在學校訪問,結果一問之下,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因為她是「都市傳說社」的一員。
有些不熟的新進社員很八掛的回答記者問題,談論馮千靜是「都市傳說社」的元老,之前發生許多詭異的「都市傳說事件」,都是他們去破解的。雖說馮千靜很少出風頭,但是大家都知道以夏玄允為首的四人組,每次都有參與。
再往下追,有命案、有遺骨案,每一件跟「都市傳說社」有關,連他校的活動中心被燒毀時,他們也都在現場。
「都市傳說社」FB社團暫時關版,但資料早就被備份下來,在網路上流傳。
一時之間,「都市傳說」的真假又甚囂塵上,這個社團為什麼會遇到這麼多都市傳說?是真的碰上?還是巧合?或是學生自己的繪聲繪影?為了炒作話題,讓社團變得很夯,關注率提高?
酸民開始出動、陰謀論、其他人的身家,一一的被挖到檯面上。
但案件是確定的,至少讓馮千靜身分曝光的案子,就是幾個高中生的失蹤案,起因還是在高中校慶裡的屍體!
「格鬥者小靜被捲進一連串的社會案件」、「大學生社團頻繁發現屍體」、「都市傳說是真是假?」、「學生何以一再涉及命案?」
喀,唯一沒開的房門終於開了,所有人不約而同回頭看向走出房間的毛穎德,他平淡的看著每個人,若無其事的拎著包包。
「我要去買早餐了,要吃什麼?」他看向夏天,「別為難他,他有他的工作。」
啊……經紀人鬆了一口氣,「真的謝謝同學體諒。」
「我只是不太想看到你們而已,快走吧。」毛穎德趕忙送客,「我跟你們一起下去。」
少在他家待這麼久。
夏玄允跟郭岳洋都不好說什麼,他們互相交換眼神,這陣子以來,情緒最低落的應該就是毛毛了吧……因為馮千靜的離開,也間接讓他們之間的關係破局。
更別提那天在媒體面前,馮千靜清楚的宣告了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只是室友」。
接下來這一個月更以行動證實,她不回家、他們不碰面,聽說她還是有去學校,已經恢復上課,更重新以「小靜」那婀娜的模樣現身,上學還會帶保鑣,且完全不再與他們往來。
室友、朋友,平淡到可以隨時斷掉的感情,她用行動證明給大家看了。
「哎唷!」門一關上,郭岳洋就焦急的嚷著,「小靜再怎樣也可以私下跟毛毛聯繫的啊!」
「毛毛說都沒有,電話、簡訊、LINE完全斷絕。」夏玄允也顯得很難受,「你看毛毛那個樣子,他比我們還難受吧?」
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兩個明明已經在一起了啊!
簡單來說,就是連分手都沒談,就被甩掉了啊!
跟著經紀人一起到樓下的毛穎德沒理人,也不想聽經紀人說話,他曾試圖開口請毛穎德諒解,但是被毛穎德打斷,出了大門立刻分走兩方,毛穎德寧願多繞一段路去買早餐,也不想聽經紀人說話。
悶啊!一股氣悶在胸口裡吐不出來,馮千靜公開說他們只是朋友,他可以理解,但是斷訊他就無法接受了。
他是不敢去面對自己可能莫名其妙被甩的事實。
說穿了,也是剛萌芽的戀情而已,但為什麼就是渾身不暢快。
馮千靜,有話就直說啊!這樣躲躲藏藏,一點都不是他認識的馮千靜!
她應該永遠都面對挑戰與困難,就算要跟他提分手,也該親自出馬,面對面的好好談談,而不是透過媒體、透過那經紀人,希望他就此放手。
他毛穎德也不是那麼好打發的,不說清楚……他說不定會直接去她上課的班級找她。
她的課表,可還釘在冰箱上啊!

馮千靜簡直如坐針氈。
過去把頭髮弄得亂七八糟、穿著寬鬆的外套、戴上眼鏡遮掩一切時過得多輕鬆!現在得化妝出門,維持良好的儀態與形象,然後從踏進學校開始就受到注目,連在共同科的班上都一樣。
曾經跟她攀談自然的同學都用特別的眼神看她,同時會聊天的人也不敢靠過來,從馮千靜變成「小靜」,距離一下子變得很遠。
更別說還有保鑣站在教室外頭,全校都知道那個班有「小靜」的存在。
曝光真的非她所願,這就是她一直害怕的生活,所以她才會盡力偽裝……誰曉得一個該死的血腥瑪麗,攪亂了她的生活。
好不容易捱到下課鐘響,她現在連自己找個角落窩起來吃午餐都不可能了,人人都有手機,她像待在一個全校皆狗仔的世界裡。
「那個……」班上一個女孩尷尬的湊過來,眼尾不安的瞄向從後門走進來的保鑣們。
馮千靜立刻請她暫停,往後一瞥,「我說過不要進教室。」
保鑣面有難色,但還是依言退了出去。
女孩嚥了口口水,帶著緊張的表情絞著雙手,「分、分組的事情,我想問說,妳、妳要跟我們一組嗎?」
馮千靜有點詫異,她不清楚她在說什麼。
「就妳之前不在時要分組報告啦!」較熟稔的小亞直接一屁股坐到她前面座位,反過來面對著她,「之前我們都一組,那陣子妳很忙所以幫妳保留名額!怎樣?要不要?」
「好。」馮千靜立刻點頭,一雙眼瞪得圓大,幫她保留名額耶!
「妳不覺得……」小亞指向後門,「這樣很煩嗎?我們壓力也很大!」
唉……馮千靜嘆了口氣,「妳說呢?」
「以前那樣不錯啊,妳就靜靜吃妳的早餐、聽課,哪這麼麻煩!」小亞眨了眨眼,「要不要我們掩護妳?」
「咦?」馮千靜愣住了,但防備天線跟著緩緩豎起。
囁嚅的女孩悄悄遞上自己的手機,馮千靜狐疑的往上頭瞥去,女孩自己用LINE打了一段話。
『毛穎德說有事想找妳談。』
喝!馮千靜立刻抬首,不可思議的看向小亞跟林瑩真,這兩個女生……怎麼……她直覺的朝後門望去。
「這如果是某種陷阱的話……」
「拜託,全校都知道你們有多好。」小亞不耐煩的說,「不說他,那個可愛社長夏天呢?妳連社團都沒去耶!」
馮千靜欲言又止,「都市傳說社」現在哪是她能沾的!
「我這可是為了夏天。」小亞說得超明確,雙眼閃閃發光,「被這麼可愛的人拜託,我可拒絕不了!」
馮千靜微咬了唇,擱在桌上的雙拳依然緊握,現在不是能出亂子的時候。
幾家代言廠商都希望她自律,否則傷害到形象、影響商品販售就會對她提出告訴,她終究不是個普通的大學生,一旦扯到商業代言行為,就必須為自己的事負責。
經紀人對她分析利害關係,現在她在風口浪尖上,緋聞只是為自己造成麻煩而已。
父親的不高興不在話下,連章叔都被叫到家裡問了相關案件的來龍去脈,當初答應她唸大學的首要條件就是──「相安無事」,結果一個緋聞不說,還扯上高中生失蹤案與一堆命案,舊帳一攤開,前面落落長的社會案件,全跟她有關。
父親不會管什麼破案有功,他只知道她應該專心於格鬥技巧上的進步,她的人生就該在擂台上發光發熱,去上學只是徒增瑣事,事實證明還真的全是麻煩。
她的確快喘不過氣來,她想回到有毛穎德的那個家,癱在沙發上看電視吃鹽酥雞,但是她答應過父親,短時間內不能跟他們有所瓜葛……至少她親口說出她跟毛穎德只是普通朋友,就不能給外界想像的空間!
「跟他說我暫時跟他沒話說。」馮千靜動手刪掉林瑩真打的字,「現在不是時候。」
收起課本,她立即起身。
「喂!馮千靜!」小亞跟著起身,立刻握住她的手。
馮千靜克制住即時反應,否則她可能第一時間就拉開小亞的手,直接向後扭去,「隨便碰我很危險的。」
「妳好歹要給人家一個交代吧?」小亞挑了挑眉,「不管決定是什麼,妳不能讓人家懸著啊!」
決定是什麼?馮千靜皺起眉,她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怎麼去告訴毛穎德!
「要帶話就一起帶吧?」其他同學早就圍觀了,「還是同學?還是……」
馮千靜知道在圍過來的人群外,一定有人在錄影、甚至有人在錄音。
「就說只是室友了。」她倨傲的說著,「為什麼大家對他們這麼感興趣?一起分租的房客罷了,到底要扯多少關係你們才甘願?」
有人開心的看著手機裡拍攝的鏡頭,螢幕裡的馮千靜拿起背包帥氣的轉身,對包圍著她的人喊了聲借過。
林瑩真難過的退了開,馮千靜直接向右轉往後門方向,不知道哪裡傳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那氛圍令她極度不安的跟著往右邊瞥了眼。
前門,不知何時站著她其實朝思暮想的身影。
毛穎德倚在前門,瞬也不瞬的望著她,馮千靜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他什麼時候來的?聽到了多少?
「是那個男生……」
「都市傳說社的毛穎德!」
背後傳來竊竊私語,有人再度開啟錄影,說不定還有人直播,等著看她下一步的舉動。
保鑣走了進來,馮千靜緊繃著身子,朝著毛穎德微微頷首。
扭過了頭,自後門步出。
小亞跟林瑩真緊張互看,本來說好約在樓下的,誰知道毛穎德會上來!
「那個……」小亞趕緊跑過去,「就可能……你也知道有人在偷拍……」
「謝了。」毛穎德朝小亞扔出笑容。
至少他知道答案了,室友、室友,分租的房客而已。
幽幽的向左方轉過,思念的身影正從前門經過,那筆挺的身影,依然注視著前方,永遠是那樣驕傲的小靜。
總算有個答案,至少他能決定自己的心。
「謝了?唉唷!」小亞憂心忡忡,「你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耶,毛穎德!」
毛穎德轉過來,用她們不知道的神情苦笑著,「在說什麼!辛苦了!」
朝著小亞她們點頭,他也準備轉身離開。
他不會追著馮千靜出去,他得選擇反方向,其實那天馮千靜下樓後,他們之間的路就已經分歧了。
「等……等等!」林瑩真慌張的追出去,「毛穎德同學,請你等一下!」
毛穎德一點都不想停,他現在覺得一顆心快要炸開了,他要去健身房,不……去游泳好了,他需要一個地方發洩梗在胸口那股悶氣!
「我朋友失蹤了!」她尖聲喊著,「你們能不能幫幫他?」
林瑩真衝到毛穎德面前,一雙眼還有眼淚在打轉。
「……失蹤應該找警察。」他壓抑著怒氣,現在是怎樣?失蹤也找「都市傳說社」?
「可是他說他遇到都市傳說了!」林瑩真慌張的舉著手機,「他說他到了奇怪的車站,你們一定知道。」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