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神醫少爺有心有意的哄騙誘拐之下,
王小虎憶起過去也認了心意,
原以為日子就該這麼幸福下去,
「過去」的空白卻來襲。

害的少爺血咒纏身的滅族仇人,
糾纏著年少不懂事的情債冤孽,
藥谷不許違逆世俗的相戀,
小書僮拚死拚活只為了少爺,
可一切有心人刻意的離間陷害,
讓少爺嫉妒與背叛的怒火更加猛烈,
闕斯銘失了理智,毒口頓成利箭穿心,
遍體鱗傷的王小虎休書一封,
誓言不再回頭。

仇敵、情敵兩相夾擊,
後悔的少爺鞭長莫及,又該如何挽回?

作者:
水千承

內文試閱:
第十三章
兩人被蕭總管帶回驛站的時候,還有一個人等在那裡。
「師兄?」
闕青源面朝窗外背對著他們的身影一動,急忙轉過身來,激動地看著他,「斯銘。」
「師兄,你怎麼來了?」
闕青源拿過一邊的柺杖,撐起身子走過去。
「我本聽說你要回來,就跟蕭叔一起來接你了,沒想到你……欸,前天陳澀帶著傷回來,說進寶少俠帶著你逃進大婁山了,我們都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被郁明鏡帶走,只能抱著些希望搜山,還好你們平安無事啊。」
闕斯銘扶住闕青源重新坐下,「師兄,我們都沒事,讓你擔心了,師父知道嗎?」
「昨天見你還沒到家,爹就起疑心了,下邊的人沒瞞住,早就知道了,現在正在家著急呢,你休息一下,咱們就趕緊回去吧。」
「不用了,現在就起程吧,我還有要事要跟師父商量。」
闕青源歎了口氣,看了看他疲憊的眉眼,不禁伸手摸著他的眉心,有些心疼,「斯銘,這血咒……」
「嗯,郁明鏡已經催動它了。」
「那你們是怎麼逃走的?」
闕斯銘有些不自在,回頭看了眼進寶道:「還是多虧了他,師兄,咱們路上說吧。」
闕青源這時候才注意到進寶,有些不好意思道:「進寶少俠,咱們又見面了。」
進寶連忙拱手,「闕公子。」
回程的路上闕青源拉著闕斯銘坐馬車,兩人久未見面,好像有說不完的話。進寶被扔在外面騎著馬跟在後面。三天下來他只有吃飯和休息的時候能看到闕斯銘,晚上闕斯銘和闕青源還同寢,孩子就覺得有點彆扭。
要說人吧,總有點犯賤。他跟闕斯銘待一塊的時候,闕斯銘總愛黏著他,要不就趁機上下其手的,黏得他一天下來總有時候有點煩。可要一整天連人影都見不著幾回,又覺得有點空落落的。
他倒不是有什麼不滿,人家同門師兄弟,久別重逢,促膝長談,很正常。他就是覺得有點寂寞,想著以前在金府的時候,周圍都是他熟悉的人,現在跟闕斯銘走了,是去到人家的地盤,他誰都不認識,除了能客套兩句之外,連個說話逗趣的都沒有,唯一跟他熟悉的闕斯銘如果無暇理會他,他當然覺得寂寞。
而且……他一直以為闕斯銘那個窮乾淨的毛病就只對他不發作的,還有點沾沾自喜,原來他也不排斥他師兄的。
中午太陽太大,這種天氣趕路就跟放火堆上翻烤似的。眼看離藥谷沒多少路程了,一行人尋了處陰涼的地方避暑。
進寶一下馬就往林子竄,一路憋著尿,都快爆棚了。好不容易跑到一個能避開人耳目的地方,掏出小鳥瀟瀟灑灑地釋放了出來。正待要收傢伙呢,突然餘光瞥到一個陰影一閃而過。
「誰?」進寶正待轉身,突然背後一股熟悉的氣息,緊接著他就被人從後面抱住了。
闕斯銘在他耳邊低低笑著,「撒個尿而已,跑這麼遠幹什麼。」
「難道當著人家面呀,多不好意思呀。」
「也是,你這塊只有我能看。」
闕斯銘一手摟著他的腰,一手握住了小小進寶。
進寶倒吸一口氣,「別、別鬧了。」
「好幾天都摸不著你,想不想?」闕斯銘一邊說著話,一邊動起手來了。
「別鬧,這光天化日的,你耍什麼流氓。」
「我對自己老婆耍流氓,又不犯法。」說著伸出舌頭,舔著進寶的耳廓,再拿牙細細密密地啃咬著。
進寶不知所措的任他擺弄著,他真怕現在突然出現個什麼人,看到倆男人這麼膩歪著,還不瞎了人家的眼睛。他身體禁不起撩撥,尤其是闕斯銘這種人,連親個嘴都能弄的情色無比,這麼上邊又舔又咬的,下邊又捏又擼的,把進寶弄得雙腿直發軟,站都快要站不住了。隔著褲子,神醫又硬又熱的東西頂著他,一邊在他股縫間磨蹭一邊惡意的往前頂,雖然比不上動真格的過癮,但也讓人臉紅心跳。
兩人都是血氣方剛十八、九歲的年紀,渾身是用不完的精力,幾天碰不著吃不著的,都憋得夠嗆。神醫強忍著把人壓地上狠狠發洩的衝動,把進寶弄得忍不住射了,就放過了他。
闕斯銘照著他的屁股掐了一把,忿忿道:「你等回去的,非幹死你不可。」
進寶趕緊穿好褲子,他其實也挺想的,就是時候地方都不對,一群人正在林子外邊呢,萬一給人看著了,他還能有臉見人嗎。
闕斯銘壞笑著把手裡的體液都蹭到他衣服上,惹得孩子臉通紅,直翻他白眼。
「小虎,咱們明天就到藥谷了。」
「恩,我知道。」
「藥谷裡有些人很奇怪,給你什麼東西別亂吃,知道嗎。」
「啊?」
「你這個吃貨,怕你碰著好吃的就管不住嘴。」
「他們還能下毒啊。」
「下毒到不至於,只是需要拿人驗藥。」
進寶打了個寒顫,不禁想著闕斯銘就像是幹這樣事的人。
「還有,回去之後咱倆的關係別跟別人說。」
進寶一瞪眼睛,「我有毛病啊,這事還能宣傳的。」
闕斯銘不滿道:「你覺得咱倆的事見不得人?」
「我、我沒說見不得人啊,欸,不是你說不讓跟別人說的。」
「那是因為我師父身體不好,我不想刺激他。」
「嗯。」進寶想,難道就一直瞞著嗎,他覺得倆個男人在一起,確實挺不好的,但是他也沒害人,要是被人知道,他也不怕。可是闕斯銘說他倆得瞞著,那瞞到什麼時候呢,如果他們要住在藥谷,那他要以什麼身分呆在哪裡?朋友?他一時覺得有些迷茫,有些不痛快,但卻說不上來哪裡不對。
「等我想好怎麼跟我師父說吧。我跟了我師父的姓,我師父是把我當兒子。他跟我爹是生死之交,一直希望我能為岳家傳宗接代,他說我爹是宗政的大英雄,這個血脈得傳下去,可是我根本不喜歡女人,我看到女人硬都硬不起來,我怎麼傳?」
進寶啞然,有些心虛道:「對不起啊,都是因為我……」
神醫一愣,進寶要不提醒,他都忘了自己之前怎麼嚇唬這個傻缺的了,隨即邪笑道:「你知道就好,以後要是你敢做對不起我的事,或者對我不好,或者不聽話,你就給我想想,岳家的血脈是毀在誰手裡了。」
「行了,我知道了。」進寶有些氣急敗壞,「你可不准再拿岳將軍嚇唬我啊。」
闕斯銘拍拍他的臉,「你聽話,我爹一定不來找你。」
兩人又膩歪了一會兒,才從林子裡出去。
闕青源坐在草地上閉目休息,見兩人一前一後的從林子裡出來,便睜開眼睛,見進寶面色潮紅,神情有些不自在,闕斯銘神清氣爽,嘴角猶帶笑容。闕青源心生疑竇,覺得兩人之間有些奇怪,卻說不上來。
闕斯銘背對著他站著,頭側過一邊,能看到那尖尖的下巴和優美的側臉線條,在陽光下泛起一層淡淡的金光,俊美得恍若神人,他身形高大挺拔,捲曲的長髮披散在寬闊的肩上,腰封掐出勁瘦的腰肢,再往下是結實修長的雙腿。
闕青源眼中閃現了幾分傾慕,轉瞬即逝,隨即自嘲地笑了笑,閉上了眼睛。
******
隔日一行人終於回到了藥谷。
進寶在早幾年跟著他家少爺四處遊玩的時候,在江湖聽了不少關於藥谷的傳聞。據說藥谷的主人闕臨裴是闕氏第四代傳人,闕家的人各個身懷絕世醫術,徒子徒孫滿天下,就連皇宮內院的太醫,也沒有幾個不受闕氏醫理的影響。
百年來,闕家在武林中一直處於一個極為崇高的地位,在江湖上無人敢開罪,要知道行走江湖的哪個不受點傷犯點病的,受過闕家恩惠的人,什麼樣的身分沒有。以闕家家主的威信,無論是武林大家還是皇親貴族,都要敬其三分。
進寶一想到自己就要去到那麼不得了的地方,親眼見識傳說中集天下醫術之大成的藥谷,就興奮得不能自已。
他之前一直想像中的藥谷,應該是在一個神祕的山谷裡,種滿了奇花異草,有很多世外高人之類的。但到了之後,第一眼的印象,覺得藥谷只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山莊,名字叫「藥谷」,不僅有些失望。可是進到裡面後,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山莊後面那整片巍峨的青山,都是藥谷的後花園。
這著實把他震住了。
以前他是江南首富的獨子的貼身侍從,什麼奇珍異寶山珍海味沒見識過,金家的大宅子占百畝地,上千僕人,他覺得就是皇宮也不過如此了。如今看到闕家把幾座山當後院,他才意識到自己又孤陋寡聞了。
他偷偷地瞄了闕斯銘幾眼,突然有種占了人家便宜的感覺。早知道闕斯銘這麼家大業大的,他一定不把他家少爺給他準備的那一車「嫁妝」反覆顯擺。
一行人從大門進到內院,騎著馬走了半柱香的時間。
老遠便看到一個雙鬢染雪的中年人,負手立在門前。
闕斯銘率先跳下馬,「師父。」
進寶一聽這就是傳說中的闕家家主,赫赫有名的醫仙闕臨裴,連忙跟著跳下馬,滿眼崇拜有些忐忑地看著他。
闕臨裴個子不高,身形清瘦,長衫穿在身上空蕩蕩的,很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長得也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頗為可親。只是看上去再溫和慈愛,武林中卻絕無人敢小瞧,一套家傳的「神鬼爪」威力可斷金碎石,是兵器譜上排行前五的唯一一個非實質性的兵器。
闕臨裴哈哈大笑道:「斯銘,來給為師看看,沒缺胳膊少腿吧。」
闕斯銘笑道:「徒兒好好回來了。」
闕青源也被攙扶著下了馬,慢慢走到闕臨裴身邊,溫潤的嗓音喚道:「爹,孩兒回來了。」
「嗯,青源也回來了。好,太好了!」闕臨裴朗聲笑著拍著他們的手臂,「老夫的孩兒們都回來了,哈哈,好,你們倆兄弟一起在家的時間越來越少了,難得能聚上,走,進屋說出。」
闕斯銘忙道:「師父,我給你介紹個人。」
闕斯銘拉過一旁愣著的進寶,他突然被從身後拉到了闕臨裴面前,臉刷地一下紅了,一方面是見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老前輩緊張興奮,一方面是他感覺自己好像在見岳父。
闕臨裴才注意到這個陌生面孔,「這位小兄弟是……」
「師父,他是我的朋友,叫進寶,這次意外碰上郁明鏡,多虧有他救了我。」
「哦,是斯銘的恩人啊。」闕臨裴衝進寶拱手道:「進寶小兄弟,老夫得謝謝你呀。」
進寶嚇得趕緊拱著手把腰狠狠一彎,語無倫次道:「不敢不敢,前輩多禮、多禮了。」
闕臨裴被他那透著傻氣的惶恐給逗樂了,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年輕人好。走,咱們進屋,你們趕了這麼久的路,肯定累了,咱們一邊休息一邊聊。」
******
主廳內就剩下闕臨裴父子,蕭總管,闕斯銘和進寶五人。闕斯銘講述完他們一路的驚險後,闕臨裴扶著鬍鬚連連歎氣。
「欸,郁明鏡這個奸人,十多年了,始終不肯甘休。」
闕斯銘冷哼道:「就算他肯甘休,徒兒也絕不會放過他。」
闕臨裴皺著眉擺擺手,「斯銘,為師不喜歡你說這等意氣用事的話,凡事要深思熟略,若是為了報仇把自己的性命也搭進去,那是蠢人才幹的。」
闕斯銘眉目間明顯有些不服氣,動了動嘴唇,最後還是把話嚥了回去。
闕臨裴道:「不過進寶小兄弟碰到的那個蒙面人,倒確實是大出人意料。照你所說,當時他擒下你們,是易如反掌,可他卻放走了你們,這好生奇怪,他到底是什麼人呢?」
闕斯銘搖搖頭,「徒兒也百思不得其解,那人厲害非常,我與他過招,招招吃力,他的武功是師父那一級別的。」
蕭總管疑惑道:「老爺這般程度的修為,在江湖上屈指可數,叫得上名字的都地位顯赫,身分也坦坦蕩蕩的,絕無可能常年待在郁明鏡身邊。況且,高深的武學絕非一朝一夕可成,就算天分在高,也需要長年的修煉,若那人真若二少爺說的那般厲害,那年紀怎麼說也過了不惑之年,該有所作為了,怎會甘心做了郁明鏡不能露臉的打手?」
「我也因此而困惑,那蒙面人根本查不出來路,有一天突然就出現在了郁明鏡身邊。」
闕臨裴道:「斯銘,你說你和進寶小兄弟都同那蒙面人交過手。」
「是。」
「你們恐怕是唯二跟他交過手,還活下來的人了,你們可還記得他的武功招式?」
進寶有些羞赧,「晚輩慚愧,只跟那人過了兩招半就敗下陣來,看不出什麼招式。」
闕斯銘道:「徒兒倒確實記得,只不過是從來沒見過的武功路數。」
「斯銘,你耍幾招給師父看看。」
闕斯銘點頭,起身站到正廳中央,回憶著他跟那蒙面人交手的細節,將對方的招式一一呈現了出來。
闕臨裴和蕭總管二人從闕斯銘一開始出手就面色大變,且越看臉色越沉重,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都是憂心滿滿。
闕青源心思縝密,他不會功夫,看闕斯銘耍什麼也看不懂,便注意了他爹和蕭總管的表情,直覺這其中有頗為嚴肅的事情,不然怎會讓見過大風大浪一向鎮定自若的兩人這般驚疑。
闕青源試探著問道:「爹、蕭叔,這武功路數,你們可是認識?」
闕斯銘也停了下來,明亮的雙眸在兩人臉上逡巡,「師父?蕭叔?」
蕭總管正待說什麼,闕臨裴揮手制止他。這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闕斯銘追問道:「師父,你真的認識?這是何人?」
闕臨裴歎口氣,搖頭道:「為師現在還不能確定。」
「那你先告訴徒兒你的猜想,徒兒派人去查。」
「這個現在不能說,也說不得,你讓你蕭叔去查吧,不確定的事情,說出來只不過自亂陣腳,毫無益處。」
闕斯銘還想繼續問,闕青源卻適時拽了拽他的衣角。闕斯銘垂眼想了想,「那好吧,徒兒相信師父自有安排。」
「嗯,你讓為師想想,再做定論不遲。」闕臨裴壓下心中的慌亂和不安,轉移話題道:「斯銘,你隨為師去趟藥房吧,為師探探你體內的血蠱,如果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咱們就得先發制人了。」
一行人起身隨闕臨裴出去。
進寶走在最後面,闕斯銘也踱著步落到後面,低聲對進寶說,「你別跟了。」
進寶問道:「為什麼?」
「總之你別跟了,我不想讓你看。」
進寶不明白,「為什麼?」闕斯銘的情況,他理應知道不是嗎。
「我回頭跟你說,但是你不許看,你哪兒那麼多廢話。」神醫有幾分煩躁,他一點都不願意讓小虎看到他跟個廢人一樣躺著被人探究的樣子。
孩子皺著眉頭,有些委屈和不滿地看著他。
闕斯銘快速地捏了下他的手心,然後馬上放開,「聽話,晚上我去找你。」
******
下人按照闕斯銘的吩咐,把進寶安排在了他臥房的隔壁,就跟當初在蘇府一樣。
闕斯銘既然說晚上來找他,那他就得等著人來找他,於是吃完飯後就坐在屋子裡發呆。夏天的時候天黑得真慢,他眼看著眼看著,就是不到晚上,他也不知道要到多晚上,闕斯銘才會來。
他覺得太憋悶了。
就像現在,他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以前他是金府的下人,一天總有個事忙,如果閒著打發時間什麼的,就喜歡找少爺和招財玩,再不然在他熟悉的地方,他也能出去逛逛什麼的。
可是在這裡,他沒什麼能插手的,而且除了闕斯銘,沒一個人算是他認識的,他也不擅於跟人交際,嘴又笨,說個兩句話人家就不願意繼續聊下去了,除了發呆,他想不出自己該幹點什麼。他是閒不住的性子,這才是第一天,他不敢想要是以後每天都這麼過,他還不得憋瘋了。
孩子歎了口氣,開始玩手指。玩著玩著,天都黑了,闕斯銘一直沒來,他趴桌上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被人搖醒了。闕斯銘放大的臉就在他眼前。
「你傻啊,怎麼趴桌子上睡,這裡靠山,入夜很冷的。」
進寶抹了把臉,嘟囔著,「不是等你嗎,你又沒說什麼時候來。」
神醫愣了一下,揉著他的臉邪笑道:「你看你像不像等丈夫夜歸的怨婦。」
孩子拍開他的手,白了他一眼,「怎麼樣了,跟我說說。」
闕斯銘故作輕鬆地聳聳肩,「沒怎樣,就是那破玩意兒在我身體裡,天天想喝郁明鏡的血。」
進寶摸了摸他的眼皮,歎道:「這個果然是長了,真的長了……咱們是不是得抓緊把郁明鏡逮了放血。」
「師父派去的人追查到郁明鏡也已經翻過大婁山了,但他勢單力薄,不敢接近藥谷的範圍。師父正在調派人馬,準備找到他後,盡早將他擒下。」
「那你就不用出面了唄,要不你接近郁明鏡太危險了。」
闕斯銘點點頭,冷哼道:「為了一塊破石頭,鄔氏這幫人折騰了十多年,這次徹底做個了斷吧。」
進寶附和道:「真是想不通,有這十多年,幹點什麼不好……那長生石,是真的能長生啊?」
闕斯銘搖頭道:「誰也不知道。據說鄔氏之人本就頗精於養生駐顏,幾乎活得都很久,說不定沒那個石頭他們照樣長壽。我爹常年征戰在外,跟我娘還有姬妾之類的都聚少離多,辭官後才得子,也並不奇怪,我小時候早產,身體孱弱很正常,補了那麼多年,長大就好了,也說得過去,長生石說得玄乎,可我卻從來沒信過。」
「可是他們都爭得頭破血流的。」
闕斯銘握緊拳頭,:「也許長生石真有什麼奧妙,哪怕它就是一塊破石頭,我餵豬了也絕對不會把它給黃響或者郁明鏡,我爹為了它都送了命,我豈能讓他們稱心。」
進寶安撫道:「放心吧,惡人有惡報。」
闕斯銘抓著他的手,放到臉上蹭了蹭,進寶有些不習慣闕斯銘這樣溫情脈脈的樣子,眼睛閃躲著不敢看他。
闕斯銘突然拉著他站了起來,「走,帶你去個好地方。」
「呃?」
闕斯銘竟是拉著他往後山,也就是藥谷的大後院去了。
「黑燈瞎火的,去山上幹什麼?」
「跟我來就是了。」
進寶無奈,打著哈欠跟在後邊。
上山的路修整得非常好,一看就是常有人使用和維護的。
爬上山後是一片空曠偌大的草場,黑暗中一眼都望不到頭。
闕斯銘指著草場的另一頭,「這裡是藥谷的馬場,有不少好馬,我以前經常晚上一個人來這兒。」
兩人穿過草場,果然出現一個很大的馬廝。
守夜的人正抱著劍打瞌睡,一聽見腳步上立刻跳了起來,「誰?」
「是我。」
「咦?二少爺,你好久沒來了呢,這裡的馬都想你了。」
闕斯銘笑道:「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去挑馬。」
闕斯銘給進寶挑了匹四蹄踏雪周身漆黑的駿馬,那神采奕奕挺俊威武的樣子,一看就是匹好馬,進寶看著也喜歡的很。
兩人跨上馬,闕斯銘在前面帶路,一前一後的衝了出去。
在黑夜中騎著駿馬毫無阻礙地疾馳的感覺,當真是暢快淋漓。
進寶從未試過這種感覺,駕馬馳騁,速度快若閃電,晚間的風呼呼地颳著他的臉,一掃白天的悶熱暈沉,整個人都彷彿一下子精神了,這種暢快的感覺讓他興奮地哇哇大叫。
闕斯銘也跟著大笑起來。
兩人不知道跑了多久,進寶回頭望去,已經不記得來時的路了。突然眼前豁然開朗,空曠的山腳下出現一片微微發光的地方。進寶瞇著眼睛仔細一看,原來是一片宛若鏡面的湖泊。闕斯銘帶著他衝向湖泊。
兩人下馬後都一身大汗,渾身溼黏。
闕斯銘一邊壞笑著看著他,一邊動手脫衣服。這暗示再明顯不過了,進寶有點不好意思地扭開頭,想著自己是不是也該跟著脫?
沒想到神醫脫完衣服卻沒搭理他,而是直接跳進了湖裡,進去了就沒影了,進寶站在岸邊愣了一會兒,大聲喊道:「神醫,趕緊上來吧,天太黑了,不安全啊。」
水面一陣波動,嘩啦一聲,闕斯銘赤裸著身子,從水裡冒了出來。
闕斯銘長髮披散著浮在水面上,像一波張揚的海藻,光潔結實的胸膛在月色下被罩上一層誘人的光澤,雕刻般精緻絕倫的臉上不斷滑落著晶瑩的水滴,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宛若水妖般,既美麗,又妖異。
孩子看得喉嚨發緊,眼睛發直,心臟好像快要跳出來了。
闕斯銘衝他伸出修長的手臂,「下來吧,很涼快。」
進寶傻愣愣地點點頭,動手脫掉衣服,也跟著躍進了水裡。湖泊不深,離岸都好幾丈了,走到闕斯銘的地方,也才剛剛過腰。
闕斯銘走近他,雙瞳波光瀲灩,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這眼神太熱辣太赤裸,進寶真想對他做點什麼,免得浪費了這樣的美景,可是一跟他對視,就只有手腳僵硬的分。他時常懷疑闕斯銘那眼睛是不是有妖力的,能把人魂給勾走了。
神醫抱著他的腰,嘴唇磨蹭著他的耳朵,沙啞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小虎……」
孩子在心裡給自己鼓勁,做點什麼吧,他不是你媳婦兒嗎,做點什麼呀,又不犯法,你不是很想碰碰他……可做什麼呢?
沒等他想好要做什麼,闕斯銘突然用唇堵著他的嘴,並用力下壓,兩人一下子沉進了水裡。
孩子毫無防備,只能緊緊攀著他的手臂。
稀薄的空氣在水中更顯得彌足珍貴,闕斯銘彷若在吸食進寶的生命般,狠狠地吻著他,唇齒之間不餘半點空隙,被闕斯銘一一掃蕩乾淨,進寶抱住他的脖子,第一次試著主動伸出舌頭回應他,並吸取著他嘴裡的氣息。
闕斯銘被他的主動弄得更加狂熱,手掌在他腰間胡亂的撫摸著,一個吻的熱度就能將他燃燒一般。
就在兩人都差不多要窒息時,闕斯銘才抱著他一起浮出水面。
「哈……呼呼……」進寶大口喘著氣。
闕斯銘抱著他的腰貼著自己的下體,滾燙的肉棒和進寶的性器貼在一起。
「你都不想?嗯?」闕斯銘舔著他的側臉,「咱們幾天沒做了?一天?兩天?」說一句就咬一口他的下巴,然後一路舔咬著滑到鎖骨,再滑到他胸前褐色的小肉粒,把它含在嘴裡玩弄,雙手也不老實地放在他的屁股上揉弄著。
進寶從喉嚨裡發出咕嚕的聲音,仰著脖子不自覺地把前胸往闕斯銘嘴裡送。
闕斯銘低笑道:「是男人哪有不想的,除非你不行……」
「呸,你才不行呢。」
「那你是不是想跟我做?」簡隋英靈巧的手指藉著水的潤澤慢慢打開了那緊閉的蜜穴,插進那火熱的肉壁中。「說話啊,想不想?」
「呃……」進寶忍耐著那在他體內作惡的手指頭,「不知道,我、我不知道。」
闕斯銘懲罰性的突然把手指一彎,孩子被激得大叫了一聲。
「你不知道,我來教你,你喜歡我,你想被我幹,對不對?」
進寶扭著腰想要躲開他的手,罵道:「去你的。」
闕斯銘抱著他的大腿環上自己的腰,拿自己硬邦邦的東西戳弄著那微微張開的小肉洞,「讓你嘴硬。」
「慢著,咱們就在水裡啊。」
「水裡怎麼了,你不想試試在水裡?」闕斯銘命令道:「抱著我的脖子。」
進寶猶豫了一下,雙手環上他的脖子。
「乖,用腿夾緊我的腰。」
「什麼?」
「快點。」闕斯銘在水下拍了下他的屁股,然後兩手從背後伸進他兩腿的縫隙間,將他雙腿打開往上抬,「夾著我的腰。」
進寶雙腳一下子離了地,只能攀在他腰上,整個人掛在了他身上。
闕斯銘一手摟著他的腰支撐著,一手扶著他的大肉棍往他的股縫裡擠。
進寶身體開始顫抖。
闕斯銘的腰肢用力往上頂著,把那碩大的肉頭擠進去後,後面就容易多了,在孩子嘶嘶的抽氣聲中,把自己完全埋進了他體內。闕斯銘發出一聲舒服的歎息,占有這個人不僅讓他獲得肉體無上的快感,還有心裡濃濃的滿足,這是任何人都給不了他的。他親著進寶的臉頰,「抓緊了,我要動了。」
「啊……慢點……」
闕斯銘突然放開支撐他腰部的手,進寶身體一沉,讓那粗大的陽物更加深入到他體內,他低叫了一聲,雙手雙腳死死攀著闕斯銘。
闕斯銘雙手用力掰開他的臀縫,將肉棒輕輕地抽出一半後,再用力的插進去,惹得進寶尖叫連連。緊窒的肉穴在被闕斯銘幾下大力的頂撞後,變得鬆軟容易進出,神醫抱著他的臀開始抽插起來。
沉甸甸的臀肉被他握在手裡,手感極好,神醫一邊揉弄著一邊往兩邊掰開,讓那誘人的肉洞張開到到極致,更加方便他的操弄。火熱粗長的性器破開肉壁,長驅直入,將進寶的身體頂得不斷往上,再狠狠落下來。
「啊……輕點……啊啊慢點啊……啊啊啊不要……不……好快……太快了啊啊……」
闕斯銘只要一碰到進寶,便化身野獸,只想用自己的大肉棒狠狠貫穿他的身體,將他一寸不留的占有。
進寶整個人掛在他身上,下體支力的地方卻是在他後門肆意進出的男人的性物,這種屈辱又惶恐的感覺,只讓他身體的興奮度急速地攀升。他已經被闕斯銘插得全身酥麻,淫叫連連,若不是怕掉下來,恐怕雙腿早就夾不住闕斯銘的腰了。
闕斯銘腰肢的動作卻還在加快,他喉嚨裡發出野獸的低吼,下身急速地聳動著,狠狠捅著那火熱的肉壁,進寶覺得他們連接的地方彷彿要燒著了般熱辣。那粗長的大寶貝彷彿快要把他的腹部貫穿,他有種內臟被翻攪搗亂的錯覺,雙腿在那猛烈的撞擊下幾乎痙攣。快感洶湧迭起,他覺得自己快要昏過去了。
闕斯銘把頭埋在他頸間,沒輕沒重地咬著他的鎖骨,下身瘋狂地在他體內進出,他們周身的水面被兩人的動作激起一圈圈漣漪。
進寶受不住這樣的瘋狂,四肢幾近無力,越來越攀不住,越是攀不住,他身體的重量就讓闕斯銘的東西更加深入,他覺得自己的下體彷彿快要裂開了。他已經被快感折磨地失去了理智,搖著頭浪叫著:「啊啊……我受不了了……快要掉下去了……太快了啊啊啊……不要……停下……太快了……啊啊啊──」
闕斯銘被進寶情動的叫聲弄得愈發興奮,更加用力搗進他身體更深處,「給我堅持住,不然你今天就是哭死,我也不會停。」
進寶緊緊摟著他的脖子,癱軟在他身上,低低嗚咽著。
兩人在水裡射了一次後,闕斯銘見進寶實再堅持不住了,將人抱上了岸,這場性事說不上誰更累,只是進寶已經癱軟無力,神醫卻性致愈加高昂。
他將人壓在草地上,將他大腿用力分開,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進寶下身門戶大開,被插弄的紅腫的肉洞在涼薄的空氣中微微收縮著,媚紅的小穴不住往外流著濁白的液體。
闕斯銘扶著他的腰,對著那無法合攏的肉穴狠狠地插了進去。
岸上顯然要比水裡更容易使力,神醫的動作比剛剛要快了更多,抽插的力度也更大,粗大的分身毫不留情地占滿那窄小的肉洞,眼見著自己的寶貝被連根吞沒,光視覺上的衝擊就能讓他瘋狂無比。
四周空曠寂靜,肉體狠狠拍打撞擊的聲音彷彿是迴盪在了整個山間,無法形容的淫靡。
進寶的臀肉被闕斯銘撞得紅了一大片,兩人連接的地方溼黏不已,那洞口變得柔軟,粉紅的皺褶被一一撐開,只剩下平滑的嫩肉,在闕斯銘狂風暴雨般的蹂躪下微弱地顫抖著。他的身體被闕斯銘頂得不斷向前,再被卡著腰狠狠拉回來,用後穴迎擊闕斯銘的硬物,他已經叫得喉嚨嘶啞,雙手無力地垂在身體兩側。
闕斯銘卻是愈加興奮,將他翻了個身,抓著他的腳踝將他雙腿大大地分開,從背後插了進去,一邊抽插一遍拍打著他的屁股。
「我說什麼了?你喜歡被我幹,對不對?」
闕斯銘一下一下,如打樁般狠狠釘進他的體內,把進寶頂得不停抽泣。
「說話,說你喜歡被我幹,說!」
進寶手指頭死死揪著地上的矮草,他已經被操得渾然綿軟,只能發出呻吟。
闕斯銘趴在他身上,腰肢不斷聳動著在他體內抽送,一手卡著他的下巴把他的頭扭過來,俯下身狠狠親著他。
進寶嗚嗚叫著,下體像被火燒一般炙熱,他想讓闕斯銘慢一點,他實在受不了這樣的速度,滅頂的快感彷彿下一秒就會把他的身體撕成粉碎。
神醫放開他的唇,胡亂地親著他的臉,「小虎,我想聽,說你喜歡被我幹,說,我想聽。」
「你……慢點……」
闕斯銘不滿地咬了他一口,起身跪在地上,抱著他的腰讓他下半身整個騰空,他用膝蓋頂開他的腿,凶狠地撞進他體內,「說!說你喜歡被我幹!」
「啊……慢點……」
「說話!」闕斯銘用彷彿要將他撕裂的力度肆意蹂躪著那嬌嫩的肉穴,進寶的臀部被撞的啪啪作響,兩人連接的地方激起噗哧的水聲,「說你喜歡被我幹!說!」
「啊啊……我受不了了……慢點……」
「那就說!說了我就放過你。」
「我、我喜歡……喜歡啊啊……」
「喜歡什麼。」
「喜歡……喜歡被你幹!我喜歡被你幹……啊啊……喜歡……」進寶瘋狂地大叫。
闕斯銘俯下身子,舌頭順著他的尾椎一路舔到的脖子,「真乖。」
他狠狠抓著進寶的腰臀,力氣大的五指都要陷進了肉裡,把他的大腿分得更開,狂風暴雨般地在那媚紅的肉洞中抽插。
進寶被這磨人的快感消耗掉了所有的體力,慢慢的更是沒有了意識,只剩下洶湧的欲望將他的世界變成一片空白。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