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全台灣唯一,邀請學生、教師、家長和校友共學的心靈啟蒙課
三十年教育經驗,一千堂課的感動
課程精華集結:案例+教案+練習
一生最重要的一堂課:學習「選擇」過個快樂的人生

曾經捧在懷中、像天使般的孩子,為什麼不再有笑容、一臉冷漠?
明明是溫暖感人的情境,孩子卻輕蔑訕笑,除了尷尬,應該如何回應?
孩子心裡想什麼?孩子到底怎麼了?

這些情況學科老師沒餘力教,
品格教育只治標,治本得從心靈培育著手。

「心靈有約」課程創始於新北市八里的聖心中小學,
是全台灣唯一邀請學生、教師、家長和校友共學的心靈啟蒙課,
從小學三年級到高中二年級,每個聖心的孩子每一年都有完整的一天,和自己的心靈在一起,
由本書作者 Rosa老師引導,班級導師和輔導老師陪同,每次學習一個主題,例如:
.小學三年級:在心中種下一顆好種子
.小學四年級:迎接人生第二個十年
.高中二年級:畫一幅人生織錦圖(青少年階段的人生整理)

在這門課中,透過繪畫、攝影、音樂、文字與對話,孩子的心靈被撫觸,感受被理解,
在實作的體驗中,對自己與別人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心開始變得柔軟,
一顆柔軟的心,能讓他們看見自己的美麗,找到自己,更有力量走向未來的人生,
也因為經驗過被愛,而有了愛人的能力。

「心靈有約」的涵容,深具力量,為無數的孩子與家庭帶來極大的影響,
除了孩子,父母或家中扮演撫育角色的大人也被邀請來體驗課程,同時也為教師提供心靈的滋養,
甚至應校友要求,開辦校友的「心靈有約」。

本書是 Rosa 老師集結三十年教育經驗,一千餘堂課的感動,
以「心靈有約」課堂中和校園裡實際發生的故事,輔以教案和實用的練習,
分享與兒童、青少年心靈相遇的過程與啟發,
這些動人的篇章,記錄了孩子成長的關鍵時刻,
孩子看似脫繮的言行舉措,大人的回應方式,成為孩子一生心靈的點滴,滋養抑或浩劫:

‧習作時間結束,一張近乎空白的作品,要發怒?還是藉機解讀孩子內心的圖像?
‧只要五顆巧克力,啟動孩子開始表達內在的感受,原來他們要的不只是糖?
‧孩子踩踏草地、就非得抓昆蟲取樂?透過攝影活動培養他們的美感與慈悲心,開始懂得珍惜萬物。
‧大人的主導權和孩子的自主權,這場永無止境的拉鋸戰,大人要「靜」,成為孩子學習的典範。
‧校園中各種形式的霸凌,包括肢體衝突與人際關係的孤立斷裂,底層的根源其實是孤獨與無助……


【心靈是什麼?心靈在哪裡?心靈健康的孩子才是真正贏在起跑點。】

著重知識傳遞與物質追求的教育,導致社會上許多人成功卻不快樂。
「心靈有約」透過實作與體驗,引導學生靜心,覺察與聆聽內在的聲音,
找到自我,肯定自己,經驗被愛,也能愛人,這份篤定,是面對生命各階段挑戰的力量泉源。

跟著Rosa老師與孩子心靈互動:
‧引導孩子表達內在的感受與思緒,也接受別人與自己的不同
‧透過音樂與孩子的心靈調頻
‧請孩子畫人一幅織錦圖,鳥瞰現階段的人生


【調整看孩子的視角,開始與孩子的心靈對話。】

「我們和孩子同為人類,只是他們年份短,是資淺人類。」
以這樣的認知為基礎,才能取得孩子的信任,開始澆灌滋養孩子的心靈。
我們成人能做的是就是為他們增能,確保大方向不要錯,
最重要的是,讓他們學習「選擇」過個快樂的人生。

跟著Rosa老師與孩子的心靈對話:
‧練習「有一顆柔軟的心並不等於脆弱」
‧透過活動,帶孩子了解沉默的好人如何成為暴力事件的共犯
‧畫一張圖,開啟對話,聽到孩子真正的心聲


【寧靜篤定的大人,才能引領孩子走向豐美的未來。】

成長中的孩子如脫繮的野馬,父母及教育工作者猶如騎在馬背上的牛仔,
需要培養靜心的能力,才能辨識孩子雜亂的能量是因為缺乏方向感,進而欣賞他們內在的活力,
才能成為孩子心靈之依歸,與孩子一起面對未來。

跟著Rosa老師學靜心:
‧蓋一座心靈小屋,隨時可充電,因應充滿挑戰性的教育環境
‧孩子是天使還是惡魔?善與惡未必是天性,但絕對是選擇,教育的目的正是維護最好的環境,讓孩
子有機會做最佳選擇
‧心靈陪伴者基本的操練:孩子的愛,籃子裡的水……


◎本書特色
1.全台灣唯一,邀請學生、家長、教師、校友共學的心靈啟蒙課
2.三十年教育經驗,超過一千堂課的心得,課程精華集結
3.包含案例分享、教案與練習
4.特別針對超載的教育工作者與父母設計靜心課
5.收錄進階練習,適合包括學校班級、成長團體、企業部門等人數較大組織


【教育工作者、心理學家、諮商師、家長、校友誠心推薦】

透過這本書,我們有機會追隨 Rosa 多年來的教學經驗、與老師及學生之間的互動,深入她眼中的世界。閱讀這本書,不只是一段愉悅的時光,也將是一趟啓蒙的旅程。Rosa 的智慧與創意,對她的家人、親近的友人與所有認識她的人,是上天賜予的珍貴禮物,現在,成為她讀者的你,也將擁有這份禮物。──丁松筠神父(光啟社副社長)

心靈照顧好了情緒自然穩定,情緒會影響健康,也會影響學習效果,幫助孩子認識自己的心靈,學會呵護自己的心靈才是該花時間去經營的。──王先逸助理教授(國立陽明大學解剖學及細胞生物學研究所)

學校的導師,從事生命教育的教師,各學科老師想來一場班級活動課時,這是一本祕笈和寶典。──林思伶教授(教育部前政務次長)

我們於二○○三年開始了「心靈有約」,這門課逐漸成為學生最喜歡的課程之一,我想我們終於找到一種適合兒童與青少年的心靈培育方式,我們非常樂於與各界的家長及教育工作者,分享這份禮物。──孫知微修女(聖心女中創校修女)

台灣的教育太著重於知識的傳遞與物質的追求,導致學生總是往外尋找自我、定義自我。透過「心靈有約」的實作與體驗,學生得以認識更高層的靈性我,找到最美麗的自己。美能柔軟人生,美能找回自己,甚至超越自我。──陳美琴副教授(輔仁大學醫學院臨床心理學系)

作者擅長設計活動和歌曲選用,課程常能抓住孩子的心靈,並給孩子留下難忘的回憶。讀者可運用這些教材,更值得學習聆神功夫,師生都將受益。──鄭玉英教授(「懷仁全人發展中心」諮商心理師及督導)

「心靈有約」課程讓兒童及青少年,透過藝術表達、音樂、文字、對話,深深體會被愛的經驗,並且關照自己的生命,讓自己的心更柔軟、有溫度……最重要的是,讓孩子有被理解的機會......讓他們確知有一位大能者,守護他們的生活,看重並且深愛著他們,這樣的體會,希望讓他們更有力量走向未來的人生,也因為經驗被愛而有能力愛人。──劉綺芍老師(光仁中學輔導主任)

「心靈有約」讓我正視自己逃避的問題,省思親屬間的連結,也發現條列整理之後更明白改善的方向。「心靈有約」帶領孩子看自己、理出自己的想法、自省,然後隨時學習、終身學習,這樣的方式比任何制約式的公民教育還要能教化孩子成為友善、關懷的地球公民。──May Wu(家長)

「心靈有約」是每位聖心人共同的回憶。短暫的與世隔絕,隱身於美麗的校園中,全心與自己相處,並且感受每一次呼吸。即使已經相隔多年,對於那樣的感受我仍記憶猶新。我想我們都需要有段沈靜的時間,尤其是在這樣嘈雜的生活環境中。──王思方校友(台灣首府大學幼兒教育學系)

藉由攝影或繪畫,學生看到了自己的渴望,聽到了彼此內心的聲音;有時候,不知不覺間,生命的問題,竟然由徬徨無助,變得豁然開朗。──林佳紋老師(聖心女中校友)

王漪老師用很多美好、簡單的事物和生活的經驗,帶領我們鋪出一條能幫助自己和別人遇見「生活的天主」的路。──金銀貞修女(聖心修女會)

每個學生每一年有一天這樣的日子,心靈被碰觸,感受被理解,那種心頭一顫、暖暖的、卻又有點酸酸的感覺……,只要你感受過,便能理解那樣的涵容,深具力量。──許䕒尹老師(聖心女中輔導主任)

我將Rosa老師的課程稍做調整,每次一點點在課堂上嘗試,我驚喜於孩子們的創意,我看到孩子們不同於以往課堂上的一面,我感受到他們的改變……從他們的作品中我讀到了他們內在的想法,使我能用新的眼光欣賞他們。深深感謝老師的課程,不只改變了我,也讓我的孩子們有機會看到不同的自己。──林岱瑩老師(新北市青山中小學教師)


作者簡介:
王漪(Rosa Wang)
生於高雄,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畢業。擁有超過三十年的心靈培育經驗。自一九八一年起,在隸屬于教育部財團法人的傳播機構「光啟社」製作「人格教育視聽教材」,舉辦訓練課程,並曾赴法國、西班牙接受創作、靈修與影視媒體相關訓練。二〇〇〇年起任教聖心女中,主持「心靈有約」課程迄今。


內文試閱:
第4課 感動,需要勇氣──孩子冷漠無感?內心深處其實孤獨與無助

為什麼孩子會在一個數萬人的大演唱會裡,為某個來自異國的偶像團體,跟無數陌生人一起歡呼、鼓掌、流淚,卻在自己最熟悉的人當中築起高牆,不輕易讓自己被感動?

教室裡,有二十八個高一學生正在看一部由文學名著《絨毛兔》(The Velveteen Rabbit)改編成的電影,影片接近尾聲,整個故事的精華片段出現,絨毛小兔因為小主人托比真摯的愛,在被焚毀之際,變成了一隻真的兔子……。

這部影片是一個童話故事。當然,任何觀眾都知道影片的主題不是從科學角度去探索「絨毛兔是否可能變成真兔子」,九十多分鐘的影片,所有的鋪陳都是為了這關鍵的一刻──生命因為愛而成為真實的。然而,就在這時候,我卻聽到一些學生用絲毫不怕打擾到別人的音量,喳呼著:「哎喲!好噁~喔~~~!」其他學生,有些附和著,有些皺著眉、按耐著,默默忍受被打擾。無論那些喊「噁」的,或是沉默的,我都覺得這場電影,最後被這些「噁」人……毀了!

這些學生是上我的高一選修課「電影的創意與寫作」的孩子,總共二十八個人,由三個不同班級的學生組成。大部分的人選修這門課是因為對影音創作有興趣,我很喜歡她們,跟她們的互動良好。她們整體來說資質很不錯,陣容整齊,上課秩序良好,態度也溫文有禮,我有很多次稱讚她們學習認真,有創意,其中有幾個孩子已經顯露在影音藝術上的天份,是可造之材。

針對那些喊噁的學生,我按耐著心中的不悅,等影片放完,用下課前最後幾分鐘的時間,問了幾個問題:

「當你看到整個影片的核心是『愛,讓彼此的關係能成為真實的』,你真正的感受是什麼?」

「當你們當中一些人說:『好噁喔……!』你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是厭惡想吐嗎?如果不是這樣,那是什麼?」

「為什麼你無法表達內心真實的感受,卻要用一個負面的嫌惡詞句來掩蓋某些感受?」

「如果你真的覺得小兔子因為愛而成真,這讓你噁心,原因是什麼呢?」

「如果是在戲院看電影,你大概不會有這種反應,為何在同儕之間,你會有這樣的表現呢?」

全班一片沉默,有幾個人面無表情,也有不少人眼睛閃亮,隱隱帶著很清淡的微笑,我讀出她們眼中的訊息:「老師,你問的也是我們心裡想問的,只是我不敢說出來!」

接著我問了下面的問題:

「你們今天都在學習微電影的創作,都得學寫劇本、拍攝、製作,你們也知道創作的過程很辛苦。將心比心,如果你精心設計了一個感人的橋段,卻聽到觀眾嚷嚷著:『好噁喔!』請問你做何感想?」

另一個問題是:

「你們都在練習創作,如果你在創作時預估到某一場戲,你認為很關鍵,但你知道觀眾當中的某些人可能會起鬨喊噁,你還有那份勇氣按原來的構想呈現你的創作嗎?或是,你會投觀眾所好,屈就情勢,改變你的劇情讓大家很high、尖叫或笑倒在地上呢?什麼樣的劇情或表演,可以最快速的贏得滿堂采……而不在乎創作者的才華和夢想是否都被踩到腳底下呢?」

下課鐘響,學生難得的安靜地離開教室,但空氣中嗅不到「被教訓後的不滿」,不過,我仍能感受到一絲絲年少的嘆息:

「老師,你有必要這麼嚴肅嗎?!大家開開心心看完電影,紓解一下壓力,不也就很好嗎?」

我的想法卻是:「正因為你們這些學生資質這麼優秀,我才有把握跟你們分析這些事情,否則,大家噁就噁吧,充其量不過是對一部電影、對整個原著及影片創作團隊的不敬吧。這個故事,是歐美家喻戶曉的兒童文學經典名著,在我們當中,究竟有幾個人的成就能超越這位創作者呢?它是出版於二十世紀初的書,感動了千千萬萬的人,為什麼就感動不了你們呢?」

我所描述的這個現象,相信大家都曾經遇到過,例如,在戲院看電影,明明劇中人在講一個並不好笑的事情,甚至是很蒼涼的事情,但可能只因為對白某些措辭或演員的表情跟國人習慣的有點不一樣,就會引起一些令人尷尬的笑聲。二○○八年,當時擔任暨南大學校長的李家同先生到嘉義女中演講,在台下聽講的都是來自嘉南地區各校的資優生,當李校長談到印度的貧民會飢餓到跟猴子搶東西吃,全場哄堂大笑,使得李校長十分不以為然,這件事經過媒體的報導,也喧騰了一陣子,引發的很多議論不外乎教育失敗、年輕人愈來愈無感之類的批評。但,事情僅僅是如此嗎?當你看到同樣一批孩子,看到小貓小狗,或是提起她們崇拜的偶像歌手,所展現的熱情,她們絕對不是無感,你反而會不禁詫異:「天哪,這麼一點小事也能讓他們如此激動、真情流露……。」所以,表象的背後,到底是什麼?

針對這些現象,我開始在自己的成長經驗中找答案。

「我年少時容易被感動嗎?」
不容易,必須是某些特定的人、特別的事、特別的場合,才能引起我感動。

「我願意在我熟識的人面前表現我被感動嗎?」
當然不,我絕不願意輕易被人看透。

「如果我的感動被看透,會怎樣?」
我可能會哭泣,而哭泣就像是小狗把肚皮翻給別人看,等於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示給人。

「那又怎樣?」
被人看到我脆弱的一面,等同繳械,你以後再也沒辦法「耍狠」了。

「還有嗎?」
如果我讓自己被感動,我的良知可能會催迫我做些態度上的改變,甚至要求我有所行動……。而我,並不想承擔…..,我還沒有準備好要改變態度或是採取行動。

我在這些自問自答中清楚的看見自己為什麼「避免有太多的被感動」。例如,看到臉書上有人幫助流浪狗,第一回合的感動會促使我去捐些錢或是為牠們募集飼料、冬衣……但是,當我漸漸發現這世界有永遠救不完的流浪狗,那龐大的需求和深深的悲哀無助感淹沒了我行善的能力,我開始練習「視而不見,略過那些報導」。如果我對每個憂傷的故事都要「有感」,我可能會被壓垮,對很多事情練習「無感」,是讓自己在各種已存在的壓力中,能繼續活下去的一種必要選擇吧。

記得在那堂課上,我跟學生講的最後幾句話是:

「抓住你真正的感覺,然後在適切的場合,以比較精準的方式表達出來。如果真的表達不出來,你可以保持沉默,至少要察覺,並且練習,不要用完全讓別人誤解你的方式,發出無意義的聲音!」

孩子,寧願在一個數萬人的大演唱會裡,在震耳欲聾的聲音、炫人耳目的燈光下,為某個來自異國的偶像團體,跟無數陌生人一起歡呼、鼓掌、流淚,卻很可能在自己最熟悉的人當中築起高牆,不輕易讓自己被感動。也許他們擔心的是,萬一流淚了,只能聽到「別哭了」之類讓人倍感孤獨的話;流淚了,沒有一個懷抱可以依靠,必須自己一人拾起散落一地的心碎;擔心萬一被感動、起了善念,卻沒有行動力,覺得自己的善念只是虛假……。

也是因為這種種原因,我在自己的課程中很節制,不想挑起太多的情緒,因為我知道在忙碌瑣碎的行事曆當中,我們彼此都沒有太多的空間和時間留給彼此。很無奈,但生活總是拖著每個人往前走的。

作為他們的老師,我能做什麼?哈哈,我自己得先有勇氣讓自己被感動吧!因為我跟他們其實是差不多的處境,只是我自保的對策是:冷臉以對,不讓任何人看出我的喜怒哀樂,而她們會發出聲音、噁來噁去而已。孩子,也包括很多成人,常會有無感、無情的表情或言語,或許他們也只是在保護自己,或是沒有機會學習適切的表達吧。我很希望孩子跟我在共處的時光裡,都可以有一些進步,要容許自己被感動,是需要一點勇氣的。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