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心理學大師阿德勒談 “不完美” 的第一本不朽經典§
§忠於原典全新翻譯,最為貼近大師的思想與智慧§


人,因不完美而奮發向上。
而人生,會因不完美而更趨完美!


★綜覽「阿德勒心理學全貌」的入門必讀經典
★原典新譯,最貼近阿德勒的思想與智慧
★了解個體心理學的最佳入門書

阿德勒首創「自卑情結」一詞
首度將「補償作用」運用於心理學
更開創了心理自助運動的先河──幫助人們與自卑感共存共榮,擁有有益的人生目標,進而活出生命的意義


阿德勒指出:「每個人都有自卑感。」他所創始的個體心理學,緊扣「自卑感的問題與力量」發展,形成一套阿德勒的不完美生活哲學。自卑感是人類努力與成就的基礎,卻也是一切心理問題的根源。因此,阿德勒深入分析自卑感,揭開其副產品──「自卑情結」與「優越情結」對人們的戕害。他並提出過好生活該有的「常識」、「社會興趣」與「社會適應能力」,期盼能幫助人們與自卑感共存共榮,消除情結的障礙,設定有用與健全的人生目標,進而活出生命的意義。

阿德勒主張,決定我們生活型態的「人生風格」(the style of life)在四、五歲就由「人生原型」決定。因此,對於孩童的教育要從小開始,而且方向必須正確。童年時期如果出了差錯(如父母過於溺愛),未來就得付出很大的代價(如犯罪)。而對於行為出現偏差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減低他們的自卑感(但毋須完全根除,因為自卑感也是讓人向上的力量),讓他們發展出對人生有用的「社會興趣」(social interest),進而導正他們人生的目標。

只要每個人都能好好運用自卑感,培養適當的社會興趣,就能萌生勇氣,融入社會並適應良好。只要相信阿德勒心理學所倡導的「沒有人做不到的事。」(Everyone can accomplish everything.)就能擁有正常、圓滿的人生。

******
★專家學者一致推薦★
王浩威∣精神科醫師‧作家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張德芬∣身心靈作家
許皓宜∣諮商心理師
曾端真∣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教授
游乾桂∣臨床心理師
鄧惠文∣精神科醫師
蘇絢慧∣諮商心理師‧作家
(依姓氏筆畫序)


******

阿德勒行文淺白,兼有厚度與後勁,所呈現的人文觀點,極具啟發性與前瞻性。

且聽他從人格、童年、家庭、夢境、教育、人際關係、愛情與婚姻等人生百景,彷彿老師為學生講課一般,論道說理,揭示重點,並娓娓道來形形色色的臨床故事,有待你慢慢看,好好看,反覆看,細細咀嚼出字句背後豐沛的底蘊與真義。

請透過本書,從頭或重新認識阿德勒,隨著他的所思所談、他為你揭露的人生無用面與黑暗面……你將能認識真正的自己,擁抱人人都有的自卑感,將所有的不美好化為養分,自能萌生勇氣,面對一切挑戰與逆境。

《被討厭的勇氣》作者、本書日文版譯者岸見一郎並指出,阿德勒心理學是領先時代潮流逾一百年的思想導論,以我們這個世代來說,其重要性肯定只會越來越高。




作者簡介:
阿德勒(Alfred Adler, 1870-1937)
奧地利精神病學家、個體心理學的創始人、人本主義心理學的先驅、現代自我心理學之父,與佛洛伊德、榮格齊名,為二十世紀精神分析學派的三巨頭之一。
阿德勒對後世的影響與貢獻極大,包含多位知名心理學家,如馬斯洛(Abraham Maslow)、弗蘭克(Viktor Frankl)、羅傑斯(Carl Rogers)、佛洛姆(Erich Fromm)等,而人際關係學大師卡內基(Dale Carnegie)、成功學大師柯維(Stephen R. Covey)、經營管理大師大前研一也都深受阿德勒心理學的啟迪,卡內基更曾讚譽阿德勒是「畢生研究人類及其潛力的偉大心理學家」。
畢生著作甚豐,除本書外,最為讀者熟知的作品為《自卑與超越》(What Life Should Mean to You)。


譯者簡介:
吳書榆
國立臺灣大學經濟學學士、英國倫敦大學UCL(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經濟學碩士。曾任職於公家機關、軟體業擔任研究、企畫與行銷相關工作,目前為自由文字工作者。
譯有《讓顧客主動推薦你》、《獵殺巨人》《上下管理,讓你更成功!》《CQ文化智商》《華頓商學院教你活用數字做決策》《父母老了,我也老了》等書(以上皆由經濟新潮社出版)。


內文試閱:
第二講 自卑情結

The Inferiority Complex

「換做是我的話,會這樣做……」
「我本來也想接下那份工作,但是……」
「我本來也想反駁他啊!但是……」
會說出這種話的人,內心深處都藏著強烈的自卑感,都覺得自己不夠好。


以個體心理學實務來說,用「意識」(consciousness)和「無意識」(unconsciousness)兩個專業術語,來指稱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因素,並非正確的表述。意識和無意識其實是朝著同一個方向、相輔相成運行,彼此之間毫無牴觸。但是一般人往往有所誤解。再說,兩者之間的界線並不明顯。因此,我們必須找出朝著同樣方向前進的兩者,到底是為了達成哪些目的。在尚未弄清兩者的關係之前,想分辨什麼是有意識的、什麼又是無意識的,根本不可能。再者,意識與無意識之間的關係是會在人生原型(即第一講分析過的生命型態)中顯現出來的。

有個案例可以說明意識和無意識之間的密切關係。案主是一名四十歲的已婚男人,患有焦慮症:他極想從窗戶跳下去,也一直努力對抗這股自殺的渴望。除此之外,他的表現一切良好:交遊廣闊,社經地位不錯,與妻子感情融洽。除非用意識與無意識之間的相互關聯來探討,不然此個案著實讓人費解。從意識面來說,他覺得自己必須從窗戶 跳下去。但是他仍活著,而且連試都沒試過。他之所以能活下去,全因為他的生活中還有另一個無意識的面向。在無意識的面向中,他拚命抗拒著想自殺的渴望,而這種掙扎發揮了極重要的力量。當無意識能與意識互相配合時,他就贏了。事實上,在他的「人生風格」(the Style of Life,詳見第四講)之中,他是一位征服者,完成了一個充滿優越感的目標。這時,各位讀者可能會問,當他意識裡有自殺傾向時,又怎麼會覺得優越呢?答案是,他身上有一股力量在打仗,奮力對抗自殺傾向,而他贏了這場戰爭,成為名符其實的征服者及優越者。客觀來說,驅使他去追求優越感的條件因素,是他自己的弱點;在某方面覺得自卑的人,常會出現這種情況。最重要的是,在這場屬於他自己的戰爭中,他奮力追求優越,他奮力求生,他奮力征服,這股奮力一搏的力量超越了自卑感及想死的衝動。而差別只在於,自卑感與自殺的渴望出現在他的意識生命中,奮鬥的力量則存在於無意識生命中。

且讓我們來檢視此人的人生原型發展是否符合我們的理論。首先分析他的童年記憶。我們發現,他小時候有學校適應不良的問題。他不喜歡其他男同學,只想逃離他們,但他仍然鼓起所有勇氣,待在學校面對他們。換言之,我們已經看到他付出努力去克服自己的缺點。他面對了問題,也戰勝了問題。分析此個案的性格後,我們發現他的人生目標之一就是克服恐懼與焦慮。在這個目標驅使之下,他的意識概念和無意識概念互相配合,構成一個統一體(unity)。若有人不把此人視為一個統一體,可能會認為他並沒有任何優越、成功之處。旁人或許會認為個案只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雖有奮戰的想法,但本質上仍是一個懦夫。但這種觀點是錯的,不僅未將與個案相關的所有因素都考量進去,也沒有參照整體人生來詮釋那些重要的因素。如果我們不承認人的所有面向是一個統一體,整個心理學界,包括我們對個體的理解,或是想要理解個體而付諸的努力,終將徒勞無功。這就像是我們預先假定一個人的人生可以劃分成意識與無意識,卻又認定兩者之間毫無關連,因此不可能將人生看成一個完整的實體(entity)。

除了將個體的所有生命面向當成一個統一體來看,我們還必須將一個人的人生併入社會關係脈絡一起檢視。剛出生的嬰兒很脆弱,因此需要他人的照顧。如果不去了解負責照顧孩子、彌補孩子弱勢的人,我們就無法了解這個孩子的人生風格或型態。如果我們只懂得分析孩童身體所存在的空間環境(periphery),就無法理解孩子和母親、家庭之間錯縱複雜的關係。孩子的個體性(individuality)不僅是人身上所具有的特性而已,還涉及整個社會關係的脈絡。

適用於孩子身上的道理,某種程度也適用於成人。孩子在家庭生活中表現出來的軟弱,和成人在社會生活中所表現出來的軟弱非常類似。我們大家一定都曾深感無能為力,對生活的某種難題無所適從,只覺孤掌難鳴。因此,成人身上最強烈的傾向之一就比方說,一群水牛定可自我保護、擊退狼群。只有一頭水牛絕對寡不敵眾,但如果是好幾頭水牛聚在一起,就可站穩腳步、同心協力擊退天敵,保住性命。反之,大猩猩、獅子、老虎則可以離群索居,因為大自然賜予牠們自我保護的本領。人類沒有動物那般壯大的力氣和尖牙利爪,因此獨自一人並無法生存。由此可知,人類之所以開始社會生活,皆因人類本身的軟弱無助而起。

基於這一點,我們可預期在人類社會裡,每一個人所具備的能力與技能都不一樣。而一個調適得宜的社會,絕對會義不容辭地為每一位成員提供支援,幫助他們發揮能力。各位務必理解這一點,否則會誤以為可以單純根據一個人的天賦能力來判斷某個人。事實上,即使某個人在孤立的環境下出現了某些缺陷,但只要他能回歸組織完善的社會,就很有可能補足欠缺的能力。

且讓我們假設每一個人的不足之處都是天生的,如此一來,心理學的目標便是要訓練每個人與他人和諧共存,以降低先天缺陷造成的影響力。社會演進的歷史也訴說著人類如何互相合作,以克服缺乏和不足。我們都很清楚,語言是一種社會性的發明,卻很少有人知道個體的缺陷才是催生出語言的根本理由。兒童早期的行為最能闡述這個事實。當孩子無法滿足自己的渴望,就會希望獲得大人的關注,而方法就是發出類似語言的聲音。但如果孩子不需要引人注意,就根本不會想開口;剛出生幾個月的嬰兒便是如此。幾個月大的新生兒毋須說話,母親就會盡其所能滿足其需求。根據個案紀錄,有很多孩子到了六歲還不會說話的理由,正是他們根本沒有開口的必要。有個特殊個案也能佐證上述論點:當事人的父母都是聾啞人士。那孩子跌倒、受傷時會哭,但是他的哭泣是無聲的,因為他知道父母聽不見,所以出聲無用。也就是說,他會做出哭泣的表情來吸引父母的目光,卻不會哭出聲音。

由此可知,我們在從事研究時,務必時時檢視待探討事實的整體社會脈絡。我們必須檢視社會環境,才能明白個體選定了哪一種「充滿優越感的目標」。我們也必須檢視社會情境,才能了解為什麼當事人會在某些方面失調。比方說,有些人之所以會有語言障礙,是因為他們無法透過語言與其他人正常溝通。口吃者便是一個顯著的例子。如果我們研究一名口吃者,應能發現此人從生命之初便無法適應社會。他不想加入別人的活動,也不想結交朋友。一個人若要發展語言,必須與他人建立關係,但口吃者並不想。因此,他的口吃永遠好不了。實際上,口吃者通常有兩種類型:一種是想與他人建立關係,另一種則會自我孤立。

我們發現,沒有社交生活的成人難以在公眾場合暢所欲言,通常也有上台恐懼症的傾向。這是因為他們把聽眾都當成了敵人,在面對一群看來頗有敵意並強勢的觀眾時,他們會覺得自卑。但事實是,一個人唯有在信任自己與台下觀眾時,才能好好說話,也唯有此時,他才不會怯場。

因此,自卑感與社會訓練不足的問題息息相關。自卑感來自對社會的不適應,所以人都必須接受社會訓練,透過這種基本方法來克服自卑感。

社會訓練與常識直接相關。當我們說一個人可運用常識化解自身的困難時,我們心裡所想的常識是一套社會群體的智慧。此外,如上一講提過的,根據只有自己才懂的語言、道理行事的人,就是一種異類。精神失常之人、精神官能症患者以及罪犯,都屬於這一類人。我們也發現,這些人對他人、制度、社會規範等都漠不關心,這些事物對他們來說毫無吸引力。但是,唯有透過這些事物,他們才能獲得救贖。

在面對這些根據私人道理(private intelligence)行事的人時,我們的任務是要讓他們對社會事務(social facts)感興趣。神經質的人總覺得只要自己本意良善就能理直氣壯,但光靠這點並不夠。我們必須讓他們理解,在社會上真正重要的是他們完成了哪些成就、做出了什麼貢獻。

凡是人類皆有自卑感,也都會努力追求優越。但光憑這一點就說每個人都一樣,可就錯了。自卑與優越,是支配個體行為的一般性條件:而在這些條件之外,每個人的體力、健康與環境都大不相同。因此即使條件相同,不同的人就會犯下不同的錯誤。我們只要觀察孩子的行為,就會發現他們沒有一種絕對固定、正確的回應方式。每個孩子都有各自的因應之道。他們都努力追求更好的人生風格,只不過追求的方式不盡相同。他們會犯下不同的錯誤,也會以不同的方式追求成功。

且讓我們來分析不同個體身上的差異和獨特性。以左撇子小孩為例,有很多孩子可能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是左撇子,因為他們一直被訓練要使用右手。他們剛開始用右手時,顯得很笨拙而不靈活,因此常常遭受斥責批評,也會被嘲笑。嘲笑別人固然不對,但事實上,大人應同時訓練小孩使用左右手。一個人是不是左撇子,從襁褓時期就看得出來:左撇子小孩使用左手的頻率多於右手。在逐漸長大的過程中,左撇子可能會因為右手不好使而將右手視為負擔,但另一方面,他也通常會對右手和右臂產生極大的興趣,這股興趣常會顯現在用右手繪畫、寫作等。事實上,如果左撇子小孩日後比右撇子更會用右手,也不足為奇。這是因為左撇子孩子不得不對自己的右手感興趣,或可說是他們比右撇子更早覺醒。而這同時也意味著身上的不足之處導致他們接受了更多的訓練,對於發展藝術才華和能力來說,往往是一大優勢。處於這種條件下的孩子通常雄心勃勃,奮力克服自己的限制。但要是奮鬥過程太過辛苦的話,他也可能會因羨慕、忌妒他人,而引發一股更強烈而難以克服的自卑感,此時狀況就更為棘手了。也因為必須不停地奮鬥,這個孩子或許從小到大都爭強好勝、不服輸,只為了心裡的一個想法而努力:「我不可以笨手笨腳,也不能有缺陷。」然而,這樣的人往往會背負比他人更大的壓力。

孩子會遵循四、五歲時形成的人生原型,據此努力、犯錯與發展。每一個人的目標各有不同。有的孩子想成為畫家,有的孩子卻只希望能遠離這個自己適應不良的世界。旁觀者或許知道他應怎麼做才能克服自己的不足,但當事者卻不自知。況且一般而言,很少有人能用正確的方式來對孩子說明事實。

很多孩子都有眼睛、耳朵、肺臟或脾胃方面的問題。我們也發現,缺陷正好激發了他們對這方面的興趣。有個奇特的個案正好可以說明這一點:案主患有氣喘,但總在下班回家後才會發作。他四十五歲,已婚,擁有不錯的社經地位。當我們問他:「為什麼下班回家後,氣喘才會發作?」他回答:「事情是這樣的,我太太非常崇尚物質主義,而我是理想主義者,所以我們的意見總是相左。我回家後只希望能安安靜靜,好好享受屬於自己的時光,而我太太卻只想出門找朋友,對於我不出門這件事頗有怨言。久而久之,我的脾氣越來越壞,開始覺得喘不過氣。」

為什麼這位先生會喘不過氣?為什麼他發作的方式不是嘔吐?其實,他只是遵循自己的人生原型罷了。小時候,他曾因身體某種缺陷而胸部纏滿繃帶,密不透風的繃帶影響了他的呼吸,讓他很不舒服。幸好當時有一個很疼他的保母一直在他的身邊安慰他。保母把全副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絲毫不在乎自己。自此他就留下了一個印象:隨時隨地都會有人逗他開心、安慰他。到了他四歲那一年,保母因嫁人而離職,他陪著保母到車站的一路上痛哭不止。保母離開之後,他對母親說:「我的保母走了,這個世界對我來說再也沒有意義了。」

由此可見,成年後的他就像小時候形成人生原型時一樣,總是在尋找一個理想對象,那個人必須能一直逗他開心、安慰他,而且只關心他一人。他的問題不在於所處環境的氧氣不足,而是沒有人能隨時隨地取悅、撫慰他。然而,要找到能一直讓我們笑口常開的人,談何容易。這名案主無時無刻都想主導全局,而某種程度上,氣喘幫助他順利完成這個目的。每當他氣喘發作,他的妻子就不再想著要去看電影或外出找朋友。這也意味著,他達成了心中那個「充滿優越感的目標」。

從意識層面來看,這位男士一向舉止合宜,但他的內心深處有著一股想成為征服者的渴望。他希望妻子也能成為他口中的理想主義者,而非物質主義者。對此,我們應該質疑,他真正的動機並不如表面所見……

我們常看到視力不好的孩子對視覺性的事物特別感興趣;在視覺方面發展出敏銳的機能。以古斯塔夫.佛瑞塔格(Gustav Freitag)為例,這位成就非凡的偉大德國詩人患有嚴重的散光。詩人和畫家常有視力方面的問題,但這種缺陷反而會促使他們對「視覺」更感興趣。佛瑞塔格自述道:「由於我的眼睛和別人的不同,我被迫善用並訓練我的想像力。我並不知道這麼做能否幫助我成為出色的作家,但不論如何,視力不佳反而讓我透過幻想看到更美好的事物,超越任何視力良好的人在現實中所見的一切。」

如果我們仔細檢視天才所具備的特質,常會發現他們有視力不佳的困擾或其他缺
陷。自有歷史以來,連萬能的天神都可能一眼眼盲或雙眼全盲,難以完美無缺。而有些幾近全盲的天才,反而比雙眼正常的人更能理解線條、陰影與色彩的差異。這點說明了如果能正確了解孩童的缺陷為何,便能對症下藥、解決問題。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