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愛是嚴厲的酷刑
為了甚麼
剜出了心臟我仍然活著



我不能愛你了
這個國家令我分心
他以詩歌翻過拒馬與圍牆
以叩問,敲醒暴力的黑夜
陳義芝◎專文撰序
首刷限量加贈羅毓嘉近萬字「短篇小說」處女作〈在面海的房間〉!

當世界逐步崩毀,詩人更加跨步向前
在失速的質疑與叩問中張開雙臂,擁抱這個即將粉碎的世界

「若總有天要變得陌生
好好愛一個人
又怎麼可能」
──〈大馬士革〉

《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是羅毓嘉的第四部詩集。行路至此,詩人跋涉了那麼遠,經歷了那麼高且低的跌宕,背負著嬰兒與棄子的身世,屢屢回望的目光卻仍是情深。

在這部詩集裡,詩人瘋魔依舊,傾心書寫著彼岸香江,那港,那城。然而當世界寸寸頹敗,他選擇對自己身處之地心懷愛意,直搗不可救藥之現實──以詩作為革命起點,以字句鑿開不公不義的表層,探取生活與活著之意義核心。他寫太陽花革命,香港七一爭普選;他話尾時而憂傷,時而俏皮,他輕聲問,為什麼某些人不被允許相愛。他說:我不能愛你了/這個國家令我分心。

若文字能有火的熱度,即使靈魂都燒痛了,是他,讓灰燼裡終可能出現答案。

書籍重點
◎師大國文系副教授,文壇資深前輩詩人陳義芝◎專文作序。
◎首刷限量加贈羅毓嘉近萬字「短篇小說」處女作〈在面海的房間〉!




作者簡介:
羅毓嘉
1985年生,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為記者。曾獲中國時報人間新人獎,台北文學獎,全國學生文學獎,政大道南文學獎與台大文學獎等;《INK文學生活誌》譽為「最被期待的年度新人」。作品散見於《人間副刊》、《聯合報》副刊、《自由時報》副刊等刊物,作品曾數度選入年度《臺灣詩選》、九歌《年度散文選》,以及《台灣七年級新詩金典》等。
著有散文集《棄子圍城》(2013)、《樂園輿圖》(2011),現代詩集《偽博物誌》(2012)、《嬰兒宇宙》(2010)(以上皆由寶瓶文化出版)、《青春期》(2004,自費出版)。
部落格:http://yclou.blogspot.com/


內文試閱:
繼續合唱

如果我們是浪向沙灘起跑
眼淚一樣都從海水裏來
只是在不同時間抵達同一座海岸
潮汐的起落
會不會激起同樣的浪花

如果我們是花,長在同一棵樹上
只是在不同季節盛開
會散發出一樣的香氣嗎
親吻是一件事
並肩走過花氣薰人的原野是一件事

遠方的竹林也偷偷抽長了
我們知道雨過天晴是一件事
彩虹是另一件事
即將走過的樹影底下
為你傾倒是一件事新芽是另一件事

所以當我們面向夜晚
所以當我們面向礁岩的海岸
地球旋轉是一件事流星是一件事
海浪都在前進著吧
讓我們繼續下去

回家的路上螢火明滅
總是有些偉大的理由吧
總是有些音樂即將從這裏誕生吧
夢是一件事,鬥爭是一件事
讓我們繼續下去


漂鳥

在泥濘裏推不會前進的車
在無法靠近的牆邊偶遇
文明點亮了我們
但暗巷依然是暗巷
像昨日有沉默的回音
像一道密令它迂迴而憂鬱
我不能愛你了
這個國家令我分心

空襲警報正不斷延長
我嘗試變換姿勢,保護自己
當列車駛過我的胸口
半坍的鐵橋猶是防線虛設
有人神色自若踩過彼此
我不能再跨出去了
這個地方
無法令我安全

在雨中撐開未曾抵達的傘
等溝渠漂來新鮮的果實
無人的公園
怎麼椅背尚有餘溫
日常已將災厄操練為積習
是我說過太多
冗贅的問候

是明天提前路過了我們
還是遠方正傳來默禱的呼吸
你還在讀報,議論,等待
煎蛋的邊緣微微捲起
愛如此真實
我不能再愛你了
這個國家令我分心


不要忘記我們曾經被喚醒

我們已習於
席地而坐,桅杆上太陽如煙升起
親愛的越近了晚上,我的心事
益發纏夾
有人唱起戰鬥的旋律
有人死守,有人吹嗩吶
給自己送葬。你剛愎的手勢
握緊在我們的掌心
親愛的,不要忘記
我們曾經被喚醒

只有罌粟花流出血來
啊久遠的春天在杜鵑的謝落裏
還化甚麼妝
去甚麼舞會呢
親愛的,舊日脂粉搽在發燙的路面了
你不要忘記
我們曾經被喚醒

兀鷹的盤旋之上還有
兀鷹的盤旋
親愛的,我再也抓不住別的東西
除了你
除了粉紅的童年
曾誤信了廢墟上燃燒的語言
在同個天井裏做不同的夢
花轎裏端坐的神明
祂眼眸已被流蘇遮蔽
你不要忘記我們曾經被喚醒

別拿權柄去敲甚麼沃土
別拿眼皮上的鮮花去安撫甚麼亡靈
決定不再去
甚麼圍城,管他甚麼棄子
甚麼太陽花生滿了休耕的農地
親愛的別忘記自己
別忘記你也曾經被喚醒

明天是深冬還是仲夏
十字路上,薄荷葉擰爛在醉的杯底
親愛的 ── 雖然有人嬉笑
雖然深鎖了嬰孩的眼睛

被摘取是花朵的憂鬱
閉的門扉是憤怒的臉之原因
親愛的
我們已習於
席地而坐,發燙的路面
能有甚麼風景:
鴿子在密林裏啼笑
銀湯匙上女妖鎮夜歌唱了
不要忘記
都是我們曾經被喚醒


大馬士革

只是和愛人緊緊擁抱了
來不及想之後的那些
比如說婚姻,孩子,幾隻綿羊
不想再暴虐地哭泣
揮別饑饉像小說完美的結局
即將和老朋友們重逢了
生活,若只是生存
怎麼可能

只是想好好活著
種一棵樹
在晚餐與晚餐間
尋找未曾見過的動物
甚麼是生日
又甚麼是老死
想要瓶中信得到適切的回答
而非令油管與煙塵
隔離我們,彼此憂懼
為了國家
殺害更多的人
怎麼可能

只是想被好好地聆聽
畢生背誦一些偉大的句子
比如說
一棟老房子發出嘎吱的聲響
在那前面躺著看雲
在天空與天空之間沉睡
只是想平安長大
並被人所愛,若我稱
哈雷路亞
該怎麼可能

只是想善用生活
等待樹開出焰火與花的時間
能否快過死亡像全程的馬拉松
若總有天要變得陌生
好好愛一個人
又怎麼可能


婚前協議

我們會有間木屋一起睡在裏面
共同占有漫長的冬天讓雪覆滿窗櫺
我們同意
努力隔絕過往記憶的噪聲
同意我們的未來勢將赤裸,美麗,而粗野
當我們在壁爐前脫掉彼此的衣裳
我們同意將坦承彼此的身體仍具吸引力
或者沒有

同意在窗台上放置紅色的骰子
順應每天早晨的第一次手氣
若陣渠蛤的煙灰缸將裝滿聊賴與對望
我們同意,接下來生活將充滿更多的等待
且等待總是長短不一
恰如我們無從預測
何時會有野獸疾行而過
同意有人將率先開始掉髮
有人停止流血
即使如此,我們同意讓彼此免於憂懼
同意一個吻像禮拜天的晨光般帶有酒味

當生活如沙灘逐漸縮減
我們同意 ── 日子會產出更多的垃圾
比如說碎木頭與玻璃
紙屑與舊輪胎
塑膠袋與他人拋棄的內衣
同意水面下遍布生鏽的鉤子將攫獲我們
同意我們都還能用拙劣的姿勢跳水
同意爭吵時
有些言語將令我窒息

夕陽無非是頭頂虛懸的篝火
當我們幻想孩子們好奇而溫熱的呼吸
同意我們也期待廣場上驚人的空曠和肅靜
我們同意已有心理準備
想像未來恐怕將令彼此更覺乏味
同意我們已啟動了大規模的毀滅
一如過去的每一天
但是你令我安全,令我成就

我們同意將慾望逐日對摺再對摺
小到可以放進左胸前的口袋
有時順手拋棄甚至遺忘了我們曾經同意
愛情是我們所能緊握
最危險的裝置
隨時都可能將把我倆壓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