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作家賈德最鍾愛的作品!
出版21年,全球翻譯36種語言,
媲美《愛麗斯夢遊仙境》的當代哲學經典!

德國狂銷1,000,000冊!
全新譯本,最佳內容
賈德專文致台灣讀者!



活著的感覺是如此美妙,人們卻淡忘了這種感覺;
每個生命的存在,都是不可思議的奇蹟。


漢斯的媽媽在他年幼時離家出走。數年後,漢斯和爸爸兩人決定驅車前往哲學的故鄉希臘,尋找媽媽的下落。

途中,漢斯邂逅了一位謎樣的小矮人,小矮人送他一個放大鏡。不久之後,漢斯意外獲得了一本精巧的小書,恰好可以用放大鏡來閱讀裡面的故事。

一個宛如童話世界的奇幻故事就這麼展開。漢斯一面和爸爸繼續開車前進,一面又在放大鏡底下,看見兩百年前一個神秘的島嶼上有兩個落難水手,他們身旁有53個奇妙的人物,都是從紙牌裡面走入現實世界的。這趟虛實交錯、奇妙動人的旅程,除了帶領漢斯一步步前往母親的所在,同時也開啟了他對生命和世界最美好的想像與驚嘆……

本書特色
曾於2011年台北國際書展期間造訪台灣的賈德,曾經在演講時提到《紙牌的秘密》是他個人最喜歡的一部作品。這本書堪稱是哲學入門經典《蘇菲的世界》的姐妹作,書中藉由漢斯充滿想像的旅途故事同樣探討了「我從何而來?」、「我為什麼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等基本的哲學發問。

這部小說充滿巧思,共有53個章節,結構就宛如一副紙牌;讀者在閱讀漢斯的故事的同時,也在閱讀漢斯所閱讀的故事,故事中包含著另一個故事,兩個故事相互交融,帶領讀者進入迷人的想像和思考的世界。

這部小說更是啟蒙許多六、七年級生的哲學經典作品,網路上關於這本書的相關討論幾乎是一面倒的好評,更有網友提到他因為這本書,而開始愛上閱讀。和《蘇菲的世界》一樣,《紙牌的秘密》能為不同生命階段的讀者帶來截然不同的體悟:年幼的孩子可以享受這本書中宛如童話的故事樂趣;年紀長一點、具備基本哲學思考能力的孩子可藉由本書開始思索關於人生最基本的哲學課題;一般的成年讀者更可以藉由這本書去思索在忙碌生活中已然忘卻,甚或是全然不曾思考過的人生大哉問。《紙牌的秘密》能讓不同年齡層的讀者各自發現新的生命面向,同時獲得新的生命啟發,並讓自己就像大頑童賈德所說的:「永遠保持發問的好奇心,永遠不要對自己生存的世界感到理所當然。」


作者簡介:
喬斯坦‧賈德(Jostein Gaarder),生於一九五二年八月八日,挪威的世界級作家。就讀奧斯陸大學時期,主修斯堪的那維亞語言、哲學、神學和文學,曾任文學與哲學教師。於一九八六年出版第一本創作《賈德談人生》。如今已是當代最重要的北歐作家。
賈德擅長以對話形式述說故事,能將高深的哲理以簡潔、明快的筆調融入小說情境。他於一九九一年成為全職作家,同年發表的小說《蘇菲的世界》享譽全球,已翻譯為四十多種語言,全球銷售量超過三千萬本。他的作品動人心弦,啟發無數讀者開始探討生命、個人於歷史中的定位以及浩瀚宇宙的主題。其他作品包括《庇里牛斯山的城堡》、《沒有肚臍的小孩》、《青蛙城堡》、《依麗莎白的秘密》、《西西莉亞的世界》、《我從外星來》、《瑪雅》、《主教的情人》、《馬戲團的女兒》、《橘子少女》等。
賈德除致力於文學創作,啟發讀者對於生命的省思外,對於公益事業亦不遺餘力。他於一九九七年創立「蘇菲基金會」,每年頒發十萬美金的「蘇菲獎」,鼓勵能以創新方式對環境發展提出另類方案或將之付諸實行的個人或機構。



譯者簡介:
林曉芳,中興大學外文所碩士,曾任職出版社與雜誌編輯,譯有《最重要的事》、《然後,我們就Bye了》等,合譯有《未來一百年大預測》、《小陌生人》等書。

內文試閱:
前情提要:小男孩漢斯和爸爸在前往希臘尋找媽媽的途中,偶然獲得了一本神奇的小書,書中描繪了一個落難水手漂流到奇幻島的故事。水手在島上邂逅了幾名謎樣的小矮人,他們在這座宛如化外之境的島上按照紙牌規則建立了一個有模有樣的社會……

我在迷你小鎮走來走去,心裡愈來愈不安,彷彿自己陷入一場永遠沒有結局的單人撲克牌遊戲,卡在兩張牌之間,陷入僵局。

這裡的房屋都是低矮的木造小屋,屋外懸掛玻璃煤油燈,我一眼便認出那是島上的玻璃工廠製造的。煤油燈沒有點燃,雖然地面的影子已經愈拖愈長,金光閃耀的落日餘暉依舊籠罩著小鎮。

有間木屋顯然比其他房屋高出許多,看起來很像倉庫。裡面陸續傳來砰砰的撞擊聲,我從敞開的大門往裡面偷看,發現這裡原來是木工廠。我看到四、五名小矮人七手八腳忙著把一張大桌子拼起來。他們的制服樣式和我先前看到的藍衣莊稼漢很像,唯一的差別是:他們的制服是黑色,背後的圖案是黑桃,但是莊稼漢的圖案是梅花。至此我的疑惑獲得解答:黑桃矮人是木匠。他們的髮色和煤碳一般黑,但是皮膚比梅花矮人白多了。

有個方塊傑克坐在木屋前的小長凳,凝視落日餘暉灑在寶劍上的光影。他身穿粉紅色長外套和寬管褲。

我走上前,客氣地向他行個禮。

「晚安,方塊傑克先生,」我的語氣故作輕鬆。「可以請問您目前哪位國王當權嗎?」

傑克把劍收回劍鞘,眼神呆滯地看著我。

「黑桃國王,」他立刻回答。「因為明天輪到小丑。可是我們不可以討論紙牌。」

「太可惜了,因為我很想請你告訴我島上最高行政首長在哪裡?」

「牌紙論討以可不們我,」他說。

「你說什麼?」

「牌紙論討以可不們我,」他重覆一遍。

「喔喔,請問這句什麼意思?」

「則規守遵須必你!」

「嗯嗯?」

「吧說我!」

「是嗎?」





我仔細看著他,臉小小的,他的頭髮和玻璃工廠那些女孩一樣是亮銀色,膚色同樣白皙。

「真的很抱歉,我不懂你的語言,」我說。「您說的是荷蘭話嗎?」

傑克小矮人抬起頭看著我,得意洋洋。

「只有國王、皇后和傑克才懂得怎麼雙向說話。看樣子你不懂,你比我小。」我思索這番話。莫非傑克老兄的意思是,他把句子反著講?

「吧說我」……就是「我說吧。」他說了兩遍「牌紙論討以可不們我。」如果我把這句從後面唸回來,就是「我們不可以討論紙牌。」

「我們不可以討論紙牌,」我說。

他的警覺心來了。

「懂不裝麼什為剛你?」他猶疑地問。

「你試測了為!」我答得很有自信。

現在他看起來非常驚慌失措。

「我剛問你知不知道目前哪位國王當權,只是想試探你會不會避開這個問題不答,」我繼續說。「結果你沒辦到,你違反規則了。」

「我從沒見過像你這麼會耍詐的人,」他說。

「是喔,我還有好幾招沒耍。」

「招幾哪?」

「我父親的名叫奧圖奧,」我回答。「可以請你把這個名字倒過來唸嗎?」

他看著我。

「奧圖奧,」他說。

「很好。可是你沒把名字倒過來唸啊!」

「奧圖奧,」他又說一遍。

「很好,我聽到了,」我繼續。「但是你可以把它倒過來唸嗎?」

「奧圖奧,奧圖奧!」他用吼的。

「不錯,你很努力,」我故意安撫他。「要不要再試試啊?」

「吧來過馬放!」傑克回答。

「來啊來。」

「來啊來,」傑克說。

我搖搖手表示不對,對他說:「要把那三個字倒過來唸啊。」





「來啊來,來啊來,」傑克說。

「謝謝。這樣可以了。句子你也會反著唸嗎?」

「然當那!」

「那麼,我要請你試試『老二捶捶二老』這句,」我說。

「老二捶捶二老!」傑克馬上回答。

「很好,可是你要反著唸。」

「老二捶捶二老!」他又說了一遍。

我搖搖頭。「你只是在模仿我,看樣子你大概不會把話反著說。」

「老二捶捶二老!老二捶捶二老!」這回他又用吼的。

我開始有些過意不去了,可是這場惡作劇起頭的人不是我。

現在傑克拔劍出鞘了,對準玻璃瓶用力一擊,瓶子瞬間飛起撞上小木屋的牆壁,嘩啦一聲巨響。幾個路過的紅心小矮人停下腳步看一眼,隨即快步轉身離去。

那種感覺又來了:我一直覺得這個島一定是收容所,住了一群無藥可醫的精神病患。可是,為什麼他們個子這麼小?為什麼他們會講德語?還有,為什麼他們全按照撲克牌的花色和數字分類?

除非一切可以得到某種合理的解釋,否則我絕不讓方塊傑克從我的視線溜走。但是我要小心為之,講話不用太條理分明,因為講話條理分明,這些小矮人聽不懂。

「我剛到這裡不久,」我說。「但是我覺得你們國家好像月亮一樣無人居住。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們是誰、你們從哪裡來?」

傑克向後退了一步,垂頭喪氣地說:

「你是新來的小丑嗎?」

「我不知道德國在大西洋有殖民地,」我繼續說:「雖然我到過很多地方,但是像你們個子這麼矮的人,我還是頭一回看到。」

「你果然是新來的小丑。討厭!希望不要再有小丑出現了。幹嘛每副撲克牌都要有小丑?」

「話不能這樣說喔!假如小丑是裡面唯一懂得怎麼好好說話的人,而且人人都是小丑的話,那這場單人紙牌遊戲一定會更快玩出結果。」

他對我發出噓噓聲,兩手揮揮想趕我走。

「不要逼我想一些有的沒的假設性問題,真是頭痛,」他說。

明知可能問不出結果,我還是打算再試試。「你想想,你們每天在大西洋這個神奇的小島走過來走過去,可是卻無法對人解釋自己怎麼來到這裡,這不是說不通嗎?」





「不玩了!」

「你剛說什麼?」

「你已經破壞了遊戲規則,我不玩了,聽到了沒!」

語畢,他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只小瓶子,他和先前那些梅花小矮人一樣,抓著瓶子猛灌亮晶晶的飲料。喝完,他把軟木塞蓋回瓶口,單臂往外一攤,老練地大聲唸著:「銀色雙桅帆船在茫茫大海中滅頂。」彷彿他朗誦的是詩篇的首行。

我搖搖頭,無奈地嘆了口氣,他大概快睡著了。看樣子,我只好自己想辦法找到黑桃國王了。反正繼續和他打交道,事情也不會有進展。

我突然想起有個小矮人提過一個名字。

「我看,我得想辦法找到之前小矮人提到的佛羅德才行……」我自言自語。

聽到這句話,方塊傑克突然回神,本來坐在板凳上的他馬上跳到地面,高舉右手立正站好。

「你剛剛是不是提到佛羅德?」

我點點頭。「你可以帶我去找他嗎?」

「然當那!」

我們出發了,走過一間又一間的房屋,最後來到一處小市集。市場中央有口大井,紅心八和紅心九正忙著把重重的水桶從井底拉上來,他們一身鮮紅的衣裳站在市場非常顯眼。

四位國王全員到齊,他們站在水井的前方,兩臂張開搭著彼此的肩膀圍成圈圈。或許他們正在商討國家大事。我心想,一個國家有四個國王,事情怎麼推得動?國王的衣服和傑克同色,不同的是,國王穿著比較華麗,每個人都戴了一頂耀眼的王冠。

四位皇后也出現在市集。她們從一間小木屋走到另一間,舉步輕盈,邊走還不時從身上掏出一面小鏡子照照。她們好像常常忘了自己是誰,老是記不住自己的長相,才會不時拿鏡子照照確認一下。皇后也戴王冠,但是她們的王冠比國王的高一點、窄一些。

我發現市集的另一端有位白髮蒼蒼的老先生,他有著長長的白鬍子,正坐在大石頭上抽煙斗。最引人好奇的是他的體形──他和我一樣高。除了身高,他的穿著也和小矮人明顯不同:他穿了一件灰色 粗布衣和棕色寬鬆長褲,給人一種樸實的手工質感,和小矮人色彩繽紛的制服形成鮮明對比。





傑克直接走到老人家面前,把我引見給他。

「報告主人,」他說,「這是新來的小丑牌。」

他話剛說完,噗通一聲一下子在市集倒了下來呼呼大睡。不用說,一定是他之前喝的那瓶酒發揮了作用。

本來坐著的老人家從石頭上跳了起來,上下打量我一番,一句話也沒說。後來他開始伸手碰我:先摸我的臉頰,小心拉拉我的頭髮,最後再摸摸我的水手服。他大概想確定我是不是有血有肉、貨真價實的人類。

「這實在是……太糟了,」他終於開口了。

「您應該是佛羅德吧,」我說完便和握握手。

他緊緊握著我的手很久不放。後來,他好像突然記起什麼不開心的事,神色匆匆。

「我們要馬上離開小鎮,」他說。

我起先以為他和其他人一樣糊裡糊塗,可是他的反應又不像他人一樣漠然,至少這點讓我覺得事情總算有點希望。

老人家即便兩腳虛弱無力,還是連忙趕路離開小鎮,一路上好幾次差點跌倒。

來到了山丘,我看到遠方有一間偏僻的小木屋,俯瞰下方的小鎮。沒多久,我們便來到小木屋的正門,可是我們沒進去。老人家請我在屋外的長凳找個位子坐下。

我才一坐下,小木屋的角落突然探出一個頭,那個人很奇怪,打扮很滑稽,一身紫藍色連身服,頭戴一頂紅綠相間的驢耳帽。他隨便一個動作,掛在帽子和衣服上的小鈴鐺就會叮叮噹噹狂亂響個不停。

他直接跑到我面前,先是掐掐我的耳朵,接著再輕輕拍打我的肚子。

「小丑,馬上到鎮上去!」老人家下令。

「唉喲!」小矮人語帶不滿,露出淘氣的笑容。「故鄉來的訪客終於上門了,主人樂得把老朋友趕一旁,這樣的作為很不妥喔,」小丑說。「千萬記住我的話呀!」

老人家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是不是該去準備一下那場大型聚會?」他問。





身材嬌小的小丑蹦蹦跳跳,來幾招驢子踢蹬翻滾的雜耍,身手矯捷俐落。「確實,您說的沒錯,這樁事馬虎不得。」

他向後翻轉彈跳了幾步。

「那麼,現在話不多說,」他說。「放心,咱們後會有期!」

話一說完,他立刻下山前往小鎮。

老人家在我身邊坐下來。我們坐在長凳上,望著山下五顏六色的小矮人不停地在棕色小木屋間來回穿梭。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