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比 Discovery 還要絕妙
如果你正好在熱戀
或不巧失戀了 又或者另一半形同家具 甚至形單影隻
不防讀一讀這本性的演化來解惑、解愁、解悶......。


生命中再沒有比性更重要、更有趣,或更棘手的事了;即使對一隻小蟲子來說也一樣。
因此各種五花八門的性事求助信,從世界各地寄至Tatiana博士手中;她替每一個被性事困住、心鬼幢幢的生物,提供最具權威的解答。

Tatiana博士首先要翻案的是──男生好亂交,女生性貞潔。
這一翻案,男生千古沉冤得以昭雪,但卻讓多數女生跌破眼鏡,而全球兩性的反制與反反制戰爭規模,只有更加擴大了。

要不是為了性,自然界中許多美麗的現象都不會存在,世界將會是
花不開、鳥不語、公鹿不長角、心不會澎湃。所以──

兩性戰爭,確實存在

竹節蟲是名列全球最熱中做愛的生物排行榜。他之所以騎在她背上不肯下來,並不是愛得發狂,而是這樣別的男人就沒有機會和她勾搭了。

地松鼠的佔有慾也是世界出了名的。他絕不讓自己的配偶離開視線,整天像個跟屁蟲跟著,要是她躲進洞裡,他便守在洞口,一旦有男人在附近遛達,他便衝上去找人決鬥。

雄蜂是愛得最激烈的物種。當他與女王蜂似仙欲樂時,便將自己給炸了,讓性器留在愛人體內。他之所以這麼幹,就是不讓女王蜂再與別人相好,也就是說,他用自殘肢體來充當貞操帶。

至於那些對死纏、打鬥、自宮都不屑的人,但又防不了情人在外面偷吃的男生,只好在陰莖上演化出驚人的形狀──(以下內容直逼18禁,請小心閱讀)

剷除異精的寶貝

嬰猴和其他許多靈長類的陰莖,看起來就像歐洲中世紀的刑具,上面長尖刺、肉瘤、剛毛,而且扭曲成詭異的形狀,為的是把讓他戴綠帽的男人的精子從她體內刮除。

鬼蛛蟹則是發展出將前人播下的種,用特製的黏膠封在她的生殖道的一個角落,免得和自己的精子混在一塊。相較之下,人類的雄性,就只能等小孩落地抓去驗DNA,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種;誰叫他們的陰莖長得太乏味了,就只有粗大的特點而已。

兩性的慾望衝突越大,結局就越兇殘

歐洲螳螂會愛到把情郎給吃了。那情郎最危險的時刻是準備靠近和離開她的時候,為了能進攻順利,情郎得先和愛人玩「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才有可能步步逼近她。完事時,情郎的手腳得快,否則可會成了無頭螳螂。

蚊蚋完事後支解情郎也是毫不手軟。她會將「口吻」刺進情郎的腦袋瓜,用唾沫把他的五臟六腑調理成濃湯,然後狂飲吮乾為止。

為了避免做愛做到跟閻羅王報告,有些男生便相當懂得借助特殊道具──(以下內容直逼18禁,請小心閱讀)

保命的演化法寶

長顎織網蛛發展出用牙齒上的突刺將愛人的口部撐開,這樣事後就不會被當成進補料理。

蟹蜘蛛則是先將愛人綑綁起來再做愛,這可不是他新潮懂得玩刺激的SM,而是為了活命!

珠練寄居姬蛛全身而退的招術是,將頭上的角伸給情人吸吮時趁機分泌麻醉劑,此時她會感到飄飄欲仙,讓男方為所欲為,但是得趕在她藥效退了之前抽身,否則一樣要丟腦袋瓜的!

消弭兩性戰爭,有可能嗎?
當全球生物都演化成雌雄同體時,還需要男生嗎?那女生呢?
到時花還會開、鳥還會歌唱、心還會澎湃嗎?




作者簡介:
奧莉薇亞‧賈德森
Ol演化生物學家。畢業於史丹佛大學,牛津大學演化生物學博士,師事演化生物學家漢米

彌爾頓
現為倫敦皇家學院研究員。

譯者:
潘勛

內文試閱:
親愛的塔提安娜博士:
  
我是公獅,我的婆娘肯定是個花癡。每次她發情了,至少每半小時就要做一回,不分晝夜地搞我四、五天。我累壞了,但是我不要讓她知道。您能不能建議一些「壯陽」藥給我,拜託?
          
東非塞倫蓋提草原.不想當性機器的公獅 敬上

有這種藥,但我怕它還未經核准供獅子服用。不過,你真丟人。像你這樣一頭大公獅,應該能夠說上就上的,你居然還敢抱怨?我聽說過,有一頭公獅在五十五個小時之內,與兩頭母獅交配了一百五十七次呢!絕不騙你。

但是,我們討論一下你的炮友哪來的興致好了。你的麻煩是,她真的性趣大發,而且符合色情狂的臨床判準。這種色情狂有兩個主要大類。第一型,雌性需要大量刺激才能懷孕。第二型,雄性瘋狂地做愛,不是為了刺激雌性,而是為了確保雌性生下的子女都是他的種。你的愛人是典型的第一型。這種「毛病」不只是母獅子會犯,舉例來說,大鼠、金倉鼠、仙人掌小鼠都需要強烈刺激才會懷孕。但是母獅的需求特別大,有人估計過,只有百分之一的交媾會產生幼獅。難怪公獅要花那麼多時間打盹兒。

這些性刺激要幹麼?有些物種,要是沒有適當的性刺激就不排卵,例如兔子、雪貂與家貓等等。其他的物種會自然排卵,但是雌性要是沒有足夠的刺激,即使卵受精了,依然不會進入懷孕階段,讓受精卵順利發育下去。獅子呢?大家都假定獅子有如家貓,需要足夠的性刺激才會排卵。但是獅子是危險的野生動物,要從他們身上收集資料,實在太過冒險,所以我們還不敢確定。

不管性刺激對母獅的作用是什麼,根本的謎團還是一樣。密集的性刺激對野生動物是極為奢侈的事。在自然界,狂野的奢侈之舉,如果沒有任何益處,很快就會消失。要是有些母獅子用不著那麼多刺激就能懷孕,而且性刺激的程度下降也不會產生壞處,那麼性刺激的幅度就會下降。

只是,事實不然。所以,問題還是沒有答案:為什麼母獅子需要那麼多性刺激才能懷孕?或許與獅子的社群結構有關。母獅子生活在家族團體中,通稱為獅群(Pride)。每個獅群都與一班公獅生活在一起,以對抗其他公獅班的挑戰。要是現任的公獅班給擊敗了,新的公獅班就接收那個母獅群,而且殺死任何他們發現的幼獅。母獅失去子女,就停止哺乳,恢復發情。因此,經常更換公獅班對母獅不利。也許母獅要公獅生猛得像一尾活龍,就是一種考驗,畢竟,她們想要的公獅,必須要有能力保護妻小至少好幾年。支持這個想法的證據是,新的公獅班接手之後,母獅的生殖力都會降低,像是在摸公獅的底似的。不過,這個看法最多只是部分的答案,而不是全貌,因為母獅子即使與老相好作伙兒,也要打拚幾百次才能懷孕。

會不會是雌性好雜交,才使公獅非得格外賣力演出不可?有些物種的雌性犯第一型性狂熱,大概可以這樣解釋。例如金倉鼠,母鼠受到的性刺激越強,越不會紅杏出牆。在大鼠中,雄性搏命演出,未必會令雌性一往情深;但是,要是她的初戀情人夠生猛,就有可能藍田種玉。還有小型鳴禽冠山雀(Crested Tit),母鳥需索無度,要是公鳥無法應付,肯定要戴綠帽。不過,獅子就很難說了。觀察獅子遠比觀察倉鼠、大鼠或冠山雀困難多了,所以關於母獅的「性象與『性』向」,我們知道得實在不多,全是道聽塗說。根據某些報告,母獅發情後會與一頭公獅單獨出走幾天;根據其他的報告,母獅子每天都會更換伴侶。根據遺傳分析,同一胎幼獅多是同一位父親下的種,罕有例外,但是那也許並沒有透露什麼。要是母獅像雌性大鼠一樣(我很抱歉要這樣比較),那麼同胞手足是同一位父親下的種,也許並不能反映母獅的貞潔,只是證明她的面首當中有個「猛男」罷了。

怎樣解決這個問題?不用說,做實驗太危險了,我們不如拿獅子與其他貓科動物來比較;由於所有貓科動物源自同一共祖,所以類似的行為可能源自類似的道理。很不幸,這樣的比較研究反而使疑雲更加密布;雖然有些貓科動物與獅子一樣,非得大戰幾百回合不可,但除此之外並無共通特點。舉例來說,貓科動物大多獨來獨往,只有獅子成群而居,這無法解釋母獅的性致。獨居的豹、虎,雌性發春時一樣會瘋狂地交配。這也不是「大貓」的專利。雖然美洲獅、豹子、老虎與美洲虎,與獅子一樣,但是獵豹、雪豹不然。此外,中東與中亞沙漠裡有一種體型很小的沙貓(Sand Cat),他們不太出名,以捕食鼠輩維生,可他們交配起來,非常瘋狂。其他的小型貓科動物如美洲山貓(Bobcat)及豹貓(Ocelot)就不會。這些物種的雌性是否性好雜交?我們也知道得很少,教人沮喪。現在我暫時接受「雌性好雜交」的假設,因為這最能解釋母獅的行為;但是一個誠實的陪審員會說,該假設尚待證實。

最後,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讓你去玩味。田虌科的巨型水甲蟲(Giant Water Bug)得的是第二型性狂熱,公蟲緊抱著母蟲不放,以確保其他公蟲無機可趁。原因在於公蟲是極為盡職的父親,會把卵揹在背上,接著還會協助幼蟲孵化。被兒女縛手縛腳的公蟲,母蟲不喜歡勾搭,所以大部分公蟲一次只能與一隻母蟲交配。他們會好好把握這個機會。我聽說,有一隻公蟲堅持要在三十六小時內衝刺一百次以上,幾乎每一粒卵他都射精一次。怎麼樣?你會讓巨型水甲蟲比下去嗎?

******

親愛的塔提安娜博士:
  
我名叫維克拉姆,是銅翅水雉(Bronze-winged Jacana)。我是後宮的一員,我已築好巢、準備好所有事物,但是我的女主人卻根本不注意我,也沒給我任何蛋孵。我什麼地方做錯了?

印度泰米爾納德省.家庭怨夫 敬上

你得說話大聲點兒、大叫、呼號到聲音啞了。在銅翅水雉中,你這樣做才能引起母鳥的注意。你看她以修長的腳趾正在百合叢裡飛快穿過,她非常忙碌:有大片領土要守禦,要和別的公鳥交配,還得生蛋。你杵在那裡,動都不動,不會有進展的,你得讓自己「上達天聽」。

母水雉把事情都掌控得很好。她們與後宮中所有公鳥都交配(往往多達四隻),為每隻公鳥生一窩蛋,再重複這個順序。公雉負責照料雛鳥—所以正在孵蛋或餵養雛鳥的公雉就不交配了。擁有後宮的母鳥,因此也許可以有更多子女,比起死守一隻公鳥的母鳥,可能會多三倍。其實這不算什麼,只要有幫手,就做得到。

許多雌性喜好雜交,這樣做可以得到更多生殖幫手,是原因之一。我們來看一下美洲三趾鴕(Greater Rhea),他們不會飛行,生長於南美洲,形狀類似非洲鴕鳥。公三趾鴕會與好幾隻母鳥交配,負責孵化所有的蛋,養育每隻幼雛。每年在彭巴草原,只要時間對,你就可以見到公鴕帶著幼雛四處遊逛,公鴕口中柔柔作哨聲,招呼小鴕聚攏在一起。同時,母鳥正在與別的公鴕交配,為他們產卵,好讓他們照顧。雄性照顧與不同雌性交配生出的後代,而雌性也在不同雄性之間散發卵子,這種系統很常見,特別在魚類中。

即使是雌性不會厚顏無恥地雜交的物種,雌性若煙視媚行,也許仍然可以得到更多幫手。例如雀科的紅翅黑鳥(Red-winged Blackbird,其實他們的翅膀並不是紅的,而是肩部)。母鳥的巢若遭到攻擊,每隻跟她相好過的公鳥都會飛奔來救援。然而這種遊戲需要高明的手腕:要是母鳥的良人懷疑她不貞,他就不再幫了。例如小型棕色鳴鳥蘆雀(Reed Bunting),要是公鳥懷疑雛鳥不是他的種,就不會盡心盡力餵飽他們。

話雖如此,銅翅水雉似乎不擔心這種事。就我們所知,公雉養大的雛鳥,總有幾隻不是自己下的種,這是通例(不過遺傳分析還沒完成)。公鳥為什麼要忍受戴綠帽?因為他們別無選擇。

在水雉中,雌性統治雄性。母銅翅水雉比公鳥重六○%;他必須服從規則,否則就退出。這種系統是怎麼演化出來的?我真希望自己答得出來。我相信很多女人也想知道哩!


******

親愛的塔提安娜博士:
   
我真是輸得一塌糊塗。我是絕望無助的三刺棘魚(Threespined Stickleback)公魚。我一直守著自己的魚卵,卻突然聽到一聲巨響,轉頭過去看看,才一秒鐘,再回頭時,我的蛋就全部被偷了。是誰這麼惡劣?而我又該怎樣防範再度發生?
           
溫哥華‧擬索回自己魚卵的三刺棘魚 敬上

偷卵賊此一問題自古就有了。你能做的只有提高警覺,好好看守。麻煩就在於,許多魚類的母魚較喜歡把蛋生在已經放有幾顆魚卵的巢穴裡。她們認定有別的魚卵存在,就代表這個巢穴很安全,可能是男主人格外有男子氣概,或是很盡職的爸爸,不會吃掉自己的寶寶。也許你會認為,成功一次,就代表以後也會成功。

然而在棘魚的世界,成功卻經常引來黑市盜買魚卵。我的意思不是你的同族裡有人會在湖泊、溪流的荒地兜售偷來的魚卵。不是這樣的。偷卵賊反而會自己把卵保存起來,帶回自己巢裡,自己冒充成超級好老爹。棘魚卵為什麼特別容易偷?這點我們不太清楚。有可能是因為棘魚卵很容易劫奪;棘魚卵跟多數魚卵大不相同,是彼此相黏結成一團的,方便又好拿。

相同事實也發生在巴布亞紐幾內亞和澳洲雨林。生活在這些樹叢中的天之驕子即是天堂鳥的近親造園鳥(Bowerbird)。造園鳥跟他的親戚一樣,大多吃水果。因為此鳥體型相當大,很容易就能佔據某些果樹,把體型較小的鳥兒趕走。就如同全球各地的貴族,造園鳥有很多空閒的時間,所以自然而然地,他們培養了特殊的休閒嗜好,也就是藝術的修養。

公造園鳥會耗時數週興建並裝飾精緻的「亭園」。依鳥的種類不同,亭園可以是一塊有樹葉裝點的林中空地;或是寬度超過四公尺(十三英尺)的茅屋,不然就是高三公尺多(十英尺)的塔,由樹枝織成,壓碎果實來上彩,裝飾以鮮花、香菇、羽毛、蛇皮、蝸牛殼、蝴蝶翅膀、甲蟲的腦袋等等只要能吸引該鳥類藝術家眼光的東西。有個科學家的相機差點被造園鳥偷走,拿去當他的擺飾,還有一位科學家差點連襪子也被偷。造園鳥族群的藝術風格差異很大,就算在同一物種裡亦然,在某區鮮花成為流行的裝飾品,然而在鄰近地區,甲蟲翼才是最受歡迎的。另外,造園鳥的收藏品也不是隨意亂擺如垃圾堆,每個物件都經過精挑細選、細心安置。假如你闖進造園鳥的亭園,隨意移動東西,這些藝術家會在你離開之後把東西重新歸位。假如你添加了先前不屬於本地的物品,他會把它們弄走。假如你觀察造園鳥藝術家的工作,你會發現他正在實驗,嘗試各種不同的擺設方式。

公造園鳥幹麼要這麼做?當然啦,是為了吸引異性。母鳥會來造訪亭園,跟主人交配。他們會運用手段讓自己的亭園比對手的更美觀,即使是動用偷竊及搗蛋破壞的策略。沒錯,很抱歉,造園鳥也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偷竊也相當盛行,只要是罕見或時髦的物品,常常會不翼而飛,從某個亭園消失,然後出現在另一個亭園裡。某些亭園經常遭到破壞,甚至整個被毀。一如偷卵賊或其他常見的穿窬小賊,搗蛋破壞的造園鳥也是偷偷幹的,躡手躡腳、躲躲藏藏,即使聽到最輕微的聲響,都足以讓他定住不動。

最糟糕的是,這種行為通常獲利可觀。在你的族群或是造園鳥族群中,雌性才不會管雄性是用什麼手段讓自己的巢穴塞滿魚卵,或者為什麼某雄性是唯一擁有不凡羽毛的公鳥。她們只向擁有最豪奢陳設的雄性投懷送抱。這些物種和其他的許多物種沒什麼兩樣,恐怕所謂的好男人都被排擠到最後。

男孩們,假如你有股衝動,很想打架,很可能是雄激素大增。要保持冷靜,不要看到別的雄性就馬上開打。最重要的是,你可別中圈套,受了刺激為女人打鬥。要記得,真正需要接受挑戰、搏命格鬥的情況,少之又少。倘若你有疑慮,請參考我提供的接戰準則。

接戰準則
如果你對下列兩個問題的回答均為「是」,才有必要準備作戰到死。

一、 此時此地是你唯一能交配的機會嗎?
二、 打鬥可以增加你能交配到的女孩兒數目嗎?

假使種種條件並不適宜打鬥到死,互毆個幾下或許還可以,但是要只有在你自己認為會贏的時候才開打。因為,體格是決定勝利的主要因素,你應該永遠挑選體型比自己小的傢伙。開打之前,應先嘗試恫嚇的方法:鼓起肌肉、挺飽胸膛、大喝大叫,用盡一切手段讓對方知道,他絕對不是你的對手。假如,這些你都做了,卻發現自己至少跟對手一樣驚惶,就該馬上打退堂鼓。假如你發現自己總是落荒而逃,別沮喪,下一章我有祕方可以教你。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