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誰在主宰世界糧食貿易體系誰從農產品貿易中牟利誰主導了食物供應世界食物體系是如何破壞人們的健康現今是人類生產糧食有史以來最多的時候,但地球上仍有超過10%的人(8億)處於飢餓,同時,也有10億人體重超重,這一對比是如此鮮明:全球性的飢餓和肥胖是一體的兩面。在本書中,作者觀察由農村社區、企業、政府、消費者、行動份子和社會運動所形成的食物體系。這個由不同群體的選擇加總所形成的體系,造成了許多飽食終日卻不健康的人和許多食不果腹的人。原來世界糧食體系就像一個沙漏,上下兩端分別是廣大的生產者(農民)和消費者,但溝通兩端的卻是中間細細的瓶頸:食品企業與通路,以市場力量宰制了無能為力的生產者和消費者。當我們都被人為的體系控制,是否還有能力做出不同的選擇是否不但能餵飽自己也能吃得更健康這本完整揭示世界農業、糧食市場與國際趨勢的書,將給予我們深刻的思考與實踐的力量。本書以農田裡的選擇為起點,穿越世界食物體系的縱深,最終討論我們盤中食物的選擇。在本書中,作者觀察由農村社區、企業、政府、消費者、行動份子和社會運動所形成的食物體系。這個由不同群體的選擇加總所形成的體系,造成了許多飽食終日的人和許多食不裹腹的人。食物體系的兩端是肥胖和窮困兩個極端的人,而食物體系的建築師則成了少數超級富有的一群。有時候,選擇造就了新的方法,讓人們更自由,更緊密地與別人聯繫起來,與周圍的世界緊密聯繫起來。而有時候,選擇只是更加淒涼。在第二章,作者會調查農民自殺問題和破壞全球農村社區的力量。城市人很難看到農村潛在的暴力事件,但是,不管是肉體暴力還是經濟暴力,都對農村社區產生巨大的影響。在城市,我們可以看到農村的荒廢透過移民對城市形成的破壞。第三章對這些移民問題進行討論,並把移民問題放在現代農村變遷最強大的工具之一--貿易協定--中加以討論。貿易協定的歷史與食物援助、開發與不滿有著密切的關係,第四章討論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全球食物體系的演化過程。食物體系的設計是為了食物的重分配,以保證系統本身的穩定,卻沒有考慮過世界上最貧困人口的需要。第五章將對食物體系的幾大贏家和農業綜合企業進行近距離的觀察。第六章說明這些企業如何利用種族、科學和發展的觀點,進入了政府權力中心,繼而進一步控制了生命的最重要的源頭:種子。在此過程中,企業改寫了國家的歷史,讓人們相信沒有其他選擇。第七章舉出具體的例子,以瞭解到這些力量如何在黃豆(地球上最重要的作物)種植過程中體現。不過,愈來愈多的人是在購物中心與食物體系相逢,而不是在農田或工廠裡。第八章討論了超市這種最新、最強大的農業綜合企業。第九章反省一個問題:我們的口味是如何形成的當前食物體系是如何限制人類,而不只是消費者最後一章提出建議:要收回我們的主權,我們不應只做個消費者,我們還可以建立起新的食物體系,改寫權力關係對糧食種植者和消費者的雙重剝削。當然,沒人能擔保追求不同生活方式的努力最終可以獲得成功,但除非踏出嘗試的腳步,否則我們注定失敗。

作者簡介:
拉吉.帕特爾RajPatel出生於倫敦,牛津大學哲學、政治學、經濟學學士,倫敦經濟學院碩士,並於康乃爾大學獲得發展社會學博士學位。曾經為世界銀行工作,在WTO實習,為聯合國提供諮詢。現在反而參與國際社會運動,經歷如下:1999年在WTO西雅圖會議的抗爭行動,並投身於論述與批評,以土地改革政策來檢視前述三大國際組織。2002-2004年他擔任「食物優先學會」的政策分析員,了解到土地抗爭的意義;在此之前,曾自願參與於辛巴威成立的「東南非洲貿易、資訊和談判中心」,同時完成其博士研究。目前受聘為糧食與發展研究所研究員、南非夸祖魯-納塔爾大學發展學研究院研究員,也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非洲研究中心的訪問學者。

譯者簡介:
葉家興(負責1-2章),台灣大學電機工程學士、經濟學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商學博士,現任香港中文大學財務系助理教授。譯有《囚犯的兩難》、《世代風暴》、《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等書,曾審定《經濟學與法律的對話》。謝伯讓(負責3-8章),國立台灣大學生命科學系(前植物系)學士,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碩士,美國達特茅斯學院認知神經科學博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後研究員。高薏涵(負責3-8章),國立政治大學資管系學士,現旅居美國專事翻譯工作。與謝伯讓合譯《用心法則》、《瞎吃》、《用物理學找到美麗新世界》等書。謝佩妏(負責9-10章),清大中文系、外文所畢,專職翻譯,譯有《城市的歷史》、《超自然的歷史》等書。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