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因為愛你,所以我要學習愛我自己。
等我自己擁有了足夠的愛,
那麼不管你愛不愛我,都不會失去我對你的愛。


光禹──「夜光家族」節目主持人
黃建為──金曲獎得主.創作歌手
◎感動推薦(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到底要如何給出我們的「愛」?〕
有時候,給愛的表現,是放手、是離開。
能承受懼怕與傷害,才能給出寧靜綿長的愛。

〔當關係改變時,該如何阻擋?〕
有時候,時間到了,緣盡情滅,那股力量像急流,我們只能順著它走。

〔為什麼我們該維護一個人的自尊?〕
把一個人罵到一無是處,用嚴厲的措辭讓他抬不起頭,那麼,他努力向上改進的力量,也會同時被我們打擊到趴在地上。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放過自己?〕
有時候,不放過對方,跟不放過自己,一直綁在一起。

〔我們到底在保護什麼?〕
遇到困難就退卻,明明知道放手去做,能對自己好。
那麼,我們到底在保護什麼?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還是保護自己的「恐懼」,讓恐懼不至於消失,一輩子與我們同在?……

對於「愛」、「關係」、「尊重」與「情緒」,儘管我們走過再長的路,看過再多風景,都始終理也理不清。臨床心理師洪仲清,這回帶領我們走上一趟旅程,過程中,他解讀與解說你我心中的疑惑,引導你我漸漸地放下心中重負,漸漸地看清愛與關係的各種面貌與衝突,然後,回到分享愛的最初,不再孤單。

誠摰邀請您參與《謝謝你知道我愛你》新書分享會

〔第一場〕
地點:台中誠品中友店11F書區
時間:9/13 (日) 19:30-20:30
地址:台中市三民路三段161號(中友百貨C棟)

〔第二場〕
地點:台北金石堂汀洲店
時間:9/19 (六) 15:00-17:00
地址:台北市汀州路三段184號

(以上場次均免費入場,請即早入座)

〔關於本書攝影〕

太陽的情書影像 LLFTS Photography
珠漪 LEE Chu I
阿良 HSIAO Chih Liang

兩人原本從事電影與動畫後製工作,
後因興趣跨足攝影,
作品榮獲多項國際攝影比賽獎項,
並參與國內外多場攝影聯展,
現為自由攝影師與影像工作者。

「太陽的情書」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llfts.photography
個人作品網頁:
珠漪 http://www.leechui.com/
阿良 http://hsiaochihliang.com/

作者簡介: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目前於佳家人際智能開發心理治療所擔任所長,專長在協助自我探索與覺察、情緒管理訓練、親職教養諮商、人際與家庭溝通、正向思考引導、兒童遊戲治療等。
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臨床組畢業,領有臨床心理師合格證書。曾經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擔任臨床心理師近7年,常受邀至各大醫療院所、警局少輔會、學校、企業、基金會等單位進行心理衛生講座,也固定在網路及報章雜誌專欄發表文章。
工作之餘,他仍勉勵自己要撥出時間寫文章,希望藉由溫暖的筆觸及心理學的專業知識,能幫助在人生旅途中困頓的眾多朋友與家長,找到心靈上的寧靜,找到自己。一如他所認為的:「認識自己是一生的功課」。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的臉書粉絲頁,經營4年多以來,人數已近12萬人,目前持續增加中,每天都有數萬名網友瀏覽與討論,學習如何做好情緒管理,學習與人保持良好溝通的方法,以及如何從跟家庭和解出發,再學會修復自己與關係,自在地付出與接受愛。
著有:
2015年《找一條回家的路:從跟家庭和解出發,再學會修復自己與關係》
2015年《跟自己和好:為情緒解套,了解生存原來可以有很多種方式》二版
2014年《跟自己和好:為情緒解套,了解生存原來可以有很多種方式》
2013年《讓孩子有好人緣,人際力養成法》
在這裡可以找到他:
臉書粉絲頁_洪仲清臨床心理師:http://www.facebook.com/redbeaniceteacher
痞客邦_洪仲清臨床心理師:http://redbeanice0131.pixnet.net/blog/post/114513320


內文試閱:
〔其實你盡力了〕

我常跟人討論,在關係裡如何自在。然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哪裡是我們願意努力,就一定會有好的結果呢?
有些人,實在不適合當父母。有些人,實在不適合當婚姻關係中的另一半。有些人,就是有他扮演不好的角色……
曾經有一位老媽媽跟我說:「如果讓我再來過,我相信我會做得更好!」
是不是以現在的成長就能更輕鬆地去面對關係,我不清楚,我們人常有過度的自信。但是,老媽媽覺得自己年輕的時候,有些地方沒有注意到,這是事實。
我們在扮演角色的時候,都會經過嘗試錯誤的過程,哪有人能一次做到好?哪有真正客觀的「好」,能放在關係之中被定義?
我最近聽到一個說法,是說到我們可以經營一百分的關係。有時候,我們追求幸福的最大問題,就是我們過度美化了幸福,對它抱持著不切實際的期待。以我自己來說,親子關係能及格,我就知足感恩了!孩子的痛苦不多,我的難過不久,我們還有機會共享一些快樂時光,我就勉強算及格了。
年輕,或者第一次認真地進入某種關係,很有可能在自己定義的失敗下,結束關係,或長久持續著讓人不太滿意的關係。但是,知道自己盡力了,這很重要。
因緣不具備,形勢比人強,努力也無濟於事。最多就是當成一段學習的歷程,這時候,我們還能把握的,就是我們是不是盡力去面對這個困境,而有所成長。
強者的養成,是透過不斷面對自己的脆弱而練心養性。一個表面上看起來強勢的人,常源自於內在巨大焦慮的偽裝。
知道自己實在無力挽回關係,別忙著自責。多花一些精力,去徹底認識自己的不足,還留在關係裡,能多學一點是一點,已經離開關係了,那就把自己整理清楚,迎向下一段關係。
不過,很多時候,我們得承認,我們自然湧現的情緒,讓我們無法如我們所願地,處理關係。我常感覺,一個人經過治療之後,有了些改善,不完全是學到了什麼技巧,或者負面情緒從此消失不見,而是懂得真實地面對自己。
有一種境界是,關係還是不好,我們也依然遺憾,但內在不再慌亂無奈。懂得把自己的精力,投注在生活的其他面向,讓自己不至於虛耗能量,再找到其他成就自己的方式即可。
其實你盡力了,要讓自己知道,這很重要。


〔故作堅強〕

堅強,常是為了保護其中的軟弱。
當一個人長久習慣故作堅強,他至少會經歷兩種辛苦:第一辛苦的是,他會忘掉自己也會軟弱,忘記給自己軟弱的權利;第二辛苦的是,別人會忘掉他也會軟弱,忘記給他軟弱的權利。
真正的堅強,是寧可冒險暴露自己的軟弱,也要追求自己的成長。成長要到達的目的地,是面對自己的軟弱時,同時也懂得堅強。


〔為什麼我們該維護一個人的自尊〕

自尊來自於肯定、鼓勵,而非否定、處罰。這一點,很值得誤把處罰對等於管教的我們,仔細思量。
在我跟家長的互動中,兩、三歲的小小孩,就開始使用處罰的例子不少見。不過,大部分時候,其實效果不彰,因為孩子的成熟度實在還不夠。
這個年紀的孩子,常常不理解自己為什麼被處罰,甚至,搞不清楚自己做了什麼。他們的行為,大部分受到天生的本能設定而驅動,並非故意或蓄意挑戰大人權威。
在我的工作領域裡面,有些孩子,確實是「不能」,而非「不為」。像是有國小的孩子,感覺不太清楚自己的音量;有國中的年輕人,沒辦法說清楚自己的情緒,連帶沒辦法把自己行為的動機好好解釋;有高中的年輕人,他的社交情緒成熟度,還不見得比得上國小學生……
別說孩子,有些大人也有類似的狀況。我跟少數家長談話時,家長的思考不斷跳躍,停不下來,難以聚焦。常講了半天,還是回到原點,連孩子的邏輯可能都比家長清楚。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家長是「不能」,而非「不為」,因為故意這麼做,對他沒好處。
當我們處罰「不能」的行為,效果不大,副作用又很多-可能連其他良好行為也都抑制了。
常處罰還有個壞處,也就是擴大了對一個人缺點的關注,也讓孩子無形中學到從負面角度看人事物的習慣。在操作上,強化優點是比較容易做到,又能建立關係的作法,對孩子也是個正面的示範。
自尊是激發人類向上的動力之一,也是很重要的心理健康指標。要促進孩子發展良好的自尊,大人要對孩子保持正向期待,接納他的原貌,了解人都有犯錯的時候,欣賞孩子的優點、注意孩子已經做到或付出的努力……。
一個沒自尊、沒自信的人,做事常採「委曲求全」的策略。也就是我能力能達到100,但只讓自己做到60,因為這樣比較安全,比較不會犯錯。這通常不是父母想要帶出的孩子的樣子,長期來說,也不會是孩子自己想要的樣子,因為常有有志難伸之感。
那麼,我們要帶出怎麼樣的孩子呢?這就取決於,我們是不是能練就良好、正面的自我對話,再類化到孩子身上了!
孩子如此,成人也差不多。如果我們因為對方做的一件錯事,就把他罵到一無是處,用嚴厲的措辭讓他抬不起頭,那麼,他努力向上改進的力量,也會同時被我們打擊到趴在地上。
得饒人處且饒人,給對方一些面子,給關係一條活路!


〔如何培養耐心〕

一個人事情越多、越忙,還要很有耐心,機率就越小、越少。我想到一段令人莞爾的小故事,有個人祈求:
「神啊!求你賜給我耐心,我現在就要,馬上就要!」
我們越急著想要得到耐心,越做不到。因為「沒有時間了!」的內心獨白,正是讓我們焦急的重要先兆。
一急就容易亂,亂就容易氣。性子急,會容易發脾氣,影響健康、情緒,還不利人際。
生活維持簡單,時間從容有餘裕,做事自然慢慢來。現代人很貪心,事情要做得多,又要快又要好,非得把自己逼到極限,像機器一樣不斷生產,最好24小時不停工。
然後,情緒暴躁起伏,又要藉由藥物,控制自己的情緒,或者讓自己能夠入睡。要學情緒管理技巧,想從表面來壓制我們自己心靈的哀號,都沒想過我們自找的壓力源源不斷,光靠情緒管理技巧怎麼應付得了?
「等」或「忍」的功夫,跟耐心的培養有關,跟如何面對焦慮急躁的情緒有關,跟專心靜定的能力有關。等待的時候,要耐得住性子,這時候,做些讓自己心情平靜的事就很重要。
平常就可以練習靜坐,不見得一定要什麼架式、什麼方法。就是坐著,讓自己放空,練習越久,越能進入狀況。有時候,是專注在外面某一點;有時候,是閉眼睛數呼吸;有時候,眼睛追蹤著街上的行人,但不見得真的注意什麼,自然放鬆……
有些動作也行。有時候,是漫漫走著;有時候,是無意識地塗鴉;有時候,是把滾瓜爛熟的動作套式,一招一式地演練,身體在動,心神凝聚,紛亂退散……。忍 一時風平浪靜,這忍,並非真的什麼事都不做,而是選擇適合當下的事來做,即便是在心裡默默做著也可以。
沒錯,發呆,也需要練習。有些人是閒不下來的,連發呆的無聊感都受不了,然後又去找了更多壓力,或者消耗解決壓力的資源──時間、金錢或體力。
忍耐,或者放空、放鬆,是要做適合當下的事。被要求的事不做,該做的事也不想做,那是懶惰,或是消沉,或是找不到方向。


〔驚驚長大〕

一個小女孩在今天早上宣告不治,看到消息的時候,一時半刻,止不住想哭的感受。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常要面對許多孩子在學校、在家裡的困境。有時候,大人因為自己的情緒管理問題,讓孩子平白蒙受讓他們身心受創的對待。
於是,我的職業病,便讓我在帶孩子長大的過程中,不自主地想到比一般家長所知多很多的故事與案例。尤其今天早上的新聞,又勾起我害怕的情緒。我得坦承,有時候,我帶著孩子往前走的每一步,真是膽戰心驚,我常要鼓起勇氣。
然後,我要常自省,去區分,我的害怕,是來自真實或想像?是我的害怕,還是孩子的害怕?我會不會由於我的害怕,限制了孩子的成長?我說服我自己要勇敢的過程中,會不會可能讓孩子失去我的保護?
很多想法,我常沒有標準答案。所以,我現在越來越清楚,硬是想要得到標準答案,只是想讓內在的動盪安然,並非真實外在有個斬釘截鐵的答案。
放手本來就會有風險,孩子跌倒也不見得能立即爬起來,受傷了可能難以痊癒,受挫可能一下子大到孩子沒辦法承受。想時時護衛在孩子身邊,但我又看到,直升機父母所帶給孩子的無奈與壓迫。我真的不知道,管與不管之間,有沒有一條清楚的線?
人活著就是很難不焦慮,焦慮到最後,就是「無常」對著我們招手。「無常」真的來了,它可以用超過一百種理由,把孩子從我們身邊帶走。
所以,我知道,我要先消化我的害怕,再來面對孩子。至少我知道,我不需要用我的害怕,來增加孩子不必要的害怕。孩子有害怕才懂得保護自己,但是重複暴露在新聞之前,大人任由自己的恐慌傾倒在孩子身上,那就不必要。
因為過度的害怕,會讓我們失去生活的能量,讓我們不敢跨步向前,不敢堅持自己的方向。
今天,我覺得我們有正當理由,害怕哀傷。可是,我們也該學著堅強,給孩子做個榜樣。
願小女孩的父母家人、老師同學,替小女孩好好照顧自己。這段時間,相關的當事人都不好過,不用強忍悲傷,但也不要忘了尋求幫忙。學校輔導系統應介入,好好跟孩子們,把這件事談清楚,多些動態的活動,可以多少替代性地宣洩哀傷。
讓我們社會大眾,彼此鼓勵、加油,用社會的力量,來化解集體的難受與恐慌。用溫暖與關懷,讓家人知道,不管有什麼不愉快,在這樣的事情發生後,我們知道,我們願做彼此的支持與後盾。
然後,請媒體發揮力量,能安撫民心,閱聽率不是在社會立足的唯一。


〔用對的心情把事情做對〕

我的工作,常會聽到類似「我的人緣不好,所以我不開心!」這樣的句型。事實上,通常是人要先學會讓自己開心,才會慢慢改善自己的人緣。
一個人懂得讓自己開心,才會懂得如何讓他人在關係裡面輕鬆一點。所以,為了建立關係,一直討好他人,那會失去了自己,最終也可能失去關係。
先有對的心情,才容易把事情做對。在關係中,特別是如此。
有快樂的父母,比較可能有開心的孩子。有愉悅的情人,才比較容易產生幸福的愛情。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