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政府依法處決學者,是正義?還是暴力?
◎何謂正義?誰能真正代表正義?
◎夢想的意義何在?在生命的低潮,去哪找尋力量?
◎「信念」的價值何在?吸引力法則是對的嗎?

看過《海賊王》的伙伴們,我們一起透過哲學之眼,航向偉大航道~
沒看過《海賊王》的讀者,我們經由海賊這個平行世界,探究哲學樂趣!

唯一曾經成為海賊王的人,在被當眾處死的時候,對全世界說了一段著名的話:
「想要我的財寶嗎?想要的話就全部給你,去找吧!我把所有的財寶都放在那裡了。」
這段話吸引了許多人成為海賊,目標在於征服偉大航道,找到這個稱為One Piece的大秘寶。於是,歷史稱呼這個大群人湧向海洋的時代為「大海賊時代」。

在這個可歌可泣的時代,各種有趣的人物和故事輪番登場,就讓哲學系教授為大家一一解說,例如──
◎故事:當魯夫遇見前海賊王的副船長冥王雷利時,伙伴騙人布問他一個問題,「大秘寶真的存在嗎?」
在雷利回答之前,魯夫大聲制止了。他說:「我不想知道寶藏在哪裡,也不想知道有沒有寶藏,雖然什麼都不知道,但大家就是這樣賭上性命出海的,如果在這裡從大叔口中洩露任何事,那我就不當海賊了!我可不想去經歷無聊的冒險!」

→哲學家:目的是否達成本身並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反而是在虛無中尋找的過程。那麼,對所有把生命意義當成追尋夢想的人來說,或許,好好體驗一個從虛無走向光明的奮鬥歷程,才是人生中最有價值的事情。
尼采相信,人們必然能夠找到一條超越虛無的道路,在不仰賴宗教與道德觀的情況下,重新發現生命的意義。

◎故事:在司法島上,CP9情報頭子正押解羅賓前往大監獄,羅賓相信伙伴們一定會來救她,雖然這個信念實在沒有什麼道理,但是她盡最大的努力拖延時間,就在一切看似絕望的當下,草帽海賊團總算即使趕到!

→哲學家:這種「信念」或是「吸引力法則」,究竟是真的,或只是一種自以為是的,接近宗教的信仰呢?這個問題其實是沒有解答的,至少目前沒有。但是我們可以導入另一個形上學的世界觀,或許有助於解除這個心結,「一個沒有真假與對錯的世界」。二十世紀哲學家羅素提出來一個有趣問題:「這個世界是神在十五分鐘前所創造出來的,有誰可以證明這不是事實?」如果連這點都無法證實其真假,那麼,我們習慣用來衡量真假的判斷,究竟有多少可信度呢?

當然了,既然《海賊王》是一個關於夢想的故事,我們在進行各種哲學思考時,也可以故意誤用哲學,這說不定才是追求夢想的方式啊:

故事:想尋找黃金鄉的蒙布朗對魯夫說,
「記住,世上沒人可以證明黃金鄉和空島是不存在的。或許,別人會說這是我編出來的歪理,可是這樣想有什麼不好呢?這就是男子漢的浪漫!」

→哲學家:在蒙布朗的推理中,他從「沒人證明黃金鄉和空島不存在」推出「黃金鄉和空島都存在」,這種推理形態稱之為「訴諸無知」的謬誤。不管是把不能證明存在的或是看不見的,都當做不存在,或是把不能證明不存在的當作是存在,都算是訴諸無知的謬誤。
但是,故意做這種錯誤推理去追求夢想,不是也挺浪漫的嗎?


作者簡介:
冀劍制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哲學博士,現任華梵大學哲學系教授、文化評論與寫作學程召集人、邏輯與思維研究室主持人;專長為心靈哲學、形上學、認知科學、知識論、邏輯學及中西比較哲學。

著有:
《邏輯謬誤鑑識班:訓練偵錯神經的24堂邏輯課》(漫遊者文化)
《臥底哲學家的生活事件調查簿》(台灣商務)
《這樣想沒錯但也不對的40件事:哲學家告訴你關於戀愛、校園、人生、心理、社會的大哉問》(啟動文化)


內文試閱:
【信念的魔力】
──海賊王只有一個,怎麼可能所有人都夢想成真呢?

在司法島上,正當魯夫一行人和CP9 暗殺集團對抗時,CP9 情報頭子正悄悄押解羅賓前往大監獄,只要一上船,就難以挽回了。羅賓相信伙伴們一定會來救她,雖然這個信念實在沒有什麼道理,在理智上,她也不認為他們贏得了CP9 ,否則一開始就不需要投降了。
但是,不管合理性如何,她選擇相信伙伴一定做得到。於是她盡最大的努力拖延時間,就在上船之前,一切看似絕望的當下,一記天外飛來的火焰彈擊中了CP9 頭子,以及陸續打倒周遭其他士兵,草帽海賊團的狙擊手騙人布,利用空島衝擊貝改造的彈弓,從槍都打不到的遠處,讓羅賓總算有脫身的機會。
在《海賊王》的世界中,海賊們的一個特點在於追求夢想,而追求夢想最需要的力量,就是「信念」,相信夢想終將實現的信念。
假設羅賓是個完全理性的人,缺乏這種追求夢想的非理性信念,她可能根本打從心底就不相信魯夫一行人可以救得了她,或許只能等待奇蹟吧!在這樣的心態上,她就不會盡最大的力量去拖延時間,那麼,也就無法在千鈞一髮中獲救,而是遲了一步的結局。
在我們的世界裡,也是如此。有夢想,而且相信夢想一定會實現的人,就比較傾向於去做最大的努力,即使面臨極大的困境,落入絕望的深淵,也繼續奮鬥,這樣的心態,往往能夠在逆境中生存下來,反敗為勝,夢想成真。
雖然這種信念的力量強大,但是,如果這種信念根本就是錯的,一個理性思考的人,怎麼可能騙得了自己,來產生這麼強的信念呢?如果賭注失敗,是否反而更糟?浪費時間精力在追求得不到的夢想,倒不如盡早放棄的好!
就像許多人對政治事務感興趣,想當縣市長、民意代表、或甚至是總統,但現實面上,僧多粥少,想做的人多於政府能提供的名額,如果這些人都相信夢想一定會成真,到頭來,一定有些人夢想破滅。就像在《海賊王》的世界裡,這麼多人夢想成為海賊王,但海賊王只有一個,怎麼可能所有人都夢想成真呢?
這個推理看似完美,但實際上卻未必。只要換一種形上學的世界觀看世界,導入一個稱為「平行世界」的元素,結果會很不一樣。
平行世界指的是在同一個時間中,存在有不同的空間,而不同空間中有類似的太陽系與地球,也有每個人的存在,只不過在某些方面會不太一樣。例如,在某個平行世界的我,職業是郵差,而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裡,說不定是個海賊。
依據現代物理學的假設,平行世界不斷的在形成,當我們在每一個當下,做了不同的決定,就朝向一個不同的平行世界。所以,每個人在不同的平行世界都可能成為海賊王,而唯有具備夢想且堅持下去的人,能進入到那個屬於自己成為海賊王的平行世界。
所以,在這樣的形上學世界觀中,所有的夢想都是有可能實現的,或者更精確的說,所有夢想,只要有一點點的可能性,都確定將會在某個平行世界中被實現,問題只在於我們的努力與堅持,是否能帶領我們的意志,走向那個屬於自己夢想的平行世界。
在我們的世界裡,流行著一種稱之為「吸引力法則」的觀念,「你生命中所發生的一切,都是你吸引來的。」如果你經常用「好」的態度面對一切,這樣的信念就會吸引好的事物到你身邊。反之亦然。所以,如果你一直朝著你的夢想努力,堅信夢想一定會實現,那麼,它就一定會實現。
這種「信念」、「平行世界理論」,以及「吸引力法則」,究竟是真的,或只是一種自以為是的,接近宗教的信仰呢?
這個問題其實是沒有解答的,至少目前沒有。但從一種實用的生命態度來面對,有時,我們會認為其究竟是真、是假,其實沒有這麼重要,比較重要的問題是,這種信念,吸引力法則,怎麼使用最好?
如果有人光去想而不做任何努力,就希望夢想實現,那似乎就用錯了。如果在家裡一直想著要發大財,但什麼努力也不做,或最多買張樂透彩,這種應用方式對大多數人來說,大概是無用的。但當我們盡最大的努力去實現值得用一生去追求的夢想時,就算這種神奇的法則不是事實,也無所謂了。
有些人總是覺得吸引力法則不像是事實,所以也很難真正使用它來製造強大的信念,即使有意願,懷疑的心結也會降低它的吸引力。
在這裡,我們可以導入另一個形上學的世界觀,或許有助於解除這個心結,「一個沒有真假與對錯的世界。」
當我們說一件事情為真時,表示這件事情是客觀事實。但是,真的有「客觀事實」這種東西嗎?首先,先來思考一個著名的哲學問題:「在無人的深山中,是否有小花綻放?」依據我們習慣的世界觀來回答,答案是「有」。因為,深山中長滿了各式各樣的花朵,只要去看看就知道了。然而,在我們去觀察之前,它們真的存在嗎?雖然我們無法證明,但應該存在吧!如果不存在,不是很奇怪嗎?但是依據一種唯心論的世界觀來說,它們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只有在觀察的瞬間,它們才開始存在。而且,這種想法在某種程度上,獲得現代物理學的支持。
「量子力學」主張,一個粒子在被觀察之前,其實並沒有一個確定性,直到被觀察,它的狀態才被確定。這並不是說,這個粒子實際上確定處在某種狀態,但觀察之前,我們無法確定,而是說,它根本就是處在不確定狀態。這基本上很難想像,因為這違背了我們習慣的世界觀。如果把這種粒子行為套用在未被觀察的山中小花,那麼,至少在觀察之前,並沒有一個客觀事實可供我們判定事物的真假。而且,即使已被觀察,事物也可能轉眼即逝,那麼,依然沒有一個客觀事實存在那裡。當我們用這種世界觀看世界時,我們會發現,並沒有所謂「客觀事實」這種東西。那麼,世界上也就沒有所謂的真假與對錯的差別。如此一來,我們用以衡量事物的方式就必須更改,不再用真假對錯來衡量,或許可改成「我如何期待」或是「怎樣的事物或想法有用或是有價值」,有的就為真,沒有的就為假。當我們改用這種思考看世界時,信念不僅僅是一個勵志的想法,甚至是一股創造的力量。這觀點,和「吸引力法則」是一致的。
這奇怪的哲學觀不僅僅只是一個有趣的(或荒唐的)想法,它實際上有可能是事實。尤其現代科學對粒子的觀察現象,非常符合這樣的想法。試想一下,二十世紀哲學家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提出來的一個有趣問題:「這個世界是神在十五分鐘前所創造出來的,有誰可以證明這不是事實?」如果連這點都無法證實其真假,那麼,我們習慣用來衡量真假的判斷,究竟有多少可信度呢?
平行世界是一個很可能存在的世界,裡面存在著各式各樣的可能性。《海賊王》的世界,究竟只是一個想像的故事,還是一個真實存在於某一個可能世界的歷史呢?或者,當尾田榮一郎先生在構思這個故事的同時,一個這樣的平行世界也同時被創造出來了,其實,跳脫我們習慣的世界觀,擁抱各種宇宙的可能性時,我們會發現,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或者,當我們願意相信這個可能性時,就同時創造了這個可能性了。
在這樣的觀點下,「信念」並不只是帶領我們走向夢想的力量,而是創造出我們夢想世界的力量。相信它,它就一定會實現,實現在屬於自己信念的平行世界裡。
莊子說:「魚很快樂的在水中悠游。」
惠子反駁說:「你又不是魚,你怎麼知道魚很快樂!」
這個爭辯的分歧點,創造了兩個平行世界。莊子走進「魚快樂」的世界。惠子則進入了「我們無法知道魚快樂」的世界。我們的思維,吸引了整個我們期待的宇宙,進入屬於我們的平行世界。而爭議的兩邊,都成就了事實。

【哲學小教室:形上學與唯心論】
「形上學」是哲學裡面很重要的一個部分。這麼名詞不是針對某個理論,而是某類的理論。只要是在討論關於事物存在本質的哲學理論,都可以歸類為形上學。當我們問「這個世界的真相(存在本質)究竟是什麼」的形上學問題的時候,就牽涉到我們是用怎樣的世界觀在解讀這個世界。
「唯心論」是解答這個問題的一種世界觀。這個世界觀主張,心是世界上唯一最基本的存在物,一切事物都源自於心。這種世界觀與現代科學(主張「唯物論」)認為所有事物都源自於作為基本粒子的「物」很不一樣。雖然缺乏科學理論的支持,但也一樣有可能是事實。因為,當代科學目前仍舊完全無法說明,基本粒子是如何可能造出心靈與意識的。這連想像都很困難。但是,如果最基本的存在是心,那麼,一切物都是由心所創造的。雖然這樣的說法也很難證明,但卻不難想像。因為我們的確可以在心中憑空構作許多根本不存在的事物。只是唯心論者也無法說清楚究竟心要如何將心中想像的事物具體化,成為看得到、摸得到的東西。
這個關於「哪一種世界觀才正確」的爭議,事實上仍然是懸案。只不過,唯物論的假設較能讓我們的科學繼續發展進步,因此,學界暫時接受唯物論,作為第一優先考量。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