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循著馮翊綱式的幽默,溯古泛今觀戲,玩味翻嚼字裡!

三大內容,挑動你的文學神經、閱讀笑穴:

◎【相聲瓦舍】年度大戲《賣橘子的》全劇本。
◎ 諷怪寓言「字的極短篇」,挖掘正體字與簡體字的趣味對比。
◎ 美萌系「連環漫畫」。

跟著賣橘子的,在《搜神》裡尋浪漫,在《西遊》裡窺人性,在《水滸》裡見英雄,在《三國》裡長知識,還有咀嚼不盡的劇作家的點子絕活;書頁再一翻,看「寧」靜割了心,「夢」想少了眼,「臉」面不見人,「蝦」成下等虫……,或諷刺或搞笑或嘆息或志怪或「感覺毛毛的」極短篇,簡體字所失去的筆畫意涵,幻化為餘韻不絕的創意人的故事空間;這不只是劇本,不只是極短篇,不只是漫畫,而是莞爾一笑中耳目一新的跨文類創作。這顆被逗樂的心,重拾了對經典的敬意,對文字的好奇!


作者簡介:
馮翊綱
演員、導演、劇作家、演說家、大學教授。
【相聲瓦舍】創辦人。
經常因為面容、口音的特色,被誤認為陸客,在台灣購物時被告知「出示護照有打折」,但店員見到證件上「中華民國」字樣時又反悔不給打折。心生不平,因而發願,創造新身分如下:
出生於陝西丹鳳,所以會唱陝西話的〈小毛驢〉。住過北京,因而操持一口京片子,也因此熟悉「全聚德」和「便宜坊」。
壯遊名山大川,曾在南昌贛江邊朗讀〈滕王閣序〉,在黃州峭壁上朗讀前後〈赤壁賦〉,在杭州南屏山開懷大唱〈借東風〉,在孫中山演講《民生主義》的天津廣東會館戲台上背誦過一小段相聲,在卓別林訪問上海時登台的「蘭心劇場」背誦過另一段相聲,在襄陽古城朗讀一段《神鵰俠侶》,並於電影院欣賞《變形金剛三》。
也曾深入日本各大城市體驗生活,在京都金閣寺朗讀一段《金閣寺》,且對「神戶牛排」與「築地市場」有獨到見解。
於美國各大校園遊學期間,造訪加州柏克萊大學時結識國際導演Stan Lai。應名製作人之邀,來台發展演藝事業,在左營眷村拍戲時意外巧遇因戰亂失散的親生父母,依親而獲得永久居留身分。
這樣,你們滿意了吧?

繪者簡介
林一先
畢業於師大附中、師範大學美術系,現就讀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
國小的時候,和幾個同學拿著學校的作業簿畫起接力漫畫,讓班上其他人傳閱著看,即使是每個人物都只以正面出現,對話框夾雜了錯字和注音的作品,還是一度受歡迎到需要登記號碼排隊。想來真覺得不可思議,但這正是漫畫的魅力所在吧,今後也會為了它而繼續宅下去。


內文試閱:
〈失忆〉

「記忆上傳真正的好處就是,絕對不可以忘掉的事情,絕對忘不掉了。」精神復健師解說最尖端的技術,同步鍵入指令,選取行動硬碟,連上主機。
巧琳看著相片,仍是遲疑著。一年前發生嚴重的車禍,幸運地保住了性命,更幸運地,在重建的過程中,借助醫美科技,容顏、膚質、身材更加美艷了。而苦惱的是,記忆一片空白,即使是「巧琳」這個名字,也是暫時取的。
相片裡的男子,這麼年輕,對照著鏡中自己,有點不相稱。姊弟戀?巧琳想不起來,因此也無法確認自己可以接受。
「我們開始囉。」復健師因為戴著醫療防護帽,搔抓頭皮的時候磨出沙沙的聲響,寥剩無幾的頭髮,在不經意的搔癢中,又掉了幾枚。
過程極其簡易,就像在電腦螢幕上把檔案搬移到新的位置,點、拉、放,「噹噹!」巧琳完全想起來了!「Teddy!我的Teddy!」要不是醫療中心有充足的人手,幾乎攔不住巧琳,至少讓她穿上了衣服才衝出去。
復健師拉掉了口罩,打開屬於他個人的筆電,開始視訊。
「Teddy,她過來囉。」
「這麼快?怎麼不先講一聲?」
「昨天就講好了,你裝什麼蒜!」
「是那一隻嗎?臉上不要有疤喲!」
「對啦。車禍記忆也是植入的,根本沒發生過。」復健師邊視訊,邊規整剛才使用過的系統,把行動硬碟拔除、歸檔。「也沒關係,如果到手覺得不合適,或是膩了,就把她送回來,我們抽回記忆,換別的軀殼,再植入。這年頭什麼都講究七天鑑賞期。」
「這管馬子……乾淨的?」
「媽的,你還要聖女呀!沒辦法喲!撿屍回來的都是完美的,完美,懂不懂?什麼都會玩、什麼都敢玩的。想要純情少女,當初就別拋棄人家。」
Teddy沒說話,復健師自顧自地繼續唸:「抽掉記忆,被誰搞過?就忘了,真方便。相對的,搞過誰?也忘了。」他端起了筆電,走出工作室,繼續視訊:「同一個記忆,不會發生在兩個人身上。你記得,就代表別人忘掉,你記得越多,別人就忘得越多,這叫記忆守恆定律!媽的,該去入圍諾貝爾獎!」
Teddy表示要離線。
「然而,絕對不可以忘掉的事情,絕對忘不掉。」復健師撂下最後一句,也蓋上筆電,猶有餘韻地自語道:「我收了多少,相對有人就付了多少,這叫價格守恆定律。」

◎正簡字對看◎
憶 ㄧˋ
忆(大陸規範字)
想念、思念、記得。左半邊字形從心,表示內心的狀態。右半邊的意,也是字形從下半的「心」,表示與心境相關;聲從上半的「音」,有心志、願望、料想、猜測、情感等意思。是形聲字的組合。


沒人的脸

剛分發到安養中心,小護士難掩興奮,雅芳交接了夜班,第一次巡房。
這個區域,護士們私下暱稱為「花園」,長住著幾位花朵。
走進十三B,瞧見老太太的床邊,坐著一位中年男子。
「對不起,很晚囉,訪客請明天再來。」雅芳不失禮貌地執行任務。
中年男子沒有說話,起身,甚至不算看了護士一眼,表情也不見喜樂。
「我沒有趕你走的意思,其實,還可以再坐五分鐘。」雅芳以為男人不悅。事實上,更多的原因,是自己的因素。雅芳的母親,在她念護校的時候往生,單親獨生的她,幾乎寸步不離病榻。偏偏,母親就在她回家洗澡、換衣服的時候走了,這是永恆的遺憾。
男子嘴角牽動了一下,說道:「沒關係,今天是最後一晚了。」
雅芳的心臟,劇烈地跳動了一下,可能不止一下,但專業訓練讓她快速地壓抑住個人情緒。這個男人,面容俊秀幾近完美,眉宇間透著一股英氣,眼窩輪廓深陷,低垂的眼神卻藏不住眸光,顴骨以下的脸龐,似是美術課的石膏像,向下削瘦,以薄唇、翹下巴作結。略微不整的鬍碴,小斑白的髮鬢,年齡又為他增添了兩分深度。就是髮型顯得老派,左旁分,厚重地梳整到另一邊。
尤其是脸色!白皙得像是歐美民族,透煥著近乎象牙色的容光。
男子續說:「明天不會再來了。」
雅芳望著他離去的身影,小小悵然,這麼帥的熟男,只見這一面呀?為床榻上的老太太整整被單……仔細看看,她不算是「老太太」呀?只因臥床太久,身形、面容走樣,髮質、髮色也沒有照護。那……剛才那個男人看有四十歲了,恐怕不是「兒子」,那會是?
一個小時過去,平靜不多久的工作站頓時忙碌,「老太太」的生命跡象儀器,通報了她的離去。
天快亮時,雅芳正與早班護士交接,聽到護士長說「臥床二十年」、「騎機車未戴安全帽」、「沒有家人可通知」幾個字眼,毫不遲疑地報告了昨夜見到的人。
護士長聽完對這男人的面容描述,肅穆了一下,可能真的只有一下,但以護士長的老練,這小小的一下下,足夠讓剛上任的小護士操心。
「二十年前的車禍,騎車的男孩子當場不治,而女孩子的左後肩膀有一個生動的人脸刺青。上個月,我們發現那個刺青毫無道理的不見了。」護士長說著,從病例檔案中抽出一張照片,向雅芳遞過來。
「是這個刺青人脸嗎?」

◎正簡字對看◎
臉ㄌㄧㄢˇ
脸(大陸規範字)
在額和下巴之間的面部、面部的表情、面子。從「肉」,指與人體有關,「僉」為聲符。這個字出現得比較晚,本義為眼睛以下、雙頰以上的部位,只指面的一部分,後來範圍逐漸擴指整個面部。又因為臉在人體的前面,引申為物體的前部、表情、面子與情面。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