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豐子唯一的中篇小說作品!

跟著文壇大師,看盡人生的美麗與哀愁!

所謂的紳士,就是對於極其美麗的事物,
擁有一顆願意獻身的心!


任職於每朝新聞的倉田玲,曾在二戰前後兩度擔任特派記者前往法國。喜愛法國文化的他經常有一些不符合日本傳統的行為,例如他總是穿著一身瀟灑的西裝,無時無刻都叼著菸斗,還喜愛朗誦波特萊爾的詩句和閱讀艱澀難懂的外文書籍。這樣的他常被同事們在背後指指點點,還戲稱他是「倉田閣下」。

但如此華麗、優雅的倉田先生,沒想到在退休不久後就過世了。更令人意外的是,當報社同事前去弔唁時,不禁對倉田家的情景感到震驚。昏暗的門燈、老舊的大門,室內沒有任何像樣的傢俱,連地毯與壁紙也都褪了色,只剩書架上滿滿的法文書還能讓人聯想到他生前的樣子。

「倉田閣下」光鮮亮麗的外表與真實生活的巨大落差,讓眾人感到不知所措。他究竟是真正具備一流教養的法國紳士?還只是個矯揉造作的膚淺男子呢?……

從擁有極端不同生活的雙面紳士、因一件華服從天堂墜入地獄的女子,到面對丈夫外遇,內心充滿嫉妒的妻子,以及為了年輕貌美的伴侶,飽受折磨的醜男,山崎豐子在這部作品中展現了多變的風格,不僅能看到她早年擔任記者時期的經驗投影,更能窺見大師心目中獨特的男性美學與豐饒的創作底蘊!

作者簡介:

山崎豐子

當代日本文壇三大才女之首,日本戰後十大女作家之一,與大師松本清張、水上勉齊名。

本名杉本豐子,一九二四年一月二日生於大阪。自京都女專(現京都女子大學)國文科畢業後,任職於每日新聞社學藝部,在名作家井上靖的麾下擔任記者。工作之餘從事寫作,一九五七年以《暖簾》一書初試啼聲,隔年便以《花暖簾》榮獲第三十九屆直木賞,此後即辭去報社工作,專心寫作。

六○年代以後,她的創作風格逐漸轉向現實批判,一九六三年出版《女系家族》;同年《白色巨塔》開始在《Sunday每日》週刊連載,因探討醫病關係的尖銳內容而引起社會高度關注。一九七三年出版的《華麗一族》,以日本金融改革為背景,赤裸裸地寫出銀行界人性慾望和金錢權力的糾結。其後她又以「戰爭三部曲」──《不毛地帶》、《兩個祖國》、《大地之子》再次震撼日本文壇,其中僅《不毛地帶》一書的銷量即超過五百萬冊!一九九九年她發表《不沉的太陽》,揭露航空業界的秘辛,再度創下將近六百五十萬冊的驚人銷售成績!

儘管年屆高齡,但她的批判之筆卻始終不輟,二○○九年再度推出暌違已久的最新小說《命運之人》,以沖繩歸還和日美密約為背景,展現新聞人對真相的追求與對社會正義的堅持,果然引發各界的熱烈討論,不但已熱賣逼近二百萬冊,更連續高踞日本最權威的《達文西》雜誌與日販暢銷排行榜前十名,並榮獲第六十三屆「每日出版文化賞」特別賞,而她也再次展現其過人的觀察力和「預知」能力,二○○九年底,當時相關的外務省官員在法庭作證,終於承認沖繩密約確實存在。

她的作品結構緊密,情節高潮迭起,在愛恨情仇之間糾葛不斷的複雜人性更是引人入勝,因而成為影視改編的最佳題材,其中《兩個祖國》曾被NHK改編拍成大河劇《山河燃燒》,由松本幸四郎主演。《華麗一族》則一出版便被改編拍成電視劇,一九七四年並由社會寫實派名導演山本薩夫拍成電影,二○○七年日本東京放送電視台更二度改編成電視劇,由偶像巨星木村拓哉領銜主演。《不沉的太陽》也於二○○九年被改編搬上大銀幕,斥資超過二十億日幣,由影帝渡邊謙擔綱演出,並勇奪「日本奧斯卡賞」、「報知映畫賞」的最佳影片與最佳男主角等大獎。而《不毛地帶》亦被改編拍成電視劇,作為日本富士電視台開台五十週年的紀念大戲,由唐澤壽明等多位實力派演員主演,蔚為話題。至於《花紋》曾於一九六七年由富士電視台改編拍成膾炙人口的同名電視劇,《少爺》則自一九六○年起,即多次被改編為電影和電視劇。

一九九一年,山崎豐子因對日本文學的卓越貢獻而獲頒「菊池寬賞」,可謂實至名歸。

二○一三年九月逝世,享年八十九歲,並留下最後遺作《約定之海》。

譯者簡介:

王蘊潔

樂在一個又一個截稿期串起的生活,用一本又一本譯介的書寫下人生軌跡,旁觀譯著數字和三高指數之間的競賽。

譯有《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等多部作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TOP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作家】辜振豐 專文導讀!【政大台文所副教授】吳佩珍、【作家】陳玉慧、【作家】新井一二三、【作家】蔡素芬 誠摯推薦!●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山崎豐子這個短篇小說集,濃縮其長篇小說的筆力,一氣呵成,讓人忍不住要一口氣讀完,不捨掩卷!——政大台文所副教授/吳佩珍

山崎豐子的作品題材既深又廣,在《倉田閣下》中,四則故事透過西裝、和服、雨傘,以呈現西洋時髦風、美醜、嫉妒、情欲等題材,在在證明她的確是一位頗具創意的小說家!——作家/辜振豐

山崎豐子年輕時候做新聞記者受的職業訓練,幫助了她後來寫出大框架...
»看全部
TOP

章節試閱
倉田玲先生辭世已經十載,但對於倉田先生守靈夜的印象,仍然深深留在我的記憶底層,內心一直想找機會寫一下倉田先生的故事。倉田先生的守靈夜並沒有特別隆重盛大,也沒有特別與眾不同,但我覺得倉田先生的守靈夜和他的人生有著密切的關係。

那一天,我吃完早午餐,打開報紙一看,發現每朝新聞的訃聞欄內,有一小篇倉田先生的訃告。除了制式的死亡日期、死因和葬禮日期以外,還記載了倉田先生的生平,以及在每朝新聞大阪總社擔任外電部長至退休,直至那一年死亡的經歷,但對於被別人取了「倉田閣下」這個帶有諷刺意味的雅號,從衣著打扮到...
»看全部
TOP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