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以《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在全球累積驚人暢銷人氣的保羅‧科爾賀最新小說《波特貝羅女巫》終於上市。在這本書中科爾賀再度發揮他所擅長的寫作風格,融合了哲學、宗教奇蹟與道德寓言,同時也相當符合大眾讀者的口味。

小說主角莎琳‧卡利出生在特蘭斯伐尼亞(羅馬尼亞中部地區,一說為吸血鬼故鄉),母親為吉普賽人。她從小被一對黎巴嫩夫婦收養並改名為雅典娜。這位吉普賽女孩展現出驚人的宗教天賦而被誤解為女巫,故事圍繞著雅典娜展開,曲折而驚人。所有關於雅典娜的種種皆由雅典娜的前夫、親生母親、養母、找她學戲的女演員、記者、餐廳老闆、歷史學家等人的訪談紀錄串連而成,她自己並不直接現身,而讀者從這些訪談中抽絲剝繭,逐步拼湊出雅典娜真實的面貌。

科爾賀在書中探究了寬恕、憐憫和女性(特質)之間的關連與精神層面的聯繫。主角名字取為雅典娜亦意有所指,取其師法雅典娜的自由和勇氣。



作者簡介:

保羅.科爾賀(Paulo Coelho)

1947 年 8 月 24 日生於巴西里約熱內盧。
他是拉丁美洲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一,讀者群包括學生、販夫走卒、巴西總理及其政敵。他的小說不僅榮獲多項國際大獎,同時也長期位居巴西暢銷書排行榜,以及美國《出版者週刊》排行榜等。曾於1996年獲法國文化部文藝騎士章,現在擔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特別顧問,並於1999年獲頒加利西亞金章。2001年接受德國政府頒發「媒體文化獎」,表揚其作品如清流潺潺,淨化人心。

科爾賀的網址是:http://www.paulocoelho.com


譯者簡介:

李淑珺,台大外文系畢業,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英國劍橋大學,蘇格蘭聖安德魯大學進修。曾任新聞翻譯,並於實踐大學教授翻譯,現為自由譯者,譯作橫跨心理學、文學、建築、歷史等範疇。

譯作累積二十餘種,包括《幸福的托斯卡尼花園》、《時間不等鼠》、《瑞普利遊戲》、《哥白尼博士》、《克卜勒》、《牛頓書信》、《心理治療的道德責任》、《生命的哲思》、《熟年大腦的無限潛能》、《解剖自殺心靈》、《神奇城堡》、《躁鬱奇才》、《亞法隆迷霧》四部曲、《彼得潘》、《心理治療的道德責任》、《生命的哲思》等。

譯者Email:sara0322@gmail.com,若有翻譯問題,歡迎來信指正討論。


內文試閱:

在這些陳述離開我的書桌,遵循我為它們選擇的命運而去之前,我曾考慮利用它們為基礎,寫成一部傳統的,經過辛勤考證的傳記,敘述一篇真實的故事。因此我讀了好幾本傳記,以為會有幫助,卻發現傳記作者對傳主的觀感無可避免的會影響他的研究結果。既然我的用意並非將自己的意見強行訴諸於讀者,而是要從主要角色的看法呈現「波特貝羅女巫」這個故事,我很快就放棄了直接寫一本傳記的想法,而決定最好的方式應該是把受訪者所說的話原封不動的記錄下來。

賀倫‧萊恩,四十四歲,記者

沒有人點亮一盞燈,是為了將它藏在門後:光的意義在於創造更多光,在於打開人的視野,揭露周遭的奇妙景象。
沒有人會犧牲她擁有的最重要的事物:愛。
沒有人會將她的夢想交到可能將其摧毀的人手上。
沒有人,除了雅典娜以外。

在雅典娜死後許久,她先前的導師請我一起去蘇格蘭的普林斯頓潘鎮。因為某些古老封建世族的權力即將於下個月被廢除,這個小鎮便利用機會正式赦免了在十六和十七世紀因為施行巫術,而被處決的八十一個人──還有他們的貓。

根據「普林斯頓格藍吉與德芬斯頓男爵法庭」官方發言人的說法:「大部分被定罪的人﹍其判決都是基於捕風捉影的證據──也就是指控的證人宣稱他們感覺到惡魔的存在或聽到惡靈的聲音。」

現在一一細數宗教法庭犯下的惡行已無意義,例如他們的刑求房,以及用憎恨與報復燃起的火刑大火。但是在去普林斯頓潘的路上,艾達說了好幾次,這宣示動作所包含的意義,讓她無法接受:這座城鎮和第十四代的普林斯頓格藍吉和德芬斯頓男爵居然還要「赦免」當初被殘暴處死的人。

「我們已經來到二十一世紀,但是殺了無辜被害人的真正罪犯的後代,還覺得他們有權力赦免受害者。賀倫,你了解我的意思嗎?」
我了解。新的獵殺女巫風潮正開始蔓延。只不過這次的武器不是燒紅的烙鐵,而是嘲諷與壓制。任何人若碰巧發現某項天賦,而且敢於說出自己的能力,都會遭到懷疑。一般而言,他們的先生,妻子,父親或孩子,或身邊任何人,不但不會覺得驕傲,還會完全禁止他們提起,唯恐家人受到嘲笑。

在我遇到雅典娜之前,也認為所有這類的天賦都只是趁人之危的詐欺方法。我到特蘭斯伐尼亞製作有關吸血鬼的紀錄片,也是為了證明人多容易被欺騙。某些迷信,儘管看來極其荒謬,仍舊留存在人類的想像中,而經常遭到存心不良的人利用。德古拉的城堡被重新建造只是為了讓遊客自覺置身特殊之處。而在我造訪時,一位政府官員主動與我接觸,暗示說,等影片在英國國家廣播公司上映,我就會得到一份「大禮」(直接引用他的話)。在這位官員的想法,我是在協助散播這則神話,理應獲得慷慨報酬。一位導遊說每年遊客人數都在增加,而任何提及這個地方的報導結果都會有助益,即使這個節目指稱這座城堡是假古蹟,佛拉德‧德古拉(Vlad Dracula)只是個歷史人物,這則神話與他毫無關係,只是一個愛爾蘭人(編按:布藍‧史塔克Bram Stoker)瘋狂想像力的產物,而且他甚至根本沒到過這個地區。
我當下恍然大悟,不論我多汲汲於追求事實,仍會不自覺的成為謊言的共犯。即使我的腳本背後的企圖是要破解這地方的神話,人們還是會相信他們希望相信的事。那個嚮導說得沒錯,我只會幫忙帶來更多人潮。我因此立刻放棄了這個計畫,即便我已經在那趟旅行和研究上耗費了可觀的金錢。

但是特蘭斯伐尼亞之行卻將對我的人生產生了重大影響,因為我在那裡遇到試圖找尋母親的雅典娜。命運──神祕的,無情的命運──讓我們在一家毫不起眼的飯店裡,同樣毫不起眼的大廳裡,面對面的相遇。我目睹她與狄德麗──或艾達,她喜歡別人這樣稱呼──的第一次對話。我在一旁看著,像是自己生命的旁觀者,看著我的心掙扎,不容許自己被不屬於同樣世界的女人引誘,卻徒勞無功。當理智輸掉這場戰役時,我不由得歡呼喝采,唯一能做的就是投降,接受自己墜入愛河了。

這愛情引領我看見我從未想像可能存在的事物──儀式、神靈現身、出神狀態。我相信自己是因愛情盲目,而懷疑一切,但是懷疑不但沒有令我停滯不前,反而更推我走向我無法承認存在的海洋。也是同樣的這股能量,在艱困的時刻,幫助我挺身面對記者同事的嘲諷,敢於寫出關於雅典娜和她的工作。而既然這份愛依舊活著,這能量也就繼續存在,即使雅典娜已經死去,即使我現在最希望的莫過於遺忘我所看到學到的一切。我現在只能與雅典娜手牽著手,行走於這世界。

這是她的花園,她的河流,她的山岳。既然她已經不在,我需要一切盡快回到跟過去一樣。我將會更專注於交通問題,英國的外交政策,以及如何更完善的分配稅收。我想回到過去,認為魔法世界不過是聰明的把戲,大多數人是迷信的,科學無法解釋的事都沒有存在的權力。

當在波特貝羅的聚會開始失去控制,我們對她到底該怎麼做,起了無數次爭執,雖然我現在很慶幸她當時沒有聽我的話。當我們失去深愛的人時,如果這樣的悲劇包含任何可能的慰藉,就是我們不得不希望或許這是最好的結果。

我在清醒時和睡夢中都這麼確信,雅典娜在那時候離開是最好的,總好過陷入這世界的地獄中。在發生那些事件,讓她被稱為「波特貝羅女巫」之後,她就永遠不可能再獲得平靜了。她之後的人生將會是她個人夢想與社會集體現實之間嚴酷的衝突。我了解她,知道她一定會奮戰到最後,浪費她的精力與喜悅,只為了試圖證明沒有人,沒有任何人,準備好相信的某些事情。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