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鬼不理系列精彩完結篇,結局絕對超乎你的預期!

即使是最重要的人也可能隨時背叛你……
究竟要選擇原諒,還是親手殺了他?


英國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5顆星滿分評價!


「我也愛你……」
拉登呢喃低語,接著伸手捏碎這脆弱的喉嚨。
抱著逐漸失溫的軀體,他對天空哭嚎,就像一頭痛苦的狼……



鬼不理扛著冰冷的屍體,飛掠繁忙的紐約市,
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已經死了,而且就是自己下的毒手!
想起那些曾經純真的歲月、互相扶持的時光,
淚水就瞬間佈滿那扭曲又哀傷的臉龐。
原來人與人之間的美好情誼竟能瞬間顛覆變質,
摯愛與家人、兄弟與仇人、盟友與敵軍、被害者與加害者,
這些界線永遠都這麼難以分辨,處處充滿危機。
鬼不理只想忘卻這一切,前往那個不曾改變的地方,
而在這裡,他將遇見一個很特別的男孩,
重新開展他充滿魔幻與驚奇的冒險旅程!

作者簡介:
向達倫Darren Shan
本名達倫.歐沙納希(Darren O’Shaughnessy),一九七二年出生於倫敦。他曾在愛爾蘭就讀大學,其後轉往倫敦唸社會學系及英文系。他從小就想當作家,十四歲有了第一部打字機,從此開啟寫作生涯,並曾獲愛爾蘭RTE編劇比賽第二名。十七歲時完成了首部小說《無言的追逐》,但一直未出版。
二十八歲時開始推出《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不但榮獲「IRA-CBC」最佳童書、「親子指南兒童多媒體」傑出圖書獎,更橫掃愛爾蘭、英國、美國、日本、台灣等地的暢銷排行榜,全球銷量已突破一千萬冊!《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並已由環球電影公司改編拍成電影。而繼轟動全球的《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之後,向達倫再度推出《魔域大冒險》系列,同樣集集大受好評,除了榮登愛爾蘭、英國、台灣和亞馬遜網路書店的暢銷排行榜冠軍外,更榮獲蘭開夏郡圖書館兒童年度好書獎、紅橋青少年圖書獎,以及入圍英國伯克夏書卷獎、英國尼克羅狄恩頻道兒童精選獎、伍思特郡青少年好書獎等多項大獎!
《鬼不理大冒險》系列為《向達倫大冒險》的前傳,揭開向達倫筆下最受歡迎的「鬼不理先生」,神秘不為人知的過往。本系列一出版即造成轟動,備受各方好評,第一集《殺手誕生》入圍英國獨立書店最佳童書獎最終決選,之後每一集也都大獲好評!《鬼不理大冒險》系列已在第四集《血盟兄弟》劃下精彩句點,這同時也是向達倫寫作生涯的一大轉捩點。今年九月,向達倫將推出以殭屍為主題的全新系列故事,勢必將再掀起另一波向達倫熱潮!


譯者簡介:
楊沐希
一九八四年生。曾任職版權經紀公司,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譯有小說《起司》、回憶錄《美味關係──紐約四星餐廳女領班的私房密語》、《毒蛇之城》、《細瘦劊子手》、《殺手誕生》等書。


內文試閱:
拉登已經準備要掐死普蓋拿了。
他忍受這位助手打呼打了三個月,現在快要發瘋了!他試過草藥、用夾子夾鼻子、連嘴巴都塞過了,卻一點成效也沒有。拉登現在一天睡不到兩小時,他又累又煩,全怪在普蓋拿頭上!
「你有什麼毛病啊?」普蓋拿坐直了身子,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這天他們又待在墓室的棺材裡。普蓋拿睡得可舒服的,但拉登早醒來了,不爽的模樣還真像是個遭人捏臉的小孩。
「給你猜三次。」拉登陰沉地看了普蓋拿一眼。
普蓋拿笑了。「別說我又打呼囉!」
「我覺得你打呼只是為了惹毛我。」拉登怒吼著。
「要真這麼嚴重,我們就分開睡嘛!」
拉登的臉色更陰暗了,還低聲咒罵了幾句,是他說要睡在同一個棺材的。他們白天大多躲在墓地,有時會睡在穀倉或廢墟裡。他們當然可以分開睡,不過拉登覺得一起睡比較安全,他擔心納粹分頭包抄,抓到他或普蓋拿其中一人。
三個月前,就在法蘭茲發覺米卡再也不會回來後,德國人就開始追捕拉登和普蓋拿。
談判破裂後,原本的軍官被換掉,新上任的指揮官則是個不苟言笑的傢伙,只打算強迫拉登立刻同意納粹的條款,不然就走著瞧。
拉登把納粹逼到絕境後,在某個夜裡,他就開溜了,和普蓋拿展開跑路的生活。
拉登很喜歡貓捉老鼠的遊戲。他和普蓋拿總是只快納粹一步,晚上拚命趕路,但又不是快到令納粹跟不上的速度。好幾次,納粹包圍吸血鬼休息的墓地,準備設下陷阱,差點就逮到他們了。如果拉登只是人類,他和普蓋拿絕對逃不掉,但敏銳的感官讓他每次受到威脅都能立刻察覺並順利逃脫。
有一次,納粹料到吸血鬼的行程,便先派人埋伏在前方的幾個墓園,拉登和普蓋拿差點就被捉到。他們在拂曉時分死命掙逃,最後在老樹根下找到一個安全的容身之處。不過,螞蟻和昆蟲讓他們這一天過得很不舒服。
之後,拉登一直改變路線,不循任何模式,只在薄暮時分決定該朝哪個方向前進。他不確定納粹會跟多久。米卡認為納粹會花上幾年時間追捕,拉登很懷疑德國人有沒有耐心跟這麼久,但他還是繼續跑路,沒有放棄的打算。就算追捕這兩個吸血鬼必須穿過國界,進入不歡迎德國人的地區,納粹還是調派原本人數的四倍兵力趕來支援。當地政府對於納粹的態度本該讓拉登鬆一口氣,但他的任務就是要帶納粹到處跑,而不是讓他們被人抓去關起來。
整個任務裡,最不順利的部分就是普蓋拿的打呼,真的,跟拉登形容的一樣恐怖。有時呼聲大到比多年前在格陵蘭與拉登搏鬥的北極熊叫聲還要吵。
「也許我該割掉你的鼻子……」拉登半開玩笑地說。
「你只要接近我的鼻子,我就切掉你的雙耳。」普蓋拿回答。
「你小時候沒這麼難搞。」
「你怎麼知道?哪次睡覺你有來看過我了?」
「我有。」拉登抗議了。
「騙人。」普蓋拿說:「如果夜裡我有什麼動靜,都是愛莉希雅來抱我、照顧我的。她說我的打呼一直以來都很嚴重。」
「哈,你承認了吧!」拉登一口咬住這點。
「只有一點點啦。」普蓋拿笑著說。
年輕的吸血鬼移動到墓穴口,看了看一排排的墓碑和十字架。
快要黃昏了,但餘暉還是讓他的眼睛很難過,他用手遮擋陽光。
「你怎麼不太怕陽光?」他問拉登。
「五、六十年後,你的眼睛就能適應了。」拉登如是說。
普蓋拿做了個鬼臉。「我討厭你把幾十年講得這麼輕鬆,五十年很長耶。」
「我也曾這麼想過。」拉登嘴巴上這麼說,但他其實已經不記得那時的事了,五十年前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拉登和大多數活了一世紀的吸血鬼一樣,對於時間的流逝並沒有非常在意。他已經忘記年少輕狂的不耐,忘記度日如年的難過。對於未來,他不再慌張不寧,不必擔心該怎麼度過這麼多個漫漫長夜。身為優秀的將軍,他有很多比蹉跎時間更重要的事要做。
「你一定覺得很無聊。」普蓋拿說:「你一定有時會覺得自己會永生不死,光想到憋這麼久就能讓人發瘋了。」
拉登揚起一邊眉毛看著普蓋拿,說:「你講話的樣子真像血青,也許你該花點時間在年紀差不多的吸血鬼身上。」
「你說那些廢渣?」普蓋拿不屑地說:「想都別想。」
多年前他們巧遇了一群觀戰派血青。現在的血青人數沒有拉登年少時那麼多了,因為吸血鬼近來鮮少授血給新人,新血授命替血族服務前,需要更長的時間適應吸血鬼的規矩。結果呢,有人跟拉登當年一樣焦躁不安,但大多會在一、二十年間回歸血族。
不過有些年輕的吸血鬼在回歸前,還是常常流連在世界各地,和人類廝混,過著無拘無束又隨便的生活。普蓋拿剛和觀戰派成員認識時,他的反應相當不屑。過著糜爛花花公子生活的吸血鬼,讓他想起了塔尼斯.優爾,他只為這些年輕人感到丟臉。這樣的反應讓拉登很高興,儘管他覺得有點心虛,如果普蓋拿在他被稱為「銀色快手」的時期相遇,普蓋拿也會覺得他是個爛貨。
「有什麼訓練能讓我的眼睛銳利一點?」普蓋拿問。
「盡量看遠方的東西。」拉登說:「瞇著眼睛看遠處的定點,慢慢睜開雙眼。疼痛消失的時候,休息一下,然後換個目標繼續練習。」
「這樣會改善嗎?」普蓋拿狐疑地問。
「你很快就會開始感覺不一樣了。」拉登說。
「多快?」
「十到十五年吧。」拉登說這話的表情很嚴肅。
普蓋拿瞪大了眼,不知道這老傢伙到底是不是在開玩笑。他像拉登早先低聲咒罵一樣暗地唸了幾句,便靠在墓室牆邊入口處開始練習。拉登掩住笑容,開始準備這晚的第一餐。他用伊芳娜送他的摺疊鍋組煮了兩隻普蓋拿稍早捉回來的兔子。
「白天的時候有納粹的聲響嗎?」後來普蓋拿問。
「你打呼這麼吵我怎麼聽得到?」拉登說。
「固執的老傢伙。」普蓋拿沒好氣地說:「你真該放鬆一下,把你的腦袋從……」他沒說下去。拉登覺得他只是不想把難聽的話講完,誰知道一會兒普蓋拿說:「有人來了。」
「哪裡?」拉登跑到普蓋拿身旁。
普蓋拿伸手指著。「墓地外頭的荒郊野外,那棵樹下。我現在看不見,但剛剛有個人在那裡。」
「納粹嗎?」拉登問。
「我覺得不是。他個子很小,有一頭白髮,穿黃色的衣服。」
「還踏著綠靴子?」拉登連忙問。
「對,你認識他?」
「認識。」拉登臉一沉。
「是吸血鬼嗎?」
拉登搖搖頭。「如果你的視力更敏銳一點,你就會看見他胸膛的口袋上別了一只心形的錶。」
普蓋拿倒抽一口氣。「泰尼先生?」
「我想是的。」
拉登和普蓋拿提過這神祕的討厭鬼,自稱是宿命代言人的老傢伙。
有一陣子,拉登沒有談格陵蘭的事,那時泰尼.戴斯蒙把他從死亡墜落的裂口救回,原因不明地放過拉登和普蓋拿一條小命。由於普蓋拿一直問個不停,拉登才把整件事說出來,年輕的吸血鬼因此心神不寧。
「他在哪兒?」普蓋拿一直尋找這位奇怪的矮個子先生。「他不是只在壞事發生的時候才會出現嗎?」
「他總是離災難很近。」拉登說:「但有時他也會有其他原因。」他遲疑了一下,然後決定現在把祕密告訴普蓋拿。「這不是他第一次跟蹤我們。」
普蓋拿轉頭望了望,瞇起眼睛,但不是因為陽光。
「這幾十年來,我瞥過他好幾次。」拉登說:「他常常在我們身邊打轉,總是在遠處觀察我們。」
「為什麼?」普蓋拿問。
拉登聳聳肩。
「也許我們該去找他。」普蓋拿建議說:「面對他,要他說清楚為什麼跟蹤我們。」
「沒有意義。」拉登嘆了口氣。「他從來不會靠近到我們可以接觸的範圍,最接近的一次是去年我回老家的時候。」
拉登和普蓋拿一起回到他的出生地好幾次。拉登喜歡這個地方,親戚都還在,不過他不需要見到親人,就能產生歸屬感。只要他在附近旅行,就會花點時間繞過去看看,確定那些在他還沒加入血族前的故人都安好無虞。
「我那時在老家的屋頂上。」拉登繼續說:「你睡著了,不用說,你還打呼。泰尼先生出現在我旁邊的屋頂上。我以為他要跟我說話,因為他站在那裡好久。但他就只是一直看著我,最後還是轉身離開了。」
「你為什麼都不跟我說?」普蓋拿問。
「我不想讓你擔心。」
普蓋拿沒好氣地說:「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再被保護啦!」
「這跟保護無關。」拉登說:「我只是不希望你為了沒有意義的事情操煩。」
「你怎麼知道這種事沒有意義?」普蓋拿不開心地說:「我可以提防他,也許還可以抓到他呢!」
「沒有人抓得到泰尼.戴斯蒙。」拉登說:「他不想要和人接觸的時候,是不可能接近他的。他覺得我們有意思,肯定是有原因的,但同樣明顯的是,他並不想和我們講話。我們只是浪費時間,就算──」
有個聲音開心地說:「就算你料錯了。」兩名吸血鬼嚇得從墓室的入口處跳開。
就在他們從驚嚇中恢復過來時,他們看到外頭蹲著一個人。他幾乎擋住了全部的光線,但他低頭向前,吸血鬼看到一張胖嘟嘟又透著粉紅色調的笑臉。
「好啦。」泰尼先生笑著說,兩隻腳踏在一小塊骨頭上,前後搖動身子蹲在那裡,骨頭因此碎裂。他說:「有人要邀請我進去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