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絕對的殘酷冷風。絕對的顏色。街上居民絕對的性格。絕對的粗魯。」
音樂舞台上的伍佰,是大家熟悉且讚嘆的,但這位才剛拿下金曲獎的台灣本土音樂天王的創作能量並不只在音樂上。「在舞台上我習慣用簡色表現,但私底下的我卻很是不同。......顏色與光線,是引發我拍照的一個重要誘因,例如在首爾我看到他們有很多絕對的原色,心中產生某種相通的興奮感。」
五年來,私人生活的伍佰迷上攝影,他每回出國表演、度假,隨身帶的不是CD隨身聽,而是沉重的攝影傢俬。而音樂讓人熱血沸騰、本人又酷到不行的伍佰,鏡頭下拍攝影作品卻呈現初一片純粹的乾淨、簡潔、靜謐,他不著迷於人像,他抓取的是萬物最純粹的形狀顏色之美,也讓所有看過他攝影作品的人,驚訝於他創作能量的反差。
他在首爾拍下這個城市純粹而強烈的顏色,在北海道拍下雪地裡安靜無聲的無垢美感,加上優美的文字,呈現出最令人感動的──伍佰。風景



作者簡介:
本名吳俊霖,華語區最知名搖滾歌手之一,身兼詞曲創作人與音樂製作人身分,已成軍十四年之搖滾樂團China Blue的主唱及吉他手。
專輯〈樹枝孤鳥〉曾獲第十屆金曲獎最佳演唱專輯獎,亦為多位亞洲知名藝人製作及詞曲創作。1990年出道至今,作品於華語圈獲獎無數,共發行12張個人專輯,並創下台灣區總銷售量400萬張佳績。
伍佰& China Blue 為知名華人搖滾樂團,1998年舉辦的台灣〈空襲警報〉巡迴演唱會及亞洲巡迴演唱會,共吸引破紀錄之12萬人次購票入場,不負伍佰「King of Live」之美名。伍佰& China Blue於2004年第五度從台灣開始其亞洲巡迴演唱會,歷年來包括東南亞與中國大陸乃至日本、美國,演出無不造成轟動。2006年最新國語創作大碟為〈純真年代〉。

電影創作歌曲:〈少年耶,安啦〉、〈只要為你活一天〉、〈聖石傳說〉、〈散打〉。參與演出:陳國富〈徵婚啟事〉、徐克〈順流逆流〉,電視劇〈求婚事務所之戀戀風塵〉。廣告代言:「台灣啤酒」、「黑松沙士」、「今生金飾」等商品。

內文試閱:
<美瑛>
想看偌大的雪地裡只有一顆樹的景象,在下大雪的時候我來到美瑛。

陰天,雪地。
觀景窗看出去的只剩黑與白,
完全沒有顏色的世界。

這是富良野附近的美瑛。
富良野有著名的花田與薰衣草原,
遊客在花草盛開時的夏春之際來到這裡,
而我只想看到滿地雪景長了一顆樹的景象;
結果真的被我碰到了。

當地的人給這些景點與樹木分別取了方便記憶的名字:
溫暖的親子之木啦,像香菸海報的Mild Seven Tree,…

拍照的時候,相機裡裝的是彩色底片,
在陰天雪景裡透過觀景窗,
看到的卻是只有黑與白的世界。
拍照的時候我一直在想著「完全沒有顏色的世界」這件事;

當我這樣想著沒能持續按下快門,
鏡頭又積雪了。


<飛鳥與流冰>
當船開上冰面的時候,船就開始唱歌了!

我想看看世界的盡頭究竟是什麼模樣;
又虛又實、帶種亢奮的危險感,
我想應該就是這種感覺吧。


我喜歡有主題的旅行著、有計畫的旅行著。
在北道坐了很久的火車才到了網走,這次想看的是流冰。

船隻出發前我們就接獲可能看不到流冰的預告了。天氣過度得好,亮眼的陽光也許適合在薰衣草原打發時間,但對駛向流冰的船隻卻沒任何好處。

許多海鳥一路尾隨著行駛中的船身;平行,圍繞打轉,一下子又飛到船板下方貼著水面擊翅,邊飛邊注意遊客的動作。確定沒流冰可看時,觀察這些水鳥就成了航程中的另一個樂趣。看了很久,覺得鳥不再是鳥,有點接近我們理解的狗,是有思考性的。

第二天天氣轉陰,開始下起大雪。我還是不死心,跳上計程車,再次前往船隻停泊的能取岬。看著窗外,我問司機今天可以看到流冰嗎?還好他點了點頭。

我想拍張海平面與天際的交界線都模糊消失的照片,一片純然白色的照片。

當船開上冰面的時候,船就開始唱歌了。船身擠碎了冰面,發出了嘎嘎聲響,原本是冰湖的鏡面霎時以閃電幾何方式斷裂開來。叭叭滋滋巨大的聲響從近傳到了遠處,我站在船板,同時聽到船上某處播送的演歌。

所謂世界的盡頭,我一直想找到這種地方。
有那麼幾次的旅程中,這種渴望會忽地生出。
也許是一大片什麼都沒有的景致,人只能杵立,言語也將失效。

究竟有沒有世界盡頭之地?
我想那一定是個讓我覺得又虛又實、明知不是真的卻又有種瀕臨死亡,危險頻生的感覺;而這種危險,會讓人一直亢奮。

這趟破冰之行讓我很興奮,
儘管我知道我只是去了一個很像是盡頭的地方。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