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讓我們學會傾聽,學會用對方需要的方式去愛。


光禹──「夜光家族」節目主持人
◎感動推薦


我們之所以傾聽,一心一意想瞭解對方的話語,是因為彼此的愛。
當我們專注傾聽到極致,也許能感覺到我與對方之間,不再有分別。

我們之所以傾聽,是因為不想和對方斷了關係。
對方也許是我們的孩子,是親人,是摰友,或是自己……
找到對方的情緒波動時,學會平靜地、柔柔地,將對方的心拉得更靠近。

我們之所以傾聽,是因為每個人都不是孤獨的存在。
這是不干涉他人最尊重的方式,是以關愛作為交流的陪伴。

讓我們學會傾聽,學會用對方需要的方式去愛。
讓我們不忘了自己的分寸,給雙方輕鬆自在。
讓我們看顧與我們相遇的孩子,並藉此使自己內在的孩子重生,
和新的自己手牽手,歡喜前行。

《我想傾聽你》以「陪伴與傾聽」、「理解與諒解」、「尋找自在的關係」與「建立新的自己」四個面向,與讀者朋友們一同面對親子與人我關係中難解的課題。透過洪仲清臨床心理師彷彿正傾聽著你的一字一句,希望你能被滯礙難行的關係釋放一點,能瞭解自己多一點,並且,給他人與自己的笑容更溫暖一點。

◆關於本書攝影

太陽的情書影像 LLFTS Photography
珠漪 LEE Chu I
阿良 HSIAO Chih Liang

兩人原本從事電影與動畫後製工作,後因興趣跨足攝影,作品榮獲多項國際攝影比賽獎項,並參與國內外多場攝影聯展,現為自由攝影師與影像工作者。

「太陽的情書」臉書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llfts.photography
個人作品網頁:
珠漪 http://www.leechui.com/
阿良 http://hsiaochihliang.com/


作者簡介: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目前於佳家人際智慧開發心理治療所擔任所長,專長在協助自我探索與覺察、情緒管理訓練、親職教養諮商、人際與家庭溝通、正向思考引導、兒童遊戲治療、心靈成長等領域。
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臨床組畢業,領有臨床心理師合格證書。曾經在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擔任臨床心理師近7年,工作之餘,他仍希望透過書寫,和大家分享自己在生活及工作中的想法,期待藉由溫暖的筆觸及心理學的專業知識,幫助在人生旅途中困頓的朋友們,能找到心靈上的寧靜,並接納、修復自己與關係。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的臉書粉絲頁,經營4年半多以來,人數已突破16萬人,目前仍持續增加中。每天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網友參與留言、討論,學習做好情緒管理,學習覺察自己與原生家庭間的課題,學習在溝通中傾聽,並自在地付出與接受愛。
著有:
2015年《謝謝你知道我愛你:在關係中,面對愛,接受愛,學習愛,放下愛》
2015年《找一條回家的路:從跟家庭和解出發,再學會修復自己與關係》
2015年《跟自己和好:為情緒解套,瞭解生存原來可以有很多種方式》二版
2014年《跟自己和好:為情緒解套,瞭解生存原來可以有很多種方式》
2013年《讓孩子有好人緣,人際力養成法》
FB粉絲專頁: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https://www.facebook.com/redbeaniceteacher


內文試閱:
〔原來我讓自己變得很貧窮〕

「我們以為貧窮就是飢餓、衣不蔽體和沒有房屋;然而最大的貧窮卻是不被需要、沒有愛和不被關心。」──德蕾莎修女

她說,如果不是信了宗教,她到現在還是心靈匱乏的人。是她讓自己變得貧窮,還好她現在覺醒了。
她是以前公立托兒所的老師,唸的就是幼保相關科系。她喜歡小孩,所以想以帶小孩為職業。她很快就知道自己錯了,她是喜歡「玩」小孩,不是真的喜歡帶小孩。她發現自己對孩子,非常沒有耐心,可是又不知道還想做什麼職業,而且在公家單位福利又好,家人都勸她不要離職,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做下去。
她說,是後來自己當高齡產婦,生下有情緒障礙的孩子之後,她才知道自己錯了。她對待小孩的方式,完全沒辦法用在自己的兒子身上。這剛開始讓她覺得很丟臉,特別是孩子還沒去看過醫生的時候,她自己當老師的,連自己的孩子都帶不好,被其他老師嫌她的孩子難帶。她這才從家長的身分,體會到自己以前所做的事,有多麼不應該。
她說,以前她看我的文章,是根本看不下去的。談什麼尊重孩子?鼓勵與肯定能建立好行為,教養就是傳達愛?根本就只是紙上談兵,她甚至懷疑寫這種文章的人,一定沒有帶過小孩。
她說,以前在托兒所,最常做的事,就是罵孩子跟處罰孩子,基本上就是一直對孩子發脾氣。而且新進同事管不住孩子,她還會分享她的經驗。什麼鼓勵與肯定、什麼培養群性同時發展獨特性,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大部分都是講給家長聽的,這些她很會講。
可是,家長只要一離開,沒多久就開罵了,她已經習慣用吼的,大小事都吼,有時候還會接近尖叫,她下班常覺得喉嚨不舒服。但是家長來接的時候,又要變得輕聲細語,眼神充滿溫柔的光輝,這些表面工夫,她已經很有經驗了。
她說,以前就是覺得,在公家機關工作,就是求個退休,不要出事就好。所以她有很多種處罰方式,讓孩子怕,孩子怕了,就乖了。
她不是沒有鼓勵孩子,但是罵跟處罰比較快,她是不敢用打的,怕孩子回去跟家長講,怕孩子身上有傷痕。可是,她回想過去,在很沒有耐心的時候,她會用很大力的肢體動作拉扯小朋友,甚至還會推孩子,推到孩子差一點跌倒,但又不至於受傷的狀況。孩子怕她,事情就好辦。她說,這還要練習與經驗,不是很容易的事。
她在很煩的時候,會固定找幾個家裡比較弱勢的孩子來開刀,殺雞儆猴。她知道自己很不應該,這是她心底的秘密,可是在當時,真的很有效。
她說,有的同事很有愛心,但是班上就會比較吵。她最受不了班上吵,一吵她就火大,她當時還覺得有愛心的同事很會裝。而且,說實在話,即使是她私底下好像沒有愛心,還是會有孩子喜歡她,畢竟是孩子嘛,也知道討好大人求生存。在家長面前給孩子幾句稱讚,孩子就可以開心起來了,很容易忘掉之前發生什麼事。
她覺得,就所有的老師來說,幼教老師是工作最累、最雜,但薪水最低、最不被尊重的一群。動不動就要輪值加班,她有一陣子覺得很不公平,更無心在工作。所以,她曾經有一段時間,整個心思都在研究股票、基金上面,想要讓自己多賺一點錢。
她很自豪,就算是金融海嘯那陣子,她也沒賠到。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殺進殺出的,根本沒賺多少。不過,卻是大大犧牲掉她在工作上的耐心。
等到自己的兒子出生,剛開始請育嬰假的時候還好,覺得日子還算過得輕鬆。後來等孩子大了,可以上幼幼班,她再回到職場,就發現一切都不對了。
她發現自己的體力變差,脾氣變得更不好,越來越無法忍受小朋友的哭鬧,偶爾還會跟同事發生口角。不只是工作,她在家裡,她的那一套,不但沒辦法用在自己兒子身上,還造成她兒子會有長期間哭泣、退縮、咬指甲、不想上學、做惡夢,甚至傷害自己的現象,連她先生都怪她。
直到看了醫生,醫生診斷孩子在社交情緒方面發展遲緩,然後,又是鼓勵媽媽要有耐心,常擁抱跟陪伴孩子。她才慢慢體悟到,自以為帶孩子很有經驗的她,其實只是「管」孩子,管著他們平安上學、放學而已,根本沒跟孩子們培養多深厚的關係。
在最苦悶的時候,她接受宗教的幫助,她禱告與參加聚會。漸漸地,她更明白,自己面對家長,跟面對孩子時的不一致,讓她有罪惡感,而且她的互動裡面沒有愛。她以前也一直覺得家長很難搞,當然其中有一部分是家長的要求非常不合理,但另一部分,是她覺得自己沒有同理心。
還好,後來有個機會,她能轉做行政。雖然薪水少一點,但她覺得比較安心,至少不需要偽裝自己是個很有愛心的老師,也不用那麼累。
現在她能感覺到,她被兒子需要、被愛,她也願意付出更多關心,給孩子與家人。她也能有耐心地陪著兒子,很少罵他,更覺得沒必要處罰他了。
她願意一切重新來過,做個心靈富足的人。


〔把部分當成了全部〕

有一位朋友,講到在我這邊聊一聊,真心覺得自己實在不需要為了一些小事,就跟孩子打壞關係。可是一回家,看到孩子便當盒又沒放到水槽,功課還沒做就開始看電視,要他去洗個澡也慢慢吞吞的……情緒一上來,就忘了在我這邊默默許下的承諾,又開始劈哩啪啦罵小孩,母夜叉上身。
她問我,其實她真的有那個心,想跟孩子好好相處。她也知道,如果按照她自己訂的標準,她要不對孩子發脾氣很困難。可是,要她放下她的標準,她真的做不到!
我問她,那是什麼感覺?她說,很挫折、很氣、很煩。
我問她,那孩子回到家是什麼感覺?她想了想,應該也會很煩、很挫折,因為他常做不到,然後,被處罰的時候,應該是很氣、很害怕,或者難過……
她突然停頓,看著我,我也等著她。然後,她說:「老師你是故意想讓我知道,我的孩子跟我有很類似的感覺嗎?都是達不到一種目標的感覺嗎?」
我說,我沒有這麼聰明,我也不可能預先知道她會怎麼回答,更不清楚她能這樣頓悟。不過,如果在親密關係裡面,通常我們有負面情緒的時候,對方的情緒不會正面到哪裡去,這很自然。
然後,罵人的人、被罵的人,都為了一個暫時達不到的目標而受苦。我問,她還想為這個目標,跟她的孩子一起互相折磨多久?
她說,她當然立刻就想擺脫這種狀態,可是以她的個性,大概會唸到孩子不住家裡為止吧!她無意中又補了一句話:「因為我媽也是這樣……」
她又停頓了,這次我大概知道她在想什麼,就不講話幹擾她了。當她再說話的時候,好像明白了什麼:「對,我來這邊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很不喜歡我媽這樣,結果我現在又對孩子這樣……」
機不可失,我問她,在她是小孩的時候,被媽媽管,心裡在想什麼?她說,就很不喜歡媽媽這樣,小事也要管那麼多,時間到了她自然就會去做,不需要她媽媽催。
我再問,她媽如果只提醒她不念她,她小時候真的會去做嗎?她說,應該不會,至少不會馬上去做。如果以她對自己的瞭解,大概就是功課寫不完,隨便洗洗澡,便當會裝死不想放水槽……
我繼續問,這樣會很嚴重嗎?她也很坦白,她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她小時候覺得不嚴重,現在會覺得有點嚴重。
我說,如果放手一個禮拜,就只有提醒,沒有處罰,當成實驗,她會覺得對孩子的人生有「毀滅性」的影響嗎?她說,不會啦,沒那麼嚴重啦!
我說,如果這是家庭作業,她願不願意試?她點點頭。
這個作業,是給她的練習,讓她練習面對自己的情緒,那種怒氣被充飽的感覺,那種可能被他人責怪的尷尬,那種覺得自己沒盡到責任的罪惡感。然後,這些種種感覺襲來的時候,告訴自己:「這些感覺只是我的一部分,不是我的全部!」
當我們太過投入,我們常把部分,當成全部。我們沒有經過練習,就不清楚,原來,我們還是有能力選擇不讓部分牽著我們的全部走;原來,在關係中,對方沒有達到我們為他設定的目標,其實沒那麼嚴重。
榮格說:「所有別人惹惱我們的事情,都能讓我們更瞭解自己。」
優雅媽媽是一種夢,只要動動嘴孩子就會主動去做,這個狀況很少見,請趕快醒過來吧!真正的優雅,只在我們的內心,能應對自己的情緒,讓母夜叉退散,那時優雅才會現身。優雅是自己的,不見得跟別人有關係,也不見得孩子就會變乖,但是通常會讓關係可以再好一點。


〔有必要那麼客氣嗎〕

最近剛好有朋友跟我聊到尊重的話題:「有必要對孩子講話那麼客氣嗎?一定要用商量的、用溝通的嗎?我們那個年代的父母,都用命令的、罵的,我們還不是長那麼大了?」
我簡單問了一句:「你希望教出來的孩子,是被認為有教養的孩子嗎?你認為是誰要先做孩子的榜樣與模範?」
這個部分朋友沒意見:「對啊!當然是父母啊!」
通常一個講起話來有教養的人,語氣會比較客氣,不管是對長輩、平輩或晚輩。平常一般大小事,懂得商量與溝通,尊重大家的意見。不過,那也不是遇到什麼事都這樣,像是遇到擺明瞭要欺負人的狀況,語氣上還是要堅定,甚至大聲都有可能。
一個人講話比較客氣,平常比較不會無故惹麻煩,家庭氣氛也會比較和諧。有話就好好講,通常不會剛好一直都有人來欺負你,或者想辦法佔你便宜。
像我在臨床情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其中不乏有情緒很敏感的人。講話稍一沒注意,就會被解釋為不尊重他,要不然就可能會當場發飆,要不然就是心裡默默記恨,下次就不來了。有時候溝通莫名其妙觸礁,這也是原因之一,只是我們自己不知道而已。
講話比較客氣,通常這個人的情緒也比較穩定。反過來說,如果在臨床上,我們看到一個家庭裡,講起話來就大小聲,很容易生氣或者出現敵意,那這個家庭成員通常比較有可能罹患相關心理疾病,因為高張的情緒表達是一種壓力源,對任何人來說都是這樣,包括講話最不客氣的那個人。
一個人如果講話常帶刺,通常別人的話也聽不太進去,或者根本比較少人願意跟他講話。這樣就少了學習的機會,很多事也沒辦法就事論事地談,帶太多情緒,容易模糊焦點。
客氣,是因為在溝通的時候,對溝通有幫助。換個講法來說,就是注意禮貌。對外人注意禮貌,並不代表對家人不需要,也不代表對孩子不需要。
一個人見多識廣,會像飽滿的稻穗,身段柔軟,懂得謙虛,說起話來不用大呼小叫,有時候這樣做起事來比較方便。遇到半桶水響叮噹的人,講話很不客氣,也不會那麼介意,也不一定要別人對我們惡言,我們就要回以難聽話。有些人,真的不值得花時間在他身上,降低我們自己的格調,寧可把握時間來照顧自己更好。
有必要那麼客氣嗎?其實不見得是我說了算,重點要試驗過之後,才知道效果。不能說自己只會用很難聽的方式,不會用商量溝通的語氣說話,就否定這種方式。有些人,對他客氣,他就會覺得你好欺負,對你不客氣,面對這種人當然我們要先學會保護自己。
可是,面對孩子,真的比較少孩子天生是來欺負人的,我們好好說話,至少賺到一個我們自己的情緒穩定,家庭氣氛比較和樂。然後,如果孩子也學著我們的榜樣,會對我們父母講話客氣,那是他有教養,那是他自己的福分,這種人,在現代社會上是很值得敬重的人物。


〔你現在高興了吧〕

我認識一位長輩,講起話來,常要帶著許多情緒。我年輕的時候總不懂,為什麼要用這麼多情緒,讓大家都不好過?
像是,孩子如果弄壞東西,他就會說:「就叫你不要玩,你看吧,壞掉了,你現在高興了吧?!」
「你現在高興了吧?!」這一句我印象很深刻,因為通常講這句的時候,沒有人是高興的。話中常隱含著,好像對方是故意這麼做的指控。這句話,是為了讓孩子更有罪惡感嗎?還是,是大人因為自己的話之前沒被重視,所以現在可以趁機讓孩子多一點挫折,讓自己的情緒得到平復?
不管我怎麼想,我想不太到這句話的好處。我也不知道,這句話對解決問題有多大的幫助。所以,我把這句話,或這種話,當成是情緒話。這跟單純表達自己的情緒,來促進溝通不一樣,情緒話不夠直接與具體,而且通常會傷人。
類似的例子有,孩子不聽勸,結果跌到樓梯下。大人說:「活該,誰叫你不聽我的話,摔死算了!」
在我的認知裡面,講情緒話是為了自己,通常是為了宣洩自己的情緒,不是真正為了別人。通常以負面情緒居多,對解決問題沒太大幫助,在大多數的情況下,不但破壞關係,也製造更多問題。
對我來說,類似的狀況,我會這樣處理。
「你把東西弄壞了,你會不會修?能不能找人幫忙修?如果不能修,你要拿你的零用錢出來賠!然後,要說什麼話道歉?」
如果牽涉到他人,就請他人發表意見,「你希望他怎麼做?怎麼做你才不會那麼生氣?……」讓孩子清楚他的行為與後果,鼓勵孩子承擔責任。
第二種狀況,我會這樣處理。
「很痛齁……剛剛你沒有注意看樓梯,所以跌倒了。如果頭暈要跟我講,這有可能是腦震盪,想吐也可能是……走慢一點,會比較不容易跌倒!」
不管怎麼處理,都不需要太多的情緒話。情緒話多說無益,為什麼還要說呢?如果我們不把自己整理清楚,注意自己的言行與背後動機,任由情緒亂跑,我們就有可能說出不少情緒話。
不只是親子,像在愛戀關係中也是,如果真心不想分手,別動不動就把分手掛在嘴邊。偏偏,這麼簡單的道理,還是有人在情緒來的時候,忍不住又把這兩個字嚷嚷了起來。真的分手了,又氣對方絕情,氣自己愚笨。
情緒需要理智導引,可是,這需要不斷地練習。譬如,每天反省自己的言行,就是一種練習的方式。
不知道各位朋友,還能不能幫忙想出其他很經典的情緒話,常製造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
我希望所有觀看文章的朋友,都能藉由彼此的分享,對自己說出口的言語做深切的反省,練習好好說話,有效溝通與表達。


〔為什麼我哭哭你覺得很好笑〕

孫子在享用雞塊,看起來好滿足的樣子。他還小,兩旁的臉頰胖胖的,讓人忍不住想捏。
阿嬤說:「你回去不可以跟媽媽說喔,你現在感冒還沒好,還不能吃!」
孫子:「嗯……」
阿嬤:「你想要去保母家,還是阿嬤先帶你回家?」
不知道,是不是阿嬤帶孫子出來看醫生,阿嬤的包包裡隱約看到白色的藥袋。
孫子說:「我想要跟阿嬤回家!」
他這年紀,大概三、四歲,表達算是很清楚了。大概閒來無事,阿嬤開始逗孫子。
阿嬤:「我看你這麼不乖,我還是帶你去保母家好了!」
所謂的不乖,我在旁邊看,大概就是吃得高興,雙腳亂動,踢到桌子。不過,實在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沒造成什麼嚴重的傷害,阿嬤本身也沒制止。
孫子開始醞釀哭鬧:「我不要,我想要跟阿嬤回家!」
阿嬤歡喜地抱了一下孫子:「我知道啦!你喜歡阿嬤對不對?」
孫子夾著哭聲說:「對!」
阿嬤又抱了一下孫子:「好啦好啦,跟阿嬤回家!我本來就要帶你回家啊,哭什麼哭?」
阿嬤似乎很享受孫子表達對她的喜愛,至於她所引發的孫子的不安,好像沒發生一樣。反而搞得哭鬧,好像是孫子的錯一樣。
孫子繼續享用著雞塊,一樣恬靜可愛。不自覺地,腳又踢了起來。
阿嬤還是沒制止,但又開始說了同樣的話:「我看你這麼不乖,我還是帶你去保母家好了!」
然後,又是同樣的歷程,孫子說不要,說喜歡阿嬤,阿嬤很高興,說要帶孫子回家。然後,出乎我意料的是,這個過程,大概重複了三次,最後一次,孫子哭出了眼淚,阿嬤才沒再繼續。
讓我吃驚的是,這個孩子很聰慧,問了一個問題:「為什麼阿嬤在笑?」
阿嬤回答:「因為你很可愛啊!阿嬤很喜歡你啊!」
我在想,孩子心中問的,會不會是「為什麼阿嬤妳讓我哭,妳卻在笑?」
或許,是我投射了吧!
不過,我很好奇,不該吃雞塊而吃,是為了討好孫子,讓孫子喜歡自己嗎?如果阿嬤真的不喜歡孫子腳動來動去,為什麼一開始不制止、不明講呢?然後,為什麼要一直讓孫子的情緒陷入不安,來確認孫子對自己的愛呢?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特別是自己喜歡的孫子,真的很開心嗎?
然後,阿嬤這樣操作,下一次孫子去保母家,會不會累積了一些負面情緒?好像去保母家是某種處罰,不乖的孩子要去的地方?
一個成熟的人,愛一個人,是希望對方幸福快樂,自己因此也感到快樂幸福。一個不成熟的人,會不斷確認對方對他的愛,才願意愛對方,這樣的關係,本身包含著綑綁與壓力,讓人愛得不輕鬆,關係也容易因為一些風吹草動,而陷入僵局。
我認識一些本身就很懂得照顧自己情緒的朋友,不管孩子是因為什麼原因開心,能因為他開心而開心,畢竟孩子的笑容就足夠療癒。自己就算不開心,也不需要逗孩子來滿足自己。至於孩子最愛的人是誰,愛不愛我們,大致上不太會幹擾我們因為孩子開心而開心的過程。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2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