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日本總發行量突破130萬冊!
日本票房突破十億日幣
8/19電影上映紀念限定愛藏版


※隨書附贈限量版精美劇照明信片



為了多活一天,我願意從這世界奪走什麼呢?
被醫生宣告來日無多的三十歲青年,
遇上了提出延長壽命交易的魔鬼,代價將會是──

.《電車男》、《告白》、《惡人》電影推手川村元氣首部長篇作品!
.日本當紅演員佐藤健、宮崎葵主演!
.電影場景橫跨北海道、巴西、阿根廷……知名景點盡收眼底
.原著受王家衛經典電影《春光乍洩》啟發創作靈感,電影特別遠赴布宜諾斯艾利斯拍攝不少在《春光乍洩》出現過的場景,甚至連對白都特別提到「Happy Together」
.日本試映會感動淚濕全場,影迷盛讚:「今年我最喜愛的電影!」
.2013年本屋大賞入圍作!日本全國書店評選:「最想賣的書!」
.日本NHK改編廣播劇,由人氣男星妻夫木聰主演!
.史上第一部於通訊軟體LINE上連載之小說
.中文版特別邀請知名插畫家恩佐繪製精美插圖

年僅三十,擔任郵差的平凡青年「我」,在一夕間被醫生宣告罹患絕症,只剩下三個月左右壽命──

突如其來的噩耗讓我陷入無比茫然之中,這時,跟我長得一模一樣、但打扮卻花俏誇張的「魔鬼」登門拜訪,向我提出了交易:只要讓世上的某些東西消失,就可以延長我的壽命──每消除一樣事物,就能讓我多活一天。

聽起來是很划算的交易!這世上沒必要的東西太多了,無聊的廣告面紙、沒有用的說明書、西瓜籽……到處都是。然而,事情並不如想像中簡單。首先,魔鬼讓這世界失去了電話,接著是電影,再來是時鐘……每部電影都是一段美麗的過去,失去電影的我,就像失去了所有的珍貴回憶;時鐘消失後我徹底明白了那滴答的聲響是限制我,也同時讓我得到自由的聲音。

之後,魔鬼提出要讓貓從世界上消失,以換取我一天的生命。

我的貓名叫高麗菜,是死去母親撿回來的棄貓,日復一日陪伴在孤獨的我身邊,是跟我相依為命的家人,但魔鬼將要讓這世界上的貓消失,來延長我一天的壽命。

一旦貓消失,這個世界會得到什麼,又將失去什麼?
如果我放棄了選擇,讓自己消失,這世界又會如何改變?
在我跟這世界道別前,誰又會是我最想見的人?

作者簡介:
川村元氣 Genki Kawamura
電影製作人、小說家、繪本作家。
1979年出生,畢業於上智大學文學部,之後進入東寶電影公司,2005年擔任電影《電車男》企劃,之後企劃、製作多部票房強片《告白》、《惡人》、《草食男之桃花期》、《宇宙兄弟》、《狼的孩子雨和雪》等。
2010年,川村元氣被美國《The Hollywood Reporter》雜誌評為「Next Generation Asia 2010」;2011年,成為日本專為電影製作人設置的獎項「藤本賞」史上最年輕得獎人;2012年發表首部小說作品《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並入圍2013年本屋大賞,目前總發行量已突破一百三十萬冊。
另著有《億男》,以及繪本《迪尼.氣球犬物語》(暫名,與佐野研二郎合著)。

中文臉書粉絲團:川村元気

譯者簡介:
王蘊潔
樂在一個又一個截稿期串起的生活,用一本又一本譯介的書寫下人生軌跡,旁觀譯著數字和三高指數之間的競賽。
譯有《永遠的0》、《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等多部作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內文試閱:
如果貓突然從這個世界消失, 這個世界會如何變化?我的人生會如何改變? 如果我從這個世界消失, 這個世界是否毫無變化,像往常一樣迎接明天來臨? 也許你覺得這種幻想很荒唐, 但是,相信我, 接下來的故事,是連續七天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那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七天。 我很快就要死了。 為什麼會這樣? 我接下來會交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這將會是一封很長的信,希望你耐心看到最後。 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寫給你的信, 沒錯,這是我的遺書。


星期一 魔鬼找上門


在死之前,我湊不滿十件想做的事。 這是我以前看過的一部電影中的情節。男主角臨死之前,寫下了十件想做的事。 那根本是騙人的。 不,不能說是騙人,至少那份清單上所寫的,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 什麼?你問我為什麼這麼想? 因為,該怎麼說呢,反正我也試了一下。雖然說出來有點丟臉,總之,我也試了「在死之前想做的十件事」。 那是七天前發生的事。 我感冒了很久,遲遲不見好轉,但每天照常上班當郵差送信。這一陣子的輕微發燒持續不退,頭部右側隱隱作痛。我吃了市售成藥撐了一陣子(你也知道,我超討厭看醫生),兩個星期之後,感冒仍然沒好,我才終於決定去醫院。 檢查結果發現,並不是感冒。 腦腫瘤,第四期。 這是醫生告訴我的診斷結果。我最多只能活半年,但沒人能夠保證一個星期後,我還能夠活在世上。雖然醫生提議我可以接受放射線治療、抗癌劑治療、進安寧病房等各種選擇,但我完全聽不進去。 小時候,我曾經在暑假期間常去游泳池。撲通一聲,跳進涼冰冰的藍色游泳池。嘴裡吐著泡泡,身體沉入水中。 「要先熱身啊。」 我聽到老媽說話的聲音,但是,在水中聽到的聲音很模糊,聽不清楚。如今,遺忘已久的「聲音記憶」突然在耳邊甦醒。 漫長的診察結束了。 醫生的話音剛落,我把皮包丟在地上,跌跌撞撞地衝了出去。我不理會醫生叫我的聲音,大喊著「啊啊啊啊!」衝出醫院,撞到了剛好經過的人,不小心跌倒,又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手腳都不爭氣地發著抖,我跑啊跑,跑啊跑,跑到橋下,已經動彈不得,趴在地上嗚咽起來……以上情節純屬虛構。 沒想到人遇到這種情況時,竟然冷靜得出人意料。 我最先想到的是,附近常去的那家按摩店的集點卡,只要再蓋一個章,就可以兌換一張免費按摩券,和不久前才剛買了衛生紙和洗碗精。滿腦子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但是,悲傷漸漸湧上心頭。 我才三十歲,雖然比吉他之神吉米‧罕醉克斯或塗鴉藝術家巴斯基亞活得久,但總覺得還有未竟之事。我相信一定有某些只有我能夠為這個世界而做的事。 想了半天,仍然想不到有什麼事非我不可。我繼續呆然地走在路上,看到兩個年輕人在車站前,彈著原聲吉他放聲高歌。 人生終將結束,在最後的日子來臨之前, 做想做的事,完成所有該做的事, 迎接明天的到來。 王八蛋。我終於見識了什麼叫缺乏想像力,你們就一輩子在車站前唱歌吧。 我心煩得要命,更不知道該怎麼辦,花了很長的時間,慢慢走回公寓,咚咚咚地大聲走上樓梯,打開很薄的木門,看到狹小的房間時,絕望才終於浮上心頭。前方一片漆黑,我倒在地上。 不知道過了幾個小時,我在玄關醒來。 一團黑、白、灰色交織在一起的圓形物體出現在眼前。那個物體發出「喵啊」的叫聲。我的雙眼終於聚焦。是貓。 牠是我的愛貓,和我相依為命了四年。 貓走到我身旁,又擔心地「喵啊」了一聲。原來我還沒死。我坐了起來。頭很痛,燒仍然沒有退。即將到來的死亡似乎是現實。 「幸會!」 房間內傳來一個開朗的聲音。 向屋內一看,發現我在房間裡。 不,我在這裡,所以,正確地說,是另一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站在那裡。 分身。我立刻想起這個字眼。以前看過一本書,據說人在臨死之前,會看到「另一個自己」。難道我終於發瘋了嗎?還是閻羅王已經派人來索命了?我快要昏過去了,但還是咬著牙,努力面對眼前的狀況。 「呃……請問你是哪一位?」 「你覺得我是誰呢?」 「嗯……死神嗎?」 「很接近!」 「很接近?」 「我是魔鬼!」 「魔鬼?」 「沒錯,我是魔鬼!」 魔鬼就這樣(隨隨便便地)出現了。 你見過魔鬼嗎? 我見過。 真正的魔鬼並不是青面獠牙,也沒有尖尾巴,手上更絕對不會拿三叉戟。 魔鬼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分身其實就是魔鬼! 雖然眼前的狀況令人難以輕易接受,但我還是決定用寬容的態度,接受這個搞不懂為什麼一臉開朗地出現在我面前的魔鬼。 仔細觀察後,發現雖然魔鬼的長相、體型和我一模一樣,但祂的打扮和我大不相同。我的衣服非白即黑,通常都是黑色長褲配白襯衫,外加一件黑色開襟衫,是一個徹底貫徹黑白色調的人,老媽以前就經常罵我:「整天都買一樣的衣服」,但每次去血拼,還是會拿起類似的衣服。 魔鬼的衣著很花俏,黃色阿羅哈襯衫上印著椰子樹和進口車,下面穿著短褲,頭上掛了一副墨鏡。外面的天氣還很冷,祂居然一身夏天的打扮。 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浮躁,魔鬼一派輕鬆地開了口。 「所以,你有什麼打算?」 「啊?」 「你不是活不久了嗎?」 「喔,是啊。」 「你有什麼打算呢?」 「這個嘛,我打算先想一下『在死之前想做的十件事』。」 「就像那部電影一樣?」 「嗯,類似啦。」 「你確定要做這麼丟臉的事?」 「不行喔……」 「也不是啦,很多人做這種事,決心要在臨死之前,完成所有想做的事。每個人都會經歷這個階段……反正不會有第二次!」 魔鬼獨自狂笑起來。 「一點都不好笑……」 「啊,啊,是啊,不好笑!心動不如行動,你就趕快列清單吧!」 於是,我開始在A4影印紙上寫「在死之前想做的十件事」。 我都快死了,卻在做這種事。我很難過,覺得自己愚蠢之至,在寫的時候,腦筋一片混亂。 但我還是閃躲著探頭偷看的魔鬼,不顧愛貓踩了好幾次我的紙(我家的貓和世界上所有貓一樣,特別愛玩紙),總算完成了「在死之前想做的十件事」。 1 從噴射機跳傘。 2 攀登聖母峰。 3 開法拉利在德國的高速公路上狂飆。 4 吃滿漢大餐。 5 穿鋼彈機器人的裝備。 6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 7 和風之谷公主娜烏西卡約會。 8 在轉角處撞到手拿咖啡的美女,一見鍾情。 9 在大雨中躲雨,遇到以前暗戀的學姊。 10 想談戀愛……   「你寫的都是什麼東西啊!」 「唉,那個嘛。」 「你又不是國中生!連我都覺得丟臉,太離譜了。」 「……對不起。」 「第六個絕對是在惡搞。」 「也是啦。」 「太離譜了。」 我覺得自己很遜,煩惱了半天,竟然只能寫出這些內容,愛貓似乎也對我感到失望,對我不屑一顧。 我沮喪不已,魔鬼拍了拍我的肩膀說: 「嗯,不過,可以先完成第一項跳傘。領錢,馬上去機場!」 兩個小時後,我搭上了噴射機,在離地三千公尺的高空飛行。 「那就開始跳吧!」 魔鬼開朗地說完,我就從空中跳了下來。 沒錯,這是我多年的夢想。眼前一片藍天,莊嚴的雲,一望無際的地平線。從高空看地面時,一定可以顛覆我的價值觀,忘記日常的瑣碎事,充分感受生活在這片大地的喜悅。 我曾經在哪本書上看過類似的描述,但是,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在跳傘之前就感到厭煩,太高、太冷、太可怕了。為什麼有人喜歡做這種事?我想做這種事嗎?我在空中降落時,茫然地思考這個問題,再度感到前方一片漆黑。 當我再度醒來時,發現躺在自己的床上。 喵啊。聽到貓的叫聲,我再度張開眼睛。坐起來時,腦袋仍然隱隱作痛。這一切果然不是夢。 「真是受不了你!」 阿羅哈(我決定在暗中這麼叫魔鬼)在我旁邊。 「給你添麻煩了。」 「真的差一點沒命……不過,也沒差啦,反正你本來就快死了!」 阿羅哈獨自笑了起來。 我默默地抱著愛貓。愛貓柔軟又溫暖,渾身的毛很蓬鬆,雖然以往抱牠時沒什麼感覺,此刻卻覺得這就是生命。 「但是……在死之前,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想做的事。」 「是嗎?」 「至少絕對沒有十件事,而且,即使有,十之八九應該都是無足輕重的事。」 「也許吧。」 「對了,我說你啊。」 「我嗎?」 「你為什麼來這裡?來這裡有什麼目的?」 阿羅哈收起剛才的笑容,詭異地笑了笑。 「你真的想聽嗎?那我就告訴你囉。」 「等、等一下。」 阿羅哈突然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我被祂嚇到了,有點手足無措,內心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千萬要小心謹慎。本能在內心大叫。 「怎麼了?」阿羅哈問。 我慢慢深呼吸,先讓心情平靜下來。沒問題,只是聽祂說話而已,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不,沒事,請你告訴我。」 「不瞞你說……你明天就要死了。」 「什麼!?」 「你明天就要死了。我就是來通知你這件事。」 我終於感到絕望。至今為止的人生中,我曾經感受過或大或小的絕望,原來眼前才是真正的絕望。徹底的無力感令我感到驚訝。 看到我呆然地說不出話,阿羅哈開朗地開了口。 「你不要這麼沮喪啊,虧我還特別為你準備了大好機會!」 「……大好機會?」 「你願意就這樣死嗎?」 「不,如果有機會,我想活下去。」 阿羅哈立刻回答說: 「有一個方法。」 「方法?」 「或者說是魔法,總之,可以延長你的壽命。」 「真的嗎?」 「但有一個條件,說白了,就是這個世界有必須遵守的原則。」 「什麼意思?」 「有得就必有失。」 「……那我該怎麼做?」 「並不是什麼複雜的事,只要完成一場簡單的交易就好。」 「交易?」 「沒錯。」 「什麼交易?」 「讓某樣東西從這個世界消失,你就可以多活一天。」 我一時無法相信。 雖說我已經死到臨頭了,但我的腦筋並沒有出問題。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魔鬼的呢喃」?不,好像沒這麼簡單,況且,阿羅哈有什麼權限做這種事? 「你是不是在懷疑我有什麼權限?」 「啊?沒有,沒有……」 這傢伙真的是魔鬼嗎?能夠透視人心嗎? 「透視人心根本是小事一樁,不管怎麼說,我畢竟是魔鬼啊。」 「嗯……」 我沉默不語,阿羅哈又突然恢復了剛才的開朗說了起來。 「嘿嘿!你是不是嚇到了?裝嚴肅太累了,這太不像我的風格了。」 「怎麼回事?怎麼說變臉就變臉?」 「因為這件事很嚴肅,所以我想用魔鬼的態度說話,不管怎麼說,我畢竟是魔鬼啊!」 「真的別鬧了。」 「你以為真的要死了嗎?那是開玩笑的,但交易是真的。」 「什麼?是真的嗎?」 「我把這場交易的來龍去脈告訴你,因為你好像完全不相信。」 然後,阿羅哈說了起來。 「你聽過創世紀嗎?」 「聖經中的嗎?有聽過,但沒看過。」 「是嗎……如果你看過,說起來就簡單多了。」 「抱歉。」 「反正,簡單地說,就是上帝花七天創造了這個世界。」 「是喔……」 「咦?你不相信嗎?真的啊,我是魔鬼,見證了一切。」 祂的語氣太平淡,根本不像是在談論這麼了不起的事。我決定姑且聽祂說下去。 「首先是第一天,世界一片漆黑。於是,上帝創造了光,區分了白天和黑夜。」 事情哪像祂說的這麼輕鬆啊。 「第二天,上帝創造了天,第三天,創造了大地。這就是天地創造!於是,有了大海,植物開始發芽。」 「太偉大了。」 「沒錯!第四天創造了太陽和月亮,宇宙就誕生了!第五天創造了魚和鳥,第六天創造了野獸和家畜,最後,上帝創造了和祂很像的『人類』,人類終於出現了!」 「天地創造、宇宙誕生,然後出現了人類。」 「你的總結能力很強!」 「第七天呢?」 「第七天是休假!上帝也要休息!」 「所以是星期天。」 「真厲害!你說對了。你不覺得很厲害嗎?只花了七天就創造了一切,上帝太了不起了,簡直太尊敬祂了!」 我覺得上帝應該是超越「尊敬」的對象……先聽下去再說。 「最先創造了亞當這個男人,但只有男人太孤單了,所以,就用男人的肋骨創造了名叫夏娃的女人,他們兩個太閒了,所以,我就問上帝,可以誘惑他們吃蘋果樹上的蘋果嗎?」 「蘋果?」 「對,他們住在伊甸園,可以吃任何東西,做任何事,而且長生不老,只有一件事不能做,就是不能吃『善惡知識樹』的果實蘋果。」 「原來是這樣。」 「但我誘騙他們,結果他們就吃了!」 「太過分了,果然是魔鬼。」 「是啊是啊,於是,亞當和夏娃就被趕出了伊甸園,人類不再長生不老,開始了發動戰爭、你爭我奪的歷史。」 「不愧是魔鬼。」 「其實也沒什麼啦,於是,上帝就派了自己的兒子……耶穌到地球上,仍然無法促使人類反省,最後還殺了耶穌……」 「這我有聽過。」 「之後,人類又擅自創造了很多東西,創造了無數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必要存在的東西。」 「原來如此。」 「所以,我向上帝提議,我降臨到地球,讓人類決定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我向上帝要求,只要人類願意消除某樣東西,就可以讓他多活一天,上帝賦予我這種權力。我開始四處尋找交易的對象,到目前為止,和各種人做了交易,真的有各式各樣的人,你是第一百零八個人!」 「一百零八個?」 「對!人數出乎意料的少吧?全世界只有一百零八人,所以,你是超級幸運兒!只要從這個世界消除一樣東西,就可以多活一天,很划算吧?」 祂的提議太突然,所以我有點混亂。這件事未免太荒唐了,簡直就像電視購物的週年慶活動,延續生命怎麼可能這麼簡單?話說回來,不管我信不信,沒理由不敢和祂賭。反正我快死了,沒什麼好怕的,也沒有任何損失。 我重新整理了目前的狀況。 只要讓某樣東西從世界上消失,我就可以多活一天。 三十樣東西可以交換一個月,三百六十五個可以交換一年。 這個交易太簡單了,這個世界上充斥著垃圾和不必要的東西。像是蛋包飯上的洋香菜、車站前發的廣告面紙、厚厚的家電說明書,還有西瓜籽,只要稍微想一下,就可以想到一大堆不必要的東西。好好整理一下,絕對可以列出一、兩百萬樣隨時可以消失的東西。 如果我原本可以活到七十歲,還有四十年。 只要讓一萬四千六百樣東西消失,就可以活到原本的壽命;如果繼續消除,搞不好可以活一百年、兩百年。 阿羅哈說得沒錯,人類在數萬年的時間內,創造了無數廢物,即使讓某些東西消失,也不會造成任何人的困擾,世界反而可以變得更簡單,大家一定會感激我。 我目前做的郵差工作也在逐漸消失,搞不好十年後就不存在了。但是,仔細想一下就發現,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處於「可有可無」的邊緣,搞不好人類本身也是如此。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亂七八糟的世界。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3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