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從來沒有一個世代的父母,像這個世代的父母一樣,如此操心孩子的教育,投注大量的資源,對回收卻全然沒有把握。

儘管各種教養理論和學習方法積極發展、廣泛討論,我們看到很多孩子仍然充滿依賴卻不夠快樂,父母師長也始終抱持著憂思與疑惑。

教育因人、因地各有不同的條件,只求以典範來理想化或單一、粗淺地套用某種理念或方針,不但無法成功,還可能忽略原本可做的改善、影響固有的根基。

所以,不論是父母或老師,教育者都應該和農人一樣,估量自己土地的條件、權衡可以試作的方法,使自己的行動和周遭的環境合力作用,藉此前瞻合宜的目標,才能帶來收成的美果。

洪蘭與蔡穎卿以提問與回應的對話形式,探討二十七個親師共同關注的教育議題,但願在教養方法的去存與修正上,提供父母和師長可以寬心、但同時盡力的方向,重新省思我們身為成人的教養責任和目標,將憂慮轉為希望、把口號化成實踐,不要浪費任何可以給孩子的時間與能為孩子善盡的力量。

讓我們一起協力,做好自己的分內之事,把孩子都扶正。

洪蘭 與 蔡穎卿 溫柔而智慧的教養對話

這本書,是為了想要有更好的教育收成而提的耕耘之問,也是洪蘭、蔡穎卿期待與所有親師共勉「做個好大人」的實務體現。

洪蘭老師——

決定孩子行為好壞的因素,不是管教的鬆與嚴,而是父母參與孩子生活的程度。

父母要有信心,敢擇善固執地去走對孩子好的路,孩子是上天的福賜,請接受你的孩子,
他的一切來自你,你的態度會塑造成最後的他,請珍惜上天給你的這份禮物。

Bubu(蔡穎卿)老師——

教育是一項絕不能虛耗時間、情感與金錢的工作,所有的教養結果終將由社會一起承受。

讓我們腳踏實地慢慢往前,一如農人期待更好的收成一樣的自然、用心,做對的事,採取正確的行動,幫助孩子以快樂的過程完成獨立,教育的園圃之樂將因此得以代代相傳。


作者簡介:
洪蘭
加州大學河濱校區實驗心理學博士,曾在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做博士後研究,於聖地牙哥沙克生物研究所任研究員,並於加州大學擔任研究教授。
1992年回台,先後在中正大學、陽明大學任教。現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及清華、交大、陽明、中央四校聯合系統講座教授。近年來有感於教育是國家的根本,而閱讀是教育的根本,先後到台灣大大小小超過一千所的中小學做推廣閱讀的演講。
十多年來致力於譯介認知心理學、神經科學及生命科學等領域書籍,已翻譯超過五十本書,並於各大報章雜誌發表文章。著作繁多,包括《歡樂學習,理所當然》《見人見智》《教育創造未來》《自主學習,決定未來》(以上為天下文化出版)等書。

蔡穎卿(Bubu)
1961年生於台東縣成功鎮,成大中文系畢業。目前專事於生活工作的教學與分享,期待能透過書籍、專欄、部落格及習作與大家共創安靜、穩定的生活,並從中探尋工作與生命成長的美好連結。
著有《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廚房之歌》《我的工作是母親》《漫步生活——我的女權領悟》(天下文化);《在愛裡相遇》《寫給孩子的工作日記》《Bitbit, 我的兔子朋友》《小廚師——我的幸福投資》(時報出版);《我想學會生活:林白夫人給我的禮物》(遠流出版);《廚房劇場》《空間劇場》(大塊出版)
工作室網站:www.bubu.com.tw


內文試閱:
「你有什麼,他就有什麼」,並不是真正的公平
——如何處理手足之間的「公平」問題?

Bubu老師
父母對於「公平」的想法,
往往只是單純地顧及物質上的均有、或讚美是否一樣多,
卻沒有想過,如果用不對的方法處理,
孩子小的時候所計較的小物件、小經歷,
很快就會隨著成長而變成其他挾愛的要脅,
偏差行為的規模也將大到讓父母極為傷神痛苦。

洪蘭老師
一旦孩子覺得父母偏心,你做什麼他都有另外的解釋,
這時倒不如把孩子叫過來,
利用這個機會教育他們分享的觀念。
父母也可以盡量讓大的孩子去照顧小的孩子,
讓他們能夠相扶相持,培養親密的感情,
而不是用表面的物資平等來分化手足的關係。


【請問洪蘭老師】

家庭資源的共享觀念,要早一點為孩子建立
洪蘭老師雖然只生養一個孩子,但您成長的家庭中有好多姐妹,關於父母對待孩子的心情、或處理物質的方式,一定能給家長建議。現代父母耗費許多精力在處理手足的「公平」問題,也因為公平的想法浪費了許多家庭資源。
我的原生家庭有四個孩子,我是老么,從小母親就說,她不擔心我們手足相爭,只擔心我們的感情太好,一起瞞著他們調皮搗蛋。記得小時候兩個哥哥也會爭吵打架,但我們無論怎麼爭吵,每天在父母親回家前一定會和好,不像現在的孩子總把跟父母相處的時間用來投訴手足的爭執、或是抱怨父母不公平。
童年的經驗使我在養育兩個女兒時,也從不以「宣示公平」做為對待她們的原則。我很清楚自己愛她們的心情絕對是公平的,但這種公平卻無法以「妳有什麼,她就有什麼」來表達。一個家庭的資源都是共有的,全家人都要學習為整個家庭著想,所以絕不可能讓孩子以物質分配做為標準,來檢查父母公不公平。
我的小女兒一直都很樂意穿姐姐的舊衣服,大女兒也為了要讓妹妹接手而小心愛護自己的衣物;到了倆人都不能穿時,我們就再把小心穿戴而狀況依然很好的衣物轉給不嫌棄的親友或鄰居,我用這些小事教導她們惜物愛人的意義。記得高中那年,妹妹已經長得比姐姐高了,穿起姐姐的褲子是有點短,但妹妹說沒關係,剪掉一截就變成七分褲,還是很好看。
家人共享物質、彼此體諒,雖是很自然的事,但現在每有機會與讀者分享教養經驗,我卻最常被問到有關「公平」的問題,比如說:
「昨天我帶兩個孩子去文具店,他們同時看上一樣東西,但店裡只有一個,兩兄弟卻不肯相讓。面對這種問題,我很心煩,卻不知該怎麼處理。」
我要這位母親先問自己兩個問題:
家裡有需要這個東西嗎?如果需要,需要兩個嗎?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處理的方式就是不用買或只買一個,絕對不必為了表面的公平而買兩個。
不要因為價錢不高的小東西或玩具、零食,就覺得非要表現公平不可。孩子從小對公平有不正確的認識,一定會延伸成更重大的問題。我也聽過有位母親同時購買兩套二十幾萬的教材給上幼稚園的女兒,並交代老師不可以讓姐姐去碰妹妹那一套,那位母親覺得自己非常公平,沒有虧待哪一個孩子。

別讓孩子打著「你不公平」的旗號,來磨難父母
新一代的父母所著重的公平對待,如今已產生後果了,這些擔憂應該被引為借鏡,不要重蹈覆轍。孩子在物質平等的對待後養成了計較的性格,有些甚至打著「你不公平」的旗號來磨難自己的父母,這樣對親子雙方都沒有幫助。我不認為孩子真的這麼難教,是父母自願放棄了重要的機會,以致帶來不斷加深的麻煩。
我想說說自己的經驗。上個星期帶完一班四〜六歲的小朋友,下課前給孩子們做了棒棒糖,每個人可以帶兩枝回家。有位媽媽接了孩子之後,一隻手拿著女兒分到的兩枝棒棒糖,另一手牽著三歲左右的弟弟來找我,她問我:「Bubu老師,還有多的棒棒糖嗎?」
我抬頭一看遠處,知道工作台上還有幾枝,原本想直接說:「有,弟弟想要是嗎?」但話還未出口,先聽到媽媽接著就說:「弟弟很想吃,可是姐姐不肯給他。Bubu老師可以再給我一枝嗎?」
我立刻蹲下跟小女孩說:「妳有的東西都是要跟家人一起吃的,現在妳自己拿一枝糖分給弟弟。」孩子聽了我的話之後,沒有任何遲疑就去接媽媽幫她拿著的兩枝糖,然後遞出一枝給弟弟。現在,換弟弟不肯了,他要姐姐手上的那一枝,所以我又轉頭去跟弟弟說:「不可以的!姐姐很好,分你一枝,她給你哪一枝,你就拿那一枝,然後跟姐姐說謝謝。」弟弟雖然很小,但聽完之後也乖乖照著做了。
回家後,我一直想著那幾分鐘之間發生的事,以及父母面對類似的問題時,是否採行了正確的解決方式。
為什麼父母總是偏向微不足道的表象公平?是因為他們無法預知這種處理將會導致層層漸進的深遠影響,還是父母誤解了公平正確的涵義?家庭中的父母與學校中的老師,面對分配資源與關心的處境都是一樣困難的,如果考慮表象與實質的兩面,洪蘭老師會建議大家該怎麼做?

不能正確地處理公平,甚至會助長偏差行為的規模
父母對於公平的想法,往往只是單純地顧及物質上的「均有」,或「讚美」是否一樣多,卻沒有想過,如果用不對的方法處理、或是沒有勇氣面對孩子的抱怨,孩子小時候所計較的小物件、小經歷,很快就會隨著成長而變成其他挾愛的要脅,偏差行為的規模將大到讓父母極為傷神痛苦。
我遇過兩個家庭,一個是在搬家時,孩子要父母用尺仔細丈量,確定他們手足的房間一定要「一樣大」;另一個是家中有土地與人合建,手足雖然各得到一筆豐厚的地產,但因為弟弟分得的其中一個店面比哥哥少了○.七五坪,所以弟弟每隔幾日就打電話去咒罵父母。我不禁想,親子之間不是只有權益、物質的贈予而已,隨著父母年齡增加,當照顧與關懷的責任要由手足分擔時,那些斤斤計較的孩子又會如何思考公平的意義。
前陣子,我在停車場的繳費機前等待了很久,只因為一個爸爸讓他的孩子代替他去投停車幣,引起另一個孩子大鬧「不公平」。父親起先是生氣的,但氣過之後還是不能堅持自己的原則,所以,他把那個發怨言的孩子抱起來,再去摸一下投幣機「以示公平」。那孩子摸完從父親的懷中溜下後,惡狠狠地瞪了姐姐一眼,沒有一點六、七歲孩子應有的天真可愛。
當我不斷看到現代父母是如何處理孩子的公平問題時,很想對他們說——不要用物質與稱讚對孩子宣示:「我愛你們一樣多,請別挑剔我。」因為那不是真正的公平。對於當一個公平的父母,洪蘭老師又有什麼建議?


【給Bubu的回應】

公平在乎的是實質的平等,不是物資上的假象
自古以來,「公平」一直是導致人心向背最主要的原因,統治者若能做到這一點,老百姓萬里來歸。做父母的也是,青春期的孩子會叛逆,有一個原因即是「父母偏心、不公平」,孩子覺得父母不喜歡他,只喜歡哥哥或弟弟,於是會去做壞事以引起父母注意。父母如果不能理解他故意破壞行為背後的原因,反而罵他是壞孩子,說你為什麼不能像哥哥或弟弟一樣時,孩子會變本加厲,越責罵越糟糕,最後自暴自棄,走上不歸路。
我曾看過一個長得非常可愛的女孩,用裝病的方式來引起父母注意。她原是家中的獨生女,家境富裕,三千寵愛在一身,後來她母親意外懷孕,生了個弟弟,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到弟弟身上,她發現只有生病時,母親才會來關心她,於是就開始裝病。病裝久了,假病成真,人懨懨無生氣,也變得不好看了。
另一個孩子更可憐,他因為弟弟功課好,常被家人拿來比,罵他不長進,他於是在弟弟要考基本學力測驗時,把安眠藥放在弟弟的水壺中,讓他想睡沒考好,闖下大禍。
公平不是檯面上大家以為的「你有我也有」,還要考慮很多其他的因素。比如說,很多老師以為,如果兩個學生都做錯了事,那麼各打五大板叫做公平,卻忘了去思考一下犯罪行為背後的原因,以及刑罰的適當性。背後的原因最重要,一個是故意、另一個是過失,處罰的程度自然要有所不同。尤其是男女對於公開丟臉的感受各有差別,五大板對頑皮的男生來說可能不在意,對臉皮薄的女生而言,可能一星期都不敢抬起頭來見人。
公平在乎的是實質的平等,不是物資上的假象。像是Bubu老師所說的例子,玩具買一模一樣就是十分錯誤的示範。至於連房間都要拿尺量到一模一樣大,更是令我吃驚,如果兄弟倆計較到這個地步,請問出了社會以後,他們還能兄友弟敬、互相幫忙嗎?他們還能血濃於水,有著我有飯吃、你至少也有稀飯吃的想法嗎?
父母都以為,兩人有了一模一樣的玩具就不會吵架了,殊不知人是愛比較的,我們觀察到兄弟倆先是會各自拿著玩具到角落去玩,但是過一會兒,一個就會站起來走過去,把另一個手上的玩具搶過來,仔細比較一下,確定父母沒有偏心把好的給了哥哥(或弟弟),這是人性。

教導孩子彼此照顧分享,培養親密的手足之情
一旦孩子覺得父母偏心,你做什麼他都有另外的解釋,這時倒不如把孩子叫過來,利用這個機會教育他們分享的觀念,告訴他們「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兄弟姐妹吵架是一定會的,讓他們自己去找出共玩的方法,自己訂出來的規則,他們就會遵守;不遵守規則時,他們也會知道自己的不對,對兄姐的禮讓會感心,兄姐也不會像被逼著去學孔融讓梨,反而把弟妹當作眼中釘去之而後快。
外國的父母一般不介入孩子的爭吵,他們覺得越介入越糟糕。加州大學有個教授說得好,家人吵架這種事,外人最好不要介入,因為清官難斷家務事。父母平常可以盡量讓大的孩子去照顧小的孩子,把一部分責任放在他們肩上。例如叫大的帶小的去上學,被人欺負時,要大的保護小的,培養他們親密的感情,一旦有外力介入,孩子們很自然會一致對外、同仇敵愾,而不是用表面的物資平等來分化手足的感情。我們小時候多半要揹弟妹、照顧他們起居,因為母親只有兩隻手,忙不過來,很奇怪的是,長大後我們這些一起吃過苦的姐妹感情反而特別好。

注重表面的公平,只會讓手足互相計較與監視
曾有一個朋友的姐姐要換腎,她毫不猶疑割給她;另一個朋友的哥哥有血癌,要骨髓移植,他卻不肯捐,我們跟他說骨髓會再長出來,他也不肯,這跟他們從小一起長大的狀況很有關係。一個說:「我小時候都是大姐在帶,現在她有病,我給她一個腎算什麼?我還情願替她病呢!」另一個則說:「哥小時候專門欺負我,我不知吃過他多少暗虧,他曾經把我推下水溝,說我死了就沒有人跟他競爭了,我能活到今天是奇蹟,我幹嘛要去幫他?抽骨髓的針那麼大,我為什麼要為他去受罪?我跟你打賭,換成我要他捐骨髓,他一定也不肯。」
他的話聽了令人寒心,兄弟會弄成這樣形同陌路,跟他們小時候父母只注重表面的公平,連吃牛排都要切得一樣大有關,他們長大後沒有培養出手足之情,只有天天互相監視,看爸媽有沒有對另一個人好一點。所以,父母不要注重表面的公平,反而要一直教育孩子手足的重要性。俗語說,同船共渡是五百年的緣分,更何況生在同一個家庭做手足?我很感謝父母給了我五個姐妹,讓我們在人生的路上相扶相持。
對於家中資源的分配,我認為應該從小教孩子林則徐說的這句話:「子孫若如我,留錢做什麼?賢而多財,則損其志。子孫不如我,留錢做什麼?愚而多財,益增其過。」我父母常告誡我們:「好男不吃分家飯,好女不著嫁時衣。」孩子應該要有憑自己力量打天下的志氣。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3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