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精美「3D貓戰士卡」!
★獲「98年臺北縣國民中小學滿天星閱讀計畫」優良圖書推薦!(高年級)
★全美銷售突破400萬本。
★美國亞馬遜書店五顆星評價。
★每集銷售上市便攻上紐約時報排行榜第一名,榜上盤據總時間超過57週。
★版權銷售日、韓、法、德、俄等15國。


口碑推薦~
★養過貓的人看了這本書會重新認識貓族,本書還原了貓的野性和求生本能,所以整本書揉合了可愛溫暖和野性戰鬥的氣息,呈現了一個奇妙豐富的想像世界。
──作家 小野
★在艾琳‧杭特創造的奇幻世界裡,讀者將和這些貓戰士一起成長。讓故事代替教訓,讓高潮迭起的情節,取代掉囉哩囉嗦的嘮叨!
──如果兒童劇團團長 趙自強
★這是一部奇幻作品,這也是一部教育作品,能夠讓讀者徜徉其間,彷如身歷其境,感受到大自然處處給予的智慧。
──愛貓族聯誼會會長‧知名作家 心岱
★這不只是一部「好看」的小說,字裡行間,也透露出作者希望傳達的一些正面思考的內涵。我相信不僅小朋友讀起來津津有味,大人也會覺得興味盎然。
──新竹市華婉兒童圖書館 王郭章
★翻譯過這麼多本書,只有這本書讓我在譯書過程中隨著情節起伏而心情上下激盪。──譯者 高子梅
★有如動作片般的冒險故事。非常投讀者之所好,尤其如果你很好奇家裡的貓咪究竟在作什麼春秋大夢的話。
──《出版人周刊》
★緊張刺激的動物冒險故事,從此以後,讀者看見小貓,可都要另眼相待了。
──《科克斯書評》。

【故事簡介】
誰才是敵人,誰又是朋友?——比第一集更緊湊刺激的陰謀與背叛、友情與愛情的掙扎,以及對自己身分的疑惑與認同,智勇雙全的火心,到底該如何保護他最愛的族人,並重新贏回與灰紋的友誼呢?

「戰爭即將發生,火心。你要小心一個你不能信任的勇士。」成為天上星族的斑葉,在夢中對火心這麼說。
憑著過「貓」的智慧與勇氣,火掌與灰掌擊敗了野心勃勃的影族首領碎星、拯救了影族;在第二集的《烈火寒冰》中,貓兒們準備進入冬雪皚皚的「禿葉季」,而剛晉升為勇士的火心與灰紋則接到首領藍星所交代的第一個任務:把被碎星趕出領地的風族找回來。
然而即將進入缺乏食物的禿葉季,於是河族與影族覬覦起風族的狩獵場,想連手瓜分並將它占為己有。

火心與灰紋順利在轟雷道路附近找到了可憐兮兮的風族,卻在回程與心懷不滿的河族結下樑子;剛趕走碎星的雷族,又要面對河族與影族聯手襲擊的可能威脅。
可是對火心來說,最糟的還不只如此:好友灰紋為了心愛的河族母貓不惜跟他翻臉;與寵物貓妹妹「公主」的意外重逢,讓受到族貓歧視、又跟朋友鬧翻的火心感到徬徨,想念起人類的家;在戰爭中袖「爪」旁觀、巴不得他被敵人殺死的副族長虎爪,到底心懷什麼鬼胎——還有,難道影族真的要跟雷族宣戰了嗎?名目張膽留下的兔子骨頭,究竟是誰的陰謀?

【本書特色】
◎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藉由一隻原本養尊處優的家貓、如何轉變為偉大的貓戰士的故事,帶領孩子們認識這些久違的價值觀:忠誠與勇氣,誠實與智慧,力量與善良。
◎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

作者簡介:

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寫作靈感來自於她的愛貓成癡,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琳總是以敬畏的心面對大自然的各種現象,由於她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十分有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的行為。
《貓戰士》的作者艾琳˙杭特其實有兩個人!「她」是資深的童書作家凱特˙卡里(Kate Cary)加上基立˙鮑德卓(Cherith Baldry)。她們倆都住在英國,一同創作了這個故事,並輪流將它寫成書。她們想以一個名字,艾琳.杭特,共同現身,以免讀者為了買同一系列的書、還得在兩個作家的書架上才能找齊。
基立在農場長大,身邊有許多勤奮工作的貓,忙著把家裡和倉庫裡的老鼠趕走,不過也有一些很友善的家貓,會跟她玩或窩在她的膝蓋上。她跟著現在的丈夫彼得全球旅行,他是個科學家,還有兩個兒子:威爾與亞當。
凱特從小就開始養貓了。她現在養了三隻貓咪。寫貓戰士這個故事,讓她可以想像貓兒晚上跑出去玩的時候都在做什麼事。雷族的貓兒讓她明白,沒有什麼事值得害怕,只要好好享受冒險就行了。



譯者 高子梅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



更多詳細貓戰士訊息~
★貓戰士官網:warriors.morningstar.com.tw
★貓戰士電子報:歡迎探險貓戰士的世界!
★WARRIORS 系列:我要看「貓戰士」系列書...



★【貓戰士週邊商品】全球獨一無二的「貓戰士卡典藏冊」、「貓戰士禮物書(筆記書)」搶先曝光~(目前皆已售完)
貓戰士卡典藏冊 . 貓戰士禮物書



譯者簡介:
高子梅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

內文試閱:
藍星領著雷族貓很快地回到營地。他們返家的喧鬧聲吵醒了留守的貓。貓隊穿過金雀花掩映的入口時,睡眼惺忪的身影開始從不同的窩裡出現。
「有什麼新聞?」半尾大聲問。
「影族也到了嗎?」柳皮問。
「是的,他們也來了。」藍星嚴肅地回答。她經過柳皮,跳到高聳岩上。她不用召集族貓開會,大家已經聚集到岩石下方了。虎爪也跳上去,與她並立。
「今晚的情勢相當緊張。」藍星開始說,「我意識到,曲星和夜皮可能會聯盟。」
灰紋擠到火心旁。「他們在說什麼?」他問,「我以為夜皮已經贊同藍星的提議。」
「夜皮?」獨眼蒼老的聲音從後面的貓群中發出來。
「他現在是影族的新族長。」藍星解釋。
「但是他的名字還——他已經被星族接受了嗎?」獨眼問。
「他計畫明晚動身前往月亮石。」虎爪說。
「在獲得星族認同之前,任何族長都不准在大集會時為自己的部族發言。」獨眼喃喃自語,但他的聲音大到全族的貓都聽得見。
「他獲得影族的支持,獨眼。」藍星對那隻老母貓點頭、回答,「我們不能忽視他今晚的話。」獨眼不悅地哼了一聲。藍星抬起頭、對全族的貓說:「在大集會時,我建議應該把風族找回來,但曲星和夜皮不這麼想。」
「他們不大可能結盟吧?」灰紋叫道,「他們才因為河流的獵捕權幾乎翻臉。」
火心轉向他的朋友。「你沒看到會議結束後,他們倆交頭接耳的樣子?他們巴不得拿下風族的領土!」
「為什麼?」坐在師父白風暴旁的沙掌問。
白風暴回答她:「我懷疑影族不像我們以為的那麼衰弱。而夜皮似乎比大家預料的還要野心勃勃。」
「但是,為什麼河族貓那麼想要到風族的地盤打獵呢?他們的河很棒,裡面有抓不完的魚,早讓他們吃得肥肥的了。」柳皮低吼,「跑到高地去打幾隻野兔,路途未免太遙遠了!」
曾經很美麗的貓后,花尾,用老邁沙啞的聲音說:「在大集會上,幾個河族的長老說,兩腳獸佔領了他們部分流域。」
「沒錯,」霜毛加入,「他們說有些兩腳獸住在河邊,嚇跑了河裡的魚,讓河族貓必須躲在草叢裡餓肚子,眼睜睜看著兩腳獸獵食他們的魚!」

藍星臉上露出深思的表情。「現在我們必須謹慎,不能做出任何可能促成河族和影族聯盟的事。大家去休息吧。追風,塵掌,黎明前的巡邏由你們兩個負責。」
一陣冷風吹動他們頭頂上的枯葉。眾貓一邊竊竊私語,一邊走回自己的窩去。
連續兩夜,火心都作夢。他夢見自己站在黑暗裡,來自轟雷路的怒吼聲和煙臭味似乎離他很近。奔來跑去、閃爍著兩隻眼睛的怪獸朝他衝來,害得他的眼睛睜不開。忽然間,在這些喧鬧聲中,火心聽到一隻小貓咪可憐兮兮地唉哼著。那絕望的哭聲隱隱約約,從怪獸轟隆隆的怒吼中傳來。
火心忽然驚醒,以為是哀號聲吵醒了他,卻只聽見睡在四周的戰士低沉的呼嚕聲。靠近窩的中央某處,傳來一聲低吟,聽起來像是虎爪。火心覺得不安,無法入睡,悄悄地爬了出去。
外頭一片漆黑,夜空的點點星光告訴他,離破曉還有一段時間。火心腦海裡仍迴盪著小貓咪的哭聲,他豎起耳朵往育兒室走去。牆外有腳步聲,他嗅了一下空氣:只是暗紋和長尾而已。火心聞到他們的氣味,他們正在守夜。
族貓們都在沉睡,那股寧靜讓火心覺得安心。他告訴自己:每隻貓一定都會因為轟雷路而作惡夢。他爬回戰士窩,舒服地捲曲在自己的角落。灰紋在沉睡中發出呼嚕聲,火心在他旁邊躺下,閉上眼睛。

灰紋用鼻子弄醒他,戳著他的肚皮。「別吵我!」火心咕噥道。
「起來了!」灰紋低叫一聲。
「幹嘛?我們又不需要巡邏!」火心抱怨。
「藍星要我們去她的窩見她,快!」
火心頭昏腦脹地爬起來,跟著灰紋走出窩去。朝陽剛染紅天邊,營地四周的樹上都結了霜。
兩隻貓躍過空地,奔到藍星的窩前,低喵一聲報告他們來了。
「進來!」低垂的地衣後方傳出虎爪的聲音。火心想起去大集會的路上,他跟藍星報告的事,全身都警覺了起來。藍星向虎爪透露火心對他的控訴了嗎?灰紋撥開地衣走進去,火心不安地跟著他。
藍星端坐著,抬頭挺胸,雙眼炯炯有神。虎爪站在沙地中央。火心仔細觀察他的表情,但那隻虎斑貓的眼神跟平時一樣,冷漠而鎮定。

藍星立即開口:「火心,灰紋,我有很重要的任務要派給你們。」
「任務?」火心回答,安心和興奮掃除了原先的焦慮。
「我要你們去找出風族的下落,把他們帶回家。」藍星說。
「別太興奮了。記住,這次任務可能很危險。」虎爪聲音低沉地說,「我們不知道風族的下落,所以你們得去找他們留下的氣味——也許得深入敵人的地盤。」
「上回你們跟我一起到月亮石的時候,曾經路過風族的領土。」藍星指出,「所以你們對他們,以及高地那邊兩腳獸的氣味,應該很熟悉。」
「只有我們兩個嗎?」火心問。
「營地裡的戰士有其他任務。」虎爪說,「禿葉季就快到了,我們必須盡可能地囤積食物。接下來幾個月,獵物會變少。」
藍星點頭。「虎爪會幫助你們做好出發前的準備工作。」火心的爪子不安地刺著地面。藍星跟以往一樣,很信任她的副族長。為什麼雷族裡只有火心不相信虎爪呢?
「你們必須盡快動身。」藍星繼續說,「祝你們好運!」
「我們一定會找到他們的。」灰紋承諾。
火心把思緒拉回眼前的旅程上,也點點頭。
虎爪跟著他們走出藍星的窩。「你們還記得往風族領土的路嗎?」
「是的,虎爪。我們才……」
火心打斷灰紋急切的回答。「幾個月前才去過。」他很快地說,迅速給他的朋友一個警告的眼神。灰紋差點就洩露他們幾天前才送烏掌離開的事。
虎爪狐疑了一下。火心不禁屏息。他是否注意到灰紋差點就說溜嘴了?
「那你們還記得風族的味道嗎?」副族長說。

火心默默感謝星族的保佑。
兩位戰士都點頭。火心開始想像自己越過高地上長刺的金雀花,找尋失蹤的風族。
「你們需要藥草來保持體力和消除飢餓感。離開前,先到黃牙那裡去拿。」虎爪停頓了一下,「不要忘記:夜皮計畫今晚到月亮石去,別給他遇上了。」
「是的,虎爪。」火心回答。
「他絕不會知道我們也出遠門了。」灰紋跟他保證。
「希望如此。」虎爪說,「那麼,趕快去吧!」他二話不說,掉頭跳開了。
「他應該祝我們好運呀!」灰紋抱怨。
「他可能覺得我們不需要吧!」火心半開玩笑地說,然後就和灰紋穿過空地一起走向黃牙的窩。他邊走邊回想,虎爪對待他們,好像跟對待其他戰士一樣尊重。他有可能不是烏掌所說的叛徒?太陽雖然升起,天氣卻依然寒冷,但這兩隻貓都沒有發抖——白晝愈來愈短,火心感覺自己的毛也愈來愈厚了。
黃牙的窩在隧道末端的羊齒叢下。在她之前,斑葉就住在這裡。想起那隻溫柔的玳瑁巫醫,火心的心忍不住揪緊了。斑葉是被一名影族戰士殺死的。他真的很懷念她。
「黃牙!」灰紋大叫,「我們來拿旅行用的藥草!」

兩隻貓聽到暗影中傳來低啞的喵聲,接著就看見黃牙從石縫中擠了出來。「你們要去哪兒?」她問。
「我們要去找風族,把他們帶回家。」火心告訴她,聲音裡透露著驕傲。
「這是你們的第一次『戰士任務』呀!」黃牙啞著嗓音說,「恭喜啦!我去拿你們需要的藥草。」過了一會兒,她回來了,嘴裡叼著一小把乾葉子。「好好享用吧!」她咕嚕一聲,將藥草放到地上。
火心和灰紋乖乖咀嚼著那些一點也不可口的葉子。「嘔!」灰紋吐了一下,「跟上次一樣難吃!」火心點頭,臉都扭曲了。上回他們陪藍星到月亮石去之前,斑葉給他們吃的也是這種藥草。
灰紋吞下最後一口,用鼻子碰了碰火心的肩膀。「走吧,慢吞吞先生!我們要上路了!再見!」他轉身對黃牙大喊,然後咻地跑出洞。
「等等我!」火心急著追上灰紋。
「再見!祝你們好運!」黃牙在他們身後喊道。
火心跑出隧道時,聽見羊齒叢在晨風中呢喃,好像在說:「祝好運!一路平安!」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3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