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精美「3D貓戰士卡」!
什麼,暴毛被綁架了?
自從六貓展開拯救各自部族的旅程後,
如今,他們再度出發,準備回家;然而在他們翻山越嶺的銀色月光中,
遇見一支神祕的野貓部族,而他們自己的神祕預言卻和這六隻貓息息相關……


【故事簡介】
火星及葉掌親眼看著雷族的世界在他們面前崩毀!
那些出外聆聽午夜的貓來得及回來拯救他們的部族嗎?
還是已經太遲了?

暴毛瞇起眼睛,盯著瀑布邊的大卵石猛瞧。
「棘爪,」他低聲叫喚:「你看那邊。」
「什麼?」這位雷族戰士抬起頭,看了看四周,然後又垂下頭來。
「我什麼也沒看到。」
「在那裡!」暴毛嘶叫一聲。一道光影再度輕巧地閃過眼前,這次又靠近他們一條尾巴的距離。
暴毛伸出爪子,心裡明白這次他和他的同伴不但連保護自己的力氣也沒有,還找不到幫手。
一隻灰褐色的身影從岩石後頭冒了出來,沿著池邊朝他走來……

★各方推薦~
九歌劇團團長暨藝術總監 朱曙明
台東兒童文學研究所 吳玫瑛教授



作者簡介:

艾琳‧杭特(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林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



譯者 謝雅文
英國愛丁堡大學翻譯所畢,目前為台大語文中心、寫作教學中心、清大語言中心講師。譯作有:《來不及穿的8號鞋》(三采)、《美麗的小錯誤》(三采)、《迷途記》(晨星)、慾望倫敦(天培)等書。



更多詳細貓戰士訊息~
★貓戰士官網:warriors.morningstar.com.tw
★貓戰士電子報:歡迎探險貓戰士的世界!
★WARRIORS 系列:我要看「貓戰士」系列書...



★【貓戰士週邊商品】全球獨一無二的「貓戰士卡典藏冊」、「貓戰士禮物書(筆記書)」搶先曝光~(目前皆已售完)
貓戰士卡典藏冊 . 貓戰士禮物書



譯者簡介:
謝雅文
英國愛丁堡大學翻譯所畢,目前為台大語文中心、寫作教學中心、清大語言中心講師。譯作有:《來不及穿的8號鞋》(三采)、《美麗的小錯誤》(三采)、《新月危機》(晨星)、《迷途記》(晨星)、慾望倫敦(天培)等書。

內文試閱:
序章
  貓兒紛紛爬進洞穴裡,身上都弄髒了,雙眼也因恐懼而睜大。冰冷的月光穿過洞穴上方的裂縫,照在貓兒的眼睛上。他們盡可能地壓低身體、貼近地面,同時也緊張地環顧四周,深怕黑暗中有危險悄悄接近。

  地上的水窪冷冷地反射著月亮的餘光。月色照亮了尖石林頂端,它們有些從地面突起,有些從洞穴上方延伸下來,另外還有些石頭從中間連在一起,成了一整片發出微光、模樣細長的白石林。呼嘯的風穿過洞穴縫隙,不斷吹動貓兒身上的毛髮;空氣潮濕而清新,隱約有遠處瀑布的氣味。

  突然有隻貓從尖石後頭站了出來。他的身形略長,精瘦但有肌肉,身上沾滿乾硬的泥巴,簡直像一隻石雕的貓。

  「歡迎啊,」他扯開粗啞的嗓門說道,「月光照在水面上,根據殺無盡部落的規矩,現在該是聽預言的時候了。」

  有隻貓躡手躡腳地走上前,朝著說話的貓說道︰「尖石巫師,你得到徵兆了嗎?殺無盡部落向你傳遞什麼訊息嗎?」

  另一隻貓兒也在他身後發言了︰「我們到底還有沒有希望?」

  尖石巫師低著頭,喃喃說道︰「我的確看到殺無盡部落透過灑落在石頭上的月光、碎石投射的影子,還有從屋頂滴下的雨水聲所傳遞的訊息。」他遲疑了一下,目光掃過身邊的貓兒。

  「是的,」他繼續說:「祂們的確說了,我們還有希望。」

  貓兒們突然竊竊私語起來,好似一陣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他們的眼睛睜得比銅鈴還大,耳朵也紛紛豎起。第一隻站出來的貓遲疑地說︰「那你知道我們該怎麼做,才能擺脫這些讓人害怕的危險嗎?」

  「是的,鷹崖,」尖石巫師回答。「殺無盡部落的確跟我說過,有一隻貓即將到來,一隻來自他們那族的銀白色貓兒,他會幫我們趕走尖牙怪。」

  接著是一片寂靜,然後有一個聲音從貓群後方傳出,「還有不屬於急水部落的貓嗎?」

  「一定還有。」另一隻貓回答。

  「我聽過有貓談論其他陌生貓的事情,」鷹崖說,「雖然我們從來沒見過。這隻銀白色的貓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到?」他又焦急地問了一次,其他貓也紛紛附和。

  「是啊,什麼時候?」

  「這是真的嗎?」

  尖石巫師的尾巴抽了一下,要大家安靜。「是的,我說的都是真的。」他說。「殺無盡部落從來沒對我們說謊。我曾經在月光照耀的池水上,看到那隻貓身上的銀色毛髮。」

  「但是,他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出現?」鷹崖堅持要問。

  「殺無盡部落還沒告訴我,」尖石巫師回答。「我不知道這隻銀貓到底什麼時候會來,也不知道他會從哪裡來;但我想,只要他一現身,我們都會知道的。」

  他抬頭望向洞穴頂端,雙眼閃閃發亮,好似兩枚迷你的月亮。「族貓們,在他到來之前,我們只能等待。」

<>第一章
暴毛睜開雙眼,眨眨眼想要驅除睡意,並試著回想自己在什麼地方。事實上,現在他正蜷躺在一片乾脆的蕨葉叢中,而不是河族營地用蘆葦做成的舒適窩裡。他頭上是一片土做的洞穴屋頂,仔細看全是盤根錯節的植物。

遠方隱約傳來規律的怒吼聲,起初讓他有點困惑,接著他才突然想起,他們離太陽沉沒的水邊有多近——日以繼夜沖刷岸邊的水。他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令他顫抖的畫面︰棘爪跟他是怎麼為了活命,在惡水中拚命掙扎。暴毛啐了一口,喉嚨裡彷彿還殘留著鹹鹹的水味。還沒離開河族老家之前,他其實很會游泳——河族是唯一能在流經森林的河水中,自在游泳的貓族——只是那條流經河族的河,不像太陽沉沒的地方那麼洶湧險惡,就算掉進惡水的是河族貓,肯定也沒辦法輕易活命。

  回憶彷彿河水般不斷湧現。星族從四大貓族裡個別挑了幾隻貓,要他們跋山涉水,無論如何都要找到午夜,聆聽她要傳遞的訊息。這些貓可是歷經千辛萬苦,經過未知的土地,穿越無數個兩腳獸的恐怖巢穴,面對惡犬與田鼠的猛烈攻擊,好不容易才完成任務,卻發現這個不可思議的事實︰午夜原來是隻獾。

  暴毛一想起午夜告訴他們的恐怖訊息,便覺得背脊陣陣冰涼。兩腳獸們正計畫著殘忍的陰謀——牠們要摧毀森林,建造一條新的轟雷路。所有貓族都得被迫離開,而星族選中的貓則必須負起警告其他貓族的責任,並且帶領所有貓兒找到新家園。

  暴毛坐了起來,掃視洞穴四周。有道從懸崖頂端流下的微光,照亮了整個洞穴,新鮮的空氣中聞得到鹹水的氣味。午夜這隻獾已經不見蹤影;緊貼著暴毛安睡的正是他的妹妹羽尾,她捲曲的尾巴輕輕蓋住鼻子;睡在羽尾另一邊的是褐皮,一隻凶猛的影族戰士。暴毛看褐皮睡得這麼舒服,心裡覺得很安慰——她之前腿上被老鼠狠狠咬了一口,現在傷勢應該比較好了,午夜儲存的藥草的確能治療傷口感染並幫助她入睡。洞穴的另外一頭是風族的見習生鴉掌,他的灰黑色皮毛在蕨葉叢中就像是一層保護色,讓他幾乎完全隱形;最接近洞口的是褐皮的弟弟——棘爪,他伸展身子,安穩地躺在鼠掌旁邊;鼠掌像顆毛球般地蜷著身體。暴毛看著這兩隻來自雷族的貓,竟然可以這麼靠近,不禁覺得既心酸又嫉妒,想把他們倆分開來。可是暴毛怎麼有資格,喜歡像鼠掌這樣有勇氣又樂觀的貓呢?而且他們不是同一族的。對鼠掌來說,棘爪會是一個更好的伴侶。

  暴毛知道應該叫醒大家,踏上回去森林的旅途了,但他又不想打擾他們的美夢。讓他們多睡一點吧,他想,在我們正式上路之前,一定要養精蓄銳,好迎接更多的挑戰。

  暴毛把身上的蕨葉抖掉,踏著沙地朝洞口走去。他一踩上洞口潮濕的草皮時,一陣強風猛地吹來;前一晚差點葬身水底的他,現在終於恢復乾燥清爽了。一夜好覺讓他消除疲勞、恢復精神。暴毛環顧四周,發現洞穴前端就是懸崖的邊緣,懸崖下方則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水,映照著黎明魚肚白的曙光。

  暴毛一邊張口呼吸新鮮空氣,一邊搜尋獵物的氣味,可惜只嗅得到一股獾的強烈臭味。他瞥見午夜端坐在懸崖上頭,小巧而明亮的眼睛堅定地望著逐漸消失的星星。午夜身後的天空,遠方的荒野上,有道乳白色的光芒,那是太陽即將升起的地方。暴毛輕手輕腳地走過去,尊敬地向午夜點點頭,然後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早安,灰戰士,」午夜的低沉嗓音聽起來很歡迎他。「睡飽了嗎?」

  「睡飽了,午夜,謝謝妳。」暴毛還是覺得要問候一隻獾,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牠們一直以來都是貓戰士的天敵。

  但午夜並不是一般的獾。除了巫醫外,她似乎比任何戰士都更接近星族。她曾走遍千山萬水,並獲得了預知未來的神聖智慧。

  暴毛瞥了午夜一眼,發現她的眼睛仍緊緊盯著黎明中的殘星。「妳真的有辦法解釋星族的預兆嗎?」暴毛好奇地問,暗自希望她昨晚的恐怖預言已經隨著日光普照而蒸發了。

  「處處都有預兆,」午夜回答,「星光、流水、波光。這個世界一直在說話——就看你是否願意用心傾聽。」

  「那我一定是聾了,」暴毛說道:「我看見的未來似乎一片黑暗。」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3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