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你一定要去日本跑步,
不只是一場賽事,
而且讓你再活第二次。


「跑過不同國家的賽事,享受當地美景美食。
但我一直相信『馬拉松場上最美的風景是人』,
沿途為跑者全力應援的加油民眾,
滿懷笑容真切地說:『您辛苦了!』的志工,
帶著感恩的心回頭向終點線鞠躬的跑者。
還有用盡全力通過終點線的那一刻,
原來那就是我人生中最完滿的一刻。」——歐陽靖

本書特色:

•日本版馬拉松全紀錄:馬拉松賽事介紹,詳細說明基本資訊、路線、報名方式、氣候資訊。

•我與我的馬拉松:不同城市的跑者故事,由作者採訪撰寫參與賽事的馬拉松跑者、分享過程中的熱血心得。

•阿靖哥的馬拉松私房旅遊攻略:包括作者的場邊觀察,從賽事難易度、特色、景觀到個人小提點,還有此地周邊吃喝玩樂行程,從交通、住宿、吃玩逛買一網打盡。

•特別收錄:「給準備赴日旅跑的跑者們」、「路跑賽事常見日語單字小辭典」及「你一定要弄懂的路跑名詞大解析」。

有別於傳統單一地點的旅遊書,本書以介紹「日本馬拉松賽事」與「相關配套旅遊行程」為重點,本書以歐陽靖曾親身參與過的日本馬拉松賽事區分章節,包含東京馬拉松、沖繩馬拉松、靜岡馬拉松、鳥取馬拉松、北海道馬拉松……等等。

作者簡介:
歐陽 靖(GinOy)
出生於1983年台灣台北市。現在身份為職業作家、演員,也是馬拉松運動與旅遊愛好者。著作有《吃人的街》、《我們,都是末日殘存者》、《歐陽靖寫給女生的跑步書》、《旅跑日本》。
人生中曾歷經長達六年的重度憂鬱症,後來因愛貓離世,決定改變人生,從2011年開始進入跑步的世界;也自詡為「跑步傳教士」,將跑步曾帶給自己的美好傳達出去。
【賽事經歷】
美國夏威夷檀香山馬拉松
美國夏威夷Hapalua半程馬拉松
美國紐約馬拉松
美國舊金山女子馬拉松
美國關島國際馬拉松
美國奧勒岡州 Hood to Coast 315km 接力賽
澳洲黃金海岸馬拉松
日本東京馬拉松
日本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日本北海道千歲馬拉松
Wings For Life World Run 日本琵琶湖
日本長野馬拉松
日本鳥取馬拉松
日本靜岡馬拉松
日本沖繩馬拉松
韓國濟州島和平馬拉松
上海國際馬拉松
香港渣打馬拉松
台北富邦國際馬拉松
花蓮太魯閣馬拉松
南投馬拉松
南投合歡山越野馬拉松
Wings For Life World Run 台灣花蓮
台北NIKE女生路跑
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ginoy0907
  
微博:weibo.com/ginoy


內文試閱:
阿靖哥的長野馬拉松私房旅遊攻略

我在幾年前之所以會知道「長野馬拉松」這場賽事,是因為曾聽過身為田徑選手的朋友們在討論它;那時候大概能了解長野馬是屬於「馬拉松選手會特別去報名」的一場指標性賽事。據朋友們的說法:長野馬賽道平坦、氣候涼爽,很容易破PB,而且屬於IAAF銅牌賽事,完賽成績具有國際資格效力(可以此成績報名波士頓馬拉松等等),那時,我便引頸期盼著自己參加長野馬拉松的那天到來。

「若能與這些世界級選手們跑在同一條賽道上,不知是多具有榮耀感的一刻啊?」

結果這願望就在二○一五年第十七屆長野馬拉松被實現了!由於長野馬每屆都有非常多台灣跑者參賽(據說是繼東京馬拉松、那霸馬拉松之後最多台灣人參加的日本賽事),大會找我去擔任「來賓選手(Guest Runner)」一職;不但可以參賽,還可以跟那些世界級跑者一同赴宴、一同起跑。當我收到這個好消息後立即感到興奮不已!沒想到我的全馬跑齡才兩年,就可以實現參加長野馬的願望!但這愉悅感可維持沒多久,在比賽日前半個月,我才突然意識到,長野馬拉松的「大會關門時限是五小時」這件事。

在二○一五年之前,我的全馬PB是在二○一三年的台北國際馬拉松達成的,雖說是PB,但也是成績頗差的四小時四十六分,之後每次馬拉松的完賽時間大都落在五小時十分到五小時三十分之間。對於我這種「龜速跑者」來說,要在大會時限五小時內跑完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本來就是件困難事,更何況長野馬比賽前幾天我都在夏威夷出公差,而夏威夷與日本的時差高達十九個小時,能想見到時我的身體狀況一定不會太好,要跑出好成績更是困難。比賽前一個多星期,我發現自己的姓名與照片居然被印在大會宣傳手冊之中,與奧運馬拉松銀牌國手、一百公里超馬世界紀錄保持人等同樣名列「來賓選手(Guest Runner)」。

「天啊!那要是我被關門不就丟臉死了嗎?而且身為台灣代表,這還丟台灣人的臉啊⋯⋯」

就從那一天開始,我每天想到「長野馬拉松」就緊張個半死,連身處於渡假天堂夏威夷也沒辦法輕鬆愜意。長野馬比賽日前兩天,我從夏威夷坐了十個小時的飛機抵達日本長野,希望能在短短的兩天之內適應高達二十度的溫差,以及十九個小時的時差。

比賽日當天早晨我來到起跑點的「長野運動公園」內暖身,這裡風光明媚、櫻花綻放,但我簡直緊張到快要吐出來。應該是說,我確認自己的身體狀況並不好(還未調整好夏威夷的時差);若要能在大會時限五小時內完賽,真的得盡人事聽天命。前一日我有特地到七年才「御開帳」一次(開放密佛分身讓信眾參拜)的「善光寺」祈願,我把在善光寺求來的「佛足御守」護身符掛在背後號碼布上,希望老天爺能祝福我順利完跑,這可是我第一次為了跑馬拉松而去「臨時抱佛腳」。

起跑前我與其他來賓選手們紛紛上台向大家揮手致意,然後上午八點三十分一到,起跑鳴槍聲響後,這大會時限五小時便就此開始倒數計時。由於長野馬共有八個關門點,算是關門閘口很密集的賽事;所以我的策略是「前半馬盡量在兩小時左右跑完」讓後半馬的時間充裕一點,因為如果我前半馬就用七分速的慢速配速跑,那後半馬若後繼無力(超過七分速)就完全沒機會了。長野馬的參賽跑者有一萬人,在起跑時與東京馬拉松一樣採用號碼布分區,號碼布英文字母越前面的人就代表跑速越快、會較早起跑,這是大型馬拉松賽事能讓動線流暢、預防賽道「塞車」的好方法。因為身為來賓選手,我是站在起跑線第一排起跑的,一開始我與號碼布開頭B區的菁英跑者們跑在一起,但沒想到過了短短十分鐘之後,我身旁的跑者已經變成M區的了。

「原來這就是被所有人『海放』的感覺啊⋯⋯」我苦笑不已。

即使是M區的選手,還是一個接一個超越我,我的速度怎麼樣都快不起來。更丟臉的是,因為我是來賓選手,所以我的號碼布上印的並不是「號碼」,而是「直接寫著名字」。所以跑過我身邊的跑者、路旁加油民眾們都知道我是外國賓客!他們很熱情地為我應援,但我卻因為自己實在跑得太慢而覺得很丟臉;也因為無法好好回應別人的加油聲而覺得很愧疚。

長野馬的賽道坡度大致上都算平緩,風景更是美麗,放眼望去盡是黃澄澄的油菜花田還有粉紅色的盛開桃花。更誇張的是,無論賽道行經都市還是鄉間,兩旁加油的民眾全程沒中斷過!除此之外還有信州地區的樂儀隊、太鼓表演,以及裝扮成「真田一族」武將的甲冑隊等等,著實令跑者們目不暇給。

或許是因為時間壓力讓我太過緊張,一直都有「脈搏性耳鳴」問題的我,居然因心跳過快,才跑不到十公里就產生了嚴重的耳鳴現象,耳鳴伴隨著暈眩的感覺讓我非常痛苦,但此時我的跑速已經超過七分速了,如果為了舒緩耳鳴而慢下腳步就隨時有可能會被關門!我痛苦地撐到二十一公里左右的「中間點」,發現自己前半馬的完成時間是兩小時十六分,比我自己預期的目標大大落後了十幾分鐘!此時我更是心頭一涼,想著:「完了完了,難道這次真的會被關門嗎?」

怯弱的想法並沒有讓我的身體狀況好轉,反而加劇了緊張感,耳鳴也更甚嚴重。跑到三十六公里左右,我已經開始用步行的了,當下我不爭氣地哭了起來,心中充滿懊悔。我覺得我對不起一路上替我加油的民眾與跑者,還有在網路上從台灣替我隔海應援的網友們。就在此時,我看到身邊經過一群龐大的隊伍,原來是配速員衣笠明宏教練帶領的五小時完賽組!我馬上加入他們的行列之中,以六分半速撐到了三十八公里,卻又因體力不支而再度脫隊步行。

記得在起跑之前,太陽是很強烈的,但起跑後全程卻都轉變為舒適的陰天,平均氣溫十五度,是跑起步來最舒服、最容易破PB的天氣。

「老天爺已經很照顧我了,被關門真的是因為我自己沒有用。」我喪氣地對自己說著,然後又嚎啕大哭,淚水完全止不住,就在如此低落的情緒之下,我通過了最後一個位於四十一點四公里處的關門點,我看了一下自己的GPS手錶,發現若要在五小時內完跑,就必須以六分速之內跑完這最後一公里,但當時我的身體狀況極差,要跑出五分速幾乎是不可能。

「媽的!都只剩一公里了!我真的對不起大家。」我開始狂飆髒話,心中湧出一股巨大的不甘心。就在這一瞬間,我身旁突然出現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跑者,不知為何他的號碼布是金色的?他踏著穩健的步伐,轉回頭對我說:「大丈夫!Follow Me!」此時我心中響起一個聲音:

「大不了衝過終點就昏倒!」

是啊!衝過終點就昏倒,也比因剩下一公里而懊悔的好!我靠著意志力提起步伐狂奔,但因為耳鳴造成的暈眩與視線模糊,我也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跟上那位老先生,總之我就是狂衝、死命地狂衝!最後幾公尺,我跑進長野奧運場館,瞥見身旁的學生們大聲且熱情地喊著加油,當我通過終點線時,大會計時器寫著四小時五十八分五十九秒。天啊!我做到了!我在大會時限一分鐘又零一秒之前完成了長野馬拉松!

當工作人員替我披上了完跑毛巾、掛上完跑獎牌後我簡直泣不成聲,還數度回頭向終點線九十度大鞠躬,我真心充滿感謝,感謝每一位替我加油的人。此時大會主持人廣播說到「恭喜所有的來賓跑者都回來了!」;然後開始倒數計時。我與高橋尚子、西谷綾子、尾崎好美、WAINAINA Eric選手一起在終點線前等待最後一位完跑的跑者,當那位跑者進入場館後,高橋尚子便立刻跑上前去拉著他的手一起通過終點線;然後舉手慶祝大會圓滿完賽!

繼二○一三年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的初馬後,我好久沒有在跑完全馬後如此感動落淚了,雖然因為身體狀況不佳,跑起來的過程非常痛苦,但這次的經驗卻讓我了解一個重要道理:「不到最後絕對不要說放棄!」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3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