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了解印度神話體系和神話人物的經典之作
一張引導我們徜徉於印度神殿的必備地圖


印度是一個充滿「神」的國度,即使你在講述印度歷史的時候也會與神話糾纏。不僅如此,在南亞許多國家的雕塑、壁畫中都能看到古印度神話的蹤影。

相較於史詩般的古希臘羅馬神話、滄桑壯烈的北歐神話和古樸悠遠的中國神話,印度神話最動人之處,就在於它的古老和神秘。

這本書充滿了精彩和奇特的故事,那些憤怒的天神和惡鬼,以及對苦行、詛咒的探求和宿命、業行的象徵,在別的神話中是很少見的。這就讓我們產生了無窮的好奇心和探索欲:在人類開端時期,古印度人是如何試圖去解釋創世、死亡、戰爭、愛情以及生活中的其他神秘現象的呢?

破解謎團的答案,恰恰就在這本書中。那些秉承了天地的靈氣,神秘動人,並且廣為流傳的神話故事,一定會給你提供一個與眾不同、全新的閱讀體驗。



作者簡介:
鍾怡陽
中國文學系畢業。
對於中國古典文學有深入且透徹的研究,曾發表多篇引人注目的論文。在專業之餘,對於中國、日本、阿拉伯、歐洲等各地的神話故事充滿興趣,經多年研究整理,儼然成為神話故事專家。
編著有《流傳千年的日本神話故事》、《流傳千年的埃及神話故事》、《流傳千年的北歐神話故事》等。



內文試閱:
擁有神通威力的鬼蜮——阿修羅烏沙納斯
  曾經,阿修羅與天界的神仙們一樣,是極為虔誠與高尚的種族。一次,他們應天神邀請,齊心協力攪拌乳海,希望從中提煉出長生不老之甘露。乳海在攪拌中出現了許多神奇的寶物,但都被天神們一一搶奪,就連最後提煉出的長生不老藥,也被天神用欺騙的手段獲得。這使阿修羅非常懊惱,他們與天神大打出手,展開了著名的乳海之戰。勢力強大的天神們將阿修羅擊敗,驅散到地下與海底。從此,阿修羅的心中升起了嗔恨之心,發誓要打敗天神,重新奪回三界的統治權。在這之後,阿修羅與天神的戰爭愈演愈烈,無休無止。
  烏沙納斯是梵天的兒子苾力瞿之子,他深諳一切魔法神咒,是阿修羅的祭司和導師,在阿修羅中享有至高無上的地位與榮耀。在烏沙納斯智慧與魔法的幫助下,阿修羅曾經多次戰勝天神,獲得了三界統治權。但是,也有不聽勸的阿修羅王,將祖輩辛苦奪回的統治權拱手相讓。
  曾經有一位名叫巴厘的阿修羅王,他身材高大,體魄強壯,經過嚴格的苦行獲得了超過三界的神威之力,進而得到了宇宙的統治權。三界萬物統統服從於他,就連天神們也不得不唯命是從,這令巴厘十分得意,不由得在心中產生了傲慢的情緒。
  做為祭司與導師,烏沙納斯經常陪伴在阿修羅王巴厘的身邊。自從巴厘獲得了三界的統治權後,便一股腦兒地扔下了虔誠的信仰與德行,在阿修羅中呼來喚去,傲慢無比。對此,烏沙納斯試圖給予警告和勸慰,他對巴厘說:「阿修羅王啊!雖然你現在貴為三界統治者,但我奉勸你不要驕傲自負,因為權力隨時可能離開無法善用它的人。」
  巴厘撇了撇嘴,對烏沙納斯說:「偉大的導師啊!我是出於對你的敬重,才回應你的話。否則,我根本不會理你。」
  面對傲慢的巴厘,烏沙納斯留下一句話後便轉身走了,他說:「即使是恩賜,也會根據人的善惡,選擇留下還是離開。」
  他的話並沒有點醒傲慢的阿修羅王,巴厘依然我行我素,驕橫跋扈地管理著三界。由於烏沙納斯精通魔法,巴厘並不敢正面與之抗衡,只好另闢蹊徑。他下令搗毀所有的聖壇,禁止人間對天神進行獻祭與供養,並拆毀了無數的寺廟。人們都被阿修羅王的淫威震懾,誰也不敢再去祭拜天神。烏沙納斯的祭司職位被架空,成了阿修羅王身邊無足輕重的人。天神們失去了供養,變得十分衰落,就連太陽與月亮也都失去了光彩。巴厘的惡行引起了毗濕奴大神的憤怒,他打算親自出馬,用智慧與阿修羅王較量一番。
  毗濕奴大神變成一個侏儒,來到了巴厘的國家。他恭敬地對巴厘說:「偉大的阿修羅王啊!您貴為宇宙之主,所以我特來向您請求恩賜,請您滿足我一個願望吧!」
  巴厘見有人向他請求恩賜,心中充滿了喜悅與滿足感。而站在一旁的烏沙納斯則用神通之力看到了侏儒的原形,他立刻趴到巴厘的耳邊,低聲說:「阿修羅王啊!這個侏儒的來頭不好,請你趕快拒絕他的請求吧!」
  傲慢的巴厘本來就對烏沙納斯抱有偏見與厭惡,便生氣地說:「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的肩上也有一個腦袋,這可不是空的。」
  聽了巴厘的話,烏沙納斯感到十分羞辱,他默默地站回了原位。巴厘對侏儒說:「可憐的人啊!我是宇宙之主,願意滿足你一個願望。」
  毗濕奴變成的侏儒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說:「我是天生矮小的侏儒,不僅沒有受到命運之神的關照,還要來到世間受他人歧視。如今我流離失所,希望偉大的宇宙之主能夠賜予我一塊容身之地,哪怕只有三步也好。」
  烏沙納斯立刻讀懂了毗濕奴的心意,他為了阿修羅的利益安危,放棄了自己的顏面,再次到巴厘耳邊說:「阿修羅王啊!請你保持清醒。天神變化多端,他們曾經欺騙過我們,如今眼前這個侏儒,就是天神所變,想奪回宇宙統治權。」
  「夠了!」巴厘突然大發雷霆,對烏沙納斯怒吼道,「因為你是導師,我一直都給你留著面子,你在背後說別人壞話,這樣好嗎?不覺得有失身分嗎?快給我滾!」
  烏沙納斯生氣地拂袖而去,回到自己的住所中,用神通之力觀察著阿修羅王的情況。巴厘果然答應了侏儒的請求,讓他隨便走三步,三步之內的土地歸侏儒所有。
  毗濕奴變成的侏儒突然增高,他的第一步跨越了天空,第二步邁過了海洋,在他剛要跨出第三步時,梵天出面請求大神寬恕阿修羅的傲慢,毗濕奴只好同意。
  巴厘不聽烏沙納斯的勸告,被天神騙走了統治三界的權力,阿修羅只好再次回到地下世界中。

小知識
修羅Sura和阿修羅Asura來自於梵文,修羅就是「端正」,國人稱其為天神,梵文「阿」是否定詞,阿修羅翻譯過來叫「無端正」。無端正自然長相醜陋,且兇狠而好鬥,而修羅的長相倒可稱為氣宇軒昂。其實二者是親戚關係,血緣也比較近。


無上正等正覺——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
  古印度東部接近尼泊爾的王國中,誕生了一位太子,名叫悉達多。他出生的那天晴空萬里,太陽閃耀出璀璨的七色光。喜出望外的國王感覺悉達多太子就像梵天降下的恩賜一般,便決定將他當成珍寶一樣疼愛。
  就這樣,悉達多太子在國王與王后的溺愛中慢慢長大,變成了一個風華正茂的青年。他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從不為任何事發愁,想要什麼都能得到滿足,整天無憂無慮地生活在王宮中。不過,悉達多太子並沒有因為父母的過分疼愛而荒廢自己,他把王宮中的每一個大臣都當作老師,學習他們各自的優點與長處,彌補了自己所欠缺的知識,增長了智慧。
  時光飛逝,悉達多太子很快就長成了接近三十歲的男人。他有思想、有抱負,不想一輩子沉浸在幸福享樂的王宮中。他對國王說:「父王,我想出宮去看看,瞭解一下您的國家。」
  國王有些猶豫地說:「我的孩子,你從小無憂無慮,我不想讓你有煩惱。」
  「父王啊!如今我已成人,您也在一天天老去。如果在未來,從不出宮的我繼承了您的王位,又怎麼能瞭解百姓的生活,為百姓們辦事呢?」悉達多太子堅定地說道。
  國王認為兒子的話有些道理,就派出一支精良的軍隊,在路上小心護衛著太子。為了不讓太子心生煩惱,國王在私下吩咐一名大臣帶領著士兵,到城中驅趕乞丐、老人、病人等一切苦難的百姓。
  第二天一早,悉達多太子就在侍衛隊的保護下出宮了。將近三十年來,他第一次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行走,第一次逛人群喧鬧的市集,第一次看到民間藝人的表演。這一切都讓悉達多太子驚喜萬分,快樂至極。被國王派出的大臣與軍隊在暗中觀察著,太子走到哪裡,他們就提前趕到那裡,驅散受苦受難的百姓,不讓太子發現。就這樣,太子在人為製造的幻境中玩耍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回宮。
  從此以後,悉達多太子只要想出宮,國王就提前派大臣清理病人與窮人,為太子製造著幸福繁榮的假象,讓他沒有煩惱地生活著。直到有一天,悉達多太子沒有向父親稟報,獨自微服出遊了。
  太子來到城中,被眼前的一幕幕嚇呆了。他看見骨瘦如柴的老人正在步履蹣跚地沿街乞討,沒有父母的孤兒在路邊哀號,滿目瘡夷的病人臥在家中奄奄一息。悉達多太子與這些窮苦的百姓一一交流,不僅知道了父親驅散他們的行為,還第一次認識到世間凡人的生、老、病、死之苦。善良仁慈的太子被人間的苦難所震驚,憂鬱地流下眼淚。
  回到宮中後,悉達多太子一籌莫展,終日憂心忡忡。他想:「我是多麼想幫助受苦受難的百姓擺脫痛苦,這比繼承王位統治國家重要得多。」
  於是,太子堅定了救贖苦難的決心,他告別了父親,離開了奢華富足的皇宮,出家前往印度北部的山間林野,開始了刻苦的修行與深刻的思考。
日月星辰交相輝映,一年四季轉瞬即逝。悉達多在野外刻苦修行,從未間斷過思考。五年後,他終於解開迷霧,修出了成果。在這五年裡,悉達多看到了天神、人、阿修羅、地獄、惡鬼、畜生的六道輪迴之苦,參透了宇宙與人生的真相,並找到了永遠脫離痛苦、擺脫生死輪迴的妙法,那就是透過修行,往生極樂世界。悉達多結束了修行,開始了對九法界眾生至善圓滿的教育。悉達多成佛後的改名為釋迦牟尼,成為了佛教創始人。
  釋迦牟尼的第一次演教說法是在鹿野苑進行的,五個年輕人聽了他的講解
後頓時開悟,當即皈依,拜釋迦牟尼為師。他們尊稱釋迦牟尼為「本師」,意思就是根本的老師。仁慈的釋迦牟尼佛對眾生的愛護無微不至,他所教化的對象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種族信仰之別,無論是六道輪迴中的哪一道,他都平等對待。隨著釋迦牟尼佛弘法時間的增長,皈依佛門的弟子也日益增多。釋迦牟尼佛把弟子們分成了許多僧團,並訂下戒律,教誡弟子嚴格遵守。弟子們總是恭敬禮拜釋迦牟尼佛,於是便有了聖傳至今的梵語: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釋迦牟尼佛從未間斷地弘法四十五年,八十歲左右時在拘屍那迦城示現涅盤。此後,他又曾多次來到人間,以各種身分救苦救難,幫助飽受輪迴之苦的六道眾生超脫生死,往生極樂。

小知識
「佛」字來自於民間的信仰,意思是覺者、徹底覺悟的人,是對宇宙大徹大悟、瞭解人生真相者。人們常常尊稱佛為佛祖或佛陀,向他們請教人生奧義,解答困苦與迷惑,以求正法,獲得真正的解脫。


都是愛情惹的禍——毗濕奴的魔力
  印度有位名叫卡瑪達納的王子,他從小就接受父親的嚴格教導,長大後成為了一名聰明勇敢的英俊青年,受到臣民們的一致擁戴。身為國王的父親也為自己有這樣的兒子感到驕傲。卡瑪達納在成長的過程中與宗教結緣,他虔誠地對待自己的信仰,將大好的青春時光全部投入到刻苦修行中。他拋棄了宮廷中的享樂生活,並發誓一輩子不婚配。國王怕家族香火被切斷,為這件事急白了頭髮,健康每況愈下。他從聲名顯赫的達官顯貴中挑選了許多美豔的公主介紹給王子,可是卡瑪達納一心修行,對此全然不理會。
  卡瑪達納從舒適的王宮中搬到了神祕的叢林裡,他放下一切,專心致志地修行,終於在三年後,獲得了不小的成就。他十分想念自己的父親,便決定趕回宮探望。卡瑪達納在床榻上見到了滿頭白髮的父親,不禁紅了眼睛。父親微微睜開雙眼,看到了自己日思夜盼的兒子,流下了激動的熱淚。
  卡瑪達納握住父親的手,關切地問:「父親,您生病了嗎?為什麼這麼虛弱?」
父親哽咽著說:「我的孩子啊!我年事已高,病魔就自己找上門來了。你不結婚生子,斷了家族的香火,這對我比病魔纏身還要殘忍一萬倍。求求你,結婚吧!我會把王位傳給你,我去替你修行。」
  卡瑪達納命令寢宮內的所有侍從退下,然後跪在老父親床前,認真地說:「父親,您知道嗎?我在林中苦行的三年受益匪淺,不僅看到了自己的前世,還遇見了一心一意崇拜的毗濕奴大神。」
  「那又怎麼樣呢?」老國王好奇地問。
  卡瑪達納繼續說:「在之前的無數次轉世輪迴中,我經歷了諸多悲歡離合。我曾經是植物、畜生和野獸,也當過男人和女人,我還當過天神,但終究無法脫出六道輪迴,歷經了百死千生的痛苦。正是由於婚姻與情感,才讓我墜入無限的輪迴之苦。」
  「你簡直是走火入魔了!這和愛情有什麼關係!」父親有些激動地說。
  「父親,請您冷靜地聽我說完。在這次轉世之前,我曾遇到過毗濕奴大神,並向他請教道:『偉大的神啊!請您為我指點迷津,為什麼我不能脫離六道輪迴之苦?』
  毗濕奴大神面容慈祥,微笑著對我說:『虔誠的隱士啊!我給你講一個梵天之子那羅陀仙人的故事吧!』
  毗濕奴大神是這樣講述的:仙人那羅陀想要得到毗濕奴大神的魔力,並向他討教。毗濕奴將那羅陀帶到一座小湖邊,把他推了下去。當那羅陀從水中站起來時,已經變成了一個國王的女兒,並忘記了自己的前世。國王把那羅陀變成的姑娘嫁給了鄰國的王子,婚後兩人生了許多孩子,生活十分幸福。可是好景不常,女子的丈夫與自己的父親發生了口角,最後演變成了兩個國家的戰爭,他的父親、丈夫與孩子都犧牲在戰場上,使她痛心不已。女子傷心絕望至極,跳進了火堆中。火堆突然變成一座小湖,毗濕奴將那羅陀從湖底拉上了岸,並對他說:『那羅陀,你讀懂我的魔力了嗎?』
  那羅陀感到有些不解,他繼續請求開示。毗濕奴帶著他走進荒蕪乾燥的大沙漠,烈日快將他們烤熟,毗濕奴找到一棵樹,坐在了樹蔭下說:『我實在走不動了,需要休息,你去村裡討碗水來吧!』
  那羅陀朝村裡走去,他來到一座茅屋前敲了敲門,來開門的是個性感迷人的姑娘。兩人一見鍾情,愛上了彼此。那羅陀忘記了樹下等待他的毗濕奴大神,忘乎所以地與姑娘纏綿歡愉,幸福度日。過了十二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降臨在村子裡,所有的房屋都被沖塌,村民們死傷無數。那羅陀拉著妻子,不顧一切地向村外逃去。洪水把村外小山上的石頭捲起,傾盆而下,那羅陀的妻子躲閃不及,被一塊山石砸中,失去了性命。那羅陀掙扎哭喊著,卻無濟於事。
  隨後,毗濕奴大神平息了這場天災,救出了那羅陀,並溫和地問:『你讀懂我的魔力了嗎?』」
  卡瑪達納結束了講解,真切地對父親說:「父親,毗濕奴大神是想告訴我們:只有擺脫了虛幻的存在,才能獲得脫離六道輪迴的魔力。」
  老國王聽了兒子的話,點了點頭,從此他不再逼迫兒子結婚,直到臨終。卡瑪達納放下了七情六慾,潛心修行,最終成了一位超脫世俗的仙人。

小知識
六道:又名六趣、六凡或六道輪迴,是眾生輪迴之道途。六道可分為三善道和三惡道。三善道為天、人、阿修羅; 三惡道為畜生、餓鬼、地獄。但阿修羅雖為善道,因德不及天,故曰非天;以其苦道,尚甚於人,故有時被列入三惡道中,合稱為四惡道。佛教相信,任何人若遵守五戒,可得六根整然人身。若在五戒上,再加行十善,即可升到天界。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