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遇見前世的渣男渣女該怎麼辦?
涼拌!
方宛說,我們要用開闊的心胸面對這個世界。
方宛說,遠離渣渣,人生將會更美好!
方宛說,人生在世,誰沒遇過幾個渣?丟遠點!別理他們!


※ ※ ※

「呦呦!設下這種圈套是想做什麼啊?」傾城妖孽戲謔地打趣,「一個月的手下?你該不會是想讓小舞穿貓耳女僕裝,叫你『主人』吧?」他掐著嗓子,模仿著嬌滴滴的女生嗓音,「主人,要不要搥背背?主人,要不要喝茶茶?主人,要不要玩親親?」

「這種欺負小女生的事情你也幹得下去。」冬築搖頭感慨,「士別三日,你可真令人刮目相看,越來越不要臉了。」
冬夜公爵:「……」


作者簡介:
貓邏,天秤座,O型。
喜愛輕鬆有趣的故事風格,也喜歡混搭各種創作元素。
看小說是消遣,寫小說是娛樂。
最喜歡的一句話:只要你明確了自己的方向,世界也會為你讓路。
作品:《混亂學園》、《零度領域》、《黃泉之狩》、《異族特赦》、《風色幻想XX~晴空的約定》、《原石少女》
部落格:http://cats1016.pixnet.net/blog/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遇見渣男渣女
夏季,首都。
過度燦爛的陽光刺得人瞇起了眼睛,炎熱的高溫甚至將水泥地裡的水汽都蒸烤了出來,路上的行人汗水淋漓、步履匆匆,專挑著建物走廊和行道樹的陰影處行走,躲避這鄰近中午時分的豔陽。
方宛坐在一間大型連鎖咖啡館內,開著通訊器,在龍華蜂工作室的內部頻道跟鬼才閒聊。
『……工作室的申請認證已經通過了,不過因為我們工作室的規模不大,《異域》只發給我們三十個遊戲帳號。』
《異域》的遊戲帳號是跟身分證綁定的,一人只有一個帳號,不過角色卻可以有很多個,只是《異域》大概是想走飢渴行銷路線,目前一個遊戲帳號就只能開通一個角色。
不過這個條件限制只針對一般玩家。
遊戲工作室是經由遊戲衍生的附加行業,除了帶團刷副本、解任務、賣金幣、賣裝備物資之外,工作室還有一個收入來源,那就是──代練。
有些人想要玩遊戲,可是他們可能沒有時間或是沒有耐性慢慢練等,而這類的人要是有錢,又捨得出錢,他們就會跟工作室購買已經練到某個等級、擁有某些裝備的遊戲帳號角色。
可是先前也說了,遊戲帳號是跟身分證綁定,轉移上一定會有某種程度的麻煩,甚至還會有個人資料外洩的疑慮,為此,就出現專門提供給工作室使用的「空白帳號」,這類型的帳號是靠掛在工作室的名下,所有工作室的成員都能使用,等到職業玩家將這角色練到出售的標準後,就經由遊戲進行簽約和公證,將遊戲帳號出售給買主。
買到這種空白帳號的玩家,可以進行一次的資料重製,將角色名稱、性別、外型等等改成自己喜歡的,並且讓它重新跟自己的身分證綁定。
不過這類的空白帳號可不是那麼容易到手的,需要以工作室的名義向遊戲官方提出申請,官方會進行基本的資格條件檢查,像是工作室的客觀評價、信譽值、資金、旗下的職業玩家水準等等,依據這些東西作為評量,給出數量不等的空白帳號。
需要審核資格、被控管數量也就算了,這個空白帳號還不是免費贈送的!是要花錢買的!而且《異域》官方還不給折扣!
『才三十個?』方宛有些詫異。
她記得以前林華的工作室每一季都能從《異域》裡頭,拿到七十個空白帳號!
『畢竟我們才剛成立,而且也沒什麼名氣。』鬼才苦笑。
除了先前的幽靈島首殺之外,龍華蜂在《異域》中並沒有其他成就,而且團隊裡頭比較有名的成員就只有蜂舞一人,其他人都沒什麼名氣,也不是什麼圈內有名的資深玩家,《異域》還是看在蜂舞的名字上給出這三十個名額!
『沒關係,以後我們一定會變得非常有名!』方宛毫不氣餒。
現在龍華蜂已經有一個比前世還要好的基礎,還結識了不少未來的高手,再加上她的「先知先覺」,日後的發展肯定會更加興盛、更加美好!
『有幾個人跟我聯繫,想要購買幽靈島副本的通關攻略,還有人想要找妳帶隊下副本。』
『攻略可以賣,不過副本不帶。』方宛拒絕了後一項交易,『我們自己都還在熟悉副本,裝備都還沒撈夠呢!等拿夠了再帶副本。』
『哈哈哈,好,我知道了。』鬼才被她的話逗笑了,不過方宛也沒說錯,他們還在熟悉幽靈島副本,而且眾人的裝備也才更新幾件,的確還不夠啊!
『對了,我在拍賣會上看到妳在收集的《惡魔使者肩墊》圖樣,我幫妳拍下來了。』
『真的嗎?謝啦!』方宛激動地叫道:『我回去後就轉錢給你。』
『不用了,之前妳讓我拍賣的《惡魔使者兜帽》,已經賣出去了,賣得的錢還比拍下《惡魔使者肩墊》的錢少……』
『哈哈,那就好。』
先前在幽靈島時,方宛得到了《圖樣:惡魔使者兜帽》的圖紙,她原以為這張自己沒有,結果事後翻看物品時才發現,這張圖樣她之前打試煉塔時就拿過了!
拿到重複圖樣的她真是欲哭無淚,本來還以為套裝圖樣就快收集完畢了呢!結果竟然是空歡喜一場。
還好,後來帶著冬夜公爵下副本時,擁有「紅手大神」稱號而且幸運光環籠罩的他,開寶開出了《圖樣:惡魔使者護腿》!
當下這張圖紙就被方宛買下了。
現在好了,加上鬼才幫她買到的圖樣,這惡魔使者套裝終於收集齊全了!可以做衣服穿了!
一想到這套套裝的加值屬性,方宛就興奮得想要跳起來跑三圈歡呼!
『你幫我看看製作材料,要是拍賣會上有,就先幫我買下,回去之後我再給你錢。』
『沒問題!』
緊接著,鬼才提起了另一件事。
『現在工作室的資金足夠,暫時也沒有需要用錢的地方,要不要加錢讓團部盡快蓋好?』
他們在精靈主城司納維爾承租了團部興建地,聘僱NPC建築團隊建造,但是《異域》中的建物建造可不是「咻──」一下子就完成的,《異域》官方說,為了讓遊戲更有真實感,團部興建的速度會跟建築材料和聘雇工資成正比。
按照《異域》官方的設定,材料的好壞跟建築物的堅固與否無關,是跟建築的速度有關,購買越好、越貴的材料,建築的時間就越短,團隊的人數規模同樣也是跟建築速度有關。
雖然材料這一點很讓人詬病,可是也有玩家說了:這樣的設定已經夠好了,要是《異域》官方真的按照現實中的情況去設定,光是建築材料一項,就可以分出數萬種品項,而且不同材料也不能胡亂混用,不可以磚塊沒了就換木材、木材用光了就拿鵝卵石,鵝卵石用完了就換成玻璃來鑲……
這樣的建物還能看嗎?
這樣的建物會牢固嗎?
被這位玩家這麼一說,其他人也默默地覺得:《異域》官方心腸好啊!沒有其他遊戲那麼黑,他們只是根據建築材料和NPC團隊規模,把建築物的興建分為三種價格、三種完工速度等級。
才三種而已,多麼簡潔明瞭、多麼豪氣大方啊!
像那某某款遊戲,它就是個黑心坑貨!剛才說的把建築物搞出幾十種花樣來的就是它!簡直黑到爆了!玩家都被坑死了!
因為那時龍華蜂的資金並不寬裕,就選了最便宜、耗時最久的一種,需要一個月才能完成。
現在既然有錢了,鬼才自然想要快點將它完成,有個自家專屬的地方,感覺總是比較好的。
除此之外……
『我聽說,第一個興建團部的冒險團會有額外獎勵。』鬼才欣喜地說出他得到的情報。
『有獎勵?誰跟你說的?』方宛很是意外,之前可沒聽說過這件事!
『之前去冒險者公會接日常任務的時候,櫃檯的NPC私下跟我說的。』鬼才自己也是很意外。
他只是學習方宛的做法,見到NPC就跟他們聊個幾句,試著刷刷好感度,想看看能不能像方宛那樣,跟NPC建立起好交情,從他們那裡獲得更多的情報或是額外關照。
沒想到還真的被他刷出情報來了!
『我贊成!』林華突然冒出來喊話。
『我也贊成!』緊接在林華之後,司空龍也跟著出聲了,『我們不只要當第一個擁有自己團部的團隊,還要當冒險團第一!副本首殺第一!要當稀有怪首殺第一!首領怪首殺第一!第一第一第一!把所有第一都包了!』
他的情緒很激動,語氣有些含糊,像是才剛睡醒又像是還在宿醉中。
『龍哥,你這是酒醒了沒有?』方宛似笑非笑地問道。
昨天晚上他們看了一場足球賽,據說比賽的兩支球隊很有名,都是資歷很深、拿獎無數的豪門球隊,裡頭足球明星雲集、星光熠熠,而且這場比賽還是爭奪世界冠亞軍之戰!
對球迷來說,這場比賽非常非常非常重要!而且也肯定會非常精彩!非常有看頭!
為了更有欣賞比賽的氣氛,司空龍他們還特地跑去買了很多食物跟啤酒。
雖然方宛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看著球賽還要準備酒跟食物這些,卻也陪著他們一起看比賽、一起吃吃喝喝。
她不是什麼認真的球迷,純粹是看熱鬧的,再加上她隔天要跟人簽約,並沒有喝啤酒,而是用果汁代替,在比賽結束、出現冠軍後她就去睡了。
冠軍是司空龍他們支持的球隊。
他們也因為這樣興奮過度,比賽都結束了還嘰嘰喳喳地討論個不停,也不曉得鬧到多晚才睡,早上她出門時,他們都還沒醒呢!
『醒了、醒了,當然醒了。』司空龍連連說道:『小妹,妳中午要吃什麼?要不要吃涼麵?我知道有一家老字號的涼麵很好吃。』
『如果你醒來以後有走出房間,就應該知道我並不在你家。』方宛無奈地搖頭。
『不在家?妳跑哪裡去了?』司空龍的聲音一下子精神起來,『妳要出門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叫我陪妳出去?要是妳迷路了怎麼辦?外面太陽很大,很熱,壞人也很多……』
『我前天跟昨天都跟你們說過,今天我要跟人簽約……』
『啊!剛剛我就在想好像忘了什麼!』林華懊惱地叫道:『我要陪妳去簽約,怕早上睡過頭,我還設定了鬧鐘!是誰把我鬧鐘按掉的!是不是你!』
『靠!你不要亂栽贓!』司空龍抗議地叫著,『我哪有去按你的鬧鐘!明明是你自己按掉的!』
『如果是我按掉的,為什麼鬧鐘會出現在你那邊的地上?』
『誰知道啊?說不定是你按完以後丟過來的!』
『咳咳!關於鬧鐘事件,那時候我剛好起床尿尿,有看到……』小白的聲音傳出,『鬧鐘響的時候,華哥用枕頭蒙住頭,龍哥被吵醒,然後就把鬧鐘給砸了。』
經由證人指證,真相大白,兇手出爐。
『……真的是我?』司空龍的語氣有些心虛。
『是的。』小白很篤定。
『怎麼我完全沒有印象?』司空龍嘟嚷道。
『其實這件事情我以前就想說了。』任凱的聲音介入,『龍哥,以前我們寢室裡頭的鬧鐘,都是被你給砸壞的。』
『而且你每次砸完以後,都會呈現出「腦袋被門夾壞、記憶體出現毀損」的失憶模樣,完完全全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事。』小白很認真地附和著。
『室友還給你取了一個外號,叫做鬧鐘殺手。』阿岡也跟著證實。
『現在不是討論鬧鐘的時候,重點是小妹要簽約!』司空龍很理直氣壯地轉移話題,『小妹,妳在哪裡?合約簽了嗎?我過去陪妳。』
『簽好了一間,下午還有兩間。』方宛端起飲品喝了一口。
簽約完畢後,時間也接近中午了,因為下午還要去其他公司洽談合約,她乾脆在附近找了一間咖啡館吃午餐,順便避避外頭的熱浪。
『下午我跟妳一起去!妳在哪裡?我現在就去找妳。』林華心急地問道。
他這次跟著方宛前來首都,就是要陪她去簽約的,結果竟然因為睡過頭而讓她一個人去洽談,這讓林華覺得很是懊惱。
『不急,我跟他們約下午兩點,你先洗個澡再過來。』方宛將咖啡館的地址和電子地圖發給他。
『小妹,妳一個人在咖啡館,自己要小心一點。』司空龍不放心地叮囑道:『首都的騙子很多、色狼也很多,有些人就喜歡找妳這樣的搭訕,要是有人要跟妳併桌,或是請妳吃東西,妳千萬不能答應啊!』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方宛真是很哭笑不得。
司空龍又嘮叨了幾句,這才結束通訊,跑去浴室梳洗。
工作室從昨天開始放假,司空龍和林華等人陪著她前來首都,鬼才沒有跟來,他打算利用這幾日的假期好好陪陪家人。
因為司空龍已經事先跟家人打過招呼了,這次前來首都,她和林華便借住在司空龍家裡。
司空爸爸到外縣市出差去了,要隔天才會回家,家裡目前只有司空媽媽一個人。
小白、任凱、王東和阿岡跟司空媽媽很是熟悉,以前也經常借住他們家,在司空媽媽的熱情挽留下,原本打算回家的他們也就留了下來,等到隔天再回家。
劇毒賊王也跟來了,他靦腆、單純的性格很是受到司空媽媽的喜歡,受到她相當熱情地招待,這讓他很不知所措,經常羞紅了臉。
不過要說到司空媽媽最關注的人,自然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方宛了。
司空媽媽像是誤會了什麼,一副將方宛當成未來兒媳婦看待的模樣,弄得方宛很是啼笑皆非,而司空龍則是一臉的錯愕與震驚。
經過司空龍的鄭重澄清,司空媽媽這才知道,原來自家兒子還沒開竅,只是將方宛當成妹妹看待。
司空媽媽原先還會抱著「先從普通朋友做起,等日久生情後再把人拐回家當媳婦」的想法,可是看了一會方宛跟司空龍的互動後,她就知道:這兩個人沒戲!
「完完全全沒有曖昧啊……」司空媽媽對此很是幽怨。
為了不讓自家媽媽又冒出其他想法,司空龍後來私下找了媽媽談話,又是撒嬌、又是耍賴地遊說她將方宛收為乾女兒,讓方宛成為自己「真正」的妹妹。
司空媽媽也有些動心,因為她對方宛也有一種親近感,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對吧!對吧!我當初看見小宛的時候,就有一種『她就是我妹妹』的感覺!」司空龍笑嘻嘻地說道:「妳以前說妹妹會重新投胎,會變成很健康的小孩回來找我們,現在我先找到她啦!」
沒料到司空龍會提起已經過世多年的小女兒,司空媽媽愣住了。
她的小女兒,司空龍的親妹妹,一歲時死於罕見疾病。
小時候,司空龍很喜歡比自己小兩歲的妹妹。
在妹妹出生後,他就從早到晚都陪在她身邊,那時候也還是個孩子的他,會邁著白胖的小短腿替妹妹拿尿布,搶著要餵她喝奶;會趴在小女嬰身邊,用稚嫩的童音嘀嘀咕咕地跟她說話;會像小大人一樣,拿著故事書念故事給妹妹聽;會在妹妹發出咿啞咿啞聲時專心聆聽,笑著說這是妹妹在唱歌給他聽;他還說等妹妹長大以後要帶她去遊樂園玩……
誰知道,他沒能等到妹妹長大。
即使小女兒已經過世很久,即使心中已經逐漸釋然,可是司空媽媽還是因為兒子的話紅了眼眶。
她原以為,自家孩子已經將這件事情放下了。
畢竟當時司空龍的年紀也不大,又怎麼知道什麼是死亡?又怎麼能體會悲傷?
卻沒想到,司空龍將她和丈夫安慰他的話都記住了,直到現在都還期盼著死去的妹妹重新投胎,再回頭來找他們。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傻呢?怎麼這麼傻啊……」司空媽媽心底又酸又澀,忍不住抬手打了他兩下,哭得泣不成聲。
就算小時候相信這樣的謊話,長大後也該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怎麼還這麼傻,笨笨地等著呢?
她這個做母親的都不等了呀!
後來,司空媽媽同意了司空龍的提議,跟司空爸爸商議後,兩人決定挑一天前往方宛家中作客,並向方宛的雙親說明想要收方宛當乾女兒的想法。
方爸、方媽雖然感到很意外,卻不排斥這項提議,在他們看來,女兒能多幾個人疼著、寵著、照顧著,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沒必要反對。
以上這些都是後話,現在暫且不提。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83280